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韵生动
——陈流绘画创作的美学观念与语言形式

2024-06-11 00:03陶昌平
艺术家 2024年2期
关键词:错位画家美学

□陶昌平

英国美学家克莱夫·贝尔在《艺术》一书中提出艺术的本体在于有意味的形式。意味指艺术情感与观念,形式指艺术创作的外在语言形式。优秀的艺术家大多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观念与极具个性的绘画语言形式,画家陈流便是如此。陈流认为,美是人与环境的和谐共鸣,任何艺术都是特定时空派生的艺术形式,都是艺术家与社会和自然融为一体的精神顿悟,都是人与环境协调一致互用互动的产物。时代环境是培育画家的摇篮,画家身处的时空环境是其绘画创作的土壤与源泉,画家的艺术精神源于其自身与环境的交融共鸣。凡·高不愿意做巴黎街头的玫瑰,而要做乡下麦田里的麦子,要在能与之产生共鸣的环境中探寻艺术真谛。吴冠中留学法国,宁愿放弃法国优越的生活,也要回到自己的祖国发展艺术事业。陈流深谙艺术与时代环境之间的关系,其绘画创作对中国传统文化、民族民间文化、西方古典主义、现代流行文化进行解构重组,以看似荒诞、怪异、神秘的绘画语言形式表达出现代多元文化相互交融、互为一体的时代美学特征。陈流的绘画创作源于客观环境,又高于客观现实。一方面其绘画创作扎根现实生活环境,现实生活的各种境遇都是其绘画创作的灵感与素材,另一方面,其绘画创作又不是一般的照抄现实,而是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途径对现实生活进行提炼加工,以艺术的真实反映其所处时代环境的变迁。

一、绘画美学观念

绘画观念是绘画创作的核心,绘画观念决定绘画语言形式及其美学风格。陈流的绘画美学观念源于“美是人与环境的和谐共鸣”,强调绘画创作立足于主观与客观的统一,画家一方面要关注生活、关注现实,以生活环境为基础,另一方面又要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以艺术的语言形式对客观现实进行主观的创作,最终创作出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既客观理性又主观感性的美术作品。陈流绘画创作深受民族环境、地域环境、时代环境影响,其绘画作品从不同层面反映了民族、地域、时代的艺术文化精神。1996 年,陈流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美院)毕业,之后便回到云南艺术学院任教,并从事艺术创作。陈流的人生经历及其兴趣爱好,是其与环境交融的共鸣点。陈流有很多兴趣爱好,如收集各类动植物标本、研究传统民间神话故事、玩电子游戏、观察家乡云南的山水草木等,其绘画主题大致分为四类:一是虚拟的电子游戏世界;二是云南传统民间神话故事及人物;三是自然中的各种鸟兽昆虫;四是日常所见的云南本土地域风景及其生活中与之相关的系列人物。这些绘画题材都与陈流的生活环境相关,是画家最为熟悉了解的事物,在陈流的内心产生过情感共鸣。

陈流的绘画创作,并非一般地再现客观事物,而是通过艺术想象的真实,来表达其对特定环境中事物及生命存在的人文关怀。如绘画作品《破碎的天空》《鱼系列》反映出画家对在工业文明挤压下的自然环境及其自然生物存在状况的担忧,主题有明显的时代性。《浮生若梦系列》折射的是现代社会碎片化时空语境下人的各种欲望及其生存状态。水彩作品《老马·老厂》把废旧的工厂与老马并置,隐喻传统工业文明在新的时代变迁中的境遇。《礼赞·大地系列》绘画作品中,画家以精湛的技艺再现了云南红土地的深沉与苍茫,彩云之南广袤大地在画家的眼中不仅是风景,更是赋予万物生命、养育万物的神灵。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陈流绘画作品所展示的正是这种静穆之美,更是对大地的礼赞。陈流的绘画在审美上具有隐喻性,画家喜欢把不同境域的物象在画面中进行杂糅,创造出新的图形意象,体现其对多元文化语境下时代变迁的种种思考。陈流以特有的绘画语言形式对物象进行诗性的构成,以艺术隐喻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现实的观点。

