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背景下小学校内课后服务的调查与应对

2023-03-17 14:33王琦李瑞瑞
教学与管理(小学版) 2023年3期
关键词:双减家长评价

王琦 李瑞瑞

摘 要 “双减”背景下,课后服务中落实“双减”政策成效显著,但也存在家长满意度有待提高、焦虑情绪依然存在、差异性服务尚未满足以及师资、资源配套、课后服务监管、评价、激励机制缺乏等问题。为此,只有依据政策做精顶层设计,建立课后服务评价指标体系;开发课后服务多元路径,引进服务新资源;课程模式推进课后服务,构建校本一体化课程体系;保障教师利益,减轻教师负担,提升教师服务效能感;建立课后服务评价指标,完善服务质量评价体系等,才能为课后服务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实施路径。

关  键  词 “双减” 小学 课后服务 学校

引用格式 王琦,李瑞瑞.“双减”背景下小学校内课后服务的调查与应对[J].教学与管理,2023(08):16-19.

为了解决接送孩子难的问题,满足不同学生家长和学生的需求,从2021年秋季学期起,上海市中小学已全面落实“5+2”模式的课后服务,整体实施已相对完善。本文围绕上海市A校在“双减”政策下校内课后服务现状,调查课后服务的真实状况,梳理出学生、家长的真实需求和满意度,以及管理、服务人员的执行情况,以期通过A校课后服务实例,提出问题,分析成因,找出课后服务的优化策略,为广大中小学提供课后服务的新思路,为“双减”政策下新时代素质教育助力,切实为家长减负、为学生提质,让每一个孩子都健康、快乐地成长。

一、上海市A小學校内课后服务实施现状

从课后服务的认知、需求、态度、满意度以及建议五个部分对A校课后服务实施情况进行问卷调查。通过家校互通、钉钉平台发放620份家长问卷,有效问卷共有593份,有效回收率为96.7%。结合访谈校内课后服务人员、各年级家长、学生,充分反映A小学的课后服务现状。

1.A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具体实施情况

A校教师全员参与,第一时段(15:30-16:30)参加人数447人,占比72%,由正、副班主任负责督促学生完成作业,基本做到完成书面作业后再出校门。第二时段(16:30-17:30)参加人数164人,占比26%,引入校外第三方机构人员教授兴趣课,孩子和家长可通过“课后三点半”APP在线选择特色课程。课程种类丰富,创客类、学科素质类、美育类、德育类、体育类活动应有尽有,为不同年级都提供了选择,培养了学生的兴趣。第三时段24人,占比为4%,由行政老师统一照看学生参加延时服务[1]。

2.课后服务的家长满意度

整体服务上,24.62%的家长认为“双减”完全解决了接送孩子的时间问题,认为大大缓解的家长占30.52%,认为些许缓解的家长占33.39%,另外认为完全没有解决接送问题的家长占11.47%。由此可知,大部分家长比较满意,基本落实了“双减”政策,解决了家长放学接孩子的困难,但仍有一小部分家长希望校方提供更加灵活的时间点接孩子。在课后服务的内容设置上,61.05%的家长非常满意课后服务内容,28.16%的家长比较满意,比较不满意和非常不满意的家长分别占9.11%和1.68%,说明大部分家长比较满意。课后服务态度上,因为课后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帮家长减轻了负担,绝大部分家长非常支持课后服务,不支持课后服务的家长仅占7.08%。有家长表示:孩子回家做作业磨蹭,家里弄得“鸡飞狗跳”,课后服务的时候还是要让老师监督孩子完成作业,在学校的学习效率明显提高[2]。可见家长对A校课后服务的认可度很高。

3.课后服务的家长焦虑程度

家长是否在“双减”政策落地后减轻了焦虑呢?认为完全没有减轻的家长占了15.35%,稍有减轻的占37.27%,32.72%的家长认为大大减轻,还有14.66%的家长认为完全减轻了自己的焦虑。有家长表示:现在有了课后服务,老人要先去接在上幼儿园的弟弟,正好错过放学接姐姐时间,因此只能在门口等,增加了老人接送孩子的时间成本,所以仍有一部分的家长处于焦虑中。不同的家长对课后服务的诉求、考虑因素均不相同,例如放学时间、内容以及作业量等。

