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膛

  • 烤地瓜里的乡愁
    用大锅,烧柴火,灶膛里的炭灰总能焖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像一个宝藏,要什么有什么。母亲曾在小小的灶膛里焖过土豆,爆过栗子,烧过花生,烤过玉米,最神奇的还是煎过鸡蛋。用一只碗口大小自制的简易小锅,在炭火上煎鸡蛋,那是生病的人才会有的待遇和享受,为此,我还曾装过病呢!当然,在灶膛里烤地瓜也是常有的事儿。儿时,放学回家,直奔灶膛而去,那里总会有一只香喷喷的烤地瓜等着我。用火钳小心翼翼地把烤地瓜取出来,轻轻吹掉上面附着的草木灰,再盯着看上一小会儿,当然不是什么仪式感

    检察风云 2021年6期2021-05-17

  • 家乡土灶饭菜香
    烧火,看着通明的灶膛,却不得添柴的正确方法,只是将干柴往灶膛里猛塞,本来烧得很旺的火,顿时被压得死死的,浓浓黑烟直往外冒,熏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一边咳嗽一边着急。母亲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告诉我:火心要空,人心要公,要把柴火支起来烧。我按照母亲的方法添火,在灶膛里掏出多余的柴火,用烧火棍把干柴支起来,看火还是着不起来,一时情急忘记了旁边的风箱,直接用嘴对着灶膛口吹气。突然,火苗从灶膛口猛地蹿出来,顿时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我赶紧跑到堂屋的镜子前看,眉毛、头发都被

    莫愁·时代人物 2021年3期2021-03-11

  • 落满阳光的童年回忆
    树枝、木棍等塞进灶膛,轻轻划跟火柴“呲——”地点燃,不一会儿灶膛内就火光熊熊,火势汹涌澎湃,狂野勇猛如全身通红的火龙正酝酿着火候,蓄势待发着冲出灶膛。为了目睹此番风景的我,经常趁奶奶不注意,偷偷往灶膛里塞木柴。奶奶在灶前挥汗如雨,我则在灶后死死地盯着“火龙”激动不已。如我所愿,“火龙”越来越庞大,还时不时听到“爆破声”,我的心也跟着呐喊“来吧来吧,快喷火吧——”就在我激动得手舞足蹈时,奶奶似乎察觉了什么般,大喊了一声:“不要加了。”我的心“咯噔”一跳,心虚

    中学生博览 2020年21期2020-11-23

  • “烧火”这件小事儿
    上去冰凉冰凉的。灶膛里的火刚刚点着,火苗十分微小,如一个小精灵,在灶膛的一小把稻草里不停地往外冒。眼看着稻草就要烧去大半了,我有点儿急,下面该怎么办?怎样才能把火烧得更旺呢?哎,有了!电视里的人烧火,都是用木柴架起来的!我便从旁边抽出几根树枝,一股脑儿整整齐齐地塞进灶膛里。可是,电视里那种“火苗噌噌噌地往上冒”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原有的火苗反而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些忽明忽暗的火星了。“啊哈,怎么办?”急得我直叽歪。一直看着我折腾的外婆终于伸出了援手——她

    新作文·小学高年级版 2020年9期2020-10-26

  • 乡情1
    。我急匆匆地冲到灶膛前坐下,用铁钳夹住一根木头就往里送。只听见“轰”的一声,火苗窜出了灶膛,啊,真暖和!我用铁钳伸到木柴下面,左右划拉了一下,把木柴下面的灰烬拨到两旁,让柴火接触到更多的空气,这下火烧得更旺了,像一个个小精灵在跳舞。“咔嚓!”哦,这是外婆正在劈柴火,這一幕幕场景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如同回放电影,火烤得我的脸上烫烫的,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快添柴火!”外婆大声喊着。我急忙回过神,心急火燎地夹起几根柴火塞进灶膛。只见灶膛内顿时“火冒三丈”,仿佛

