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变局

2024-02-03 17:06侯耀晨
中国商人 2024年2期
关键词:马云支付宝蚂蚁

侯耀晨

自1995年创立“中国黄页”网站起,马云带领阿里巴巴及淘宝、天猫、蚂蚁金服等细分领域头部企业一路登顶全球化时代的云端后,又于2023—2024年初回归田间地头。

30年前,馬云曾在其第一个互联网产品——中国黄页上写道:从前,随着悠扬的驼铃,灿烂的东方文明广布天涯。今天,谁载我们走向世界?

如今,马云的布局从数字时代的云端,从通向天涯海角的漫长供应链,又回到了用户的饭碗里。

马云的变局如影随形,始终向着用户日常衣食住行的场景和细节延伸。

自1995年创立“中国黄页”网站起,马云带领阿里巴巴及淘宝、天猫、蚂蚁金服等细分领域头部企业一路登顶全球化时代的云端后,又于2023—2024年初回归田间地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从商品和服务的金字塔尖,到食品和农业的底座,其中的变局,沧海桑田,耐人寻味。

“一米八”农业版图

“嗨,朋友,很高兴与你相见!一米八得名于一个美好的愿望:每个妈妈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到一米八。”一米八海洋科技(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米八海洋科技”)在微信官方服务号宣布了其使命——希望通过为消费者提供“基因好、住得好、养得好、买得好”的优质海水蛋白产品,成为消费者信赖的农业品牌。

该服务号还告知用户:目前有两款产品——一米八海鲜活贻贝和一米八大黄鱼,消费者可通过天猫“一米八旗舰店”、盒马门店&APP(手机软件)以及支付宝会员“一米八旗舰店”三个渠道购买。

除了微信生态,用户还可以在小红书、微博、抖音等平台看到一米八海洋科技以其特有的马式思维大刷存在感。

一米八海洋科技只是马云新农业品牌矩阵的一部分。一米八的兄弟公司还包括2023年11月成立的杭州马家厨房食品有限公司,以及一米八农业科技公司旗下的系列子公司。

股权关系显示:一米八海洋科技全资控股一米八海洋科技(舟山)有限公司、一米八海洋科技(温州)有限公司以及艺米巴海洋科技(平阳)有限公司。

而一米八海洋科技的投资人“杭州大井头贰拾贰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则由马云和张静分别持有99.9%和0.1%的股份。

一米八海洋科技董事长兼首席品控官、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前CEO(首席执行官)胡晓明持有一米八海洋科技5.5%的股份。在2023年12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胡晓明还在其微博宣布了一米八农业科技公司的成立。他写道:一米八的使命是让农业因技术创新而更美好,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创新来提升农业效率,为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高品质食材,让农民能获得更高的收入。

实际上,一米八农业科技公司早在几个月前的2023年5月26日就已完成注册,其全称为一米八农业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投资人为1.8 Meters Technology Holding Limited(一米八技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1.8Meters)。

1.8Meters的全资子公司还包括一米八食品科技(浙江)公司。此外,1.8Meters还与杭州大井头贰拾贰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及一米八农业科技公司投资的一米八海科企业管理(杭州)合伙企业,分别持有一米八海洋科技(浙江)有限公司25%、55%、10%的股份。

由此可见,马云已经围绕“一米八”农业品牌,形成了涉及食材农业和食品两大领域的系列农业公司和业务布局,并通过彼此交错的投资架构与控股关系实现了对这些关联公司的绝对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马云及阿里系前高管们成建制地进军食品和农业领域,正值中国农村青壮年人口和劳动力青黄不接的历史转折期。有相关调查显示,目前农村和农业基本上由少量初中以下文化的中老年人口来维系,而大量的高中以上文化的年轻人口则更倾向于前往城市地区寻找工作机会。因为,“1亩地平均6000元的最高年收入,也许只是他们在城市里1个月的工资。”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农村地区部分农田抛荒现象持续到一定程度,规模化种植和集体化经营的历史条件便逐渐成熟。

近10年来,关于马云对农业的热情,坊间已经出现了大量报道和传说,其热情程度丝毫不亚于他对“乡村教育事业”的关注。

早在2015年,马云就曾宣布,“袁隆平先生把亩产做到1000斤,而互联网要把亩产做到1000美元。”

