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夫

2022-05-13 01:35向立成
鸭绿江 2022年8期
关键词:年长服务部蛇皮袋

1

南狮山海拔900多米,不高不矮,是黄益县南部的一座小山,也是现存少有的原生态的小山。黄益县平均海拔600米,南狮山一直保持着原生态。县政府就南狮山开发的事情研究了很多次,并征求当地居民的意见,最后决定南狮山盘山公路只修到半山腰,保留400多米的攀爬体验,但是也会修一些登山道。当然,很多登山爱好者都是从山脚下开始往上爬的。

说南狮山原生态,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除了山脚下的店铺,整个南狮山景区只有山顶有服务部。也就是说,登山者只有攀登到山顶才能得到补给。这也造就了当地的一种特殊职业——水夫,顾名思义,就是挑水的工人。他们有的用扁担,有的用背篓,主要工作是向山顶服务部运送矿泉水、饮料和一些零食,下山时顺便把垃圾运送下山。

南狮山的这种原生态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征服,可能主要原因就是征服的难度不大,但是征服感、满足感一点都不会少。据统计,黄益县的旅游收入就占到了全县收入的三成。

林敬福就是众多水夫中的一员。常年的风吹日晒,让他的皮肤变得黝黑,40出头的年纪,已经有了些许白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上一些。

林敬福跟他的名字一样,是非常敬业的一个人,一年365天,基本上每天都会上山下山好几趟,没有间断,以至于很多人不叫他林敬福了,都叫他林敬业。每当别人夸他敬业的时候,他都会憨厚地笑着说道:“我这人没啥文化,只能干点力气活儿。挑挑水,送送货,这活儿我干习惯了。”

林敬福从21岁开始干水夫,那时的他年轻力壮,使用背篓来背,基本上一趟可以背180斤左右,甚至200斤都背过。背篓背着走着舒服,但是有一点不好,就是不好放下来休息。随着年纪的增长,林敬福把背篓换成了扁担,每次挑的货物也越来越少,从刚开始的200斤,已经逐渐降到了120斤;从刚刚开始的一口气就到山顶,到现在一趟要休息三四次。这也让林敬福经常跟“挑友”感慨岁月不饶人。

南狮山山顶的风景非常好,特别是站在山顶,四面一览无余,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油然而生。很多游客来了都觉得不虚此行, 在看到临近山顶附近的一排服务部时,购买欲也就随之而生。服务部并不是一家,而是有十几家之多,大多是混合经营,既有吃的,也有喝的,还有玩的,也有纪念品。游客络绎不绝,也让服务部的顾客川流不息,基本上是不愁生意的。

山顶服务部的货物主要是靠水夫运上来,一个电话打过去,要不了多大会儿,水夫就能送上来了。十几个服务部,基本都是林敬福的老主顾。因为这么多年来,干水夫这一行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不管啥时候,林敬福随叫随到,并能够保证准点送达。所以那些服务部的经营者只要是要运货,自然而然地就會想到林敬福。

2

同行有时候说林敬福脑子不会拐弯,他也只是笑笑,并不反驳。同行这样说林敬福是有根据的。

林敬福年轻的时候,一背篓可以背近200斤,有些时候上面服务部并没有要这么多,可能只要100斤的货,但是他每次都背得满满的。到了山上,一个服务部收不完的货,他会卖到别的服务部,每次都可以多赚一点儿。但就是因为这样,却被同行说脑子不会拐弯。

有一年夏天,温度非常高,跟往常一样,林敬福背着背篓,装满水和零食就上山了。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有一群外地游客看到林敬福背了一背篓的矿泉水,就想着跟他买一些,但是林敬福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外地游客用三块钱一瓶的价格购买,林敬福也不为所动,其实进货价也就是一块钱。这也让外地游客有点难以接受,笑他有钱不赚。林敬福笑了笑,并没有说啥,继续背着背篓上山了。