    作文与考试·初中版 2020年25期2020-09-22

  • 打牙祭
    梁炳青我往灶膛里添了根青岡棒,又绾了把竹丫枝,塞进灶膛。熊熊的火舌呼呼地从灶膛里蹿了出来,贴着锅沿往上舔,半间屋子都裹在一团红光里。母亲系着条围裙,在灶前忙碌着。她把烧红的火钳摁在肉皮上,被烙的肉皮生出一股青烟,哧哧哧哧的地响。锅里的水啪啪地响着,肉在锅里煮着,诱人的香味随着那水汽一阵接一阵直往鼻孔里钻……小时候,最盼的就是吃肉。我们当地人习惯把吃肉称为打牙祭。天麻麻亮,我和弟弟就被大人叫起来。空气中浸润着一丝一丝的凉意,轻轻一吸,那凉意就进了五脏六腑,浑

    意林·少年版 2020年7期2020-05-03

  • 月亮掉进烟囱里
    冷呢!”老奶奶往灶膛里加了一把柴,接着拉起了小风箱。“呼噜噜,呼噜噜……”灶膛里吹起了好大的风,火苗儿、火星儿,还有烟,都被吹了起来。月亮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股热气托着升呀,升呀,又回到了煙囱外面。月亮没有受伤,可那烟熏火燎的滋味儿真不好受呀!骨碌碌,骨碌碌,月亮赶紧转着圆圆的身子回家去了。童话点心:月亮多可爱啊,一不留神掉到了烟筒里,还没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又被托了出来。猜一猜月亮会怎么想呢?月亮像个好奇的小朋友,聪明的你快帮她想一想,明天还可以

    孩子·小学版 2020年6期2020-02-24

  • 烤地瓜里的缱绻乡愁
    大锅,烧柴禾火,灶膛里的炭灰余烬总会焖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像一个宝藏,要什么有什么。母亲曾在小小的灶膛里焖过土豆,爆过栗子,烧过花生,烤过玉米,最神奇的是,还煎过鸡蛋。用一只碗口大小自制的简易小锅,在炭火上煎鸡蛋,那是生病的人才会有的待遇和享受,为此,我还曾装过病呢!当然,在灶膛里烤地瓜也是常有的事儿。儿时,放学回家,直奔灶膛而去,那里总会有一只香喷喷的烤地瓜等着我。用火钳小心翼翼地把烤地瓜夹出来,轻轻吹掉上面附着的草木灰,再盯着看上一小会儿,当然不是搞什

    时代邮刊·下半月 2020年1期2020-02-10

  • 烟火
    全是我母亲点燃的灶膛里的火和飘荡在村子上空的烟。这是一缕美妙的烟火,一看到它,一想到它,一梦到它,一股甜味,一股香味,一股思亲味,就萦绕不散了。有人说,希望是火,失望是烟,生活就是一边点火,一边冒烟。这话有道理,但又不完全对,烟又怎么不是燃不尽的火呢?烟又怎么不是火热烈的舞蹈呢?有人说,烟消云散。这话亦是有道理,亦是不完全对,烟是烟,云是云,烟消了,云更清晰、更美妙。云是烟的依托,云是烟的升华,云是烟的灵魂。就像我们和父母一样,父母是供养我们的烟火,等我们

    走向世界 2019年3期2019-06-11

  • 老灶滋味
    停歇,他不时地往灶膛里增添柴火,或者用铁铲清理下炉灰。两个人不发一言,但是土灶台锅里煮什么美味,灶膛该有怎样的火势,彼此都拿捏得十分精准。围着灶台打转了十几年,爷爷奶奶练就了一手绝活:红烧带鱼、宫保鸡丁、青椒土豆丝、红烧肉等,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最爱。我曾好奇地问奶奶:“奶奶,你做的菜比饭店里的还要好吃,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啊?”奶奶听后看向我,轻轻一笑,然后目光仍停留在她的老灶上:“哪有什么秘方!全是这口老灶的功劳!”奶奶的话让我颇为惊讶。我开始细细打量起这口老

