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皮袋

  • 折一把荻花插在堂前(组诗)
    靠在一起父亲的蛇皮袋每次进城看我,父亲总要背来芋艿、南瓜、玉米……每次一个人消化不了我总要挨家挨户送人每次劝父亲几句父亲总是呵呵一笑,把蛇皮袋往肩上一甩消失在视线里一次一次时间久了左邻右舍知道我有一个背蛇皮袋的父亲一次一次时间久了,蛇皮袋像一条大蛇缠着我,让我再也挥不去修窗户的父亲我去看望独居的老人父亲正在修窗户似乎在完成一件棘手的事情父亲把手伸到窗户外面,一个人像变形的几何体父亲过于专注修理窗户苍老的身体又一次在我眼前暴露无遗窗外,洋槐已经被季节修剪得差

    青海湖 2022年7期2022-10-20

  • 别惹老头
    车上拎下来一个蛇皮袋,往牛大成跟前一放,说:“钱都在这里,你要不要先点点?”牛大成拎拎袋子,沉沉的,分量不轻,他半信半疑,让老头进了店。老头背着手在店里走了几个来回,边走边不停地点点头,对牛大成说:“这几辆轻型车都有哪些不同?有啥特色?哪个省油?你给我介绍介绍吧!”牛大成看着老头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耐着性子把几种不同型号的车给老头做了介绍。老头听得很用心,听完了用手一指旁边的一辆车,说:“我觉得这辆车蛮合适的,就是它了!”牛大成真没想到老头说买就买,硬是

    民间故事选刊 2022年17期2022-10-07

  • 鼠 目
    爽的妙招:取一蛇皮袋,用短棍撑开其口,在墙角放好,我守在旁边。一切安置好后,母亲便会拿起棍子,朝隐蔽的角落四处捅。藏在里面的老鼠,受到惊吓后,仓皇逃窜,寻找新的庇护地。问题是,它们都只会贴着墙根跑,根本不会停下来抬头看看。当它们一头钻进我们早已布置好的蛇皮袋中,我迅速扎住袋口……都说,鼠目寸光,我在捕鼠时,切实感受到了这点,但凡它们看得远一些,就不至于一头钻进蛇皮袋中。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慌不择路。不仅是老鼠,人也一样,一慌,一乱,就容易看不清路,乱走一

    中外文摘 2022年11期2022-08-02

  • 鼠目
    爽的妙招:取一蛇皮袋,用短棍撑开其口,在墙角放好,我守在旁边。一切安置好后,母亲便会拿起棍子,朝隐蔽的角落四处捅。藏在里面的老鼠,受到惊吓后,仓皇逃窜,寻找新的庇护地。问题是,它们都只会贴着墙根跑,根本不会停下来,抬头看看。当它们一头钻进我们早已布置好的蛇皮袋中,我迅速扎住袋口……都说,鼠目寸光,我在捕鼠时,切实感受到了这点,但凡它们看得远一些,就不至于一頭钻进蛇皮袋中。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慌不择路。不仅是老鼠,人也一样,一慌,一乱,就容易看不清路,乱走

    文萃报·周二版 2022年26期2022-06-30

  • 那个提着蛇皮袋的人
    一只装满蔬菜的蛇皮袋,脚穿带着泥巴的黄球鞋,站在楼阁的拐角,焦灼不安地张望着。我心想,父亲进城来,尤其是直接到我办公室,提着那破旧难看的蛇皮袋,也不穿上新衣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这毕竟是我的办公室啊!我以后在同事眼里,还怎么能抬起头来?我后悔自己太大意,没有嘱咐父母,进城时,没有事不要到我办公室来。当我快步向父亲走过去时,父亲的样子很拘谨,突然很不自在,好像手足无措做了错事似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倒是有点儿可怜起父亲来。正当我快要走近父亲的时候,突然,迎面

    杂文选刊 2021年12期2021-12-13

  • 少年钓
    匆地拿起鱼竿和蛇皮袋,去钓田鸡。他知道如何去寻找和引诱田鸡,然后瞧准机会,恰到好处地提竿,凡是被他碰到的田鸡,即便再精明,也极少有侥幸逃脱的,每次回来,天生手里的蛇皮袋都是沉甸甸的。大华不怎么去钓田鸡,父母对他的学习盯得很紧,给他布置的家庭作业多,他抽不出空来。直到暑假到来,大华有空闲了,才能隔三岔五地去钓田鸡,然后卖掉,买些糖果存在家里,一天一颗慢慢吃。好景不长,钓田鸡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成年人。附近山塘和沟渠里的田鸡都消失了,只能去更远处钓。一天,天