到了山顶,这群外地游客发现林敬福把水卖给服务部的价格只是一块五一瓶,一瓶水就赚了五毛钱,这让他们更加无语。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林敬福把水送到一家服务部之后,剩下的他拿去别的服务部去售卖,价格依然是一块五一瓶。这让外地游客气炸了,大声地数落林敬福脑子不会转弯,从此林敬福脑子不会转弯的说法不胫而走。

其实,刚开始同行也很难理解林敬福为什么不把多背的那些水卖给外地游客。在一次和同行们的闲聊中,林敬福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当然知道卖给那些人能多赚一些钱,甚至我们背点水在半山腰卖,一样可以赚不少钱。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就坏了规矩,等于是抢了山上服务部的生意。与其这样,我宁愿不赚那点钱,也不能坏了规矩。”

林敬福的话让同行陷入了沉思。本来觉得自己干这种苦力活儿低人一等,现在经林敬福这么一说,瞬间觉得这一行也高大上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游客们再也不能从水夫那里半路买货了,这似乎也成了南狮山水夫这一行的规矩。

其实林敬福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收费不背人,背人不收费”。有一次,几个游客爬南狮山,小孩子有点走不动了,闹着要下山,但是几个大人很想去山顶看看。正好看到送完货下山的林敬福,商量着给点钱,把小孩子背上去,直接开价200一趟,这价格快顶上林敬福一天的收入了,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但是,林敬福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这也是南狮山水夫流传下来的规矩。但是就在林敬福第二趟背着水上山的时候,正好又遇到了刚才的那些游客,几个人正焦急地抱着小孩子往山下跑,因为小孩子的脑袋磕破了。林敬福二话不说,把背篓放到一边,说道:“我来帮你们背吧,我脚力快。”背到了医院后,小孩子的父母要塞给他钱,林敬福死活不收,就留下了句“我们这行‘收费不背人,背人不收费”后就飘然而去。

3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到南狮山山顶看日出成了“驴友”们的时尚追求。天气晴好的晚上,南狮山的山顶就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帐篷,像一朵朵蘑菇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南狮山的山顶服务部晚上是不开的,也没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游客们上了山顶想买东西,就打服务部卷帘门上留的电话,服务部的老板就把相熟的水夫的电话给游客,让游客自己跟水夫协商能否给他们送东西。每当这个时候,林敬福的电话响起的次数总是最多的。

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太迟,林敬福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帮忙往山上送东西。白天游客多的时候,林敬福登山时要绕开游客,反而会多耗点时间。晚上登山道上几乎没有什么游客,而且可以直接骑摩托车到半山腰,后半程登顶的几百米对于他来讲基本不算啥,一会儿工夫就是一个来回。最主要的是,晚上的跑腿费是白天的五倍都不止。

有些时候,游客们也会拿他们这些水夫开玩笑。有一次,有个游客给林敬福打电话让他送一些外卖上山。当林敬福到了山顶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耍了,那个游客并没有在山顶。林敬福站在山顶,看着脚下的黄益县城。小县城虽然不大,但是人口密集,晚上八九点,万家灯火汇聚在一起,县城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看着山下的夜景,林敬福本来被人戏耍的郁闷一扫而光。林敬福看着山下家的方向,又看了看手中的外卖,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回家正好给老婆孩子打打牙祭,这肉串还是不错的。”林敬福怕肉串凉掉不好吃,风风火火地赶回了家。

看着两个孩子狼吞虎咽地吃着肉串的样子,林敬福不禁有点心酸。自己一天到晚上山下山,对孩子关心也不够,家里全靠媳妇一个人在打理。

林敬福拿起一串肉串递给了媳妇,说道:“小慧,你也吃,辛苦了。”

“你吃吧,你每天出大力气了。我不吃了,这东西上火,我吃不了上火的东西。你们吃,我还有两条裤子要改。”小慧推辞道。小慧平时在家接些裁缝的活儿,帮人家改改衣服、换换拉链,也能有点收入。