    作文与考试·初中版 2019年18期2019-06-10

  • 回老家
    鼻子,却无意瞥见灶膛内舞动的火苗,它并不热烈,如温婉女子的一袭红裙随风上下翻飞,锅内的汤汁也随着火势奔腾。待太婆放完少许葱段,原汁原味的辣子鸡才得以出锅。孩子们抢先来尝鸡肉,直到人人如愿,才肯定下心来细细品尝汤汁的美味。过了几年,我长大了,家中换外婆掌勺了,辣子雞仍是我的最爱。那时我的个头,刚好能望见那口铁锅。只见外婆围着旧围裙,来到灶台边,也是剁鸡、拌料、腌制、爆炒,黄灿灿的泡椒香飘十里。我在灶台前坐下,灶膛内的火猛烈起来了,火花飞溅,如健壮的青年,刚劲

    作文与考试·初中版 2019年18期2019-06-10

  • 空寂,袅绕一个人的黄昏
    瘦巴巴的干咳,在灶膛被茅草火舐噬而静煮沸了的水,咕嘟咕嘟地用煞白的空寂袅绕于锅上袅绕一个人的黄昏鼓着腮帮子的风,挤进失修的柴门把小雪塞进颈项、塞进背壳子你和你的陈年瑟縮了一下火苖就把冷,写在白发苍颜写在火钳和老年的皱手背上村子跟着红头文件走了之后那些草本作物失去了责任和义务一块一块好土呵,疯长蒿草只有闲云眷顾只有野鹤,时不时叫两声秋天恪守老屋,恪守每个适宜动土的日子把对农业的敬畏裹紧一下,再裹紧一下老爹,你与你的家谱稳坐黄昏往灶膛又塞进两声咳嗽铁锅内,煮得

    阅读与作文(高中版) 2019年2期2019-03-15

  • 曲突徙薪
    厨房里的烟囱是从灶膛上端笔直通上去的,这样,灶膛的火很容易飞出烟囱,落到房顶上引起火灾。您最好改一改,在灶膛与烟囱之间加一段弯曲的通道。这样就安全多了。”顿了一顿,这个客人又说:“您在灶门前堆了那么多的柴草,这样也很危险,还是搬远一点好。”主人听了以后,認为这个客人是故意找茬出他的洋相,心里很不高兴。当然,也就谈不上认真采纳这些意见了。过了几天,这栋新房果然由于厨房的毛病起火了,左邻右舍,齐心协力,拼命抢救,才把火扑灭了。主人为了酬谢帮忙救火的人,专门摆了

    阅读与作文(小学高年级版) 2018年11期2018-12-13

  • 老灶台
    样的。夏天,你在灶膛前烧火,“呼呼”的火焰烧出了夏天的火热劲儿,臉上大汗淋漓,但一离开灶膛,走出厨房就倍感凉爽舒畅,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冬天,灶膛边总围着一群小孩儿,我们挤在一起靠近火膛取暖,那红红的火苗烤得我们暖烘烘的,一张张小脸红扑扑的,我们都赖在那里不想挪窝,一股“懒”意在心中荡漾。离开老家到镇上读书,常常会想念老灶台,尤其是冬天。前年回了趟老家,想重温老灶台烧火的乐趣,谁知乡下的小山村都已换上了崭新的煤气灶、安装了吸油烟机,老灶台早就废弃了。尝试用

    作文通讯·初中版 2018年5期2018-08-11

  • 老灶台
    搭好木柴后,先往灶膛里塞点儿干枯的松叶,再点火,这样容易点燃柴火,也能让火烧得很旺、很久。外公说不同的柴火能烧出不同的感觉,也的确是这样。普通的木头烧起来,会发出“呼呼”的声音,火红火红的;刚砍下不久的木柴则比较难烧着,燃烧时会冒出淡淡的白烟,一头烧着另一头还会“滋滋”地冒水汽;最有趣的是竹子,烧到中空处,便会“啪”的一声发出像鞭炮一样的炸响,唬人一跳,也让人有了过年的错觉。老灶臺烧火,夏天和冬天是两样的。夏天,你在灶膛前烧火,“呼呼”的火声烧出了夏天的热