    民间文学 2021年5期2021-11-20

  • 那个提着蛇皮袋的人
    一只装满蔬菜的蛇皮袋,脚穿带着泥巴的黄球鞋,站在楼阁的拐角,焦灼不安地张望着。?我心想,父亲进城来,尤其是直接到我办公室,提着那破旧难看的蛇皮袋,也不穿上新衣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这毕竟是我的办公室啊!我以后在同事眼里,还怎么能抬起头来?我后悔自己太大意,没有嘱咐父母,进城时,没有事不要到我办公室来。当我快步向父亲走过去时,父亲的样子很拘谨,突然很不自在,好像手足无措做了错事似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倒是有点可怜起父亲来。?正当我快要走近父亲的时候,突然,迎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1年8期2021-08-06

  • 一袋秘密
    全部掏出来放进蛇皮袋里,挂在肩上。谁知,路上遇到飞车抢劫的。飞车贼趁父亲不注意,从身后超车过来,同时一把拽住父亲的蛇皮袋。父亲一惊,立刻反应过来,死死抓住蛇皮袋,怎么也不肯松手。飞车贼加大油门,父亲连人带车摔倒在地,依然不肯松手,飞车贼把地上的父亲拖了好长一段路,父亲咬咬牙,拼尽全力护着蛇皮袋,最后被甩到路边的水沟里,昏过去了。飞车贼怕惹上大事儿,迅速逃跑了。在救护车上,大强把父亲紧紧地抱在怀里,父亲额头上的血把大强的衣服染红了。父亲哆嗦着,缓缓睁开眼睛,

    青年文学家 2021年16期2021-08-05

  • 遥远的村庄(外一章)
    志刚装过尿素的蛇皮袋,装上梦想,背起是行囊,展开是船帆是翅膀。纸鸢腾空的二月,一场倒春寒如期而至。我十八岁的骨架不卑不亢,只是太单薄了,几乎撑不住母亲细密的针脚。村庄,收留寒流挤兑的阳光,八口的老牛反刍着鞭子上滚烫的阳光。父亲靠在它身上,他们才是兄弟,是父子。他们的眼神一样浑浊、倔强、张扬。离家的时候正赶上雨夹雪,几朵雪花落在炊烟袅袅的烟囱上,流着泪也不愿融化。炊烟越来越少越来越淡了,只能在诗人的想象里顾盼生姿,甚至泛滥。农村机械化的实现,秫秸垛麦秸垛像良

    星星·散文诗 2021年3期2021-06-01

  • 杨树潭的秘密(下)
    ,弟弟背着一个蛇皮袋,从杨树潭的一片荆棘丛中爬了出来。他扭动屁股,把身上的水抖落下来,黝黑的脸上泛着羞涩的红晕。见到我,他一把将蛇皮袋从背上甩到了胸前,打算递给我。我正伸手要接,但看到蛇皮袋上全是灰色的稀泥,还有几滴掉到地上,溅起一小阵灰尘,立即把手缩了回来,问道:“这是什么?”“给你的。”弟弟一脸神秘,看我不接,就又把蛇皮袋甩回后背上,“对了,你怎么来了?”我没好气地说:“来找你呀!”“谁让你来的呀!”弟弟似乎生气了,胳膊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认真地说,“

    作文周刊·小学六年级版 2021年20期2021-05-16

  • 少年钓
    回来,装田鸡的蛇皮袋总是沉甸甸的。有空时,我也会跟天生去钓田鸡,卖换成钱,买些糖果存在家里,一颗颗地慢慢吃。很快,附近水域里的田鸡都被钓光了,只能去更远处。暑假里的一天,天生约我去几十公里外的老虎山,说山腰上有个山潭,里面有大田鸡,保证我能大有所获。山高林密的老虎山人迹罕至,常有野兽出没,是未成年人的“禁区”。我本不愿去,却禁不住他一再劝说,又想到家里糖果已不多,便同意了。次日,朝阳初醒,我们便出发了,天生还带了一把防御野兽的护身砍刀。山路逼仄曲折,我们艰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1年1期2021-01-11

  • 王憨山出山
    手里还提着一个蛇皮袋,连忙请他进来坐下休息,并去倒水给他喝。来人操一口难懂的双峰话,他说他叫王憨山,是双峰县文化馆的退休干部。他顾不上喝水,就迫不及待地从蛇皮袋里抽出一张画来嘿嘿地笑着让我看。当他的画刚露出一半时,就让我的眼睛一亮,我在省里帮忙搞过多次展览,还冇看见过这样风格独特的写意花鸟画。我问王憨山住在哪里,他告诉我住在朝阳二村的一个小伙铺里,他租了一个铺位,一元钱一晚。说来也巧,他落脚的地方正在我住的那栋楼前面,可以喊得应,我要他先回去,答应晚上一定

