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学中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

2023-03-17 14:33张玲
教学与管理(小学版) 2023年3期
关键词:关怀师生关系师生

摘 要 关怀型师生关系是指教师关怀学生并得到学生的积极回应,师生之间由此形成的双向的、循环的互动联系,其具有双向互动性和具体情境性的特征。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有利于促进在线教育的人性化发展,提升学生在线学习的参与度,增强教师职业生涯的幸福感。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需要提升教师关怀的意识和能力,促进师生、生生的积极互动,提升在线教学临场感,学生积极回应教师的关怀。

关  键  词 在线教学 师生关系 关怀 关怀型师生关系

引用格式 张玲.在线教学中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J].教学与管理,2023(08):1-4.

师生关系作为教育教学活动中最基本的人际关系,是学生在学校环境中与教师之间所建立的认知、情感和行为等方面的联系。关怀是构建良好师生关系的伦理内核。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不仅能提高学生的学习动机、参与度、适应力以及幸福感,也有利于促使教师在关怀实践中逐步实现自身的专业发展。最为关键的是,师生之间的关怀关系有利于满足双方对归属的需求。

人性化的在线教学一直是学界关注的重点,疫情期间,我国在线教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由传统面对面教学转向屏对屏教学,教师物理存在的缺失极大地冲击了师生关系中的安全感和信任感[1],教师与学生的心理距离增大,师生关系变得冷漠而疏离。因此,在在线环境中构建一种关怀型师生关系是重要的,也是必要的。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有利于营造积极向上的学习氛围,提升教学的“温度”,提高学生在线学习的参与度和教师在线教学的幸福感。

一、关怀型师生关系的内涵及特征

1.关怀型师生关系的内涵

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需要把握“关怀”的基本内涵。从词源学的角度看,关怀由care/caring翻译而来。在希腊语中,“care”的词根“charis”被用来表示优雅或恩惠。“charitas”表示某人或某事是优雅或善良的。拉丁语“caritas”是希腊语“charitas”的衍生,通常被翻译为爱或者慈善。《牛津英语词典》(OED 2009)进一步阐明了care的词源——名词“caru”,其表达的含义是“担忧或忧虑”;动词“carian”,意思是自找麻烦。总之,关心意味着“担心”。在《朗文当代英语词典》的定义中,care/caring大致有两个层面的含义:(1)情感层面上,表示对某人或某物的在意、担忧;(2)行动层面上,通过努力做某事把关怀付诸行动,积极满足被关怀者的需求。翻译成中文,care/caring常对应的词有关怀、关心和关爱,但在中文语境中“关怀”内涵更具“爱、责任”等道德价值性,鉴于此,国内学者也普遍采用“关怀”这一译法[2]。

从伦理学的角度看,“关怀”一词作为关怀伦理学的核心概念,受到了国内外学界的广泛关注。美国女性主义心理学家卡罗尔·吉利根是关怀伦理学的创始人,她将关怀描述为一种专注于在关系中回应他人需求的伦理,认为关怀伦理背后的逻辑是一种关系的心理逻辑,它与构成正义方法的形式公平逻辑形成对比。内尔·诺丁斯在吉利根关怀伦理学的基础上继续挖掘,形成最具深度和最为系统的关怀理论。诺丁斯认为关怀与责任感相似,是一种“投注或全身心投入的”状态。“关怀意味着对某事或某人负责,保护其利益、促进其发展。[3]”诺丁斯所谓的关怀,其实质是一种“关系性”关怀,只有在“关系”之中关怀才得以存在。物理空间的“共在”并不等于“关系”的成立,唯有双方的主体性皆在关系中被承认,关系才真实存在于彼此之间[4]。一些学者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拓展。Thayer-Bacon和Bacon指出,关怀的教师愿意去了解他们的学生,并花时间确定学生的需求,他们把学生视为学习过程中的重要参与者。此外,教师创造了一个安全和支持性的学习环境,这有助于知识的分享和关系的建立[5]。O’Connor将教学中的关怀定义为教师为了激励、帮助学生而产生的情感、行动和反思[6]。苏静和檀传宝认为,关怀不仅是一种意向、精神状态,而且是一种实践活动,它直接导致增进被关怀方的福祉、有益于其发展的行为[7]。

