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卫受害者联盟(2024年 第3期)

2024-01-29 16:14
新民周刊 2024年4期
关键词:丰年胡歌王家卫

上期封面

都说王家卫有一个受害者联盟,我这次算是见识了。联盟里,既包括被NG几十次才通过的演员,包括一遍又一遍修改直到拍摄现场仍在写飞页剧本的编剧,包括不断推翻重来精准到每一帧的剪辑,包括为了剧集宣发没日没夜做素材的团队,可能也包括我自己——一个为了做《繁花》封面报道而不断完善方案直到印刷前一刻还在改稿的记者。

不过好玩的是,每一个王家卫受害者联盟的成员都是高高兴兴的,像得了墨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我第一个采访的是编剧秦雯,她几乎是蹦蹦跳跳地就进来了,脸上笑容灿烂得一点都看不出已经被老王折磨了三年的样子。说起那些被老王折磨的细节,变成了修改每一稿都是心甘情愿的,甚至还要主动提出修改。

采访男主角胡歌,胡歌也是高高兴兴的。本以为提起那些被无数次NG的镜头他有苦可以诉,没想到他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真实情况比传说中的恐怖故事温和一些,比如老王会亲自演给他看,细节到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遥想墨镜变成宝总的画面,也是很有韵味。采访时剧集还没播,等到播出一看,难怪胡歌毫无怨言,这样的顏值巅峰,这样的风流倜傥,失恋时的破碎感就像那首主题曲《偷心》,又不知要偷走多少观众的心。换了是我,我也会高兴得说不出半句苦话。

最后采访美术总监屠楠,更让我惊讶于一位美术需要上升到深入了解上海城市历史的高度,才能做好剧中的每一景每一物。

《繁花》不能说非常完美,各花入各眼,总有缺点可挑,但它带给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标杆效应,希望可以长些,再长些——我们为什么变着法地夸《繁花》,只因这样用心打磨的文艺作品,好久不见。

(阙 政)

宋·陆游

莫笑农家腊酒浑,

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

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

拄杖无时夜叩门。

孔冰欣

傻傻盼望,痴痴苦等,眼瞅着春节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因工作之故,先去徽州农村转悠了一圈,感受到了浓厚的年味。

年味还是村里浓。城市里,鞭炮不能放,亲戚间的走动,也往往不如乡野那么活络热闹。村里就不一样了。什么写春联、打食桃、吃年猪饭、围炉夜话……自然而然就把气氛搞上去了。而人的情绪一旦升涨了,猫猫狗狗也嗨得不行,迎来送往,跑进跑出,摇头晃脑,打滚撒娇,憨态逗宾客发笑。

放翁的《游山西村》一诗,把秀丽的山村自然风光与淳朴的村民习俗和谐地统一在完整的画面上,创造了优美清新的意境和恬淡隽永的格调。乡村生活,能让人感受到希望和光明。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菜肴是否繁盛不重要,真诚的感情重要。

猜你喜欢
丰年胡歌王家卫
丰年(油画)
稻花香里说丰年
稻花香里说丰年
瑞鼠丰年
胡歌:人生是一场难得的修行,不要轻易交白卷
王家卫:墨镜背后有故事
胡歌
王家卫获颁卢米埃尔奖
胡歌:期待一个更好的自己
王家卫携新书做客美国电影艺术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