    文艺生活·上旬刊 2020年7期2020-11-02

  • 惦记与遗忘
    一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还有几个塑料袋,装着青菜。他喊了一声“爸”,父亲猛然抬起头,要站起来,却起得太猛,一个趔趄,差点儿跌倒。他开了门,将东西提进屋,回头问父亲:“您来咋没打电话?”“你工作忙嘛,就没打。”父亲还在门外,脚在水泥地上轻轻蹭,有些不好意思,“一大早,我去浇麦子,脚底板有泥。”“没事的啊,爸,您赶紧进来!”父亲这才小心地迈进来。每次来他家里,父亲总是这样,像客人一样拘谨,这让他想起小时候,父亲领他去城里走亲戚,面对亲戚家光洁的地板,他也是这样。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8期2020-08-19

  • 一夜能走多远
    ,父亲脚前是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的,是行李。他还是埋怨父亲居然走了一夜路进城,父亲不以为然,说:“这有啥,还没你的时候,我和你大伯经常晚上捕了野鱼,用袋子背着,走一晚上进城来卖鱼,新鲜的鱼卖得贵。”他抢白父亲:“你现在不年轻了,不比当年了。”父亲搔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了。带来的钱又是借来的。他不知道,父亲又是跑了多少家,才借来这些钱。这次,父亲要到外地干建筑,偿还家里的债务。这是父亲第一次出门打工。父亲背着蛇皮袋离开的时候,他站在校门口目送,看着父亲渐行渐

    小读者之友 2020年6期2020-07-06

  • 一夜能走多远
    ,父亲脚前是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的,是行李。他还是埋怨父亲居然走了一夜路进城,父亲不以为然,说:“这有啥,还没你的时候,我和你大伯经常晚上捕了野鱼,用袋子背着,走一晚上进城来卖鱼,新鲜的鱼卖得贵。”他抢白父亲:“你现在不年轻了,不比当年了。”父亲搔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了。带来的钱又是借来的。他不知道,父亲又是跑了多少家,才借来这些钱。这次,父亲要到外地干建筑,偿还家里的债务。这是父亲第一次出门打工。父亲背着蛇皮袋离开的时候,他站在校门口目送,看着父亲渐行渐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20年6期2020-07-04

  • 蛇皮袋
    好哦,帮我带一蛇皮袋高安米粉来”“一蛇皮袋三压椒(辣椒)吧”“带点厚食(豆豉)吧!”……每次,群里都会一阵骚动,带这带那的,但不管带什么,都会以“蛇皮袋”为单位。这次暑期回江西参加外甥的升学宴,照例在群里吼了一嗓子,结果帮龚总捎回江西去一大袋衣服。回无锡的时候,尾箱更是满满的,各种颜色的蛇皮袋鼓鼓囊囊,最耀眼的是胡总再三嘱咐的一大蛇皮袋大蒜种子。胡总在无锡阳山租赁了三十多亩地做养老基地,现在水蜜桃下市,急需各种蔬菜种子来换季。蛇皮袋,学名:编织袋,是塑料袋

    参花·青春文学 2020年6期2020-06-12

  • 瓜果飘香
    起地上的一个空蛇皮袋在我面前晃了晃:“你看,你看,你妈拿着这个蛇皮袋在我的豆角架边上正要动手呢,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她就会把我的豆角摘光了。”我妈一脸的委屈:“我没打算摘豆角。”我剜妈一眼:“妈,你没事拿个蛇皮袋到他们这干吗?”妈说:“我、我想挖点土。”“嘿嘿,嘿嘿。” 大嗓门冷笑,“拿个蛇皮袋出来挖土,谁信哪。”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对大嗓门说:“大叔,这样吧,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你说怎么办?”大嗓门倒很干脆:“我没丢啥东西,也不会故意为难你们。叫你来,只是

    小小说月刊 2020年4期2020-05-18

  • 一夜能走多远
    是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这次,父亲要到外地干建筑,偿还家里的债务。他站在校门口,看着父亲渐行渐远。蛇皮袋似乎很沉,把父亲的背都压弯了。其实他知道,蛇皮袋很轻,里面只是一床很薄的被子——不是蛇皮袋沉,是困窘的日子太沉,把父亲的背压弯了。一个人一夜能走多远?他问自己。他给不了自己确切答案。他只知道,从家到城里的学校,有两道山岭、三条河,还有一片广阔的平原。林冬冬摘自《郑州日报》

    意林·少年版 2020年7期2020-05-03

  • 姐姐
    没有减慢。背上蛇皮袋背着的是母亲准备的几瓶菜和一些红薯橘子和花生之类的,妈妈在装菜时,压紧又压紧,所以都是出重打称的。刚走出不远,她就得把袋子换个肩膀。有风吹过,那棵树后就是坟头,白天玩过无数次的山冈,此刻,却因为黑暗,蒙上了瘆人的恐怖色彩。树叶的微动,像张牙舞爪的鬼怪一齐向她袭来。记得母亲说过,害怕就把额头朝上抹三下。她抹了抹三下额头的手,又放到胸口按了按狂跳的心,想着,过了这段路,就到二伯伯家了,就不怕了。路过二伯伯家门口时,他家的狗吠得厉害,她小时候