    爱你·阳光少年 2018年12期2018-05-14

  • 姥爷家的灶房
    木柴引燃,然后往灶膛里扔几把细枝。他一边添柴一边拉着风箱。待火烧旺后,再端一口大铁锅为我们做香甜可口的饭菜。我觉得非常好玩:“姥爷姥爷我也要烧柴!”姥爷慈祥地说:“好呀!”说完,姥爷拿着小铲子把柴火往灶膛里推了推。“娃呀,去院子里拿些干草来!”我连蹦带跳地跑到柴草垛前抱来一捆干草,然后学着姥爷的样子抓出一把,将它们点燃后快速地扔进灶膛中。一股浓烟熏得我眼睛直流泪。我揉着又酸又痛的眼睛说:“姥爷,烧火做饭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姥爷心疼地说:“娃呀,你还太

    新作文·初中版 2017年7期2017-08-11

  • 灶火不是一下烧起来的
    默地拿出张文放在灶膛里的大木柴,换了一些茅草,然后拾起火柴引火。“呼”的一下,灶膛亮了起来,茅草烧着了。接着,母亲有条不紊地塞进枝叶、柴屑,最后才架上大木柴。张文不由得讪笑起来——他很小的时候就掌握了这种生火技巧,只是離开农村太久,忘了。张文毕业于名牌大学,由于学业有成,对自己的职业定位很高:非大公司不进,非好岗位不上,年薪还得可观。然而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张文应聘时屡屡受挫。几经折腾,他身心俱疲地逃回了农村老家。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却通情达理,她一边煮

    第二课堂(初中版) 2017年7期2017-07-25

  • 烧火记
    下兩部分,上面是灶膛,柴薪燃烧的场所;下面是灶底,存放灰烬的地方。中间隔着一个小铁栅栏,它既可以搁置柴薪,又可以进风或将灰烬漏下。坐在土灶前,我心想:以前看过奶奶烧火,对我来说,一定也是小菜一碟。想着,抓起一小把枯松针,用打火机点燃。红色的火苗像个精灵,欢快地跳跃着;又像朵朵红花,热烈地绽放着。为了让火势燃得更加旺盛些,我用火钳夹了许多松针往灶膛里塞。可令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火势不仅没变得更旺,却冒出了滚滚浓烟,把我呛得连连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好不容易用

    作文与考试·小学高年级版 2017年5期2017-04-22

  • 快乐的野炊
    ,我手忙脚乱地在灶膛里塞满了柴,好不容易点着了火,可是调皮的风娃娃却故意捣乱,呼啦一下就把火苗吹灭了,急得我满头大汗。最后,我总算在叶思含的妈妈的帮助下,把灶膛里的火烧旺了。我不时地往灶膛里添柴扇火,火苗越烧越旺,使劲舔着锅底。大厨叶思含手握菜勺,欻啦一声把青菜倒进了锅里。顿时,勺子碰锅子的叮当声,油锅里青菜的欻啦声,还有同学们叽叽嘎嘎的说笑声,汇成了一曲优美的“厨房交响曲”。经过大家的辛勤劳动,丰盛的午餐终于做好了!看,香喷喷的烤鸡翅,滋滋冒油的牛肉串,

    快乐作文·中年级 2017年3期2017-03-28

  • 吊罐
    的。它的底部靠近灶膛外部,做菜烧饭时,偶有火舌过来舔一下,加上膛内的高温烤炙,吊罐内的水也就热了,或者沸了。但吊罐内的沸水,讲究的人家是不用来泡茶的,说有一种烟熏火燎的气味,因而吊罐内的大多用来洗漱。所以,吊罐是次要的,從它的位置就能看出来。考验一个修灶师傅的手艺,有三个指标,其一是灶膛的深度、高度和宽度都要适中;其二是烟囱排烟顺畅,柴烟倒灌的灶台要推翻重来;其三就是吊罐,因为它的敏感位置。若是吊罐占了灶膛受火的空间太多,罐内的水会不断地沸腾,直到你没有水

    北方作家 2016年6期2017-03-20

  • 我家豢养的风
    进来,一下子掼进灶膛里,把刚刚燃起的灶火猛地摁灭。一股浓烟从灶膛里扑出来,呛得我眼泪奔流。灶膛正对房门,每次烧火的时候,风都会跑过来捣乱。房门拿一根碗口大的木棒抵都抵不住。我不知道风怎么了。不是说火趁风势吗?怎么灶膛里的火一遇风便灭了?我用木棒把房门抵了又抵。内心里对风的抵抗,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我发现住在我家隔壁的舅娘怕风。据说是坐月子时被风给吹的。哪怕再热的夏天,她都用一条帕子缠住自己的头,额头上经常盖着一个拔火罐后留下的红印子。那帕子足足有一丈长。

