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

  • 耳 背
    有点怪怪的,好像乡长疏远了他,因为乡长在他面前一改温和可亲的神态,总是铁青着脸,他自己想来想去不得其解,怀疑这事是不是耳背引起的。一周来,刘渔被重感冒困扰,整天脑袋瓜子嗡嗡响,耳朵也就更不灵便了。那天早晨上班,乡长把刘渔叫到办公室,指着办公桌边的一箱茅台酒,说:“把这个送到——”乡长清了清嗓子,“送到……去吧。”送到什么地方去,刘渔没听清。乡长说送到什么地方的时候,将右手肘子架在办公桌上,手背很轻柔地一挥,由他胸前向外划了个弧线,那神态举止好像是要他把酒送

    青年文学家 2020年31期2020-11-30

  • 任前公示
    调整,小寨乡的罗乡长被提拔为国土资源局局长,在县电视台和报纸等新闻媒体上进行了任前公示。得知消息后,同事和朋友的电话铺天盖地而来,罗乡长挂了这个接那个,忙得不亦樂乎。突然,一条短信映入罗乡长的视野,短信是这样写的:“罗乡长,恭喜你高升了,你还记得去年乡里修办公楼包工头送给你的钱吗?如果你不想让这不义之财影响你的仕途,你最好给我5万元封口费,否则你不但不能更上一层楼,还会锒铛入狱,我可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罗乡长本来对这事一直提心吊胆、诚惶诚恐,可上

    决策探索 2020年21期2020-10-30

  • 乡长的鞋
    羊毛韦乡长的办公室通常放着两双鞋,一双是锃亮的高档皮鞋,一双是沾满泥巴的黄球鞋。高档皮鞋出场,通常是韦乡长要会见客商。韦乡长私下常说,“人是衣裳马是鞍,千万不能让客商小瞧了,不把咱乡长当干部!”黄球鞋上脚,一般是上级领导莅临调研检查工作。韦乡长私下会说,“装龙像龙,扮虎像虎,一定要让领导放心,咱乡干部就是泥腿子。”日常给韦乡长服务的办公室干事小姚调进城里,继任者是刚分来的新人小丁。小丁很勤快,一大早就把乡长办公室拾掇得窗明几净。小丁满意地扫视了一圈,韦乡长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5期2020-05-21

  • 扶贫
    的后腿。这不,康乡长上任的第一天就去了疙瘩村。康乡长让村主任把村里的困难户排一排,他要选一户最困难的,作为扶贫工作的突破口先行帮扶。村主任扳着手指头,数算了一圈儿,说:“按情况,韩老犟家最穷,但工作没法做。”康乡长问:“为啥?”村主任说,韩老犟是个死拧紧子,前几次工作组来,要帮他,他不接受。就说去年年底吧,上级给了些救济的年货,他和村会计拎着米面送上门,被韩老犟撵了出来,还说,年三十打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照样过年。就这种犟种,穷死活该!康乡长站起身,对村

    上海故事 2019年11期2019-01-17

  • 死不瞑目
    马卫柱山乡苟乡长在正月十五那天心脏病突发,医院抢救了好久,还是没有抢救过来。苟乡长虽然死了,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乡领导和同志,还有苟乡长的遗孀——比他小十岁的一位女士,都好不心酸。他们希望,能有什么法子,让苟乡长瞑目。乡政府看大门的杨大爷说:“这死不瞑目,必然是有什么心事放不下來,只要谁能说出死者的心事,让他放心,死者的眼皮就会合上。”第一个说的是他的妻子,她对着苟乡长说:“老苟啊,你放心,我决不改嫁,一定会把我们的儿子拉扯大。”但苟乡长的眼睛动都不动一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8年16期2018-10-18

  • 进攻号令
    临近中午时分,石乡长和几个副职坐着小车冒着一溜青烟来到落潮村说要检查工作,东拉西扯了几句后,村主任刘大刚客气地说:“石乡长,您就将就点儿在俺村吃顿便饭吧!不瞒您说,我们听说您要来也没准备啥,也就是杀了一条狗,宰了几只鹅啊鸭的,大冬天的炖锅狗肉给乡长补补身子。”石乡长一听心花怒放,嘴上却一本正经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好吧,咱们就边吃边聊吧,记着,下次可不许这样,简单点就很好,我这人对吃不讲究的。”当下大伙儿出了村委会的门,刘大刚走在最前面,一出门就大声向隔

