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安组织”一战成名

2022-03-31 13:05裴裴唐如松
当代工人 2022年5期
关键词:集安维和部队亚美尼亚

裴裴 唐如松

2022年1月初,哈萨克斯坦出现大规模骚乱,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成为世界关注的一大焦点,也让许多人联想起“颜色革命”——那是针对原苏联地区蓄意制造的动荡,旨在推翻现政权,组建亲西方政府。骚乱发生后,应哈萨克斯坦政府请求,集安组织履行条约义务,向哈萨克斯坦派出维和部队。

哈萨克斯坦的行动,是集安组织成立20年来首次向成员国派出部队参与维和,该组织曾拒绝干预白俄罗斯大规模骚乱,也拒绝干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爆发的冲突。

作为华沙条约组织的“缩小版”接班人,集安组织此前的存在感一直较弱,影响力远不及北约,此次向哈薩克斯坦派兵后,集安组织在世界舞台上留下了名字。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哈萨克斯坦为什么要请求集安组织出手维持治安呢?维和部队又为何出兵几日就撤兵呢?

前世今生

集安组织,全名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是苏联解体后,由独联体相关国家成立的一个军事组织,其前身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1992年,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6个独联体国家首脑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会晤时签署了《集体安全条约》,以提高各国的联合防御能力。1993年,白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3国也签署了该条约。

集体安全条约于1994年正式生效。其宗旨是通过协调对付国际恐怖主义、武器及毒品走私、团伙犯罪、非法移民和其他紧急情况的措施,保障各成员国的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和主权不受侵犯。条约中规定:一旦成员国遭到任何国家或多国侵略,将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侵略。当一个成员国遭到入侵时,其他成员国将提供必要援助,包括军事援助。这一条款与北约的集体防御条款如出一辙。该组织还会举行联合军演,推动成员国之间的军售。

集安组织的最高机构为集体安全条约理事会,理事会成员为成员国首脑,各国首脑轮流担任理事会主席。组织最高级别行政官员为秘书长,秘书长任职3年,人选由成员国首脑批准。1999年4月,集体安全条约理事会决定,条约以5年为期自动顺延,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两国未续约。2001年5月,乌兹别克斯坦宣布退出该条约。

2002年5月,集体安全条约理事会将“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改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从一个区域协议变为国际性区域组织。2004年,集安组织获得了联合国大会的观察员身份,标志着集安组织被国际认可。

集安组织可以说是俄罗斯打造的“独联体核心版”,如今成员国共有6国,分别为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其中5个成员国从政府到民间,对俄罗斯的感情都比较友好: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经济相对较差,大量国民在俄罗斯打工,并且从能源到安全领域一直依赖俄罗斯的保障;白俄罗斯是俄罗斯之外俄语普及率最高的国家,甚至有些国民根本不会白俄罗斯语;亚美尼亚虽然被一些国际媒体分析称正在“去俄化”,但与俄的紧密联系依然是亚美尼亚国内安定的重要保障;按照俄罗斯《观点报》的说法,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有70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数百万俄罗斯人居住在该国,许多俄合资企业在哈萨克斯坦运营,俄罗斯在该国还拥有重要的战略设施,例如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和铀矿等。

集安组织成立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增强该组织的介入能力,包括设立快速反应部队。2021年北约完成从阿富汗撤军时,为防止阿富汗的动乱外溢到其他国家,集安组织举行了多场反恐军演。在哈萨克斯坦骚乱前,集安组织从没有向成员国派出过维和部队。2020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爆发纳卡战争,当时亚美尼亚没有要求集安组织介入。后来,亚美尼亚指责阿塞拜疆士兵跨越边境进入亚美尼亚领土,亚美尼亚随后申请集安组织采取行动。集安组织其他成员国就派兵申请进行讨论后认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边境冲突并非严重事件,不足以让集安组织派兵,最后拒绝了亚美尼亚的要求。在2021年春季塔、吉两国发生边境武装冲突期间,集安组织也只作为“外部观察员”进行调解。在白俄罗斯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集安组织也没有采取这样的行动。针对哈萨克斯坦,仅在2022年1月5日深夜,哈总统托卡耶夫向集安组织合作伙伴寻求帮助几小时后,集安组织安全委员会就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向哈派出维和部队。

某成员国境内遇到威胁,集安组织才会采取集体行动——这是该组织集体行动的逻辑。考虑到塔吉克斯坦曾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不睦,加之塔国国内也面临恐怖组织威胁,因此,在涉及阿富汗局势的问题上,集安组织也采取了相应行动,如在阿塔边境地区进行大规模军演、以整体形式向塔提供武器装备和派驻顾问团。未来如果在成员国中出现哈国骚乱这样的情况,集安组织有可能再次派出集体维和部队。不过,哈萨克斯坦骚乱让集安组织认识到其反恐中心运转还不是十分顺畅,因此要加强各成员国在反恐情报中心框架下的交流,及时发现情况,及时预防,而不是等到真有成员国乱了后再派兵。

出兵背后

那么,哈萨克斯坦作为一个堂堂中亚大国,为什么这次如此迅疾地请求集安组织出手维持治安?哈国自己稳定不了目前的局面吗?只怕未必。

有观点称这次哈萨克斯坦的乱局是美国为了牵制俄罗斯在乌克兰方向的出手,是由哈萨克斯坦国内反对派配合的一次国际行动。和之前美欧在利比亚、叙利亚做的事情是非常相似的:先是挑起一个事端——天然气价格暴涨,激发民众的不满情绪和参与热情;然后即便政府做出让步,却再也不能平息反对派已经挑动起来的乱局。托卡耶夫也明确对外表示,这次骚乱的背后有着国际势力的影子,而能够让境内各大城市相继出现暴力事件,从阿富汗入境的国际恐怖势力参与也是必然的,这就是一次国际势力对哈萨克斯坦的攻击行动。

