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也有情

2022-05-23 11:32李素芬乙常青
课外语文·中 2022年4期
关键词:骤雨石头城空城

李素芬 乙常青

诗人妙笔生花,巧用一个“打”字,让诗篇情趣万千,熠熠生辉。

白居易“打”—— “眼痛灭灯犹闇坐,逆风吹浪打船声。”(《舟中读元九诗》)

元九,即元稹,白居易的朋友。闇(3n),同“暗”。看诗看到眼睛痛,熄灭了灯还在黑暗中坐着,逆风吹着浪花拍打着小船。 已经读了大半夜了,天也快要亮了,诗人还要“暗坐”,不肯就寝。读者自然而然要想到:

由于想念微之,更想起坏人当道,朝政日非,因而,满腔汹涌澎湃的感情,使得他无法安枕。此刻,他兀自坐在一条小船内。船下江中,不断翻卷起狂风巨浪;心头眼底,像突然展现一幅大千世界色彩黯淡的图画。这风浪,变成了“逆风吹浪打船声”;这是一幅富有象征意义的图画,悲中见愤,熔公义私情于一炉,感情复杂,容量极大。

金昌绪“打”——“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金昌绪《春怨》)

鸟语与花香本都是春天的美好事物,而在鸟语中,黄莺的啼声又是特别清脆动听的。黄莺啼晓,说明本该是梦醒的时候了。而诗中的女主人公为什么要“打起黄莺儿”呢?因为她怀念在辽西的丈夫,期望在梦中相遇,倾吐别后衷情。可美梦竟被清晨的黄莺啼鸣声惊醒了,所以她满腔恼怒把黄莺从树枝上赶走。对她来说美妙的莺歌已成为讨厌的噪音。这一“梦”一“打”,将少妇的内心活动刻画得惟妙惟肖,真实感人。

刘禹锡“打”——“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石头城》)

山围故国,故国即旧城,就是石头城,城外有山耸立江边,围绕如墙垣,所以说山围故国。周遭,环绕的意思。潮打空城寂寞回,这句写水。潮打空城,石头城西北有长江流过,江潮拍打石墙,但是,城已荒废,成了古迹,所以说潮打空城。诗人把石头城放到沉寂的群山中写,放在带凉意的潮声中写,尤能显示出故国的没落荒凉。景物中融合着诗人对故国萧条、人生凄凉的深沉感伤。

苏轼“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定风波》)

不用注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何妨放开喉咙吟咏长啸从容而行。前句一方面渲染出雨骤风狂,另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足縈怀之意。后句是前一句的延伸。在雨中照常舒徐行步。词人借雨中潇洒徐行之举动,表现了虽处逆境屡遭挫折而不畏惧不颓丧的倔强性格和旷达胸怀。

陆游“打”——“破驿梦回灯欲死,打窗风雨正三更。”(《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

破败的驿站里一觉醒来灯火黯淡欲灭,风雨吹打着窗户,时间约莫是半夜三更。诗人酒醒了,身在破败的驿站里,梦醒后,眼前是黯淡的灯光,窗外是风声雨声。诗句写得低沉郁闷,是写景,也是抒情。那昏昏灯火,那凄厉的风雨声,更使诗人心中扰乱不堪,更何况,这半夜的风雨,在诗人刚才的梦中,正像他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所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反映了诗人胸中所存的一段不可磨灭的杀敌锐气以及英雄失路、托足无门的伤悲。

辛弃疾“打”——“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浪淘沙·山寺夜半闻钟》)

汉殿,汉代宫阙,代指刘邦。秦宫,秦朝宫阙,代指秦始皇。古往今来的英雄们本就不多,却因时间的流逝而淹没,再也难找到像刘邦、秦始皇那样的英雄。 “雨打风吹”原指花木遭受风雨摧残。比喻恶势力对弱小者的迫害。也比喻严峻的考验。刘邦和秦始皇的时代,是词人认为两个英雄豪杰辈出又命运起伏的时代。古往今来的英雄们,被时间的流逝而淹没,但是心中的宏大梦想却不曾忘却,字里行间作者为国家舍身立命而不达的情怀更加让人感慨。

文天祥“打”——“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过零丁洋》)

国家危在旦夕恰如狂风中的柳絮,个人又哪堪言说似骤雨里的浮萍。诗人用凄凉的自然景象喻国事的衰微,极深切地表现了他的哀恸。亡国孤臣有如无根的浮萍漂泊在水上,无所依附,这际遇本来就够惨了。而诗人再在“萍”上着“雨打”二字,就更显凄苦。“身世浮沉”,概括了诗人艰苦卓绝的斗争和坎坷不平的一生。 这两句对仗工整,比喻贴切,形象鲜明,感情炽烈,读之使人怆然!

元好问“打”——“ 骤雨过,珍珠乱撒,打遍新荷。”(《骤雨打新荷》)

骤雨突然来到,雨滴像乱撒的珍珠,将池塘中的片片新荷都打了个遍。作者妙笔生花,叙写了一场骤雨。这雨决非煞风景,它是过路的阵雨,既给盛夏带来凉意,又替画面作了润色。骤雨持续时间不长,却刚好“打遍新荷”,引人联想到“琼珠乱撒”的景象,真是人在图画中。

猜你喜欢
骤雨石头城空城
惊蛰
黄鹤楼下
泰国·曼谷
刚才那一阵骤雨
寻访朱元璋的“石头城”
论中原石头城度假区资源特色与发展战略
石峡古堡客栈长城脚下“石头城”
初夏
空城
不太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