    小小说月刊 2018年9期2018-09-25

  • 这条路一定要修上
    南方悠游的云,王乡长意志坚定地说。跟在王乡长后边的靠山村村民一下子急了,忽啦一下子围住王乡长说:“乡长,这条路不能修啊!”他们身后一片山核桃树上结满了核桃,风一吹,核桃们摇头晃脑,你碰我一下,我挤你一下,玩得好不开心。王乡长使劲吸了一口烟,掐灭烟屁股,抬头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看着它立即消散在风中,头也不回地说:“不,这条路终归还是得修上!”村民们回头看看满坡的核桃树,再瞅瞅王乡长铁青的脸,向他又贴近了一步,央求说:“王乡长,这条路真不能修!改道,行吗?”王

    上海故事 2018年8期2018-09-06

  • 造假过了头
    朝元县里将要从众乡长里面选拔一名副县长,得到消息后的黄乡长特别开心,他知道自己升迁的机会来了。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主管升迁大权的领导是他姐夫。下班回到家,黄乡长便给姐夫打电话。他姐夫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这次提升,问题应该不大!但上头有明文规定:被提拔的干部必须做成一件感动人民群众的大事……”挂了电话,黄乡长心里算是有谱了。要在短时间内做成一件让人民群众感动的大事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不过,不简单归不简单,黄乡长岂能没辙?这天,黄乡长和一群乡干部

    爱你·健康读本 2018年12期2018-05-14

  • 乡长
    ,人们开始喊他老乡长。尽管很不适应,但还得乐呵呵地应承,以免别人说自己闹情绪。上午交接大会开得很隆重。县委组织部张部长代表县委县政府对老乡长表示了感谢,尤其提到在老乡长任期内成功实现全乡最后一个贫困村脱贫。退休了能被组织上肯定,老乡长很激动。新任乡长已经到任,按规矩,老乡长在开完交接大会后就算光荣退休了。但是会后老乡长提出来想再去陈家窝看看,这是他的扶贫联系点,离乡政府有十里多路,全是沟沟坎坎,没有公路,车子很难开进去。乡党委刘书记听说老搭档要去陈家窝,忙

    金山 2018年4期2018-04-26

  • 错别字
    关干部生活会上,乡长将“如火如荼”讀成了“如火如茶”,我当即提示说:“乡长,这个成语念‘如火如荼。”乡长听后极不自然地说:“那你说‘荼和‘茶区别在哪里?”我忙解释道:“‘荼是指茅草的白花,‘茶是生长在南方的常绿灌木,这两个字只差一横。”乡长又问:“茶开什么色的花儿?”我说:“开白花。”乡长听后把脸一沉,极不乐意地说:“我说大学生,荼开的是白花,茶开的也是白花,再说写出字来也就差那么小小的一笔,总体上还是差不多的嘛,你干吗钻那死牛角尖儿……”接着乡长又板着面

    特别文摘 2017年24期2018-01-23

  • 摘帽
    。人们开始喊他老乡长。尽管他很不适应但还得乐呵呵地应承,以免别人说自己闹情绪。上午交接大会开得很隆重。县委组织部的领导代表县委县政府对老乡长表示了感谢,尤其提到在老乡长任期内成功实现全乡最后一个贫困村脱贫。退休了能得到组织的肯定,老乡长很激动。新任乡长已经到任,按规矩,老乡长在开完交接大会后就算光荣退休了。但是会后老乡长提出来想再去陈家窝看看,这是他的扶贫联系点。陈家窝离乡政府有十多里路,全是沟沟坎坎,没有公路,车子很难开进去。乡党委刘书记听说老搭档要去陈

    含笑花 2018年6期2018-01-22

  • 给你发块匾
    张玮贺乡长要在全乡大规模搞特色农业种植,这天,他到蛤蟆村去视察200亩生姜规划种植情况。可是,进村一打听,村主任老莫就告诉他,200亩生姜的种植任务很不顺利,一些村民反对得很厉害,尤其是一个叫王老四的人,叫嚷得最凶。贺乡长一听,立刻对老莫说:“让他们种姜发财还反对,真是榆木疙瘩不开窍!走,去你说的那个王老四家里看看!”王老四在村子的东头住着,是一座很平常的农家小院。老莫领着贺乡长走进院子时,王老四正在修理农具,见老莫领着几个陌生人进院,王老四有些吃惊。老莫

