美军目标情报发展趋势研究

2022-03-02 21:33庞雪凡
军事文摘 2022年2期
关键词:指挥官情报评估

庞雪凡

冷战结束后,随着精确制导武器和高技术侦察装备的广泛运用,人类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在精确打击能力已基本能够满足作战需求的情况下,“打击什么目标”成为了关键问题。纵观冷战后美军主导的信息化战争,其作战理念逐步从歼灭战、消耗战向“基于效果”作战转变,形成了五环目标理论、战略瘫痪理论、快速决定性作战和系统战等作战理论。目前,打击关键目标已经成为各国关注的战争重点,目标情报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目标情报是指对目标和目标系统的组成部分进行描述和定位,并指出其弱点和相对重要性的情报。根据生产阶段和用途不同,目标情报可以分为目标数据、目标材料和目标情报产品。目标数据不是原始意义上由传感器直接传回的数据,它建立在全源情报基础之上,包含所有相关的一般军事情报和目标情报注释。目标数据处于目标情报生产初始阶段,是目标情报产品的原材料,主要用于识别目标。目标材料是识别、定位、描述选定目标物理特征、虚拟特征或者功能特征的权威来源,是目标情报图像、文本、表格、数字、视频等形式的具体呈现。目标材料是目标情报生产中级阶段产物,是目标情报产品的组成模块,主要服务于打击指定目标。目标情报产品则是在目标数据和目标材料的基础之上,按照从整体到局部的分析模式,对目标系统、目标和目标要素依次进行研判后,所得出的高级目标情报,主要服务于决策层级,用于确定打击目标。美军目标情报产品主要包括四种,分别是:目标系统分析、电子目标文件夹、目标清单、作战评估。

数据、信息和情报之间的关系

目标系统分析是指对潜在目标系统进行全面考察,确定其与指挥官目标的相关性、军事重要性以及是否优先打击。电子目标文件夹是对目标及目标要素的全面分析。目标清单是对目标进行审查与验证的结果。作战评估是对军事行动中兵力运用的整体效能进行评估,它需要联合部队情报和作战部门之间的协调和共同努力。作战评估由战斗毁伤评估、弹药效能评估、附带毁伤评估和再次攻击建议构成。前三项评估可同时开展,为再次攻击建议的提出奠定了基础。

美军目标情报支援联合火力打击主要通过联合目标工作周期来完成。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由六个阶段组成,依次是:指挥官目标、目标工作指南与意图,目标开发与优化,能力分析,指挥官决策与力量部署,任务规划与实施,作战评估。六个阶段不断更迭,每个阶段没有具体的时限要求,也没有严格的顺序规定,不同阶段可以同时进行。联合目标工作周期为美军目标选择与打击提供了一个参考的框架,有利于相关工作的有序开展。联合目标工作周期既适用于战前计划目标工作的开展,也适用于战后动态目标工作,具有一定的灵活性,能够适应作战概念、指挥官意图或者计划的改变。目标情报在联合目标工作周期中扮演的角色与作用如下所示。

目标情报的分析与生产属于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的一部分,占比约1/3。在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的第一阶段,目标工作人员将根据指挥官目标、目标工作指南和意图确定目标情报重点和搜集需求。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第二阶段目标开发与优化阶段结束后将产生三大目标情报产品,分别是目标系统分析、电子目标文件夹和目标清单。这些目标情报产品全部存储于美军现代化综合数据库(Modernized Integrated Database,MIDB )之中,然后以适当的形式将其分发给用户,帮助情报用户完成武器选择以及武装力量部署等作战任务,实现情报与作战的整合。目标情报是否有效支援了联合作战,创造了预期作战效果,实现了指挥官的作战目标还需要进一步评估。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的最后一个阶段作战评估满足了上述需求。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评估与反馈不同于联合情报流程中的评估与反馈。美军联合情报流程中的评估与反馈是指对情报流程的所有情报行动进行连续评价,确保指挥官的情报需求得到满足。而此处的评估与反馈是指对作战效能进行评估,并提出再次攻擊建议反馈至指挥官,这实际对应的是联合情报流程中的分析与生产,因此,作战评估是目标情报生产的第二大任务。