综上所述,关怀型师生关系是指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教师合理满足学生的需要,力求促进每一个学生实现最佳发展并得到学生积极回应,师生之间由此形成的双向的、循环的互动联系。

2.关怀型师生关系的特征

(1)双向互动性

诺丁斯称,关怀必须被理解为一种基本的关系活动,这种关系形式的关怀是一种互惠和相互的过程,关怀者和被关怀者对关怀关系的维持和促进都负有责任。诺丁斯强调,教师要站在学生的立场、以学生的实际需要作为关怀的出发点,学生必须通过积极回应承担自己对关怀关系的责任,由此使得师生关系处于良性互动循环中。在关怀型师生关系中,尽管师生之间肩负的责任不同,但师生关系永远是双向互动的,所以不仅需要教师主动关怀学生,学生也要积极承担起关怀教师的职责。

(2)具体情境性

与康德提倡依据普遍的道德准则做出推理和判断不同,关怀伦理学家们认为关怀不是一种抽象的原则,它依赖于具体情境中特定的人、特定的需要和特定的反应及体验[8]。教师面对的是处于生长发展过程中的个体,因此,教师对学生的关怀要着眼于学生的发展,注重不同阶段学生对关怀的独特需求,承认和接纳学生与学生之间个体差异性的存在,以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成长。关怀型师生关系是一种动态调整变化的关系,是基于真实情境下的真实反应,它没有固定的模式,关怀的方式因教师和学生的具体情况而异。

二、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的现实意义

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具有重要价值,师生之间的关怀关系有利于促进在线教育的人性化发展,提升学生在线学习的参与度,增强教师工作的幸福感。

1.促进在线教育的人性化发展

有效的教学和有效的学习依赖于情感纽带的创造[9]。师生之间的情感联结为课程注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同時也是学生智力发展的内在因素。传统面授课堂,教师可以通过丰富的语言、表情和肢体动作,传承知识,传递爱心,师生之间通过适当的身体感官接触构建信任的人际关系,有利于增进师生之间的情感交流。而当学习转移到在线环境中时,互联网成为师生之间沟通交流的媒介,教育实践中的师生关系从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转变成人—机—人的关系[10]。这种情况下,在线教学容易受到工具理性的支配,被狭隘化为单向度的知识授受的过程,一定程度上解构了本应富有情感的、真实性的教学交往活动,使得在线教学丧失了情感基础和应有的“温度”[11]。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能有效弥补在线教学场域下情感缺失的问题,增强师生之间的亲密性和凝聚力,有利于将知识学习与学生的生命成长紧密联系起来,促进在线教育的人性化发展。

2.提升学生在线学习的参与度

尽管关怀并不是学习发生的根本所在,但它却被普遍认为是优质教学的关键特征。学生把优秀教师描述为关心自己的学科教学并关心学生的人,这些优秀教师能够有力地影响学生对学科学习的参与、对学习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抱负[12]。尤其是对于小学生来说,他们对教师的态度是十分敏感的,当教师表现出对课堂的投入、激情和对学生的关心的时候,他们更容易与教师建立起积极的关系,进而获得安全感和归属感,并有更好的课堂表现。在线教学中,师生只能隔屏进行“教”与“学”活动,课堂教学缺乏师生、生生间的互动,导致学生线上学习的热情度下降,自律性差的小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还会出现注意力分散、思想溜号的现象,线上学习效果难以保障。这种情况下,亟需将关怀融入在线教学环境,构建一种关怀型的师生关系,这有利于营造积极向上的学习氛围,提升在线教学的临场感和学生在线学习的参与度。