    故事林 2017年21期2017-11-14

  • 好你个狗官
    深时浅的脚印。王乡长因为下乡扶贫攻坚,一路瑟缩着,顶风冒雪下乡去。可巧,正赶上一个农户杀年猪,就被村长领去吃饭了。虽然是下雪天,农家小院却并不平静。院里人来人往,屋顶炊烟袅袅,腾腾的热气从敞开的房门喷薄而出。王鄉长见了,心里顿时有了暖意。他快步走进屋,屋里一铺大炕,散发着烤脸的热度。王乡长伸出手,摸了摸火墙,觉得很烫手,急忙缩回来,心里已没了冷意。炕上主人摆了饭桌,一桌杀猪菜已然上齐。杀猪烩菜、血肠、烀白肉、烤肉、炒酸菜、尖椒炒肚、凉拌猪耳朵、猪皮冻,一样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17年9期2017-09-22

  • 福利来了
    金琪新来的乡长一上任,就发现有三个工作人员一直不上班。乡长决定亲自打电话催促。第一个人叫张迟,乡长打电话问:“张迟,你为啥不上班?”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是空号。”乡长对秘书说:“明明是男人装出来的声音,这张迟也太过分了!”接着,乡长给李控打电话:“请问是李控同志吗?”对方一听,直接挂了电话。乡长又给第三个人王相打电话:“你好,请问是王相先生吗?”王相说是。乡长突然严肃地说:“身为政府職员,为什么不上班?”王相有气无力地说:“

    共产党员·下 2017年2期2017-03-01

  • 你的麦子不能割
    时候,却接到了张乡长的电话:“我说王村长,我听说你家的麦子是咱全乡长勢最好的,你家的麦子先不要割啊!”我不解:“我刚到地头,正要开镰呢,您怎么不让我割呢?”张乡长说:“这个你不要管,你先不割就是。我申明,若你胆敢私自割了,我唯你是问!”过了三天,我那三亩麦子已经熟过头了,有些焦穗掉粒,我坐不住了,忙给张乡长打电话:“张乡长啊。别人家的麦子都已经全部割完了,只剩下我的这三亩了,这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三亩麦子若再不割,就可能都坏在地里了。”张乡长严肃地说:

    金山 2017年1期2017-03-01

  • 送礼
    侯发山郝乡长,您今天来我们靠山屯,本打算给您送一些怀药的,但是,您知道,送礼都是对别人美好的祝福,送药却是忌讳的,会让人觉得送礼人有盼着人家生病的嫌疑,不尊重对方……郝乡长到任后的第二天,就来到了靠山屯,说是调查也行,说是考察也中。村主任老贵带着郝乡长四处溜达,这边看看,那边走走,一边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问话,无非是村里多少口人、多少亩土地,村民的收入如何,等等,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儿。但老贵心里明白,郝乡长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此行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弄一些“怀药

    金山 2016年12期2017-02-17

  • 乡长要来村里
    任的电话,说新任乡长中午要来村里检查工作,还特意叮嘱不要铺张浪费,现在都提倡廉洁了。村长挂了电话,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一定要趁新乡长到来时拉近关系,好好招待乡长,村里的路早该修了。他想起没有招待好上任乡长,本来说好的修路项目最后泡汤了。这次一定好好招待他。可是怎么招待呢?村长犯了愁。以前每次乡长来要么吃柴鸡,要么吃河里的鱼,可是这位新乡长喜欢吃什么呢?昨天刚下过大雨,路上还有积水呢,去赶集也不方便。如果乡长到了还没准备好,那不是找罪受吗?村长想。还是来个炖柴

    小小说大世界 2017年2期2017-02-10

  • 不凑巧
    二来到乡政府找李乡长,在乡长办公室门前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这时,从隔壁办公室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问:“您有什么事吗?我姓戴,是李乡长的秘书。”憨二答:“我老父亲的宅基地被人占了,我要找李乡长解决问题!”小伙子说:“真不凑巧,李乡长下基层去了!”过了几天,憨二又来找李乡长,从乡长办公室隔壁又钻出那个姓戴的小伙子,小戴问:“您有什么事吗?”憨二答:“我要找李乡长,还是宅基地被强占的事儿!”小伙子说:“真不凑巧,李乡长去县里开会去了!”一个月后,憨二来找李

    共产党员·下 2016年12期2017-01-17

  • 检查督导到乡来
    上午,青山乡的聂乡长正在办公室玩着电脑,乡办公室路主任推门进来了,聂乡长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路主任,他说:“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我还以为是县里效能办查岗来了。”路主任说:“接了上级一个紧急通知,要急于与你汇报,忘敲门了。”聂乡长问:“什么紧急通知?”路主任说:“咱乡不是县里的养菇试验乡吗?今天县里来督导检查,现在路上,一个半小时到。”聂乡长说:“要督导检查,怎么现在才通知。”路主任说:“县里电话里说了,这次督导检查不提前通知,目的就是要看看被检查乡镇养菇的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16年2期2017-01-17