面对乱局背后的国际势力,哈萨克斯坦即便自己有能力处理,也无法让骚乱背后的国际势力偃旗息鼓,他们一定会大肆渲染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暴力行为,并借此给予反对派势力更多的帮助,从而在哈萨克斯坦形成内战模式,就像当年的叙利亚。正因如此,哈萨克斯坦政府无论怎么做都不对:若不处理,事态就会越来越大;若处理,又会被“国际社会”指责使用暴力。当年的卡扎菲吃过这个亏,以至于让法国抓住把柄,建立禁飞区,即使卡扎菲的武力再强,也打不过美法联军的狂轰滥炸。而叙利亚的巴沙尔政府虽然后期得到俄罗斯、伊朗以及黎巴嫩的帮助,稳住政局,但内战却整整打了10年,整个国家被打得面目全非。

这就是托卡耶夫的为难之处,暴力镇压是不可能的,不使用暴力又难以平息。难道真的要在形成内战模式后才请求俄罗斯或者中国的介入吗?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即便最终结果是哈萨克斯坦恢复稳定,也已经让美国达到了牵制俄罗斯的目的。所以,这次哈萨克斯坦的事情一闹大,就立即向集安组织求援。

虽然集安组织只有6个成员国,但只要国家数量达到3个或以上,那就是国际社会。集安组织派兵参与哈萨克斯坦的维稳,奥妙就是在于“国际组织”这4个字。只要是多国参与的维护和平行动,美欧就无法指责哈萨克斯坦不民主、使用暴力等,从而对哈萨克斯坦采取更为极端的干预方式,比如派出观察员、塞进白头盔、设立禁飞区等。因为已经有国际组织在行动,并还会有国际组织对外发布实时情况。即便有时候对反对派打击得比较厉害,那也是国际社会采取的行动,而不是哈萨克斯坦自己的任性所为。于是,美欧等国就难以借用民主、人权之类的借口,催化哈萨克斯坦的乱局。这一招,无论是谁想出来的,都是破解欧美颜色话语权的一个高招。

快打快撤

从哈萨克斯坦发出邀请到第一支维和部队抵达,用时不足8个小时,而且部队到达后展现了高效率。1月7日上午,集安组织刚做出出兵的决定,当天下午俄军特种部队就已经消灭恐怖分子,夺控了哈萨克斯坦的机场。俄军的70架“伊尔-76”、5架“安-124”大型运输机,满载大批兵力和重装备,迅速部署到位,战略投送能力十分强大。维和部队短短几日完成从进入到陆续撤出,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可以说是打了一场经典的“闪击战”,让世界都为之感叹。

1月10日,集安组织各成员国领导人举行了视频会议,各国都发表了看法,显然,通过平息哈国的骚乱,后苏联国家团结更紧密了。普京在会上表示,将哈萨克斯坦的暴力骚乱歸咎于破坏性的境内外势力,并强调由俄罗斯领导的军事联盟——集安组织,绝不会允许其成员国政府在“颜色革命”中被推翻。

集安组织的维和部队进入哈萨克斯坦仅仅几天就撤军,出乎许多人的预料。通常来讲,维和部队都要等到相当一段时间,局势彻底平息了才会撤军,甚至还有的就走不掉了。比如联合国驻黎巴嫩维和部队,真正的名称叫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结果,这个“临时部队”驻扎至今已经44年。美国在全世界驻军那么多,侵略了那么多国家,一驻军就是十几二十年,至今还在伊拉克保留侵略部队,

集安组织维和部队为何如此快速撤军?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哈萨克斯坦局势稳定后,中亚国家不希望俄罗斯长期大规模驻军,所以以俄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快打快撤,不打消耗战,不仅安抚了中亚国家,还体现出了很强的政治运筹能力。第二,集安组织得不到国际组织和哈萨克斯坦的任何经费保障,甚至连物资保障恐怕都很难,继续驻军下去,在这天寒地冻的季节里,绝非易事。第三,如果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继续驻扎下去,美国会在国际社会里掀起一股“俄罗斯野心论”,这对于普京可能正在计划推进的“新苏联”反而不利。第四,既然哈萨克斯坦的局势已经被平息下来,那些暴乱分子和不少的组织者也被抓捕了,甚至连该国国安委里好几个被收买策反的高级领导人也被捕了,他们再也掀不起风浪了。如果下一步还有事,维和部队再来就是,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哈萨克斯坦政府自己处理吧。

总体来说,此次集安组织干涉哈萨克斯坦局势的结果比较成功,不仅成功稳定了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避免哈萨克斯坦发生大规模国内骚乱或派系冲突、阻断了其他境外势力插手其中并引导哈萨克斯坦倒向反俄阵营的可能,还从实战角度检验了俄军近几年的军事改革成绩,证明俄军仍然具有可靠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境外部署能力。

不过,我们看到这场哈国对阵的背后,隐藏的也许是一场对于国际话语权再分配的争夺。以前所谓的国际社会都是欧美说了算,哈国骚乱以后,一部分敏锐的第三国家应该能看到,一个新国际话语权体系冉冉升起了。

猜你喜欢
集安维和部队亚美尼亚
集安组织和部队开始从哈撤离
亚美尼亚总理:下月辞职
集安最美 因为有你
吉林省集安地区林木中N含量的测定
阿塞拜疆警告亚美尼亚勿承认纳卡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