    湖南文学 2020年3期2020-04-27

  • 丢失的衣裳
    老头,拎着一个蛇皮袋东张西望。张嫂看见他心里就来气。这老头是个拾荒者,租住在小区车库里;不仅古里古怪,还爱管闲事。张嫂记得有一次出门遛狗,自家花花也就在路上拉了点屎而已,别人都没吭声,就他叽叽歪歪,什么要文明养狗啦,要讲卫生啦。张嫂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回敬道:你算那根葱,也配管我。呸!抱起花花就走。张嫂怀疑是老头捡走了衣裳,而且就藏在那蛇皮袋里。但张嫂没抓现行,不好随便搜,万一他已转移赃物反咬她一口就麻烦了。张嫂便指桑骂槐起来。骂了一会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20年4期2020-04-26

  • 嬗变
    就背着鼓囊囊的蛇皮袋上路了。爹一言不发,自顾蹲在墙根儿闷头抽烟。他的头发花白大半,满脸的皱纹像橘子皮。他的身体羸弱,骨瘦如柴,条条肋骨清晰可见。我想说几句歉意的话,嘴巴张合了几次,终究没有发出声。心存龃龉,话吐出来也是生冷。我站在路边等客车,无聊至极,一回头,看见爹站在屋后的高岗上朝这边张望。他身体歪扭,不知道是土坡的斜度造成的,还是腿跛的缘故。三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我投奔临村的一个工头,他是建筑工地的小老板。干了几天泥瓦工,浑身散架似的。他塞给我两张

    旗帜文摘 2020年1期2020-04-20

  • 一夜能走多远
    ,父亲脚前是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的是行李。他还是埋怨父亲居然走了一夜路进城,父亲不以为然,说:“这有啥?还没你的时候,我和你大伯经常晚上捕了野鱼,用袋子背着,走一晚上进城来卖鱼,新鲜的鱼卖得贵。”他抢白父亲:“你现在不年轻了,不比当年了。”父亲搔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了。带来的钱又是借来的。他不知道,父亲又是跑了多少家,才借来这些钱。这次,父亲要到外地干建筑,偿还家里的债务。这是父亲第一次出门打工。父亲背着蛇皮袋离开的时候,他站在校门口目送,看着父亲渐行渐远

    意林原创版 2020年1期2020-02-18

  • 嬗变
    就背着鼓囊囊的蛇皮袋上路了。爹一言不发,自顾蹲在墙根儿闷头抽烟。他的头发花白大半,满脸的皱纹像橘子皮。他的身体羸弱,骨瘦如柴,条条肋骨清晰可见。我想说几句歉意的话,嘴巴张合了几次,终究没有发出声。心存龃龉,话吐出来也是生冷。我站在路边等客车,无聊至极,一回头,看见爹站在屋后的高岗上朝这边张望。他身体歪扭,不知道是土坡的斜度造成的,还是腿跛的缘故。三来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我投奔临村的一个工头,他是建筑工地的小老板。干了几天泥瓦工,浑身散架似的。他塞给我两张

    参花(上) 2019年11期2019-11-13

  • 挖洋芋(外一章)
    头,拿着竹筐和蛇皮袋,去地里挖洋芋。太阳已经出工,露水还没有完全回去。我站稳脚跟,扬起锄头,呼地一下,直挖下去。妹妹说,最好斜着挖,否则洋芋容易受伤。于是,我把锄头左倾45度,右倾45度,再累了就索性扬高锄头,弓腿屈膝,压低腰身,用惯力将脊背和胳膊拉直,从前方勾着挖下去,锄头把儿正好从胯间收回。我时刻掌控锄头与大地的夹角。我时刻掌控力与力之间的均衡。我时刻掌控方向、位置和支点。我得出一个结论。挖洋芋不能用蛮力,也不能一下、两下、三下手中疲软。而要瞅中目标,

    星星·散文诗 2019年12期2019-04-24

  • 蛇王
    的老者,提一个蛇皮袋子,拦路上车。据车里人说,那人叫老乌,是这一带有名的蛇王。老乌上了车,并不去寻座位——有时车上还空着座位的,而是靠门站着,将蛇皮袋子随意地放在脚下。他身穿一件破旧的土布衣服,脚穿一双草鞋,一张极为平常的脸,带着恹恹的老态,毫无王者的气息。如果不是旁人说,我很难将他与什么王联系在一起。只有当他脚下的袋子微微蠕动时,才觉得这个不起眼的老头莫名诡异。蛇皮袋子里装的是蛇,老乌被称作“蛇王”,是因为他是抓蛇的行家。但我不以为然,说破天老乌不过是会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9年11期2019-01-06

