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英国命运之战

2022-03-02 21:33蔡晨
军事文摘 2022年2期
关键词:诺曼哈罗德骑兵

蔡晨

公元1066年1月5日,英国国王忏悔者(因为对基督教信仰有无比的虔诚,被称作“忏悔者”)爱德华去世,他没有子嗣。次日,哈罗德·葛温森加冕为英国国王,是为哈罗德二世。但是,诺曼底公爵威廉和挪威国王哈拉尔三世都宣称自己有英国王位的继承权。围绕英国的王位,必将有一场恶战。

1051年,英王忏悔者爱德华指定诺曼底公爵威廉为英国王位继承人。1064年,忏悔者爱德华派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葛温森前往诺曼底公国拜访威廉,哈罗德向威廉宣誓效忠,并承诺帮他获取英国王位。因此,威廉是有权继承英国王位的。挪威国王哈拉尔三世认为自己有王位继承权。英国国王哈德克努特(公元1040—1042年在位)曾经与挪威国王马格努斯一世·奥拉夫森签订一項协议,协议声称,两人之中,如一人先去世且没有子嗣,由另一人继承对方的王位,由于哈拉尔三世是马格努斯的共治者,因此,他也有权继承英国王位。

威廉想夺回本属于自己的英国王位。他需要组建一支大军,跨过英吉利海峡,打败哈罗德二世。他向下属的封臣们征兵,封臣们向威廉提供了骑兵和步兵。与此同时,他还在寻求外部势力的支持。远征英国的行动得到了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支持,威廉获得了教皇亚历山大二世祝福过的一面旗帜。有了教皇的支持,威廉跨海征服英国的行动就能吸引许多的冒险家和军人,法国很多贵族的幼子没有自己的封地,渴望在海外掠夺土地,发财致富,因此纷纷加入威廉的军队,这让威廉的军队成了一个大熔炉,他的军队中,不仅有诺曼底公国的士兵,还有来自布列塔尼、曼恩、普瓦图、佛兰德斯,阿奎丹的士兵。这次远征颇像十字军东征的预演。

描绘黑斯廷斯战役的巴约挂毯

为了这次跨海的远征行动,威廉征集了696艘船,准备运载士兵跨越英吉利海峡,在英国登陆。可是威廉的船队还没出发,挪威国王哈拉尔三世就登陆英国了。1066年9月20日,在富尔福德之战中,哈拉尔三世的挪威军队击败了埃德温伯爵和摩卡伯爵率领的英军,乘胜进占约克。英王哈罗德二世率军北上,迎击挪威军队。9月25日,在斯坦福桥战役中,哈罗德二世所率的英军打败了哈拉尔三世所率的挪威军队,哈拉尔三世战死,挪威人的威胁不复存在了。但英军的亲兵和塞恩也损失惨重。

9月27日,诺曼军乘船从法国的圣瓦莱里昂科出发,28日,船队抵达英国的佩文西,诺曼军在佩文西登陆了。29日,诺曼军向东进至黑斯廷斯,从此地可经由大路,直至伦敦。诺曼军在此地建造了木制要塞,然后对附近的乡村进行劫掠,搜集补给。威廉希望能吸引哈罗德二世前来决战。10月1日,远在约克的哈罗德二世得到了诺曼军登陆的消息。2日,哈罗德率军南下。6日,哈罗德向南进至伦敦,在伦敦补充兵员。11日,他带领大军从伦敦南下。13日夜间,英军到达今天的巴特尔小镇的位置,英军全部下马,列阵在森拉克山山脊上。英军部署在森拉克山脊上,直接堵住了威廉去往伦敦的道路。哈罗德的亲兵和塞恩在斯坦福桥战役中损失惨重,这让他无法采取攻势,他只能固守森拉克山脊,等更多的援军到达后,再攻击诺曼军。

