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借用和历史比较

2022-07-15 01:29潘悟云
语言战略研究 2022年4期
关键词:语素同源读音

潘悟云

早期的历史比较,是要剔除借词材料的。但是东亚语言的历史比较却大量利用了借词。李方桂指出,借词在上古汉语的构拟中会有另一条突破之路。

语言演化包括两条路径:同源演化和借用演化。两者有类似的性质。它们的基本单位都是语素,都有相同的语义,都有语音对应关系,所以我们把它们合在一起看作语言演化的两个类型。

提到同源演化,人们就会想到19世纪的印欧历史比较法,其研究的基本单位是同源词。从母语演化为不同的子语,对应的同源词可以叫作母词和子词。语音对应关系,通常以音节或者声韵调进行比较。在汉藏语中,一个音节通常就是一个语素,所以,历史比较中的最小单位就是同源语素。

语言的借用也有类似的演化过程。一种语言的某个词借用為另一种语言的一个词,被借的语言叫作源语,被借的词叫作源词,借用的语言叫作借语,所借的词叫作借词。语言借用的最小单位是语素,分别叫作源语素和借语素。

为什么语言借用也有语音对应关系呢?语言借用的最基本原则是最大相似原则。假定源语S中的一个语素有读音ɯ,借到两个借语B1、B2中,而这两种语言的音系中没有ɯ,B1借成语音最相近的i,B2借成最相近的u。源语S中还有许多带ɯ的语素,它们借到B1中都会借成i,借到B2中都会借成u。于是B1、B2出现语音对应关系i~u,或者S与B1有对应关系ɯ~i,S与B2有对应关系ɯ~u。源语的读音借成借语的读音也可以看作一种音变,中古汉语鱼韵ɤ借成朝鲜语的ə,即从ɤ变成ə。但是,源语和借语的音变,跟母语和子语音的音变并不能完全等同。后者是同源音变,前者不妨叫作借用音变,由听觉感知造成。两种音变的记音方法也应该区别开来,同源音变记作P1 ˃ P2,借用音变记作B1≥B2。

如果借语的音系中有i也有u,当它们向源词的读音ɯ借用的时候,有些人觉得源词的ɯ跟借语的i更接近,有些人则觉得跟u更接近,同样的借词有可能既读作-i,又读作-u。在共时语言学中一个词的音位可能有不同的音位变体。当一个源词的读音在借词中借为两个不同的读音,我们也不妨把它们叫作不同的借用音位变体,简称为借用变体。

借语向源语的持续借用会形成混合语,混合语的特点就是源语的语素加上借语的音系。四川雅江藏人的话中语素是汉语的,音系却是藏语的,所以有人把它叫作倒话。那个地方曾长期有汉人的驻军,当地的藏人就向汉人大量地借词。借用的结果是源语的语素加上借语的音系。海口话也是一种混合语,宋代闽人来到海口以后,弱势的临高人学习了闽语,成为很特殊的闽语:有闽语的语素加上临高话的音系。很多的汉语方言实际上就是一种混合语。

高本汉利用借词对汉语中古音的构拟取得很大的成功,这说明借词也是能够运用于历史比较法的。但是,同源词和借词之间毕竟不完全一样,如何用借词进行历史比较,这是摆在历史语言学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历史比较法当然可以利用借词的材料,但是在实际的语言材料中,在语言理论的背景上,借词在历史比较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同源音变和借用音变、音位变体与借用变体是不是可以统一在一起?这些问题仍然有待探索。

猜你喜欢
语素同源读音
《通用规范汉字表》非语素字统计与思考
字词篇
浅谈“音节语素化”现象
同源宾语的三大类型与七项注意
绘画与分享
我是小字典
同源异义形容词辨析
挑战主持人
再谈语素
“语素”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