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语 线上语言生活:现实与虚拟的双维转向

2022-05-13 12:50汪磊
语言战略研究 2022年3期
关键词:现实语言生活

汪磊

语言生活,应该说是自人类拥有语言就已经开始了。语言即是生活,没有无语言的社会生活,只是早期的语言生活场景相对较为简单。而“语言生活”的表述,则是20世纪90年代才为陈章太、李宇明等学者相继使用,并在社会实践和理论探索中不断完善的。按照李宇明最新的定义,所谓语言生活,就是“运用、学习和研究语言文字、语言知识和语言技术的各种活动”。

伴随网络技术的发展及其应用的普及,最近20多年来,一种新的语言生活走进国人的社会生活,并正在成为我们的一种基本生活方式,这就是线上语言生活,即凭借互联网而产生的语言生活,我们也曾多以“虚拟语言生活”称之。于是,在延续悠久的现实语言生活的同时,我们又拥有了另外一种语言生活。

线上语言生活是一种新的语言生活,是现实语言生活在互联网上单一化与多元化、简单化与复杂化的完美统一,是现实语言生活的网络延伸、虚拟延伸、时空延伸。互联网是人——语言使用者的延伸,它将由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国籍、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等所演绎的现实、具体、纷繁的语言生活场景,以单一的数字化形式,“微缩”在一台台电脑、一部部智能终端里。每个人面对的都是大同小异的键盘与屏幕,以简单的字母敲击与界面操作就可以将复杂的社会生活推、拉至眼前。我们通过词语与整个世界“超链接”,正如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言:“我的语言的界限意味着我的世界的界限。”一种新的语言变体——网络语言,也应运而生。

在互联网诞生之初,由无数台计算机和服务器联结而成的网络,构筑了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虚拟世界,现实语言生活开始了“虚拟转向”:“网××”“在线”成为这个时期的关键词,键盘输入、屏幕阅读代替了口耳相传与白纸黑字,人与人的现实交际变身为人与机器、凭借机器的隔空对话。现实语言生活在网络上尽情延展,语言生活情景发生了种种变化,这使我们拥有了一个不同于既往的,表达手段更加多样化、生活场景更加多元化、语言创造更加全民化的非现场性的语言生活,也让初唐诗人唱响了千余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人类美好理想成为现实,更让三国时期诸葛亮“未出茅庐,便知三分天下”的高超智慧,成为普通人的基本生活技能。

在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的助推下,虚拟的网络对语言生活的影响日益加深:两微一端、字媒体、自媒体……逐渐形成了对现实生活的全覆盖,现实语言生活与虚拟语言生活的界限被消解。特别是当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时,现实生活按下了暂停键,而以“云监工”为代表的“云生活”却开启了快进键。“云会晤”“云课堂”“云审判”“云问诊”……从政府的行政职能到百姓的衣食住行,从日常的求医问药到全民的新冠肺炎防疫,我们都可以足不出户地实现“随申办”“粤省事”“浙里办”“皖事通”……那些熟悉的、陌生的语言和非语言符号成为我们最基本的实现手段,线上语言生活即是我们当下的基本生活,正如腾讯在其官网上打出的“微信,一种生活方式”。“云××”“线上”成为当下语言生活的表征,由此,我们完成了虚拟语言生活的“现实转向”。

因此,与其说线上语言生活是一种全新的语言生活,不如说它是现实语言生活的技术加持与智能增值。线上语言生活的品質与魅力就体现在相对于现实语言生活的“变与不变”。变的是我们与他人、与世界联结的方式和语言样式,进而带给我们“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生存方式,融语言文字、表情图、音像、超链接等于一体的“多模态”话语形式成为网络时代鲜活的标签。线上语言生活不仅仅是全民参与的,更是全民共享与分享的。当网络语言流行时,网民个个都是语言创造者、段子手;当快手、抖音盛行时,网民个个都是好编剧、好演员。发表与创作,不再是学者、作家专享的词语,每个网民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推文,“创作”自娱他娱的各式艺术作品。不变的是语言使用主体及其所置身的时空,是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母语,而网络语言只是当下传播语言中最活跃的表层与网民的至爱,不可能改变一种语言的语音系统和语法规则,更不可能“代表21世纪语言发展的方向”(钱乃荣语)。

线上语言生活又是线下语言生活的映射,一同走进线上的还有骂詈语、祖安文化、网络谣言、网络语言暴力等等,并以网络特有的传播方式为部分网民所操持。作为客观存在的语言现象,或许我们没有办法将其在线下线上同时禁绝,但我们相信这些绝不会成为线上语言生活的主流。同时,线上“有图”未必“有真相”,网络技术虚拟与仿真的两面性也会带来网络信息传播的不确定性,这也为当下语言生活特别是线上语言生活的治理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更考验着我们网民的媒介素质、学术的支撑作用和政府的管理智慧。

目前,鲜活的网络语言已成为我国语言应用研究一个新的增长点、一个朝阳的研究领域,20余年间产生了数千篇论文、几十部专著、十几种辞书这样蔚为大观的学术成果,许多“青椒”(青年教师)、研究生都将其作为语言研究入门的首选。宽容地看待我们浸润其中的线上语言生活,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应有的品格。而就笔者考察,“线上语言生活”研究,却还算是处于起步阶段,滞后于加速发展中的线上语言生活。中国知网检索结果显示,当前研究多聚焦线上语言教学,尚未见到“线上语言生活”的专论。线上语言生活的语言样式、话语风格、交际对象与场景以及未来发展的趋势等,都有待我们进一步去观察、去揭示,以便更好地引领线上语言生活的健康发展。

本专题的5篇论文,仅仅是“后浪”们在前贤不懈探索的基础上,从丰富多彩、变动不居的线上语言生活中掬起的几朵浪花,不可能为我们描绘出浩瀚海洋般的线上语言生活的全景,更难以为我们指点在迭代发展中的线上语言生活的未来,因为“元宇宙”从科幻小说天马行空的想象到当下世界真真切切的现实,就走过了整整30年,这30年正是我们的语言生活从现实到虚拟、从线下到线上的30年,未来30年则更加可期。多人谈的6篇文章从作者各自的领域、不同的视角来解读我们的线上语言生活,这也正是多元化的线上语言生活的应有之义。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样式和语言风格,古代圣贤用极简的文言文演绎深奥的道学、儒家经典思想;现代仁人志士用“吾手写吾口”的白话文召唤着德先生、赛先生;而互联网时代,无数的“大虾”“菜鸟”以“体现现代人生存和思维状态”(顾晓鸣语)的网络语言参与全民的语言创造。语言本身是一个自适应系统,语言使用者有一个他适应过程,线上语言生活的分众化与社群化实乃必然。随着智能技术的持续推进和传播平台的迭代演进,我们将看到、将置身更加丰富多彩的线上语言生活。

让我们共同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过好线上语言生活!

猜你喜欢
现实语言生活
观察生活
漫画:现实背后(上)
梦与现实
无厘头生活
我有我语言
真正水下生活
7 Sci—Fi Hacks That Are Now a Reality 当黑客技术照进现实
语言的将来
语言,文字
有趣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