英军在森拉克山脊上组成了盾墙方阵,盾墙方阵中的士兵手持筝型盾、长矛、丹麦战斧和标枪,肩靠着肩,盾靠着盾。盾墙方阵长达600码,盾墙第一行有900人,后面的每一行有600人,共有10—12行。盾墙中央的是哈罗德二世统率的亲兵和塞恩(大乡绅),哈罗德二世的两个兄弟格思和利奥夫温统率的民兵位于左、右两翼。亲兵和塞恩装备精良,穿戴着锁子甲,民兵则只穿着皮制上衣。英军约有6300—7500人。森拉克山脊两翼有险陡的坡地,树木丛生,这不利于诺曼军从两翼迂回英军盾墙,英军可谓是占尽了地利。

黑斯廷斯战役示意图

10月14日早晨6点,诺曼军从黑斯廷斯出发了,在诺曼军行进途中,一名侦察骑兵向威廉报告:森拉克山山脊上有英军。诺曼军很快就到达提尔汉山以北、森拉克山以南的谷地中。诺曼军在谷地列阵,分左、中、右三个部分,左翼是布列塔尼的阿兰统率的布列塔尼人;中央是诺曼人,由威廉公爵和他的同母异父兄弟厄德、罗伯特统率;右翼是布洛涅伯爵尤斯塔斯和威廉·菲茨·奥斯本统率的佛兰德斯人、皮卡第人和布洛涅人。每一翼又分为三线,第一线为弓箭手、弩手,第二线为重装步兵,第三线为骑兵。诺曼军的总兵力大约为7500人,有2000名骑兵,4000名重装步兵和1500名弓箭手、弩手。诺曼军装备精良,骑兵和重装步兵都身着锁子甲,装备了长矛、剑、筝形盾,弓箭手和弩手则没有盔甲。诺曼军所在的谷地地势较低,谷地中有些沼泽地,给诺曼军的行动带来了不便。

10月14日上午9点,黑斯廷斯战役打响,战役以诺曼军弓箭手、弩手向英军射出箭矢为开端。一阵阵箭雨落在英军盾墙上,箭矢撞击着盾牌,一时间叮当作响。但由于诺曼军弓箭手、弩手所处的位置较低,所以诺曼军射出的箭矢并无多大杀伤力。诺曼军射击过后,英军盾墙仍然完好无损。威廉意识到弓箭火力不足以在盾墙上撕开口子,于是他命令弓箭手、停止射击,重装步兵全线进攻。诺曼军重装步兵排成紧密的队形,走上了斜坡,向森拉克山脊上的英军盾墙走去,当他们接近山脊时,英军步兵纷纷投出标枪、飞斧、石块,诺曼军步兵纷纷倒毙,诺曼军步兵停了下来,向英军投掷标枪,随后,诺曼军步兵继续前进,撞上了英军盾墙。一时间,战场上充斥着武器的碰撞声、喊杀声和惨叫声。普瓦捷的威廉描述了英军的作战场景,他写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战方式,有些人挥动着棍棒或是干草叉,有些人双手挥动着他们的丹麦战斧,劈开了诺曼军的盾牌和锁子甲”。丹麦战斧是一种可怕的武器,斧柄长0.9~1.2米,斧子头部很轻,被打磨得很薄、有碳钢加固的刃。英军亲兵和塞恩一般会把盾牌插在地上,然后走出盾墙,双手挥动战斧,劈砍冲上来的诺曼士兵。双方步兵之间的厮杀持续了一段时间,诺曼军步兵没能突破盾墙,威廉见状,派出骑兵进攻盾墙,这些骑兵穿过了沼泽地,登上了斜坡,向山脊冲去,他们的速度逐渐变慢,当他们撞上英军盾墙的时候,冲击力已经所剩无几,但他们仍使用长矛猛刺英军士兵的脸和脖子。他们遭到英军丹麦战斧和长矛的攻击,英军的丹麦战斧极具攻击性,劈开了诺曼军步、骑兵的盾牌和锁子甲,甚至将诺曼军骑兵连人带马一起劈开了。