  • 宋和平的诗
    下院子还有十几蛇皮袋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破布晨起扫院的她从八十岁起趁我一上班爱到小区的垃圾桶转第一袋我没吱声几年过去,我忍不住问,要这么多干嘛母亲笑笑,说擦车我一千多里外的侄儿啊收割机换好几台了母亲终究未能将她一生所有都带回去老街街旁,马头墙和几进几进的大门口,坐着没有言语的老人看得出,她们比屋子年轻我低头,默想那锃青发亮的石板五台山无非124座寺庙都是文殊菩萨的道场只是想起,《水浒传》里有一群泼赖,在看花和尚倒拔垂楊宋和平,平日爱看书、下棋、喝酒、

    诗歌月刊 2018年10期2018-12-18

  • 巴颜喀拉的雪
    个黎明,我背着蛇皮袋蛇皮袋里是行李。那时的我多么干净。我怀念那个渴望有条喇叭裤的时代,怀念心中有巴颜喀拉的日子。少年背上蛇皮袋,走向他的第一站,武汉。鄙视是如此刺痛了少年的心,当他背着蛇皮袋挤上公交车的时候,他就从一个苟且掉进了另一个苟且。三十年过去了,少年胡须已花白,回首望去,背着蛇皮袋走进都市的那天起,他就已经迷失。他走错了方向。心中向往的是巴颜喀拉的雪,却汇进了滚滚红尘。此刻,在写这篇创作谈时,他想,如果命运可以重置,他希望当初不是顺长江而下,而是

    长江文艺·好小说 2018年7期2018-07-24

  • 穿皮草的女孩
    糊,如果再背个蛇皮袋,活脱脱一个民工。我是来这个城市办事的。原本打算当天返回去的,事出意外,一拖就是半个多月,身上始终是来时的那身运动服,我厌腻得都快吐了。好在今天事情终于办妥,偏偏去车站的路上下起雨来,便弄成这副狼狈相。过来一个背蛇皮袋的民工,站在我和穿皮草的女孩中间。女孩往旁边挪动几步,显然,为的是让自己和民工拉开一段距离。我真想对她说,内心高贵才是真正的高贵!99路车驶过来,我全神贯注。车门不偏不倚,停在女孩正前方,她却安然不动。我想,她一定是担心被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4期2018-04-21

  • 43.5℃的夏天
    岁。他拖着一个蛇皮袋,背着一个酒箱盒子,沿着路边,一个一个垃圾箱翻找着什么。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无声地流淌着,安小乐顾不得擦一下。只顾搜寻那些纸壳、塑料瓶等。每捡到一个称心的物件,他眼里就闪现一道喜悦的光。“这个时间段出来是最正确的!”安小乐搜寻到整条街最后一个垃圾箱的时候,蛇皮袋和酒箱子已经“吃饱”了。安小乐把蛇皮袋放到地上,用细绳扎住口,用一根长绳子捆住酒箱子,擦擦脸上的汗。掀起背心,用力抖着,背心立时鼓满了风。稍稍歇息,他竖起大拇指,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

    小学教学研究·新小读者 2017年10期2018-03-07

  • 壁虎加工药材技术
    :①将壁虎放入蛇皮袋内,向袋内浇入开水将壁虎烫死后,立即从水中取出,避免长时间高温浸泡影响其品质。②把装有活壁虎的蛇皮袋扎好袋口,放于水中,将壁虎闷死。③把壁虎放在冰箱里冻死。④准确敲击壁虎的头部。此法会影响成品的外观。壁虎可以晒干也可以烘干。晒干用时较长,天气不好时容易腐烂。烘干方法:在地面挖坑或垒一个土炕,坑或炕上放一张薄铁板,铁板上面糊一薄层麦秸泥。把壁虎逐个小心地理直放好。在坑内焚烧锯末,将壁虎烘干。烘烤时火不要太旺,以免把壁虎烤坏。间隔一段时间应

    农村百事通 2018年24期2018-02-22

  • 让座
    手里提着一个大蛇皮袋。看着老人土里土气的服装以及那破旧的大蛇皮袋,我不由自主地向旁边挪了挪。过了一会儿,我明显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触碰我的脚。“什么东西?”我惊叫了一声。很多人都朝我看过来。这时,老人打开了蛇皮袋,慈祥地看着我,说:“没事的,是送给我孙子的一头猪仔。”我厌恶极了,说:“你把它拿远点,别弄脏了我的衣服!”老人脸上满是尴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双枯槁的手颤抖着把蛇皮袋移开了一点。“你让这位老爷爷坐,他的猪仔就不会碰到你了。”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