林敬福看着两个孩子,摩挲着自己布满老茧的手心,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把两个孩子好好培养成才,决不让他们再走自己的老路了。

4

随着游客对住在山顶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很多人呼吁在山顶依山建一座宾馆。还有一些人希望能修一条路直达山顶,这个消息让林敬福有点焦急,因为如果盘山公路直达山顶的话,他们这帮水夫将没有用武之地了。

那段时间,林敬福每天都在关注是否要修路到山顶,最后尘埃落定,县里决定修路的事暂缓,还是要保留一段几百米的爬山路线。宾馆的选址也定在了半山腰,让南狮山的上半部分继续保持原生态,毕竟南狮山一直打造的是原生态旅游品牌,很多游客就是冲着这种原生态来旅游的。

南狮山宾馆的落成,给南狮山旅游业带来了蝴蝶效应,从山脚下到半山腰的这条山路成了一个大卖场,各种小吃摊也来到了半山腰。宾馆每天人满为患,空前的繁荣让南狮山的节奏都变快了。

让林敬福感受最深的就是一些同行转行了。一些人觉得没啥搞头了,摆起了小摊。还有一些转行跑起了运输,买辆小货车给半山腰的商户送送货。

林敬福跟小慧商量了一下,决定买一辆三轮车,既給半山腰的商户送货,也给山顶的服务部送货,毕竟往山顶送货基本上是零成本。

林敬福也经常给宾馆送货,但是他默默地给自己定了个规矩,那就是不走宾馆的电梯。之所以有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一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

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宾馆打电话让林敬福送几桶桶装水到棋牌室,一些客人在那里休息的时候要泡茶用。

林敬福立马开着三轮车把桶装水拉到了半山腰,顾不得擦汗,就拿起一桶水扛到右肩上,左手拎着一桶冲到了一楼的电梯口。

电梯开了,等到大家都走了进去,林敬福也赶紧把两桶水拎进了电梯,他是要把桶装水送到四楼。忽然他感到自己进去以后,整个电梯变得鸦雀无声,刚才几个人聊得兴高采烈,自己一进去就都不说话了。

林敬福有点纳闷地回头望了一下,发现有两个女的用手捂着鼻子,他忽然明白了,应该是自己身上的汗臭味,连忙对电梯里的客人说道:“真不好意思,夏天出汗太多了,我马上就到了。”

电梯到了三楼的时候,有客人出电梯,林敬福想了想,也把两桶水拎了出去,他把水从三楼拎到四楼。正好遇到几个客人从四楼的电梯出来,也是往棋牌室方向的。

林敬福把桶装水拎到了棋牌室,有个女客人嫌弃地说道:“看这桶装水上都是汗,一股馊味,这还怎么喝?”

林敬福有点生气,也有点难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低头看着自己被汗水湿透的毛巾,再看看桶装水上的汗迹,暗暗咬了咬牙,返身下楼了。他并没有坐电梯,到楼下的时候,遇到宾馆的大堂经理给他打招呼:“敬业哥,咋不坐电梯啊?”

林敬福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习惯爬楼梯了,没事。”

林敬福回到三轮车旁,看着车厢里剩下的两桶水,他在肩膀上垫上了塑料布,“咚咚咚”地把水扛上了四楼。

“您好,不好意思,给您换一桶水。这桶水没有汗味了。”林敬福说道。

这下轮到那个女客人不好意思了:“没,没什么。我就是,就是随口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林敬福笑了笑,把那桶有汗迹的水扛下楼了。

5

这天,像往常一样,林敬福把南狮山宾馆所需物品送到以后,就拿起了扁担,继续往山顶服务部送货。他挑的货物基本上还是以矿泉水和饮料为主,毕竟这两种商品是最畅销的。

到了山上很顺利,钱货两讫之后,林敬福就优哉游哉地向山下走去,路上还顺便把路边的垃圾捡起来。

走到一片树林的时候,林敬福看到有两个人正在树林边上的石头上休息。

其中一个戴皮帽的男人看林敬福过来,连忙招呼道:“兄弟,来看看要不要?”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蛇皮袋,里面似乎是个活物,还动了动。

出于好奇心,林敬福走了过去,说道:“什么东西啊?”

