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吧你

2022-06-18 14:28张丽钧
小品文选刊 2022年6期
关键词:纹身打人大白

张丽钧

排队做核酸的时候,我前面一个衣着入时的女孩一直低头刷手机,当她前面的人前进了约两三米之后,她一动不动,钉子户一般。如此,队伍便出现了一个大断档。

我忍不住提醒她:喂,跟上。她回头白了我一眼说:保持距离!我也没客气:没人规定保持三米距离吧!她明显是带着气,很节制往前蹭了一小步,显然,她是在任性地用那个刻意保持的两三米的距离朝我示威。

我叹了口气,无语了。“你丫有病吧你!”我身后响起一个炸雷般的男声!我和那个女孩同时惊恐回头,但见我身后一个铁塔般的男子,正毫不含糊地抬手指向那女孩——浑圆的胳膊上满是纹身。

女孩頓然蔫了,低头快走几步,乖乖消灭了那个断档。我本该解恨对吧——跟我叫板的人遇到了硬茬儿,我高喊“快哉”才是正理儿对吧?可是我有病。我竟莫名地同情起那个女孩来。——她被吓坏了吧?——她一整天都难有好心情吧?

我很懊悔,倘若我不催促她,也不会惹来那纹身壮汉的暴怒。唉。特殊时期,大家的心情都坏到了极点,女孩、我、男子,概莫能外。

前几天,一个南通的朋友转给我一篇文章,说的是大白上门送药被打的那件事。因事发于唐山,所以他问我:张老师不想就此说点什么吗?我说:该说的大家都说了,我没什么好补充的了。说实话,我心里很心疼被打的大白,上门送个药,被打到吐血;同时,我也偷偷心疼那个打人的人。

“他有病。”他的家人这样说他。这个“病人”打人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嫌大白敲门声过大),但是,我不相信若不是居家隔离他会如此暴躁,并且,他为自己的暴躁付出了“行政拘留7日、罚款300元、负担伤者医药费、全网出恶名”的惨痛代价。唉。那个刁蛮无理、欺软怕硬的女孩不该被吼吗?这个鲁莽暴躁、不辨良恶的男子不该被拘吗?该呀!那我干嘛要同情这样的人?

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中包含了区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重要内容。也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列出的对待人民内部矛盾的公式:团结——批评——团结。可为什么那么多人无视这个公式,甚至悍然将它改成了辱骂——殴打——辱骂?

两千多年前,有个智者说: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这个人,叫墨翟。

恶猜、诛心的大流行,更是为艰难的日子雪上加霜。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棍子,奋力搅动着人间,唯恐它消停下来。这边骂那边傻波,那边骂这边坏波,还有一小撮两边跑的,被骂作贱波——“人民内部”没有学会彼此相爱,这是多么恐怖的事。

因了根深蒂固的观念,我总是不合时宜地“滥用”同情,我同情那个冒犯我的女孩,我同情那个冒犯大白的男子。一天来,我的心空一直回响着纹身壮汉的怒吼“你丫有病吧你!”我以为这句话送给我,才最合适。

选自“丽钧作文”

猜你喜欢
纹身打人大白
烧烤店暴力打人案,我们该如何看待
谁是谁的镜子?
少女花300元纹身,花3万元洗掉
纹身在现代如何变成“狠人”标志的?
了不起的大白鸭
打人的年纪
各有解释
纹身刻在肌肤上的信仰
大白诞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