  • 追捕洋狗“玛丽”
    有顺解释道,狗是乡长的,乡长家在县城,县城正开展打狗运动,乡长把狗带回乡里,叫我先养着,说过了这阵风再弄回县里。这事没办法,你们都晓得,村里还有八万块钱扶贫款在乡长手里攥着呢。哟,一条好狗,村人啧啧称奇。村人现在享着眼福,不管钱只管狗。就是就是,王有顺义务帮乡长做起了广告,乡长说了,是德国种。哟,果然是好狗,乡长的德国种。村人又是一番啧啧称奇。王有顺慌忙摆手,不好乱说的,不好乱说的。怎么说啊,村人问。王有顺手托下巴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一本正经地说,就说是,

    章回小说 2016年11期2016-12-02

  • 丁理想
    他有一双金鱼眼。乡长喜欢抽烟,每回丁理想看见了,总会凑过去,盯着乡长手里的烟说:乡长,抽腐败烟?靠!这能是腐败烟?乡长晃了晃烟盒,烟是15块钱一包的硬壳白沙烟。啧啧!丁理想眨巴着金鱼眼,大大咧咧地说:寒碜了不是。来,抽我的吧。递上一支芙蓉王,帮乡长点上后,又说:嫂子是不是把钱袋捂得紧?切!我就好这个牌子。乡长佯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他也嘻嘻哈哈看着乡长笑。乡长爱发火,一发火,他嘴里的话,就像一枚枚手榴弹扔向我们,我们都畏畏缩缩地弯着腰,低着头,噤若寒蝉,不敢

    金山 2016年7期2016-09-22

  • 福利来了
    金琪新来的乡长一上任,就发现有三个工作人员一直不来上班。乡长决定亲自打电话催促。第一个人叫张迟,乡长打电话过去问:“张迟,你为啥不上班?”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是空号。”乡长对秘书说:“明明是男人装出来的声音,这张迟也太过分了!”接着,乡长给李控打电话:“你好,请问是李控同志吗?”对方一听,直接挂了电话。秘书提醒道:“乡长,现在谁还叫同志?人家一听就知道是政府部门的。”乡长点点头,给第三个人王相打电话:“你好,请问是王相先生吗

    故事会 2016年16期2016-08-23

  • 机智乡长
    。破案受阻后,龚乡长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龚本云。这龚本云是龚乡长的堂叔,一向口无遮拦,好斗逞强,一般人不敢做的事他都敢做。虽说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龚乡长料定十有八九凶手就是他。再说,事情发生后,为了防止暴力事件再度发生,县政府很快召集了两村所属乡的乡长商讨水域归属权的问题。虽说陈村所占的水域面积要大,但由于龚乡长的据理力争,最终还是以五五划了界。消息传来,龚村人为了表示对龚乡长的感谢,特意选出了几个代表去看望龚乡长。龚乡长热情接待了他们,送他们回去时,他突然拉

    故事会 2016年15期2016-08-23

  • 掰手腕
    ,风一样刮进了黄乡长的耳朵里。黄乡长当即安排管政法的副书记调查一下情况。原来,大年初一,聂文化家里来客,客人走后,他去了村棋牌室。当时村民聂老虎输得心急火燎,把牌摔得啪啪响,警告聂文化少插嘴。聂老虎平时搞一些小开发,光棍惯了。聂文化酒劲上来了,指手画脚,嘟噜个没完没了。老虎一激动,俩大眼一瞪,掀翻牌摊子,就跟文化干起了仗。好在是赤手空拳,没伤着人。“哪……聂文化咋住院了?”“要面子呗。聂老虎头也不露。”“要面子,咋不要法律啊?”“一个住了医院,一个耍赖不买

    啄木鸟 2016年7期2016-06-29

  • 最佳位置
    本来就不合理。王乡长从县纪委开完会回来,立马决定重新给意见箱找个位置。王乡长说:“群众意见箱?是应该放到群众当中去!这一点我们过去做的确实欠妥。”赵主任在乡政府门口看了几个位置,王乡长都觉得不满意,没同意。王乡长说:“为了充分发扬民主,意见箱应该放置得远离乡政府视线范围,这样群众才敢大胆地给我们提意见……”看着赵主任满头是汗,又转了回来,王乡长说:“我看最合适的位置是挂在乡政府大门右侧那家小超市屋檐下,出乡政府大门才能看得到。那里的群众人来人往,符合纪委对