3.增强教师职业生涯的幸福感

关怀不是教师单向度的付出,它是学生和教师之间构建起来的一种关系型品质,每个人对关怀关系的维持和促进都负有责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学生缺乏关怀教师的意识,没有承担起关怀责任,忽略了总是默默付出、无微不至关心自己的教师也有被关怀的需求,特别是当教学转移到在线环境中时,教师也会面临诸多的困难,更加需要学生理解教师的处境并积极主动地关怀教师。近日,河南新郑某中学一名历史老师就遭遇了被称为“网课爆破”的网络暴力事件,一些学生网课期间恶意公开自己上课的会议号和密码邀请外来者入侵课堂,破坏课堂秩序,以此来捉弄老师,还有学生面对教师的窘境,没有及时伸出援手,最终酿成了悲剧。学生应改变教师关怀学生天经地义、学生无需关怀教师的错误认识,做到尊敬老师,理解老师,积极主动地去关怀老师。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能够给教师营造温暖、愉悦的工作环境,激发教师工作的热情,增强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有效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

三、在线教学中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路径

在线教学中关怀型师生关系的构建受多种因素制约,其中,教师和学生是最关键、最活跃的能动因素,关怀型师生关系的建立要靠师生双方的共同努力。

1.提升教师关怀的意识和能力

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需要教师不断提升关怀的意识和能力,用心感受学生的处境、需求,并为学生提供指导和帮助。其一,教师应不断提升自身关怀的意识,敏锐感知学生的需要并做出积极回应。小学生独自居家上网课会面临一些困难,有些问题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比如网络的突然中断、卡顿,影响了学生的听讲或课堂展示,他们会由此产生强烈的无助感和挫败感。因此,教师需要提高关怀意识,给予学生更多的宽容,表现出同理心。教师以同理心倾听学生的想法,感受学生的处境,尽最大努力理解学生的需求和困难。其二,教师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关怀能力,以便能对学生多样化的需求做出回应。在线教学不应以牺牲教学质量为代价,教师的高质量教学能帮助小学生在充满挑战性的在线学习中获得良好的学习体验。一方面,教师必须深入探究整合了信息技术的教学设计创新方法,以便为學生提供社会和情感支持,并创造符合学生需求的教学活动。教师需要努力营造一个有趣的课堂氛围,精心设计教学活动,这能让学生更好地参与在线课堂。另一方面,教师也要有意去培养学生在线学习所需的知识和技能,以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远程学习。

2.促进师生、生生的积极互动

人际关系的形成和发展,关键在于互动和沟通。面对面的学习环境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了多种互动机会,这有利于建立融洽、信任、相互尊重和关爱的师生关系。而当学习转移到线上进行时,由于师生空间上处于分离状态,只能依托电子设备进行课堂互动,师生之间的互动难以实现,互动的效果大打折扣。在线教学中构建关怀型师生关系,需要师生双方积极互动。一方面,要促进师生之间的积极互动。教师可以通过在在线课堂中多去提问学生,在学生学习的过程中适时地提醒与督促,鼓励学生发弹幕或在聊天室提问,对学生进行各种形式的奖励,检查学生的作业,批阅反馈等方式增加与小学生的互动,调动他们学习的积极性,督促他们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另一方面,要促进生生之间的积极互动。如教师可以将学生划分为学习小组,通过学习小组内成员讨论的形式让每个学生都能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教师既可以旁听每个小组关于问题的讨论,也可以进入各个小组参加讨论,充分调动课堂气氛。教师还可以通过在线教学平台设置学生互评模块、小组自评模块促进所有学生的参与。关怀型师生关系的建立需要师生双方的积极参与和互动,共同创造一个积极的、和谐的在线学习环境。

3.提升在线教学临场感

关怀型师生关系需要“完全在场”[13]。在线教学环境中,教师和学生处于空间分离的状态,虽然教师和学生身体不能真实在场,但他们可以通过提升在线教学临场感来创造饱和度极高的犹如老师、同学就在身边的课堂感受,这是在线环境中建立关怀关系的先决条件。如,在线教学中,教师可以通过开启摄像头的方式创造临场感,如果教师露面,学生会更加关注课堂内容,从而更好地参与学习。同样地,学生在线学习也要尽量打开摄像头,这有利于教师感知到学生的存在并能有效获得学生的反馈。通过这种方式,教师会更自信地投入到教学过程中,而学生也会对课堂有更高的参与度。开启摄像头是提升教学临场感的良好方式,能使教与学成为一种“双向”奔赴[14]。