现代人扮演的诺曼军弓箭手

诺曼军很快就开始溃逃,最先溃逃的是左翼的布列塔尼步兵,然后,左翼的布列塔尼骑兵和其他辅助兵也溃逃了。之后,诺曼军中央、右翼也溃逃了。英军中央的亲兵和塞恩们并未进行追击,但是,在没有接到哈罗德二世的命令的情况下,格思和利奥夫温率领左、右两翼的民兵,下山追击溃逃的诺曼军。在追击开始后不久,格思和利奥夫温阵亡了,但英军继续追击。在混战中,诺曼军中传出谣言,称威廉已经战死,这让诺曼军士兵十分恐慌。威廉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刻做出反应,他骑马冲向溃逃的骑兵,摘下了头盔,朝着惊慌的骑兵们大声喊道:“看着我,我还活着,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会胜利的!”布洛涅伯爵尤斯塔斯也指着威廉大喊道:“威廉公爵在这儿!”厄德叫住了一些败退的骑兵,让他们重整队列。威廉的出现,有效地缓解了诺曼军的恐慌情绪,士兵们士气高涨,开始重整队列,威廉亲率士兵发起反击,反击奏效了,诺曼军将英军左、右两翼的部队赶回了山上。威廉还率领骑兵从中央杀向了左翼,截断了正在追击布列塔尼骑兵的英军右翼一部的退路,并将他们困在树木繁茂的小山上,随后将他们消灭了。英军的追击草草收场。

诺曼军打退追击的英军后,战事进入短暂的间歇期,威廉重整诺曼军,英军则调兵增援其受损的右翼。1~2个小时的间歇期过后,重整完毕的诺曼军又对英军盾墙发动了攻击,但是仍然无法突破盾墙,威廉暂停了进攻。面对英军坚不可摧的盾墙,威廉只得改变战术,他命令重装步兵和弓箭手、弩手退往后方的安全地区,全军骑兵实行“佯装撤退”战术。战场上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诺曼军骑兵再度向山脊上的英军盾墙发起冲锋,他们和英军厮杀一小会儿,就调转马头,撤往山下的谷地,英军步兵见诺曼军骑兵撤退,就从山上冲下来,追击诺曼军骑兵,等到英军步兵追至谷地,诺曼军骑兵就掉转马头,截断这些阵型散乱的英军步兵的后路,然后消灭了这些英军步兵。

诺曼军骑兵两次使用佯装撤退——诱敌——歼敌的战术,都大获成功,英军很多亲兵和塞恩被诺曼军骑兵杀死,英军民兵填补着盾墙的空位,山上的英军盾墙逐渐收缩。

眼见英军盾墙逐渐收缩,威廉决定发起最后的总攻,下午4点左右,总攻开始了。诺曼军弓箭手以高角度抛射箭矢,箭矢纷纷落在英军盾墙的头顶和后部,缺乏盔甲防护的英军民兵损失惨重。就在这时,哈罗德二世被箭矢击中了右眼。等到箭矢将英军盾墙削弱后,威廉亲率骑兵、重装步兵发动了进攻。这次,诺曼军在英军盾墙上撕开了口子,还包抄了英军盾墙的左、右两翼。激战正酣之时,威廉带领3名骑兵冲破了英军亲兵的防线,直扑哈罗德二世所在的龙旗,杀死了已经受伤的哈罗德二世。群龙无首的英军彻底崩溃,英军民兵纷纷逃散,盾墙解体了。但是亲兵和塞恩没有撤退,而是在今天的巴特尔修道院附近组成了一个圆形小方阵,保护着哈罗德二世的尸体,抵抗诺曼军的攻击,直至全部战死。