    初中生·作文 2018年12期2018-01-09

  • 空位
    最好的土豆装进蛇皮袋,儿子小时候最爱吃红烧土豆了。那小子,吃饭就像一头小牛。去之前他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爸来看你好不好。儿子顿了一下说这阵子很忙。他说没事,你忙你的,我自己过来就好。儿子说那好吧,你下了火车上58路公交车或者打出租車到幸福小区下,问一下门卫C幢B单元803室。对了,城里有红绿灯,看见红灯就在路边等,看见绿灯才能过马路。他说中,记住了。没想到城里的公交车这样漂亮。他肩上斜挎着一个人造革黑包,右手提了蛇皮袋惴惴不安地踏上公交车,说,同志买票。司机

    小小说大世界 2017年6期2017-06-13

  • 父亲送梨进城
    ,身后背着一只蛇皮袋,像一个行乞的老人。我连忙接过父亲的蛇皮袋,挺沉!父亲紧跟在我身后提醒着,袋里放的是梨,轻点放下,别把梨碰伤了。一听父亲是送梨来的,我有点没好气地埋怨起来:“爸,你腿还伤着呢,大老远送梨来干吗?要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接你呀!”父亲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你们忙,没时间回家摘梨,我总不能看着梨长在树上烂掉呀!就过节了,中秋节也可以用它敬月啊!”父亲涨红了脸表白着自己送梨进城的理由。③妻回来了,一听说父亲特意送梨进城,也埋怨起来

    小天使·六年级语数英综合 2017年6期2017-06-06

  • 我全部的爱(组诗)
    系姑娘拎着一个蛇皮袋她纤瘦的身体曲线突出与沉重的蛇皮袋不相称她快被压倒了在小区垃圾桶边她停下了然后拉开蛇皮袋她要干什么她的想法与一个垃圾桶有什么关系我也停下来她看见了我她的神色有些慌张但马上镇定她从蛇皮袋里拿出一床淡绿色的被子接着又拿出一个枕头一个布娃娃(娃娃像真的)她吃力地把垃圾桶填满她的动作、表情与她扔掉的东西已经和我有了一种熟悉的关系一直升到天上去站在滚动电梯上我想到远处深山里一个陌生人在井下挖煤像挖他的秘密轰隆隆的声音从我脚下传来我的身体也随之战栗

    扬子江 2017年2期2017-03-23

  • 虚构的真实
    信看着那个拎着蛇皮袋的兄弟坐下 站起 东张西望 我不确定该用目光还是语言鼓励他我有身份证 结婚证 暂住证小心翼翼地呼吸 轻易不开口戴口罩 穿皮鞋 穿袜子保持城里空气的正统我也刚刚走出炊烟和尾气拉锯的废墟 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废墟笼罩的阴影 在阳光 月光下无声无息地扩大 身边熟悉的面孔一天天在减少异乡掳走我太多 也给我不少我错过太多 故乡无怨无悔地提供补给我宁愿把自己 定位成身份不明的人也不留机会给明天 再一次把生命搬空

    躬耕 2016年11期2016-12-23

  • 丢失
    乡的孩子不会把蛇皮袋里残存的“碳酸氢铵”味儿交给绿得夸张的草坪 也不交给从四面八方汇聚的 跟我攀上前世姻缘的风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已经和异乡的颜色浑然一体的故乡画在我 皮肤上的水彩城市有挥霍不尽的阳光 雨水 雾霾一直不愿走回头路的我抱着越来越沉重的镜子抵挡偷偷逼近身体的暗影可身体并不排斥它它有铁质如实的体魄两排瓷器般尖锐的牙齿盯紧了我的鲁莽和偏执时光把我丢失的东西摆在路中间我惊诧于自己非但没变得轻盈越来越蹒跚地打着趔趄 被撑得越来越薄的皮除了骨头 就快包不住太

    躬耕 2016年11期2016-12-23

  • 为善有方
    手拄拐杖,拖着蛇皮袋,正向这边挪着步子。他四下张望,一看就是位拾荒者。不一会儿,男人坐到我们对面,盯着我和朋友手上的空瓶。朋友主动与男人搭讪:“大哥,你腿脚不便,怎么还上山捡瓶子呀?”男人喘着气,笑道:“山上游客多,能捡不少瓶子呢。”望着他的腿,我不由得从皮夹中掏出20元钱,幻想着男人溢于言表的高兴与感激。男人突然板起脸,推开我的手,说:“我不需要你可怜!”他语气坚定,似乎还夹杂着怒气。我伸出的手僵住了。朋友马上解释:“对不起,我朋友太鲁莽了,请您原谅。”

    人生十六七 2016年11期2016-11-11

  • 让青蛙回家
    见一个男人提着蛇皮袋,正在抓青蛙。我们再走近一点,发现那个人竟然是舅舅。“你不要抓青蛙,青蛙是益虫,可以保护庄稼。一只青蛙一天至少要吃五六十只害虫,一年至少要吃掉一万多只害虫呢!”舅舅听了哈哈大笑:“小孩家懂什么呀,快回家吧,别在这儿捣乱了。”看到舅舅这副态度,我很生气。“好啦,我不抓啦!我这就找你爸爸聊天去!”舅舅说。舅舅把蛇皮袋丢到我家门口,到屋里找我爸去了。我和妹妹使了一个眼色,一起把系在蛇皮袋上面的绳子解开,把里面的青蛙放了出来。有两只好大的青蛙跳