4.课后服务的家长关心维度

家长最关注课后服务课程的内容质量是否满足孩子的需求,占比55%,超过半数,关注安全问题占比为28%,关注师资力量占比为14%,关注基础设施占比为3%,所以其内容质量是家长首要关注的,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课后服务需求也因人而异,32.27%的家长更关注课后服务能否开展一些兴趣课程,30.19%的家长最注重的是监督孩子在校完成作业,14.67%的家长非常关注孩子的体育活动,12.48%的家长表示应有学科类辅导,5.39%的家长注重学生的管理安全[3]。校内课后服务的课程内容设置应当慎重考量,既需要满足每一位学生身心发展的切实需求,又要化解家长的担忧和顾虑。

5.学生、老师视角下的A校课后服务

学生认为现在有了课后服务,作业中有不懂的地方还可以问老师或者是同学。访谈的16人绝大多数都是比较喜欢课后服务的,因为减轻了他们的学业负担。有3人表示课后服务的放学时间较晚,回家没有放松时间。学生希望能提供相应的辅导以及增加动手类的兴趣课程,另外课后服务放学时间晚,学生会产生饥饿感,进而影响健康。

“双减”政策实施后,参与课后服务的学生增多,课后服务虽然减轻了学生和家长的压力,教师的压力却明显增加了,因为工作时间延长,工作量增加,加上晚高峰堵车,他们到家会更晚,身心早已疲惫,其工作积极性被消解。

二、“双减”政策下上海市A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实施中的成效及问题

1.课后服务实施的成效和达成目标

上海市A小学积极响应“双减”政策,落实校内课后服务,制定了详细方案,积极向家长宣传课后服务,以三段式服务时间满足不同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实行全员免费,坚定立德树人目标,遵循素质教育的宗旨,设置了丰富多彩的兴趣课程、拓展项目,实现了放学后学生有人看管,课后作业有老师辅导,让家长真正放心;学校发挥教育的主阵地作用,为学生健康成长保驾护航。让学生在校内完成课业后可以参加丰富多彩的活动,实现知识、兴趣、人格健全以及素养多维提升;开展丰富多彩的服务项目,促进师生同步发展。上海市A小学在服务内容创设上紧紧围绕学校办学理念:视野开阔(非遗文化、趣味编程)、开朗合群(经典吟诵、健美操)、情趣高雅(高尔夫、悦书法)、体魄强健(体适能、跳绳、击剑)、知书达理(阅读、推理、绘画等),这些服务不仅能够调节学生学科学习的压力,还能够帮助他们拓宽视野、提升人文素养,从而促进其身心健康,全面发展。

2.课后服务实施存在的问题及成因

(1)家长的焦虑尚存,满意度提升空间较大

调查研究发现,A校参与课后服务的学生家长尚有10%存在一定程度的焦虑,依然有10%的满意度提升空间。“双减”的目的是为家长减负,为学生创造更多的自主时间,从经济、时间上缓解家长的压力,让孩子自由快乐地成长。当前A校的服务水平仍需进一步提升,究其原因在于:家长对服务内容的诉求不同,具有差异性;学校和家长间缺乏有效沟通;课后服务可能会让部分家长放松对子女的教育。从访谈中发现,部分家长错误地认为课后服务就是托管,因此他们便将教育孩子的义务和责任全部推给学校,自己成了“甩手掌柜”,一旦发现孩子的表现让自己失望时,便将过错归结于学校和老师,老师成了“背锅侠”。

(2)教师缺乏课后服务积极性,自我效能感较低

课后服务给教师平添了工作负担,加大了教师工作量。通过访谈发现,课后服务补贴并不能令教师满意,从市场的角度看,存在压低教师劳动力价值的倾向,表面上教师自愿参加课后服务,实际参与课后服务与教师评奖评优、职称评选有关系,从而软性实施了全员参与,因此,教师参与课后服务的积极性不高。