    小说界 2016年3期2016-06-06

  • 俺和乡长是“朋友”
    关,这天上午,曹乡长由村长陪着,带着一袋子大米和一桶食用油,扶贫进了周福贵的家门。望着乡长,周福贵感动得热泪盈眶。曹乡长和老周打招呼,周福贵受宠若惊,紧张得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好。曹乡长走后,周福贵的情绪好久才平定下来。望着地上的米和油,周福贵突然对老婆马金枝说:“人家乡长都来看咱了,咱可得有点表示啊?”马金枝呆呆地说:“那咱,咱怎么表示呀……”对呀,自己家里穷得叮当响,怎么表示?最后,周福贵突然有了主意:“我上山挖的那些药材城里人最喜欢了,可以把那些药材送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16年4期2016-04-21

  • 百年柿子酒
    。最近,新换了个乡长祝东来,滴酒不沾,大伙都说这个祝乡长没口福。祝东来笑笑,滴酒不沾,迎来送往,一律如此。没一个月,人送外号“三不乡长”,意思是“不抽烟,不喝酒,不往人里走”。祝东来还是笑笑,一点也不生气。大伙就挺奇怪,这“三不乡长”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抽烟,到底喜欢啥呢?乡办事员小吴通过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新乡长的喜好。原来,祝乡长不喜欢喝酒,却喜欢收藏好酒,不管谁家酿了好酒,他都会想方设法弄一瓶。到乡里来没多久,全乡三十六个村,谁家酿酒,谁家酿的酒香,

    民间文学 2015年11期2015-12-08

  • 谁是英雄
    先进典型。这天,乡长带着电视台的人找到了二狗,说:“你是咱们乡的英雄,这次的先进典型非你莫属。可是,口说无凭,我打算,情景再现,把你救人的场面拍下来。”二狗为难地说:“这……这怎么拍呢?四毛正在家静养呢。再说,这事不光彩,不能让他再跳一次河吧?”乡长笑了:“我能干那事吗?拍你一个人的镜头就行!”二狗点了点头:“那行吧。”很快,一行人来到了河边。这会,气温降到了零下2度,乡长,摄制组成员,还有围观的群众黑压压一片。二狗搓着红通通的双手,问:“乡长,怎么拍?”

    晚报文萃 2015年7期2015-11-19

  • 让梨
    陈末全余老四和当乡长的余志是邻居,两家屋后各有一个园子,余老四的是菜园,乡长的是果园,中间隔一道石墙。 乡长的一棵梨树紧靠石墙,便有三个大枝桠很不老实伸进了老四家的领空。这天,两人都在园子里忙乎,乡长看见那些枝桠主动说:“老四啊,这枝桠长过界了,挡了你的阳光了,要不我砍了?” 余老四看了看那些斜伸拳脚的枝桠,仿佛才注意到似的,笑着递过来一支“黄鹤楼”说:“费那个劲儿干什么?莫不是怕我吃了你家的好甜梨吧?”乡长反倒不好意思了,似乎是自己多心了,就说:“你

    小小说大世界 2015年4期2015-04-10

  • 官儿迷
    久,腰山乡新换了乡长,姓孟。让何伟激动的是,孟乡长竟然跟他住一个小区。何伟心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回我可要把握机会,充分利用地理优势,为领导搞好服务,为自己铺就升迁之路。”那天,下班回家后,何伟正独自喝着闷酒,他老婆丽丽突然喜滋滋地回来,神秘兮兮地说:“老公,好消息。听说你们孟乡长家的京巴狗丢了。”“那跟我有啥关系?”何伟斜了丽丽一眼说。丽丽用手指点着他的脑门儿,数落说:“你这个榆木疙瘩,怎么就不开窍呢?这是个好机会啊,咱们可以买条差不多的京巴狗,给孟乡

    共产党员·下 2014年8期2014-08-29

  • 隐形眼镜
    邢东这天,范乡长到县里最大的眼镜店配眼镜。负责接待他的小姑娘貌美如花,口齿伶俐,没多大工夫,就说动范乡长赶一回时髦,配一副进口的隐形眼镜。小姑娘服务周到,她帮范乡长戴好隐形眼镜,让他先走到店门口试试效果。这外国货果然不一般,范乡长走到门口,朝远处一看,原来模模糊糊的景象,现在突然变得清清楚楚了!范乡长觉得很满意,他转过身回到店里告诉小姑娘,这隐形眼镜不错,他要了。小姑娘喜出望外,拉着范乡长坐下,想帮他把隐形眼镜取出来,可不知为什么,眼镜片紧紧贴在眼球上,怎