    小学生导刊(高年级) 2016年8期2016-11-04

  • 拾荒者和跛腿狗
    狗。拾荒者背着蛇皮袋,从一个垃圾箱到又一个垃圾箱,他从垃圾堆里刨出吃的、穿的、用的,直至把自己当成垃圾用双手也刨了出来。城里的红男绿女见了拾荒者都掩鼻远避,久而久之,拾荒者便习惯独自静悄悄地穿行在行人罕至的阴暗一隅。一年前那个飘雪的早晨,拾荒者在一个大大的垃圾箱里获得了半袋肯德基炸薯条、一个长了癍的红富士苹果和一件千疮百孔的破皮袄。拾荒者高兴极了,他放下那个鼓囊囊的蛇皮袋,“哗”地披上那件破皮袄,啊!真暖和呀!他坐在蛇皮袋上,屁股也就陷了下去,就像坐在松软

    情感读本·道德篇 2016年8期2016-10-21

  • 捉鱼
    着手电筒,拿着蛇皮袋,来到村边的一条沟渠里。晚上的鱼儿一般藏在水草里和石头缝里。我小心翼翼地翻开水里的石头,瞪着眼睛聚精会神地搜寻着。忽然,眼前有一团黑影在摆动,拿手电筒一照,嘿!原来是一条肥大的鲫鱼!我挽起衣袖往水里一抓,这家伙很警觉,像离弦之箭一般溜走了。我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在石头上唉声叹气。旁边的段波拉我:“起来吧,才刚刚开始呢!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我们沿着沟渠继续走。一会儿,又发现了一条鲫鱼!我正准备去抓,段波扯了我一下,示意我别动。他弓着腰

    小学生导刊(高年级) 2016年1期2016-01-29

  • 误入城市的麻雀
    那个经常扛着的蛇皮袋此时正和你一样一路风尘满身疲惫但是啊于千万人之中我居然一眼就看到了你亲爱的麻雀看你徘徊在街头寻寻觅觅我不知道这个城市会给你什么最多也就是上班族遗落的一粒面包或者是有钱人吃腻的一点烧烤但我敢肯定那绝不会是玉米和麦子更不是草籽和虫子我停留在城市的街头我是一个来自乡下的人亲爱的麻雀此时我身上所呈现的是和你一样的颜色一样的邋遢没有人对我们投以关注的目光当你谦卑而又带点忧伤的眼神落到我身上和你四目相对的瞬间我看见了你兄弟般的眼神【原载2014年3

    杂文选刊 2014年5期2014-04-24

  • 最后一只刺猬
    三手里提着一个蛇皮袋,看见沈祺方便站住了。方老师,今天回来了?沈家村人称沈祺方都叫方老师。沈祺方停下车,连忙给沈福三递上一根烟,问,三叔,怎么这么早?沈福三抖了抖手中的蛇皮袋,略带一丝得意地说,这不,收套来的,今天运气好,套了只刺猬。刺猬?沈祺方刚想说它是受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是禁止捕的,可话到嘴边被堵了回去。沈福三是谁,他知道,村子里下套的老手,不要说刺猬黄鼬,就是獾他也能套着,他这辈子逮的野生动物究竟有多少,恐怕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想到这里,沈祺方装着好

    小小说大世界 2014年2期2014-02-11

  • 为啥不能活
    脑袋上套着一个蛇皮袋。他把蛇皮袋一扯,坐了起来,四周黑咕隆咚的,天还没亮。吴老二一拍脑袋,明白了:哈,你们都当我吴老二死了吧?他站起来拍掉满头满脸的黄泥,活动一下筋骨,居然啥事都没有。往前面一看,只见几十道手电筒光在照来照去,大半个村子都不见了。大伙儿哭爹的哭爹,喊娘的喊娘,乱成一锅粥。吴老二把袖子一挽,正要冲上去救人,忽然跟一个人撞了一下,那人打着手电筒,往他脸上一照,惊叫一声:“吴老—”却硬生生把最后那个“二”字咽了回去。吴老二眯着眼一认,这不是镇里的

    故事会 2011年16期2011-09-02

  • 祸福之间
    着一个鼓囊囊的蛇皮袋,袋口敞开,露出满袋红灯笼似的干辣椒。苏步善不由大喜,上前便问价。老妪倒也回答得爽快,快散场了,这三斤干货你就给个20元吧!苏步善一听二话没说,当即掏出钱包抽出20元递给了老妪,然后将蛇皮袋提在手中,匆匆搭上了出山的班车。上了班车以后,苏步善正要掏钱包买车票,突然猛地一愣:钱包竟然不翼而飞,肯定是在挤着上车时被扒手扒走!这时,班车已开动,苏步善只好满脸通红,嚅嚅嗫嗫地向售票员解释自己碰到的遭遇。售票员倒也通情达理,答应让他回县城后再补票

