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旅3.0时代弄潮

2022-03-31 12:05席予
当代工人 2022年5期
关键词:观光旅游文创辽宁

席予

朝阳中的朝阳

北京冬奥会上,首钢滑雪大跳台成了最受瞩目的比赛场地。赛道以冷却塔和钢铁设施为背景,将废弃的工业园区整合重塑成新的经营业态,将赛场包装在工业景观中,处处彰显着工业浪漫主义理念,被誉为“工业迪士尼乐园”。

作为世界首座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奥运会结束后,首钢园将变身为工业旅游景点,对外开放。随着首钢园成为新的网红打卡地,工业旅游也刮起全民风。

在国内消费升级大背景下,更多人开始注重旅游的品质。比起传统走马观花式的观光旅游,人们更需要带有深度体验的体验式旅游。相比传统旅游,工业旅游更能满足游客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让游客加深对都市的了解,增强对企业、科技或者文创的感性认识,因此成为旅游产业的新兴蓝海。

据2019年中国旅游产业投融资促进大会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工业旅游接待游客超过1.3亿人次,工业旅游收入高达100亿元,同比增长42%。值得关注的是,以工业旅游为代表的新型旅游业态增长迅速,增幅超过50%,已经成为旅游产业中极具活力的增长点。

工业旅游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法国。当时,法国雪铁龙汽车制造公司开始邀请消费者免费参观汽车装配现场,引起许多厂家的效仿,逐渐形成了一个时尚。后来,法国的雷诺、标致等汽车制造商,也效仿雪铁龙公司推出工业旅游,这些汽车工厂每年接待游客达20万人次,相当于一座小型旅游城市一年的游客量,经济效益令人震惊。工厂旅游由此迅速从汽车行业波及到其他工业领域,从法国延伸到其他欧美国家。

我国的工业旅游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1994年,长春第一汽车集团组建了一汽实业旅行社,对外开放了卡车生产线、红旗轿车生产线、捷达轿车生产线,以及汽车研究所样车陈列室,开启了我国工业旅游的序幕,中国旅游产业进入“旅游+”时代。

1999年10月,作为辽宁第一家开展工业旅游的企业,鞍山钢铁集团率先推出、打造了一条集旅游、住宿、餐饮、康乐等为一体的综合服务功能网络体系。仅2003年,接待游客就达到了16.3万人,实现旅游收入2651万元。

随着国家旅游局“工农业旅游示范点”战略的实施,在2001年5月,国家旅游局批准辽宁鞍山钢铁集团、沈阳航空博物园、大连盛道玻璃制品厂三家企业,为工业旅游示范点候选单位。2005年初,又决定命名辽宁省大连港、大连长兴酒庄酒文化博物馆、大连华丰集团等7家企业为工业旅游示范点。截至目前,辽宁共有全国工农业旅游示范点54个,其中,工业旅游示范点16个,工业旅游初具规模。

工业符号嵌入城市街巷

目前,工业旅游主要包括两部分:工业遗产旅游和工厂观光旅游。工业遗产旅游是在废弃的工业旧址上,通过保护和再利用原有的工业机器、生产设备、厂房建筑等,改造成一种能够吸引现代人的工业文化和文明,同时具有独特的观光、休闲和旅游功能的新方式。工厂观光旅游则是指到现有的工厂、企业等工厂场所,对其生产流水线、工艺流程及劳动场面进行参观、学习的体验过程。

工业遗产旅游起源于英国,是在从工业化到逆工业化的历史进程中,随着工业考古学的发展和工业遗产的保护而发展起来的。工业遗产旅游的发展,又引发了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开展工厂观光旅游的热潮,可以说二者相辅相成。

辽宁是中国工业化进程的缩影和代表,是公认的中国工业奠基地之一。“共和国工业长子”“新中国工业的摇篮”等闪光的标识,深镌于历史的河床之上。据统计,仅1949年至1958年10年间,辽宁工业就为共和国创造了118个工业“第一”。也正是这些“第一”的厂矿,为辽宁留下了丰富的工业遗存,造就了辽宁独具特色的工业遗产资源。