    故事会 2014年16期2014-05-14

  • 不能让他富起来
    中秋前夕,我随张乡长去特困户王有礼家慰问。当王有礼接过张乡长递过去的两桶花生油、两袋精粉面和二百元现金的时候,不但激动地热泪盈眶,连声说“谢谢、谢谢”,而且“朴通”一声给张乡长跪了下来。这场面让我也非常激动。过了一个多月,我的一位老同学的企业要招工,我就和张乡长商议:“张乡长,不如让王有礼到我同学的厂子里干吧。让他一个月挣上个四五千块钱,这样,不久他就可以发家致富了!”张乡长一听,摇摇头说:“不行,不能让他去打工掙钱!”我很不解:“这是为什么呢?”张乡长

    小品文选刊 2014年6期2014-05-08

  • 不愁熊猫血
    曾勇乡长儿子遭遇车祸,急需输血救命。乡长老婆忙给在外考察的乡长打电话。乡长一听,生气地说:“跟我说有什么用,赶紧催医生给输血呀!”老婆哭着说:“儿子血型跟你一样,是RH阴性,本地和邻市的血库都沒有这种血型的血。医生说,这种血型的人十万个里面才有一个。”乡长也急了:“相隔这么远,我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呀!”想想又说:“你赶紧去找乡计生办刘春芳的儿子德才,他也许是这个血型!”“这……”老婆半信半疑,“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这个血型?”乡长说:“现在没闲工夫扯这个,你

    特别健康·上半月 2014年7期2014-04-08

  • 看你们如何编故事
    徐玉成“你们马乡长呢?”县长跨进办公室时,我正在埋头赶写一个材料。我抬头一看,慌忙站起来说:“李县长好!”县长喜欢搞突然袭击,这次也只带了他的秘书一人来。马乡长钓鱼去了,我心头琢磨着该如何应对李县长的问话。马乡长最喜欢钓鱼,一旦钓瘾来了,也不管上不上班,拿了钓竿就走人。我假装咳嗽几声,计上心头,说:“马乡长一大早就下村指导工作去了。”话音才落,马乡长就一身钓鱼行头从外面闯了进来,边走边朝我嚷:“小叶,你去帮我买根钓竿来。才钓一会儿,钓竿就断了。”李县长循声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4年3期2014-03-28

  • 乡长爱扶贫
    过节,山套乡的高乡长都要慰问贫困户,捎一袋面,送一桶油,东西不多,却感动了不少乡亲。一个夏天的中午,高乡长有事出门,车子突然坏了。当时正是烈日当头,周围不仅没有一棵树,由于连日的大旱,连棵草也没有。正当高乡长酷热难耐之时,走来了一个老农。老农急忙打招呼道:“那不是高乡长吗?”高乡长问:“你是?”老农说:“你不记得我了?春节前你到我家去过,还给我送去一袋面。”高乡长没有记起他是谁,但仍连说:“应该的,应该的。”那老农一看高乡长晒着,忙摘下头上的草帽给他戴上,

    故事会 2013年2期2013-05-14

  • 咱们都来抓把柄
    殷贤华新上任的张乡长独自一人走村入户调研,不知不觉天快黑了。在回乡政府的路上,张乡长不由加快了脚步。路过一家屋门紧锁的农户小院时,张乡长隐约看见窗户边有一个人,正鬼鬼祟祟地忙着什么。张乡长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瘦猴似的小偷正用竹竿套着铁钩,透过窗户在偷主人家的腊肉。“趁主人不在家偷腊肉,不像话,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 张乡长严厉地说。瘦猴见是张乡长,脸刹时红了,说: “张乡长,我喜欢吃腊肉,但家里穷,买不起,所以才偷。我错了,我发誓再也不偷了。”见张乡长不为所

    故事林 2013年23期2013-05-14

  • 泥巴的妙用
    吾福这一天,小林乡长的老婆来了。小林乡长提拔到这个乡当乡长后,他老婆还是第一次来。小林乡长老婆很勤快,刚到乡里,第一件事就是给林乡长屋里清扫卫生,扫着扫着,突然看到床底下放着一个塑料桶,搬一搬,沉甸甸的,原来是大半桶黄泥巴。这些黄泥巴是干什么用的呢?包咸蛋?不可能。小林这人只晓得吃不晓得做,再说,堂堂一个乡长,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不是酒店就是食堂,都是呼之即来,想吃咸蛋还用得着自己做吗?养盆景花草?也不对。小林从来就没有养花种草的雅兴啊。小林乡长的老婆想了半