目标工作是计划、情报和作战三者的融合,联合目标工作周期作为目标工作有序开展的参考性指导框架同样融合了计划、情报和作战三种要素。战前,本着聚焦指挥官预期目标、注重战场效果的基本原则,联合部队目标情报部门开展情报分析,与各部门协调生产联合一体化优先目标清单。该清单作为战争计划的一部分直接影响着指挥官决策与军事行动的开展,为合理分配目标打击资产提供了参考。战后,通过作战评估掌握战场一手资料,根据实际效果重新确定作战计划和力量部署。由此可见,目标情报以信息桥梁的形式,成功连接联合目标工作周期的各个阶段,使其首尾相接,形成一种螺旋上升的状态,不断向预期战争目标靠近。可以说没有目标情报,美军联合目标工作周期就无法运转,联合军事行动就无法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目标情报与联合目标工作周期关系图

随着大数据时代和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未来战争将呈现智能化战争形态,战争样式将是联合全域作战。目标情报作为连接作战目的与作战手段的桥梁,势必随着科学技术、战争形态、战争样式的变化而变化。美军目标情报发展总体呈现以下趋势。

美军军事战略着眼于全球,其目标类型既有实体目标也有虚拟目标,既有组织目标也有个体目标,所需搜集积累的目标数据庞大。为从海量数据中及时获得所需信息,美军开始推进目标情报自动化,以加速目标生产。最为典型的案例是存储美军目标数据的现代化综合数据库,将被美国防情报局正在研发的机器辅助分析快速数据库系统(MARS)所替代。MARS通过运用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自动处理情报数据技术,能够在海量数据中快速准确识别目标,并对目标进行初步分析,这样做减轻了情报分析人员的任务,使其专注于更复杂的情报分析任务。MARS的出现,使得战场对时间敏感目标的反映能够更加及时,更容易掌握军事行动的主动权。

标准化是提高效率的选择,降低成本、保证质量、优化关系、利用有效知识、交流信息的选择,是对最优模式的逼近。由于战场节奏的加快,美军既要确保目标情报的时效性,又要保证其质量,这就要求美军生产与分发流程加快,而目标情报标准化可以满足该需求。通过标准化目标情报产品内容与格式、生产与分发模式,能够确保目标情报的可用性,同时协调各组织机构之间的融合共享机制,促进目标情报的分发与利用,从而为联合火力打击提供成功的目标情报支援,保障联合目标工作周期运转顺利。对此,美军通过出版相应的参联会主席指令和联合出版物,对以往目标情报工作所积累的经验教训进行巩固,形成了一套完整且具有先进性的目标情报标准,有效指导了美军目标情报实践。

未来的目标情报工作将会在各个领域展开

随着网络空间、太空和电磁频谱领域在军事行动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美军军事领导人已经重塑了各自部队的训练和重点,以适应这种情况,这就是所谓的联合全域作战。联合全域作战的目标是在所有领域实现能力与效果的融合,在竞争和冲突中实现行动和信息优势。2018年版美军JP3-60《联合目标工作》中,增添了太空战、电子战、网络战和信息战与联合目标工作环节集成的内容,明确了太空领域、电磁领域、网络领域和信息领域如何开展联合目标工作,实现联合火力打击。2016年版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指令CJCSI3370.01C《目标开发标准》明确目标开发必须由目标所有者进行。所有者必须进行基本、中级和高级目标開发,具体包括识别目标、描述目标的功能特性和重要性、创建期望声明,搜集源文档等工作。因此,未来的目标情报工作将会在各个领域展开,力求在作战计划之初就实现能力的整合,从而以最少的资源耗费和最低的附带毁伤实现指挥官的预期作战目标。

智能化和全域化已经是这个时代不可逆转的潮流。人工智能将会出现在各个领域,辅助人类完成各项工作,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边界感将会越来越模糊。新时代若想取得军事斗争的胜利应该注重军民合作,将新兴科学技术及时应用于军事领域;应该注意数据的搜集、处理与存储,增强信息作战能力,实现致命武器和非致命武器的灵活运用;应该注意融合与协调机制和工具的创建,达到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整合使用资源的目的。智能化战争和联合全域作战目前还仅仅停留在设想、理论和演习层面,没有经受过实践检验。因此,打赢未来战争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入的思考和探究。

责任编辑:陈晓芳

猜你喜欢
指挥官情报评估
情报
情报
情报
战斗指挥官
大指挥官 2.0T四驱臻享版
广汽菲克Jeep 指挥官
指挥官
地方立法后评估刍议
评估社会组织评估:元评估理论的探索性应用
360度绩效评估在事业单位绩效考核中的应用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