教师对学生的鼓励和激励同样是教师创造临场感的重要手段,教师的鼓励有利于增强学生的信心,使得师生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由线下转移到线上教学模式后,教师可以借助教学平台强大的功能,实施多样化的鼓励形式。如教师可以通过设置“××达人”评比来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给予每天及时签到的学生“专注达人”的称号,给予课堂上积极发言的学生“课堂达人”的称号,给予按时提交作业且作业完成情况较好的同学“作业达人”的称号等。这样做可以激发小学生的学习热情,使他们获得良好的在线学习体验。

4.学生积极回应教师的关怀

关怀不仅限于关怀者的行为或态度,而且必然取决于被关怀者对关怀的回应,学生的回应是教师能否持续关怀的关键要素。关怀型师生关系得以构建的基本条件在于:首先,教师应该努力做到专注,以一种开放的、非选择性的、接纳的态度接近学生并识别学生的需要;其次,教师根据学生的真正需要去关怀学生;最后,学生积极接受、承认和回应教师的关怀行为。

在线教学中,如何保障与学生的课堂互动是困扰教师群体的最大难题,面授课堂与在线课堂最大的区别是互动,线上课堂中教师看不到学生的表情,只能独自面对着冰冷的屏幕讲课,这种情况下,教师需要学生的积极回应来及時发现他们存在的问题,监控他们的学习状态。如果得不到学生回应,教师同样会感到无助,疲于关怀。在线教学中,学生可以通过发送弹幕、班级群发言等形式及时回应老师提出的问题,可以通过认真完成作业等方式积极回应教师的关怀。学生回应是关怀关系建立的关键,这不仅提高了教师教学的激情,还增强了教师工作的幸福感。

参考文献

[1] 王婵.后疫情时代“大先生”理念下在线教学中师生关系的构建:基于关怀伦理的视角[J].中小学德育,2021(11):23-27.

[2] 侯晶晶.内尔·诺丁斯关怀教育理论述评与启示[D].昆明:南京师范大学,2004.

[3] 侯晶晶,朱小蔓.诺丁斯以关怀为核心的道德教育理论及其启示[J].教育研究,2004(03):36-43.

[4] 曾妮.“操心”等于“爱”吗:来自诺丁斯关怀理论的师爱解读[J].福建教育,2016(Z8):30-31.

[5] Thayer-Bacon B J,Bacon C S. Caring professors: A model[J].The Journal of General Education, 1996,45(04):255-269.

[6] O’Connor K E.“You choose to care”: Teachers,emotions and professional identity[J].Teach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2008,24(01):117-126.

[7] 苏静,檀传宝.学会关怀与被关怀:论信息时代未成年人关怀品质的培养[J].中国教育学刊,2006(03):23-27.

[8] 何艺,檀传宝.诺丁斯的关怀伦理学与关怀教育思想[J].伦理学研究,2004(01):81-84.

[9] Goldstein L S. The relational zone: The role of caring relationships in the co-construction of mind[J].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1999,36(03):647-673.

[10] 李爽,刘紫荆,郑勤华.智能时代数据驱动的在线教学质量评价探究[J].电化教育研究,2022,43(08):36-42+76.

[11] 刘敏,胡凡刚.遮蔽、破局与解蔽:在线教学的分析与思考[J].现代教育技术,2021,31(03):28-33.

[12] Anderson V,Rabello R,Wass R,et al.Good teaching as care in higher education[J].Higher Education,2020,79(01):1-19.

[13] Noddings,N.An ethic of caring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instructional arrangements[J].American journal of education,1988,96(02):215-230.

[14] 杨晓哲,王晴晴.在线教学的7条有效策略[J].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2022(06):5-7.

[责任编辑:白文军]

猜你喜欢
关怀师生关系师生
初中历史教学中师生的有效互动
浅谈和谐师生关系的作用
掌握谈心艺术 建立融洽师生关系
现代就是细枝末节的关怀
情倾赣鄱 殷殷关怀
三喻文化与师生关系
麻辣师生
重视“五老”作用 关爱青年师生
珍惜信任 传递关怀
成功的师生沟通须做到“三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