(3)兴趣拓展类课程尚未全员覆盖,课程质量仍需提升

A校师生比为1:14,但校园建筑面积较小,许多丰富多彩且备受学生欢迎的课后服务课程因为活动教室的紧缺、场地空间不足而不得不被放弃;部分广受欢迎的项目因为人多、师资不足、班额有限,很多学生很难参与其中。课后服务项目的开展一方面是本校教师“新开炉灶”,甚至“现学现卖”,不能满足学生对学习内容的需要;另一方面是第三方项目服务人员大多数为教培机构中的老师,他们会教知识,但是育人和管理学生的能力不足,课堂质量和效率存疑。

(4)课后服务师资来源、资金支出较单一,校外资源利用不充分

调查发现,A校课后服务主要由本校教师承担三分之一、教育局配套的第三方服务人员及项目承担三分之二,在前期由教育局承担第三方人员经费支出,后期由本校自选承担;本校教师参与课后服务由学校绩效资金承担。因此,课后服务的师资来源及资金支持均较为单一,学校没有更多的资金聘请经验丰富、服务优质的师资。访谈中该校管理者和参与服务的本校教师反映,在第三方参与课后服务的过程中仍需要配置本校教师予以过程性的管理,因此增加了学校的负担,同时也降低了对校外资源的充分利用。

(5)缺乏科学系统的课后服务监管、评价和激励机制,未能形成全面的管服一体化

课后服务的质量源自对服务过程中每一环节的科学、系统的监管把控,如不能形成有效监管,必然形成课后服务的漏洞,进而导致学生、家长对服务不满,降低他们的参与度。除了监管,更要注重过程性评价和系统性激励,让课后服务的实施时时处于科学评价中。A校采用的是三级管理制度,每天除了当值教师,还设置了护导教师和行政总护导,层级分管,但是对于课后服务的评价和激励是缺位的,一是学校尚未意识到其重要性,二是没有有效的激励措施,难以引起参与其中的教师的足够重视。除此之外,尚未形成全面的管服一体化,例如未能灵活机动地满足家长随时接走学生的需求,导致放学时间段的拥堵;同时在课后服务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未能及时有效、灵活地得到处理,事后的弥补措施亦未能跟进,进而导致问题的堆积和发酵,使得学校管理的精细化优势不显著和顶层设计乏善可陈。

三、上海市A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实施的优化对策

1.依据政策做精顶层设计,建立课后服务评价指标体系

做好学生、家长满意的校内课后服务,需要各方力量的通力合作。学校课后服务质量离不开政府部门、教育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全方位领导,以及高屋建瓴的设计。当前政府教育部门等关于课后服务的大方向意见和目标已明晰,但课后服务的评价尚未有明确的指标,学校在实施过程中无标准参照,不利于课后服务质量的提升。因此,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做好有效的顶层设计,并参考学校的具体情况,建立课后服务的评价指标体系,完善相关法规,满足课后服务的发展。此外,学校要依据政策制定适合学校的课后服务方案,做到一生一方案、一人一课表,精细化校内监管制度,建立校内课后服务标准。学校定期与学生家长沟通,广泛吸纳意见,及时修补服务方案漏洞,同时需要将方案定期迭代,切实满足家长的真实需求,有效落实“双减”政策,让每一位学生都享受到高效优质的课后服务,促进他们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2.开发课后服务多元路径,引进服务新资源

课后服务不仅仅是政府部门、学校开发利用好自身资源,还应依托市场、社会资源,开创多元路径用以校内课后服务,补充内生资源。建立“以大带小”的合作模式,充分发挥高校资源力量,引进高校特色资源服务于课后服务的发展,不仅能够让高校资源有效转化,也能给高校学生搭建历练平台,还能提升校内课后服务水平。重视学校周边资源的开发与使用,例如各类博物馆、历史陈列室、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历史建筑风景区等,让面向学生的课后服务不再局限于学校内,既可走出校门实地游学,也可以邀请相关人员进校服务;积极接纳社会公益资源,如街道、社区、居委会,服务好学生,提升课后服务水平,建立良好的家校社互助平台。