    杂文选刊 2012年8期2012-05-14

  • 面 熟
    安庆乡长第一次去柳河村和村委主任握手时,不知怎么的,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边握手,一边端详着村主任,好像在记忆的储存里搜索着。村主任有些愣怔地看着他,乡长又更紧地握一握村主任的手说:“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乡长这么一说,村主任也觉得乡长有点面熟。乡长是乡镇换届从县委机关调过来的,姓禾,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木木的。村主任也是新上任的,和乡长年龄相仿,都是三十四五岁,姓秦,叫大根。在大根的挽留下,乡长那天在柳河村吃的午饭,因为乡长和村主任有似曾相识的感

    小说月刊 2012年12期2012-05-08

  • 乡秘书的年终总结
    红旗乡乡政府,做乡长秘书。这天,小刘被乡长叫到办公室,让小刘写一篇年终总结,乡长说:“年终总结关系到评典型、评先进,我们全年的工作成绩全在这篇总结里了,一定要高度重视,下大力气,把这项工作完成好。”小刘接到这一工作任务后,加班加点,废寝忘食,冥思苦想,好在他大学学的是中文,文字功底深厚,但对一些工作还不太了解。他就到各个部门了解情况。到了计生办,计生办主任简单地介绍了一年的大致情况,然后对他说:“小刘啊,其他的工作全靠你的笔头功力了。”到了林业站,站长更是

    小品文选刊 2012年2期2012-05-08

  • 不该急的事
    事拖拉,最近老挨乡长批评。这一天,他忽然发现五楼卫生间,靠里侧一个蹲位的门外倒立着一只拖把,门上还贴着一张纸条,上头写了几个大字:“卫生间已损坏,请勿使用!”小刚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五楼可是“领导层”,领导层卫生间坏了不及时修,乡长知道了又要骂。他不敢马虎,赶忙进门检查。他东看看,西瞧瞧,又一按冲水阀,“哗……”一股强劲的水流冲出,“咕咚咚……”往楼下冲了好几层,还能听到声响。他感到奇怪:这卫生间没坏呀。正想着呢,有人走进卫生间,小刚一回头,见是乡长,忙

    故事会 2011年20期2011-10-24

  • 得寸进尺的乡长
    不了。新上任的康乡长到任后,听说了南湾村的情况后,就抽了个双休日到南湾村来了。南湾村村主任老贵十分高兴,以为又是康乡长来给他们送扶贫款救济物资的,谁知康乡长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一袋面也没给他捎,一壶油也没给他带,而是让他领着去山上、河边瞎逛。老贵不知道康乡长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于是他一边陪康乡长转悠,一边忍不住哭穷:“村里的小学校舍破烂不堪,该补补了;村里的道路坑洼不平,该修修了……我老贵在村委干多年,一分钱的工资也没得过。”康乡长只管听老贵唠叨,却不搭话。

    故事林 2011年13期2011-05-14

  • 教你升官
    任不久的邙牛乡孙乡长一到办公室,刘秘书就交给他一张请柬。孙乡长打开请柬,发现是一个叫郑屠子的人邀请他去他家喝酒、吃狗肉。“这个郑屠子是干啥的?”孙乡长问。刘秘书说:“这人是八里村一个杀狗卖狗肉的屠子,大名叫郑新华。当年因为失手杀了人,被判过死缓,后来在劳改农场表现优异,待了20年就被放出来了。”什么?一个杀人犯竟然要请乡长喝酒,这也太荒唐了点儿吧?孙乡长又好气又好笑,把请柬一丢:“不去。”不料刘秘书却凑上前,小声说:“孙乡长,我个人建议,您最好还是去一趟的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09年11期2009-12-24

  • 幸好不是真的
    冷国文我到乡长办公室时,看到女人抱着个才出世的奶娃儿,眼睛红红的,坐在乡长对面。乡长脸上带着愠怒,叉着腰,不停地走来走去。女人见我进来,抹抹眼泪,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兄弟,你评评理,这是不是乡长下的种,那天你也在。我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乡长气得手脚发抖,大清早的,饭可乱吃,话不能乱讲。谁知道这是哪个的种哟,不要栽脏陷害到我身上。咋不是你的呢,是你下的种,你是乡长,自己做的事,怎么就不认账了呢?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哭腔。乡长办公室外已有几个人在探头探脑