    故事林 2011年12期2011-05-14

  • 天降巨款
    的一个鼓胀胀的蛇皮袋子跟老苏进了院。老苏的女儿在省城医院里工作,而且他老伴常年有病,所以家里经常备有各种药品。老苏找了两种杀菌消炎的药让乞丐喝下去。喝完药,乞丐捂着肚子又背起蛇皮袋子说要出去上厕所。“院子里就有厕所!”老苏把他的蛇皮袋子拿下来扔到地上,领着乞丐来到院子角上那间厕所里。这时院门开了,原来是邻居老姚的儿子姚征来了。他在公安局工作,是个警察,但他从小就心灵手巧,什么电器都能摆弄。老苏家的电视这两天光出雪花没有图像,刚才在老姚家下棋时老苏告诉老姚,

    故事林 2010年23期2010-05-14

  • 别惹老头
    上拎下来_二个蛇皮袋,往牛大成跟前一放,说:“钱都在这里,你要不要先点点?”牛大成拎拎袋子,沉沉的,分量不轻,他半信半疑,让老头进了店。老头背着手在店里走了几个来回,边走边不停地点点头,对牛大成说:“这几辆轻型车都有哪些不同?有啥特色?哪个省油?你给我介绍介绍吧!”牛大成耐着性子,看着老头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把几种不同型号的车给老头做了介绍。老头听得很用心,听完了用手一指旁边的一辆车,说:“我觉得这辆车蛮合适的,就是它了!”牛大成真没想到老头说买就买,硬

    故事会 2010年7期2010-04-21

  • 一双皮靴
    背着个鼓囊囊的蛇皮袋,两眼瞪得溜圆,像个寻找猎物的猎人一样,不放过大街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旮旯。马老伯是个捡破烂的。马老伯每到一个垃圾桶跟前,就把关节已经变了形的手伸进垃圾筒,上下左右来回翻动,遇到有价值的东西,就忙掏出来装进身后的蛇皮袋,跟得了宝贝似的,满是皱纹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有时手伸进去,不说摸到什么脏东西。会冷不丁被铁丝、玻璃、碎灯管等利器扎伤,而且这种现象经常发生,好在马老伯已经习以为常了,根本不在乎,好像自己的手是铁手。天越来越热。马老伯

    文学港 2009年6期2009-09-30

  • 扫煤的奶奶
    扫帚、一手拿着蛇皮袋出去了。三个月之后,奶奶回来了,带回来一只白羊羔、一只小黑猪、一捆粉条,交给小波妈妈五百元、小波与妹妹的学费奶奶也交上了。奶奶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拿着蛇皮袋,风吹着她那白发,在风的飘动下,一晃又回到小波的面前,小波上了高中,考上了重点大学,妹妹也考上了大学。小波去城里看望奶奶,奶奶住在暖气管下面,用三根棍撑起了一个篷,白净净地奶奶,变成了黑奶奶,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胳膊、她的腿、她的脚,全身一道色,黑。只有汗水浇开的一道道沟,是白净净的

    小小说月刊 2009年10期2009-05-14

  • 老实人不吃亏
    进那个脏兮兮的蛇皮袋里,与其他衣物混在一起,剩下的零头就装进贴身的内衣口袋里。他早就听人讲过一条新闻,某乡下老板将几十万元现钞装进一条麻袋里,上面盖着棉花,搁在火车上的过道里,不显山不露水,谁做梦也没想到里面藏着巨款,所以没人去碰它一下,几十万元现钞就这样平平安安捎回了家。冬仔便依着葫芦画瓢,将挣来的血汗钱装进了这个不引人注目的蛇皮袋里,自以为万无一失了。打点停当后,冬仔便拎着蛇皮袋直奔长途汽车站。因为挨近年底,乘客特别多,其中大多是回乡过年的打工仔、打工

    故事林 2007年16期2007-05-14

  • 民工的行头
    必备的行头——蛇皮袋子。 城里时常见到农民,有瞧看亲友的,有打工谋生的,衣着肤色神情一望而知他们是农民。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他们出门时使用的“旅行包”——装化肥的蛇皮袋子。给亲戚带的土特产品,放在蛇皮袋子里;随身携带的衣物被褥,也都放在蛇皮袋子里。蛇皮袋子简直是万能如意箱,篮子、筐子、背包、提包什么的,所有装东西的用具全被蛇皮袋子取代了。蛇皮袋子的确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包括城市人的厌弃和公交车售票员的歧视,一并容了进去。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化

    杂文选刊 2004年6期2004-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