“呶,就是这个。”皮帽男打开了蛇皮袋的口子,让林敬福往里面看。

林敬福往里面一看,大吃一惊:“这是……这是麂子?”

皮帽男一看林敬福能认出来,非常高兴,说道:“兄弟是识货的啊,对,这是麂子,要不要?便宜卖你。纯野生的,我们哥儿俩今天爬山时正好碰到,追了它好远才逮到,你看我们衣服都被剐破了好几道口子。”

林敬福看了看两人的衣服,果然上面有好多新口子,应该是被山上灌木丛的刺剐破的。他抬起头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买不起这个,应该很贵。不过,这应该是保护动物啊,你们还是放掉吧,要不然就违法了。对了,这蛇皮袋挺新啊,哪里弄的?”

“蛇皮袋啊,找老乡家里借的。这不重要。”另一个年轻一点儿的男子打着哈哈,“啥保护动物啊,这麂子餐馆里也有卖的啊!”

“餐馆里的不一样,那是人工养殖的。”林敬福说道。

“兄弟,这野生的和人工养殖的谁看得出来?你不说我不说,这谁能看出来。你就是拿进城里脱手也简单。你看,我们两个是乡下的,也不知道去哪里能卖掉,兄弟,你看要不要帮帮忙?我们就便宜点賣给你吧,能换两套衣服也行啊,你看为了抓它,我们两个衣服都没法穿了。”皮帽男说道。

林敬福为难地摊了摊手,说道:“你给我了,我也没办法处理啊!只要拿出来,肯定要被抓啊!你看看,我也不像是有钱人,也吃不起这种麂子啊!”

“哥,要不然咱们找个地方,把这玩意儿自己宰了吃了得了。问了好几个人了,要么不认识这是啥,要么不敢买。”年轻一点儿的男子说道。

林敬福一听,心道不好:“这宰杀麂子也是犯法的。”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便宜点卖我吧,先说好,我真没啥钱,我就是这南狮山的水夫,赚点苦力钱。”

“500块!成不成?这头麂子已经长大了,差不多有30斤了,一斤肉就算20块钱,也要600块钱了,收你500块得了。”皮帽男说道。

6

“这样吧,一口价400块,我只有这么多钱,多的也没有了,你们考虑一下?”林敬福说道。

皮帽男和同伴对了下眼色,说道:“你等我们一下,我们商量商量。”说完和同伴往树林里走了几步,小声商量起来。

林敬福隐隐约约听到两个人说道:“反正也不好出手,这人愿意买,给多少算多少吧。”

果然,没多大会儿,皮帽男走了过来,说道:“算了,便宜你了,400块就400块吧,给你。”说着把蛇皮袋递给了林敬福。

林敬福把口袋里的400块钱递给了两人,两个人拿了钱一溜烟儿地跑下山了,生怕林敬福反悔似的。

林敬福打开蛇皮袋,看着那头受到惊吓的麂子,黄色的右后腿似乎还有点血迹,好像是受伤了,他看了一下应该是皮肉伤。林敬福拎着蛇皮袋往树林深处走了一段距离,把蛇皮袋的口子打开,说道:“快走吧,别再被逮到了,这次你幸好遇到我了,要是遇到别人就没那么好命喽。”说着把麂子放了出来。

麂子颤颤巍巍地钻了出来,看到林敬福站在旁边,“嗖”地一下跳到了远处,回头望了一眼林敬福。

林敬福朝着麂子挥了挥手,说道:“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麂子似乎听懂了一样,凝望着林敬福,好像要把林敬福记住似的,然后一扭头消失在了树林深处,只留下了一道土黄色的影子。