在陈流的绘画中,传统古典与现代流行,人与神,自然农业与现代工业,现实客观与虚拟表现共存共生、相互交织,绘画语言逻辑看似矛盾,实则隐喻了多元文化时代语境下人们的不同境况,其绘画观念和绘画形式与时代环境形成同构共鸣。

二、绘画语言形式

绘画语言形式蕴含着画家的独特艺术观念与生命情感,画家绘画风格的差异,主要体现为绘画语言形式的差异,杰出的画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风格。陈流绘画创作的语言形式风格具有拼贴、装饰、意象写实的美学特征。

(一)拼贴语言形式

绘画拼贴是指在绘画创作中,画家将不同时空的不同物象,以主观的想象进行解构、重组,拼贴到同一画面中,创作出新的艺术形象及美学意境。陈流绘画拼贴是以具有民族性、地域性、时代性的文化元素进行跨时空的错位呈现,通过绘画拼贴的错位反映画家对现实生活境况的真切情感体验,其既具有一般拼贴艺术的共性特征,又具有画家独特的语言风貌。

拼贴是现代绘画创作的主要语言形式,陈流的绘画具有错位呈现的拼贴语言特征。错位呈现是陈流的绘画美学观念,也是其绘画语言的表现形式。陈流认为,所谓错位呈现是面对真实自我的解读方式,是在错乱与迷失的丛林中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或力所能及的可以主导的艺术呈现方式。陈流认为现实生活中很多事物都以错位的方式呈现,事物外在的表象并非事物的本真。“现在不少画家,最重视的方面是买卖,有一些文化名人,其实是一群成功的艺术商人,以艺术的名义行做生意之实;还有一些借助领导的身份成为学术领域的权威,这都是错位的一种表现。”陈流的绘画常以一种错位的语境来对现实生活的种种错位进行隐喻解读,其《麦秸人》《泥菩萨》《丛》《同舟共济》《古典主义系列》《新贵系列》《浮生若梦系列》等诸多绘画作品把不同时空、不同语境、不同介质、不同文化观念的人与神、人与动物、虚拟游戏与现实世界、民族符号与流行元素进行解构重组,以诗性的语言逻辑对图像世界进行解码与编码,以艺术的真实对现实进行错位呈现。陈流将其在2018 年创作的《浮生若梦系列》作品比喻为东北菜中的“乱炖”,画面中没有明确的主题和主体指向,很难简单地把其归属为风景画、静物画还是人物画的范畴。其画面中的绘画元素包罗万象,建筑、人物、花卉、汽车、怪兽、昆虫共置于同一画面,物与物之间没有必然客观的时空关联与逻辑秩序,而是以一种看似混乱无序的错位方式呈现。其画面景象的错位,使其绘画具有一种超现实的美学意境,给人疏离而陌生的审美体验。对现实世界的错位重构让其绘画不仅限于对客观物象的再现,而是通过对有限对象的解构与重组营造出一个无限境域的意象世界。

(二)装饰语言形式

陈流的绘画语言形式具有装饰美学特征,装饰语言形式不仅赋予其绘画语言现代设计意味,同时也使其绘画语言更具形式美感。从外在形式看,不能用既有的单一绘画风格来概括陈流的绘画语言样式。陈流的绘画创作以一种诙谐幽默的游戏形式将中国传统文化、西方古典主义、现代流行文化和卡通漫画一并糅进画面之中来实现。陈流的绘画语言是杂糅的,但杂而不乱,杂而有序,杂而有美。陈流的绘画语言形式有强烈的装饰设计意味,并遵循一般的形式美法则。陈流的绘画从宏观画面到微观细节都极具装饰美感,宏观上其绘画强调以多维度的空间视野以重复、渐变、对称、特异、同构的方式把不同的绘画元素并置于同一画面中,以装饰绘画的语言构成形式来构建画面。微观上其绘画注重以不同文化的视觉元素来对其绘画物象进行装饰构成,如其《新贵系列》绘画,以昆虫、骷髅、花卉、五角星、几何纹等诸多元素来装饰构建人物的服饰,以装饰的手法赋予人物多元的文化特质。而《麦秸人》《泥菩萨》等系列绘画则强调以饕餮纹、鱼纹、祥云纹等民族民间纹样对人物进行装饰,赋予其绘画浓郁的民俗美学特质。陈流绘画语言形式的装饰美学风格的形成,与其大学就读装饰壁画专业有关,但其装饰绘画风格也有别于传统的装饰绘画,传统的装饰性绘画强调语言形式的平面性与概括性,而陈流的绘画则追求以三维写实与细节表现的语言形式来形成绘画独特的装饰美感。陈流的绘画场景充满奇幻、怪诞,甚至诡异的美学特质,给人以超现实的美学体验。其作品没有因为其天马行空的想象与我行我素的语言构建而变得荒诞与肤浅,反倒在幽默与怪异的后面隐藏着真实与深邃。