    当代党员 2017年2期2017-02-13

  • 炊烟是母亲的手臂
    个黄昏,母亲总于灶膛中燃起杨树枝的火、玉米秸的火和其他各类植物的火。这各式各色的火就是炊烟的温度,做饭的母亲是火的源头。凝望炊烟的时候,总会感觉热热的,不仅是火带着温度,更因为天天弄火的母亲。炊烟是会呼唤的。炊烟连着老家老屋的房顶,老屋的房顶连着烟洞,烟洞连着屋里的大炕,大炕连着年久的灶膛灶膛上的铁锅连着母亲做给儿女们最喜欢的食物。每天炊烟升起的时候,相伴总有熟悉的饭菜香气,此时它是无声的语言,家里和家外的儿女灵犀都懂,那是母亲在召唤我们回家吃饭。无论任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6年12期2017-02-06

  • 外婆家的土灶头
    吸引我眼球的便是灶膛了。从外面看感觉灶膛不大,实则却很宽敞,颇有海纳百川的气量。只见外婆一手拿着火柴梗,一手拿着火柴盒,轻轻一划就擦出了火花。外婆顺势用手一遮,拿起一堆枯树叶,往火花上一点,火苗就像吃了开心果似的,不住地往上蹿。外婆不慌不忙地把枯树叶塞进灶膛,接着拿些细细的枝杈搭上去,过了一会儿,再放进大块的木柴。我往灶口一看,火好旺啊,火苗争先恐后地舔着锅底!“孩子,把灶门关上!”关上灶门不是不通风了吗?我一边关灶门,一边想。正在这时,“呼呼呼”的声音从

    创新作文(5-6年级) 2016年12期2016-12-27

  • 一个拖长的梦
    头已是满室蒸汽。灶膛里的火不知已燃了多久,大锅中的水上下翻滚,一揭盖便出现大团乳白色的蒸汽。约有半人高的蒸笼架在灶膛上,随着竹条表面的水珠越来越多,糯米的清香便也越来越浓,像一只不安分的小手,逗弄着每个人的感官。我总是坐在灶膛旁,拿着火钳玩火,在灶膛里捣鼓一通,一不小心把火玩没了,就只好可怜巴巴地看着外婆。外婆用大掌轻拍我的脑袋:“你呦!”接着,她熟练地一划火柴,再次点起一簇明亮的火焰。但是到这时候,我已没兴趣再玩火了,眼巴巴地盯着那高高的蒸笼,小肚子也配

    语文世界(初中版) 2016年2期2016-06-20

  • 乡间灶瞠旧时光
    根,深植在乡间的灶膛里。故乡的每家每户,都有一两个土灶。垒土成台,燃薪烧火,下接地气上通天,中有灶膛烹五谷。灶台上,飘溢着农家食物最质朴、最家常的味道,也有节日的芳醇。端午的黍米粽子,六月六的面兔子,七夕的香甜巧果……那些旧时光沉淀下来的悠悠滋味,让人忍不住一次次回望,那一道道远去的乡村旧风景。土灶左边,总蹲守一只会唱歌的老风箱,那是童年的光影里,晨昏来往不歇的声响。风箱是由木箱、活塞、活门构成的简单动力工具,一推一拉,用来鼓风。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没有电鼓

    祝你幸福·知心 2016年1期2016-02-17

  • 乡间灶瞠旧时光
    根,深植在乡间的灶膛里。故乡的每家每户,都有一两个土灶。垒土成台,燃薪烧火,下接地气上通天,中有灶膛烹五谷。灶台上,飘溢着农家食物最质朴、最家常的味道,也有节日的芳醇。端午的黍米粽子,六月六的面兔子,七夕的香甜巧果……那些旧时光沉淀下来的悠悠滋味,让人忍不住一次次回望,那一道道远去的乡村旧风景。土灶左边,总蹲守一只会唱歌的老风箱,那是童年的光影里,晨昏来往不歇的声响。风箱是由木箱、活塞、活门构成的简单动力工具,一推一拉,用来鼓风。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没有电鼓