林敬福拿起地上的蛇皮袋,抖了抖,自嘲着笑道:“得,这两天又白干了,好人难做哦。”

回到山道上,林敬福心情很好,不自觉地吹起了口哨。不知不觉走到了半山腰,忽然前面出现了几个人堵住了去路。

“就是卖给他了。”皮帽男指着林敬福对旁边的警察说道。

林敬福一愣,疑惑地看向皮帽男和警察。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这两个人在贩卖国家保护动物,这两个人已经招了,说是卖给你了。”一名年长的警察说道。

“警察同志,他们是把麂子卖给我了不假,我把那头麂子放了,这就是装麂子的蛇皮袋。”林敬福说道。

“放了?放哪里了?”年长的警察问道。

林敬福说道:“就在山上那个树林里,刚才遇到他们两个的地方放的。”

周围的人明显地在脸上写着不相信。

年长的警察说道:“带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林敬福说道:“那头麂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去那里也看不到啥了。”

“走吧,还是要去看看,要指认一下现场。你要搞清楚,现在你已经有违法的嫌疑了,你要是想洗脱你的嫌疑,就要配合我们调查。”年长的警察说道。

林敬福看了看不远处自己的三轮车,无奈地带着他们往山上爬去。

7

“警察同志,我就是在这里把麂子放走的。”林敬福领着警察和皮帽男几个人来到了小树林里。

“这里吗?你怎么证明你把麂子放走了?”年长的警察问道。

“我把蛇皮袋一打开,麂子就跑了啊,我也忘记拍照了。”林敬福说道。

“那这就很难办了,你跟他们两个都洗脱不了嫌疑。谁能保证你不是私藏起来呢?”年长的警察严肃地说道。

“警察同志,我真的是把麂子放掉了。”林敬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他知道私自贩卖野生动物是违法的。

“警察同志,我们把钱退给他吧,我就收了400块钱。”皮帽男把400块钱递给林敬福。林敬福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你把钱退给他也没用,已经既成事实了,你也逃脱不了干系。”年长的警察说道。

“对了,那头麂子右后腿受伤了,流血了。”林敬福想到了麂子受伤的腿。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啊。”年长的警察无奈地说道。

“警察同志,我跟您实话实说了吧,那头麂子不是野生的,是人工养殖的,我们是想假冒野生的骗点钱。我还真没想到,居然有人买了把它放掉了。”皮帽男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们在这儿给我演戏呢?一会儿一出,一会儿一出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年长的警察有点被绕晕了。

“警察同志,我们说的都是实话。”林敬福和皮帽男不约而同地说道。

“这样吧,我们需要证据证明你们所说的是事实。”年长的警察看着皮帽男说道,“只要你能证明你卖给他的麂子是人工养殖的,那你们几个应该都没事;如果证明不了,那对不起了。”

“我能证明,我能证明,我带你去养殖场,我今天刚买的麂子。”皮帽男赶紧说道。

“下山,带路去养殖场证明给我们看。”年长的警察说道。

于是几个人下山,坐上警车去了养殖场。

到了养殖场,为了防止皮帽男跟养殖场的人串供,年长的警察一个人进了养殖场。看到里面有个妇人正在打扫圈舍,于是上前问道:“大嫂,问你个事,你们麂子卖不卖啊?”

“卖啊,当然卖呀,养这些麂子就是要卖的啊。”妇人抬头说道,“哎呀,警察同志啊,进来看看吧。”

“這麂子好卖吗?”年长的警察问道。

“也不一定,有时候好卖一些,有时候好几天也不开张。”妇人说道。

“今天还没开张吧?”年长的警察漫不经心地问道。

“今天开张了,早上卖出去了一头。”妇人不疑有他,顺口答道。

年长的警察又问道:“什么样的人来买的?”