(三)意象写实语言形式

在传统绘画创作理念中,意象与写实之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意象绘画轻形似,强调主观情感的表达,如我国传统文人画便有此倾向。写实绘画重形似,注重对客观自然的再现,如西方写实绘画便是如此。然而陈流的绘画兼有意象与具象的双重美学品质,具有意象写实的美学特征,其绘画造型以具象写实为基础,同时在具象写实基础上对物象进行主观情感的意象表达,追求一种似与非似的美学意境。陈流是个观念与技法并重的画家,他对绘画语言表现形式进行了不断的探索创新,总能以娴熟的绘画技法与创新的绘画语言形式自如地表达不同的绘画观念。陈流有着深厚的写实造型能力与对不同绘画语言材料的驾驭能力,其水彩画在写实技法与水彩语言掌控上相对中国传统水彩而言都具有一定的创新与超越。

传统观念认为,水彩画不易反复修改,很难深入刻画。而陈流在上学期间的《超写实绘画》基础训练课上发现水彩在精细刻画方面具有其他画种所不及之处,其写实程度甚至能超过摄影的客观再现,于是他不断钻研,在水彩语言的写实表现上取得了较大的突破。“老一辈画家多数采用法国印象派或俄罗斯现实主义风景绘画的观察表现方法,色彩比直观看到的更夸张强烈,概括的色面删去了对象的细节,塑造手段差距不大。”而陈流的水彩画能够细致入微地进行深入刻画,“精准表现”出特定的地域环境与人物个性,给人以超验的直觉审美体验,这种超验直觉的审美本身是意象的审美。

陈流绘画的真实是基于对物象独特形态与细节完美表现的真实。陈流的绘画题材大多表现自己的“日常所见”,无论是风景,还是人物,画家都没有刻意的要求,但陈流总是能从普通的事物中发现物象的情趣,能洞察到普通事物之间的细微差异。他对物象的“精准表现”,使日常所见的普通物象能够恰如其分地显示自身的生命情态与个性情趣。陈流以其绘画语言的“精准表现”让人们在寻常普通的景象中发现美的存在,其绘画语言不只是一般的写实,而是能赋予万物艺术形式与生命美感的意象写实。

陈流绘画语言的“精准”不是客观物理的精准,而是艺术情感的精准。陈流的绘画语言形式,以写实为基础,融入了民间美术、装饰绘画、卡通造型等不同绘画表现形式,在绘画形式上强调主观与客观、现实与超现实的相互统一。陈流的绘画特别注重对物象内在精神的表达,其绘画的形色并不是完全照搬自然,而是以艺术的真实表现物象内在的精神属性,以及画家对其表现对象及其环境的真实感悟。

总之,陈流的绘画美学观念与艺术语言形式,反映了画家对艺术发展源动力的深刻认知。美是人与环境的和谐共鸣,艺术源于生活,画家需要对生活环境的不同层面有深刻体验和感悟,并以此为创作基础,才能使绘画创作触及艺术文化的本质。陈流绘画创作形式与绘画观念相统一,理性中兼容感性,错位中蕴含秩序,写实中包含意象。画家以诗性的艺术语言逻辑对多元的文化元素及其表现形式进行解构与重组,形成具有民族性、当代性及画家个性的绘画语言体系。陈流的绘画创作观念与艺术表现形式对研究当代中国绘画,特别是中国水彩画的创新发展极具价值意义。

猜你喜欢
错位画家美学
仝仺美学馆
盘中的意式美学
有趣的错位摄影
酷炫小画家
纯白美学
避免“错位相减,一用就错”的锦囊妙计
“妆”饰美学
“错位教育”要不得
角色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