诺曼军开始追击溃逃的英军。有一支英军后卫部队在战场以北的一个破旧的堡垒处进行防御,他们在堡垒外挖了壕沟,以抵御诺曼军的进攻,布洛涅伯爵尤斯塔斯带领50名骑兵追击到此地,尤斯塔斯认为,他们人数太少,无法攻破这座带有壕沟的堡垒,他带领骑兵们向后撤退,撞上了威廉公爵,他向威廉汇报了前面的情况,建议他们立刻后撤,这时飞过来一支标枪,击中了尤斯塔斯的肩胛骨。顿时,鲜血从尤斯塔斯的鼻子和嘴中喷涌出来。威廉叫人把他带了下去,然后,威廉带领士兵荡平了英军最后的堡垒。这就是“恶沟事件”。直到傍晚,天色渐暗,诺曼军才停止了追击。到了晚上,威廉命令部队在战场扎营休息。战役以诺曼军的胜利而告终。诺曼军死伤约2000人,英军死伤约4000人。

此战,诺曼军胜在兵种多样化和合理的战术。英军是由单一的步兵组成的,而诺曼军由重装步兵、骑兵、弓箭手组成。诺曼军兵种的多样化带来战术的多样化,从而以佯装撤退战术歼灭了很多英军士兵,削弱了森拉克山上的英军盾墙,最终诺曼军在英军盾墙上撕开了口子,包抄了英军两翼,彻底击溃了英军。而且,英军连续作战和行军,是一支疲惫之师,这限制了英军战力的发挥。

因战役发生的地点巴特尔小镇距离黑斯廷斯有11.3千米远,所以这次战役被称为黑斯廷斯战役。

黑斯廷斯战役后,威廉很快征服了英国,1066年12月25日,他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加冕为英国国王,建立了诺曼王朝,成为了诺曼王朝的第一位国王。盎格鲁—撒克逊人建立的威塞克斯王朝宣告终结。后来,在黑斯廷斯战场上建起了巴特尔修道院,在其高高的圣坛上,矗立着一个铭牌,标示着哈罗德战死的地方。以巴特尔修道院为中心,发展成了巴特尔小镇。

今天,在法国巴约市博物館藏有一幅巴约挂毯,11世纪时,为纪念巴约圣母大教堂的建成,征服者威廉的同母异父兄弟厄德命人创作了这幅挂毯,挂毯描绘了黑斯廷斯战役的情景,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英国国王哈罗德二世右眼中箭的场景

诺曼征服给英国带来了强大的王权和完善的封建制度。威廉没收了反叛的盎格鲁—撒克逊大贵族的土地,将这些土地分封给追随他的诺曼贵族,并将全部耕地的1/7和大部分森林收归己有,在英格兰各地修建城堡,以威慑各地的贵族。1086年,威廉在索尔兹伯里召开效忠宣誓会,要求所有等级的领主参加,大多数领主到会,向威廉宣誓效忠,这就是“索尔兹伯里誓约”。同年,他在全国实行土地普查,拓印成土地名册,普查内容包括地产归属情况、地产价值,每个庄园的面积、牲畜和工具数量,每个庄园有多少自由农民、佃农,有多少草地、牧场、森林等等,普查结果汇总成册。因普查内容极为细致,人们面对清查就像面临末日审判一样,因此普查名册被称为《末日审判书》。

由于诺曼贵族说法语,所以他们将很多法语词汇融入英语中,丰富了英语的词汇,对英语的构词、句法、词汇运动产生了影响。《英语简史》的作者费尔南德·莫赛曾说道:“英语,这个原来完全是日耳曼语之一的语言,经过诺曼人入主英国这件事的震撼,不但保全下来,而且有了新生。”

成为英王的威廉同时也是法王的封臣,英法之间的交流日益密切,这加快了英伦孤岛融入欧洲主流的进程,但也加剧了英法之间的领土争端,为日后英法百年战争埋下了伏笔。

诺曼征服是英国最后一次被外族征服,此后,再也没有外族人征服过英国。

责任编辑:侯  琳

猜你喜欢
诺曼哈罗德骑兵
《一个人的朝圣》:在路上,重拾遗失的美好
The California Gold RushBy Robert McNamara
骑兵之败
哈罗德的帽子
生活中的爱与宽容
骑兵与绿手(大家拍世界)
小孩的世界
小资女人和绅士男人的三个夜晚
犹太小伙的毅力
高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