改革开放以来,在现代工业的调整、改造和转型发展过程中,辽宁先后建设了24项156个重點项目,12个工业基地城市,为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作出了突出贡献。与此同时,在大规模的企业搬迁、改造、升级过程中,一批具有标志性、代表性的老厂房被很好地保留下来,工业符号嵌入到城市街巷,成为无声却耀眼的城市标志。这些遗存下来的工业文明标识记录着城市发展的进程,留下不同时代、不同产业的成长足迹,并成为这座城市的展示窗口、文化承载和象征符号,也为工业旅游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工业是辽宁的根、工业精神是辽宁人的魂。”发展工业遗产旅游的最终目标就是让我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工业文化“香味四溢”,让钢铁“锈带”成为生活“秀带”,让工业文化元素有机地嵌入城市肌理。

另一边,对于工业企业来说,工厂观光旅游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宣传广告。能够向消费者展示工厂的实力、生产规模和管理优势,取得消费者的认同和信赖,其效果是产品广告所无法比拟的。

其中不乏一些值得借鉴的例子。青岛啤酒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以啤酒为主题的的博物馆,国家首批工农业旅游示范点。数据显示,青啤博物馆营业20年来,已创造出45.58亿元的品牌价值,是青岛接待入境游客和散客比例最高的4A级景区,年利润相当于一个中型啤酒厂的年收益。

工业遗产旅游和工厂观光旅游虽然大小维度不同,一个着眼于城市经济,一个着眼于企业发展,但核心要点是统一的,均要以市场需求为中心,以创意为驱动力,这是工业旅游资源产生独特吸引力的根源,也是挖掘中国工业旅游巨大潜力的关键所在。

工业文创新IP

当下,辽宁不少城市由于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开始推行“旅游兴市”,却受限于旅游资源的匮乏。有的城市虽然拥有几处著名的工业文化遗迹,但单独的旅游资源与周边环境不匹配,没有形成完整的旅游产业链条,始终无法兴旺起来。

这种情况在日本也出现过。在日本的工业旅游发展进程中,神奈川县川崎市、三重县四日市、北海道室兰市、福冈县北九州市、山口县周南市,这5个工业发达、工厂密集的城市,也曾面临同样的转型难题。

2007年,日本网络名人石井哲和大山显,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运营围绕“工厂建筑美”为主题的社区,合著了《工厂萌》写真集,先后出版了两套介绍工业区的DVD《工厂萌的那些日子》,再加上电视台的舆论助推,“工厂萌”成了日本风靡一时的网络热词。

网友将“工厂萌”定义为痴迷于工厂建筑的“工业发烧友”,并发展成一种社会风气,工业旅游也因此迎来了绝佳的发展契机。5座城市瞅准时机,结成发展同盟,以“日本五大工厂夜景”名义,推出了集“观光船”“夜景bus tour(巴士旅游)”在内的一整套全新旅游IP,火爆异常,几乎一票难求。

反观辽宁,“网红资源”同样是自身的一大优势,网红经济与工业旅游的嵌套式发展,是值得尝试的新路径。借助网红的流量效应,与媒体联手强力造势,打造一种风潮、形成一个爆点,“在抖音上面抖起来,在秒拍上火起来”,引起游客的兴趣,让游客想来、愿意来。

光来还不够,还要来了再来,形成口碑效应,这就要求景区有拿得出手的文化IP。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只有将工业旅游中文化赋能,才能打造立体化颇具生命力的工业旅游产品。纵观世界,工业文创是一个较为普遍的选择。文明时代需要文创产品,就像到北京故宫必买朝珠耳机,到云南大理必购鲜花饼……在热门旅游城市,文创旅游产品早已成为展示城市形象、传播城市文化的重要载体。

对于工业旅游而言,将工业制造的元素与文创相结合,衍生出一系列文创产品,能唤起无数人的回忆,以及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期待。此外,文创领域一向推崇工匠精神,而工匠精神对于人类进步的重要作用,正是工业旅游精神层面的价值所在。

在文创2.0时代,文创产品只有在景点才有销量,属于纯粹的“场景消费”。迈入文创3.0时代,文创产品脱离“场景消费”,即走出景点以后,依然有销量。这要求文创产品必须是经过精心设计,有故事性的创意产品。要融入休闲、高科技元素,用情怀来讲好传统工业的故事,构建出可观(景观)、可学(知识)、可购(购物)、可玩(参与)、可品(情怀)的特色旅游IP。

猜你喜欢
观光旅游文创辽宁
文创雪糕
轻兵器文创预售中
读辽宁 爱辽宁
《长沙茶馆文创产品设计》
铧芯文创
澳门辽宁 携手同行
望江县油菜生产及油菜花观光旅游发展现状与对策
论茶园观光旅游的文化产业管理
辽宁出版集团
生态旅游意义下的吕梁山观光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