妇人有点疑惑地看了年长的警察一眼,还是答道:“两个人吧,年纪大一点的那个戴着皮帽,年纪稍微小点的那个穿着黑色羽绒服。”

“好的,谢谢啊,今天我先不买了,改天再来照顾你生意啊。”年长的警察问到了想知道的信息,就告辞了。

8

年长的警察回到警车上,一言不发。

车上的几个人都有点心里发毛,特别是林敬福。

过了一会儿,年长的警察看着皮帽男说道:“我真希望你是撒谎的,这样就能把你扣起来了。”接着又看着林敬福说道:“你是个好人,但是有些时候行善也要看情况,这次如果这头麂子不是人工养殖的,你们都要受处理。走吧,咱们回去。”

警车刚要发动,忽然车头前面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头麂子,那头麂子走起来还有点一瘸一拐的。

林敬福一眼就看到了那头麂子,正是早上放走的那头。他连忙说道:“警察同志,快看前面,这就是我放走的那头麂子。”

几个人定睛一看,果然是一头右腿受伤的麂子。

这头麂子一瘸一拐地走向了警车,看到警车上的林敬福的时候,它站了下来,看了林敬福一会儿,然后又往养殖场走去。

林敬福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其实他想说的是:“别往那里去啊,回山林吧。”

年长的警察看了林敬福一眼,赞叹道:“这头麂子居然能够找到回家的路,这下帮你洗清嫌疑了。”

麂子并没有多逗留,一蹦一跳地回到了养殖场,只听里面传来了妇人惊奇的声音:“咦,怎么还回来了?这腿怎么受伤了?”

皮帽男看了看年长的警察,说道:“警察同志,那头麂子是我买的,我,我要不要过去要回来?”

年长的警察斥道:“你先把钱退给人家,买人工养殖的假冒野生的,还好不是野生的,情节严重要判三到五年知道吗?”

皮帽男吓得一哆嗦,赶紧把钱掏出来还给林敬福。

“这钱就算是买个教训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千万不能干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有手有脚的人,不要想着走歪门邪道。”年长的警察教育道。

“我们没读多少书,想着这样子来钱快,我们也不知道卖麂子也会犯法。警察同志,我们这是第一次做这个。”皮帽男说道。

“我也没读多少书,你们实在不行,跟着我干水夫也行啊,现在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少了,你们身强力壮的,怎么着一天也能干个几百块。”林敬福也说道。

“背水上山?那活儿我怕干不来啊。”皮帽男眼睛一亮,又暗淡了下去。

“刚开始会累一些,干一段时间就能健步如飞了。一天能来回两三趟就够了。”林敬福继续说道。

“咱们黄益县水夫的名气还挺大的,主要是靠你们这些人把名气搞起来的啊。你就是水夫队伍的优秀代表啊。”年长的警察跷起了大拇指。

“过奖了,都是应该做的,其实我们做的也不多,无非好好干活儿,顺便帮忙捡捡垃圾什么的。”林敬福谦虚地说道。

“今年的野生动物保护先进个人、环境保护先进个人一定要有你们水夫,我回去就给相关部门提提建议。”年长的警察由衷地说道。

“我们也要当水夫。”皮帽男看着林敬福,眼神坚定地说道。

“好!水夫队伍欢迎你们!”林敬福笑着说道。

两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握到了一起。

作者简介:

向立成,湖南洞口人,中国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飞天》《朔方》《鸭绿江》《名家名作》《牡丹》《野草》等刊物。著有长篇小说《龙门守望者》、小说集《永远的星星》等。

猜你喜欢
年长服务部蛇皮袋
鼠目
倒下的长颈鹿
蛇皮袋
黑蚂蚁
排名
本刊读者服务部实用产品推荐
本刊读者服务部实用产品推荐
本刊读者服务部除四害产品推荐
老实人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