4年后的2019年,“亩产1000美元”的提法在山东滨州市有了现实案例。马云旋即又提出要把亩产做到1万美元。

从云端的支付宝到田间地头和远洋渔场,马云的人生和兴趣再次回到了他与大多数同龄人曾经想要脱离的地带和领域:那个曾被工业和信息时代视为滞后、闭塞的时代——农业时代。

1995年,前往美国协助浙江某县政府讨债的马云被外教朋友比尔带到一间小屋里。在这间小屋里,马云结识了几位正在敲击键盘的年轻人,并第一次见到了互联网的雏形。

比尔等人帮助马云创建了其“海博翻译社”的“官方网站”——一个简易的主页。据说在网页发布后的当天晚上,马云就收到了来自日、美、德等国客户的5封电子邮件。这些客户表示,这个主页是他们在互联网上发现的第一家中国网站。

当年3月,马云带着一台486电脑回国,与妻子张瑛、同事何一兵一起创办了海博电脑服务公司,并于2个月后上线了“中国黄页”。

杭州的望湖宾馆成为“中国黄页”的第一家客户,它为此支付给马云2万元人民币,促成这笔交易的是马云在该宾馆任职的一位学生。

在当年世界妇女大会期间,望湖宾馆获得了大量订单,许多来此下榻的外国代表表示,这是他们能从互联网上搜索到的唯一一家中国宾馆。

唯一的一家中国网站,唯一的一家中国宾馆。

世界上最前沿的生意,却靠传统的人际关系来完成,这传递出探索者的创新世界和传承者的旧世界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今,马云再度带领他的人马回归田间地头。据说在2023年12月18日新闻发布会当天,一米八海洋科技上线的10万份活贻贝和一米八大黄鱼,仅售出100份。

这批深海产品的首批下单者,又会是谁呢?

从1995年到2024年,马云的30年,也是一个时代的轮回。

30年前,马云曾在其第一个互联网产品——中国黄页上写道:从前,随着悠扬的驼铃,灿烂的东方文明广布天涯。今天,谁载我们走向世界?

如今,马云的布局从数字时代的云端,从通向天涯海角的漫长供应链,又回到了用户的饭碗里。

信息流里无所不在的马云

2023—2024年初,除了足迹清晰地走向农业世界的马云,还有两个“无所不在”的马云,可以被公众从虚拟世界和日常生活的融合地带随处感知。

首当其冲的是无孔不入的短视频世界。只要你在网络上曾点击过与马云相关的任何一条信息,很快便能体验到一派繁荣、“马”味浓烈、瀑流般的信息冲击:关于马云的各类资讯和传言,尤其是形态万千的短视频,如潮水般涌现。

时而,马云在某个微信视频号上大谈演讲的艺术:不要超过三个关键词,不要超过三句话,要学会长话短说……

时而,他又在抖音上“舌战群儒”,一人狂怼雷军、刘强东、李彦宏。面对刘强东的挑战,马云宣称阿里巴巴的使命是“培养更多的京东,并让它们挣钱。”面对雷军的谦逊,马云则宣称,阿里巴巴要做的事情还包括帮助更多创业者实现梦想,并继续灌输其广为流行的价值观: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马云可能正在某个关于乡村教育项目的论坛上给部下出了个脑筋急转弯式的成本控制问答题:“这块论坛背景板用超大LED(发光二极管)屏是不是太贵了?”

马云也可能正置身于艺术家中间,字正腔圆地展示他熟悉的京剧唱段……

有一天,你可能忽然看到马云正在表演太极拳,或者到京城某国有公司上门推销被拒绝的镜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在短视频和互联网的信息世界,马云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

但仔细一看,这些关于马云的短视频、演讲或接受采访的视频内容,基本上是由30年来他在各种场合的演讲内容混剪而成,被各路博主作为自己的流量来源。

相似的内容,不同的时态。

遥想此前疫情期间,马云忽然无比安静,如今他却在信息流世界里载浮载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似乎传递出某种千变万化、大红大紫的意味。

资金流里如影随形的马云

另一个马云,是在普通用户资金流的世界里,如影随形的马云。

据知情人透露,今日头条拥有一批计算机和心理学双料博士背景的工程师,他们专门研究用户访问痕迹及其背后的心理行为逻辑,并开发出各种算法精准推介类似信息,从而控制和捆绑用户的行为,使其对平台产生更强的依赖性。

在资金流的世界里,马云的支付宝具备同样的能力。支付宝几乎能了解用户钱包里每一笔资金的流向。

从衣、食、住、行以及生活与生产联结的物理世界,到淘宝、天猫、京东、美团、拼多多等虚拟的电商江湖,以及花呗、借呗等消费金融的前端平台,海量用户身后,都难免会拖着一条支付宝的小尾巴。

为了理解马云在资金流世界里的影响力,且来还原这样一个场景:

2023年12月30日,某人离开北京某区的住处,乘坐8号线换乘7号线前往北京西站,他登上了一趟由北京开往西安的T字头车。抵达西安站后,他又无缝换乘地铁2号前往西安北站。

在走进西安站地铁口时,他看到一个巨大的下沉式地铁口广告牌,上面是一家试管婴儿医院的广告,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各种关于人口负增长和加速老龄化的新闻报道。

抵达西安北站后,这位旅行者又登上了一趟开往成都的高铁,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这一路上,旅行者上下地铁、预定行程以及在列车和高铁上发生的所有餐饮消费,都是通过支付宝来完成的。

这正是通过支付宝,马云跟数十亿消费者建立的真实联系场景之一。

一些用户可能不关注马云的新闻,不听他的演讲,甚至不购卖一米八的深海大黄鱼,但只要习惯了手机支付,便与马云在资金流的世界建立了一种如影随形的捆绑关系。

进入“悟空”时代的阿里新生态

刚刚过去的2023年,随着马云的回归,阿里生态内发生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变局:

其中包括蔡崇信接掌张勇的职务,对阿里体系内的业务进行分拆和重组,马云提出的“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的战略重构,以及据称已耗资数千亿元的达摩院项目的中止。

而备受关注的则是继蚂蚁金服原定于2020年底的上市计划因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被叫停后,支付宝(中国)的控制权变更申请于2023年底被央行批准,支付宝由此进入“无实际控制人”的管理格局。

此前在2020年,有报道称:蚂蚁金服试图以30亿元自有资金撬动2.1万亿元国有资本和市场资本,这种高风险的金融逻辑引发了监管层的警觉,导致蚂蚁金服上市计划被搁置。

此后,马云曾一度从公众视野中淡出,进入长时段的静默期。

自2023年以来,马云的声量逐渐增多。到2023年底至2024年初,情况似乎变得明朗起来。

先是在2023年12月29日,恒生电子和国泰产险分别发布公告称:由于蚂蚁集团完成股权变更后的投票结构调整已履行相关程序并交割完成,蚂蚁集团已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作为蚂蚁集团的关联公司,恒生电子和国泰产险也相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同日,央行在其官方信息公示中同意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如今,马云在完成阿里生态体系内淘宝、天猫体系的战略安全重构,以及蚂蚁金服旗下系列金融业务的合规性调整与建设后,带领着一众旧部投身于农村和农业的广阔天地。

此时的马云,耳边回响着拼多多、字节跳动等一众后起之秀掀起的龙卷风。其中,拼多多和头条系的市值均已超越阿里巴巴。

这些后来者同样对农业和农村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实际上,头条系和拼多多被认为是凭借“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和业务逻辑,从商品和信息两个端口获得了海量用户,从而异军突起。

马云,能否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变局中创造新的传奇?

一切仍是未知数。

不过,从马云围绕农业食材和食品两大主营业务构建的系列公司和股权架构来看,“一米八”品牌所代表的新生态,仍然闪耀着马云的独特思维逻辑,以及某种再战江湖的意志。

马云对于公司的命名向来带有鲜明的个人色彩。正如,阿里巴巴起源于《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中“芝麻开门”的故事。

此后的淘宝、天猫、蚂蚁金服,无不是从一个用户和市场刚需的“小切口”切入,寄托着一个大情怀,并展开统领未来的征程。

如今的“一米八”農业品牌,又传递着哪些信息?

对于熟悉中文谐音的读者来说,或许能联想到以下一些观念:

“米”在互联网被视为钱、财富的等价物。而“1.8”“一(米)八”,是否蕴含着“要发”“要发”“要发”的强烈寓意呢?

这正是马云千变万化,但始终不离生意人本质的思维、表达和行为逻辑。

“一米八”农业品牌,可以如该品牌自我陈述的那样,表达为对“每个妈妈都希望孩子长到一米八”的美好愿望的积极回应,同时它也可以被解读为“要发”“要发”“要发”的“无线电”信号。

如今,随着馒头、面条价格的与时俱进,马云领导的阿里旧部以及众多行业巨头进军广阔的农村和农业领域之后,食品、农产品和饮用水的价格将发生怎样的波动?

这是一个未知的方程,但已成为昔日创业精英们的用武之地……

猜你喜欢
马云支付宝蚂蚁
马云:提前退休做一个让自己喜欢的人
奇客巴士支付宝旗舰店
马云,你听我说
我们会“隐身”让蚂蚁来保护自己
蚂蚁
我的支付宝
打个平手
支付宝这样进医院
支付宝进医院:好还是不好?
蚂蚁找吃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