    祝你幸福·知心 2016年1期2016-02-17

  • 冬日私语
    前忙碌,爷爷则在灶膛前烧火。在爷爷身边坐下,看着他用火钳夹起一把枯黄的稻草,塞进灶膛里。软软的稻草在火中“滋滋”作响,原本暗灭的火光在“滋滋”中更旺了些,它们犹如鞭炮的导火线一般,不断燃烧着,又像在期待着什么。空气中弥漫着稻草香味。爷爷又从柴火堆里抽出两根细树枝,一折为二,扔进灶膛里。灶膛里的火光先是害羞似的暗了一下,继而仿佛明白了对方的来意,伸出火红的长舌热烈地抱住了树枝。树枝在火中吱吱作响,响声随着火光的明暗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忽然“啪”的一声传来,原来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2015年12期2015-12-09

  • 土灶“嗞嗞”快乐多
    加油呢!我赶紧往灶膛里添柴,这不,火苗一个劲儿往上蹿,跳动着、伸展着,舔着黑乎乎的锅底,就像天真的孩子想够到天上的月牙儿一样努力。不一会儿,灶膛里变得红通通的,锅也被烧热了,还“嗞嗞”地冒着白烟呢!外婆把油倒进烧到极烫的锅里,油星立刻在锅里蹦跳着,发出“嗞嗞嗞”的声音,和灶膛里发出的“噼啪”“吱吱”“咕咕”声交织在一起,奏起一曲“土灶交响乐”。我也乐得唱起歌来:“烧土灶呀烧土灶,喷喷香呀喷喷香……”就在我马不停蹄地往灶膛里塞柴时,外婆“神秘消失”了。锅里青

    创新作文(5-6年级) 2015年6期2015-06-26

  • 生火
    砖砌的锅灶烧火。灶膛里漆黑一片,生火后就亮堂了,能看见挺着黑肚皮的锅底。火苗不停地舔着锅底,不久就能闻到饭菜的香味。因此,生火显得特别有趣。生火不是一件容易事,弄不好就会饱受灭火的苦恼。要尽量不浪费木柴,还要根据烧饭菜所用的时间来适量添加柴火,才不会将饭菜烧焦烤煳。灶门口散落着很多可供点火的材料,一般是泡沫纸、干树皮或纸张这些易燃物。你也许会问,为什么稻草不行呢?稻草也行,只是稻草点燃后很容易熄灭,你必须飞快地将其甩进灶膛。我是在失败多次后,才放弃用稻草点

    作文大王·中高年级 2014年10期2014-11-12

  • 大锅子,小童心
    都屁颠屁颠地跑到灶膛前,开心地坐下来,一边添柴火,一边拉风箱。灶膛里的火可旺了!火苗就像一个个音符,跳跃着,奔跑着……看着看着,我不禁被迷住了,双眼死死地盯着火苗,双手无意识地拉着风箱,双耳听着菜倒进油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悦耳声响,鼻子嗅着飘来的阵阵香味,嘴里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慢慢地,慢慢地,我拉风箱的手越拉越快。“噗——”火苗从灶膛里“飞”了出来,裹挟着烟灰直向我扑来,我来不及闪躲,忍不住哇哇大叫。大姑姑闻声赶来,看到像一块黑炭的我,哈哈大笑:“瞧

    新作文·小学高年级版 2014年11期2014-11-10

  • 食物
    着他端出食物。当灶膛里的火重新燃起时妇女们在亡人跟前手里拿着鼓。老虎在四面八方寻找孩子。那里有更高的山更危险的桥而我的父亲为什么不来找我,我看着他对着每一样食物泪落如雨。夜晚来临,黑幕降下,蜜蜂飞走。尘世的一切美好回忆和千般荣华留在身后,这一次父亲和他的母亲分散了。他用全部的感官监视战场不停地往器皿中运送水和粮食,削箭,修弓。食物不够时他剜出自己的肠子。他抚摩自己的头发仿佛一个贪生怕死的战士。endprint