3.建立課程模式推进课后服务,构建校本一体化课程体系

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促进人的生存和发展,让他们更幸福地生活,课后服务是落实教育长足发展的新路径。因此,建立常规课程、课后服务课程体系,以五育思维提升课程育人品质,师资融会贯通,提升课程管理质量,重视课程品质提高是提升课后服务水平的关键路径[4]。各级师资培训、校本研修将课后服务课程体系纳入教科研中,重视课程评价指标的建立,定期评选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扩大课程影响力,以点带面,辐射引领课后服务课程多元发展,丰富课程服务体系。加强师资选拔、职中一体化培训和交流学习、整合服务资源,提升服务质量[5]。提高校外资源引进门槛,择优第三方课后服务资源,并予以校内管理以及育人理念、方式、方法的培训,让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充分融入校本课程体系。

4.保障教师利益,减轻教师负担,提升教师服务效能感

教师是学校发展的力量,日常教学、管理等工作已让大部分教师超负荷运转,加上课后服务,教师的身体、心理更难以承受,同时也影响了他们的能力提升、教研、备课,以及处理学生问题等。因此,应减轻教师负担,尤其是与教学无关的行政负担,如应付各类检查、准备材料、填写表格、参加行政会议等,将这类行政任务交由专管人员完成,给教师卸下担子[6]。同时,让参与课后服务的教师切实体会到学校的关怀,从绩效工资的增加,评奖评优的倾斜,教师子女、家人的关照等方面充分激发教师的积极性,肯定教师课后服务中的贡献,并适当采用弹性上下班和增补调休时间等措施,保障教师休息、娱乐、学习的权利,激发教师课后服务的自我效能感。此外,及时关注教师需求和疏导不满情绪,解决参与课后服务教师的实际困难,做到事事关心、时时关怀,从而良性循环,进一步提升教师课后服务的质量。

5.建立课后服务评价指标,完善服务质量评价体系

立足校情,一校一案,充分动员课后服务的多元主体参与建立课后服务评价指标,从学生需求、家长满意度、课程内容选择、学校课程设置等方面动员教师、家长、管理及服务人员共同拟定评价指标,邀请专家、学者及特级校长、课后服务示范校等多方主体对评价指标进行科学遴选,制定出符合本校实际的评价指标,制定全环节评价,提升服务质量[7]。建立多元的评价体系,在服务的过程中定期通过学生、家长及服务人员,以及教师、管理者及第三方评价机构等对学校课后服务进行全方位的评价,对课后服务中存在的问题及时修正,对服务方案进行迭代,进而完善评价体系[8]。结合学情采用多种评价方式,过程性评价、综合性评价、结果性评价相结合,重视学生的多元成长,通过定性、定量的方式全面系统地评价学生的点滴进步,并将数据共享于家校平台,以利于家长时刻了解学生的成长状态,从而促进家校共育,为学生创建健康成长云平台。

参考文献

[1] 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局.以“三段式”服务树立“民生幸福标杆”[J].人民教育,2021(18):13-16.

[2] 张海红.“双减”政策下课后服务的实施现状及对策研究[D].淮北:淮北师范大学,2022.

[3] 纪元,孙百才.“双减”政策下中小学校课后服务的诉求、难点与突破[J].教育理论与实践,2022,42(26):18-21.

[4] 周梅.“双减”政策背景下课后服务课程的建构[J].江苏教育研究,2022(14):70-74.

[5] 王湖滨,马云.上海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现状、问题与建议[J].上海教育科研,2022(03):17-23.

[6] 张璐.基于教育治理的上海小学生课后服务模式探索[J].上海教育科研,2021(10):30-35.

[7] 吳开俊,姜素珍,庾紫林.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政策设计与实践审视:基于东部十省市政策文本的分析[J].中国教育学刊,2020(03):27-31.

[8] 周洪宇,齐彦磊.“双减”政策落地:焦点、难点与建议[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2,43(01):69-78.

[责任编辑:白文军]

猜你喜欢
双减家长评价
“双减”出台,校外培训面临巨震
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一行到莒县开展“双减”工作专项调研活动
持续推动“双减”,强化学校育人主阵地作用
中药治疗室性早搏系统评价再评价
家长日常行为规范
我心中的好家长
苹果园实现化肥农药“双减”的路径选择
家长请吃药Ⅱ
基于Moodle的学习评价
近8成家长不认同只要学习好就行 健康最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