    滇池 2014年5期2014-05-29

  • 总有一种气息让你感动
    时候,总喜欢坐在灶膛里烧火,抓一把木柴,划一根火柴点燃,看火苗窜得老高,那烟熏得使人落泪。无论是烧玉米秆,还是芝麻秆或麦秸或枯树枝,看着那火苗红彤彤地升起,内心里总无比欢喜。尤其是冬天,煮好饭,累了,便往后一躺,头枕柴火,懒懒地睡一觉,暖和和的,梦里是美美的。也喜欢一边烧火一边看母亲做饭,她动作熟练,调味适当,无论做什么食物,都令我嘴馋。母亲属于特别朴实节俭的那种人,任劳任怨,平时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愿欠别人的。我曾想,像母亲这样的人或许有很多,尤其在农村,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14年2期2014-02-18

  • 青藤(外一首)
    断一枝桎木,捅进灶膛,一边回答我的好奇,“大相婆,葵女子,都玩得好。”火光从灶膛一闪而出,母亲的脸如清晨的天幕平静,没有一丝乱云。我却从没见过母亲玩牌,除了微笑,母亲的一生似乎没有任何娱乐。我至今也不知道麻雀牌是什么,怎么游戏,怎样消磨了年轻韶光。故乡的灶膛早已不是往日的火焰,而清明的山冈,桎木落尽繁花,妈妈,细雨轻寒,你可再约了伙伴,五百年一圈,五百年一圈,慢慢地,说给我听。谢帆云,男,1962年10月生,江西省作协会员,赣州诗歌学会副会长。有作品在《诗

    创作评谭 2009年5期2009-11-10

  • 满是学问的“一半”
    柴火堆半保平安。灶膛半满火苗旺“没事做帮我来烧火,我要煮肉。”开心死我了,我正愁没事干呢。我抓起一大把柴草,点着,塞进灶膛,着了。“记得烧旺点,要不然肉可烧不烂。”我可带劲了,又抓了一大把柴草,还加了两根木条,灶膛便满满的了。可这火怎么没了?只冒白烟。“怎么不着了?”我叫道。爷爷走过来,笑了笑,他把两根木条拉出来放到里灶,又抽掉了一半的柴草。“爷爷,你干什么啊,现在灶膛不着,你还把柴火拿出来。”“扑”的一声,红光照亮了灶膛,它,它竟然着了。“人实心,火空心

    新课程·中学 2009年12期2009-06-07

  • 曲突徙薪
    厨房里的烟囱是从灶膛上端笔直通上去的,这样,灶膛的火很容易飞出烟囱,落到房顶上引起火灾。您最好改一改,在灶膛与烟囱之间加一段弯曲的通道,那样就安全多了。”顿了一顿,这个客人又说,“您在灶门前堆了那么多的柴草,也很危险,还是搬远一点好。”主人听了以后,认为这个客人是故意找茬出他的洋相,心里很不高兴。当然,也就谈不上认真采纳这些意见了。过了几天,这栋新房果然由于厨房的毛病起火了,左邻右舍齐心协力,拼命抢救,才把火扑灭了。主人为了感谢帮忙救火的人,专门摆了酒席,

    作文周刊·小学五年级版 2009年6期2009-04-10

  • 新媳妇儿
    过会儿,可要去把灶膛里的火熄灭掉,天气这么干燥,稍不小心,就会着火的呀!”当她走进院子时,见到路口摆着一个捣臼,又对伴娘说:“把它搬到窗下去,摆在这儿,妨碍过路的人啊!”夫家的人听了,都不禁失笑。因为按照习俗,新娘子刚进门,是不好随便开口的。其实,这位新媳妇儿说的一些话倒是十分正确的,取笑她实在有点不应该。然而仔细地想想,说话也要注意时候;否则,即使说得很对,也不一定会有好效果,甚至还会见笑于人。卫人家里的人之所以笑新娘子,主要是因为当时还不是她说这样的话

    青年文摘·上半月 1987年10期1987-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