    小小说大世界 2009年7期2009-08-31

  • 感动
    愣,特别是接到吴乡长的电话以后,眼珠子就不会动了,总是盯着墙角发呆。吴乡长是乡里分管信访工作的副乡长,但习惯上大家都叫他吴乡长。减掉了一个“副”字,增加了一份尊重。最近两个月,吴乡长经常给老周打电话。有时三天两头打一次,有时每星期打一次。内容大致都是相同的。吴乡长说:“是老周么?”老周说:“是,是我。”吴乡长笑了:“老周,忙啥呢?”老周说:“不忙,不忙啥。”吴乡长说:“那好,我请你喝酒。在家等着啊,我派车接你。”吴乡长一而再再而三请老周喝酒,这正是让老周心

    天池小小说 2009年7期2009-08-06

  • 县长的笔记本
    胜喜这天晚上,王乡长刚上床,就听到外面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这时,他的手机铃声急促地晌了起来。王乡长懒洋洋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问:“是王乡长吗,我是张……”王乡长一听,身子忙一挺,毕恭毕敬地问:“啊,是张县长啊,您这么晚来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指示?”张县长在电话那头说:“白天你陪我到小泉村检查工作时,我私人的一个笔记本忘在了村长家里,你看有时间的话,帮我处理一下。”王乡长一听,张县长将私人笔记本的“私人”二字加重了语气,可见他对这个笔记本的重视程度了。于是挂

    故事会 2009年24期2009-06-29

  • 如灯
    渐渐地暗了下来,乡长的心里像装了只饿得不行的猫似的,要不是车上有领导在,乡长真想骂娘。今天是腊月二十九,眼看明天就要吃团年饭了,领导却在这个时候到乡里来了。从县城到乡里,要开三个多小时的车,一路颠簸不说,一到乡里,领导就要到全县最穷的上华村去慰问贫困户。由于上华村山高路远,中午乡长就跟着领导一道在车上吃了份盒饭,到了村里,又跟着领导一道走东家串西家,还要从领导的“老爷车”上搬慰问品,现在乡长已经身乏力倦。没想到的是,领导的“老爷车”竟然在回来的途中抛锚了。

    辽河 2009年4期2009-06-03

  • 教你升官
    任不久的邙牛乡孙乡长一到办公室,刘秘书就交给他一张请柬。孙乡长打开请柬,发现是一个叫郑屠子的人邀请他去他家喝酒、吃狗肉。“这个郑屠子是干啥的?”孙乡长问。刘秘书说:“这人是八里村一个杀狗卖狗肉的屠子,大名叫郑新华。当年因为失手杀人,被判过死缓,后来在劳改农场表现优异,待了20年就出来了。”什么?一个杀人犯竟然要请乡长喝酒,这也太荒唐了点儿吧?孙乡长又好气又好笑,把请柬一丢:“不去。”不料刘秘书却凑上前,小声说:“孙乡长,我个人建议,您最好还是去一趟的好。这

    故事家·风吟 2009年5期2009-05-26

  • 惹祸的数字
    拟好报告,拿给胡乡长审批。胡乡长问:“县里让统计这个数字是啥意思呀?”老郭说:“问过,县上的同志没讲,只说是省里要统计的,让乡里如实报告就是。”胡乡长寻思了一会儿,说:“不能报这么多。要让上面知道乡里欠老师这么多工资,挨批不说,还影响乡里的形象。”说完,胡乡长提笔将36万元改为6万元,把报告递还给老郭,说:“就按这个数报吧。”报告上去没多久,县里拨下来一笔4.8万元的专项资金,指定用于清理拖欠教师的工资。胡乡长拿到下拨资金的文件一看,别的乡都是几十万、十几

    故事家·风吟 2009年10期2009-04-19

  • 乡官(二题)
    孟宪歧何乡长乡长大名何文军,原来在县政府办当秘书,把县长伺候好了,破格从副主任科员直接当了三家乡的乡长。后来,大家都叫他“喝乡长”。三家乡是个小乡,也比较偏僻,没有什么资源,农民就靠土里刨食过日子。何乡长来了以后,看看发展经济是不太容易了,就想了一条走上层路线的道道。何乡长县里熟人多,哪个部门手里都有点小权力,有的还有许多名目的扶助资金。要想从这些部门的头头手里讨点荤腥吃,办法只有一个:伺候好他们。而伺候好他们,办法也只有一个:陪他们喝酒,让他们高兴。让

    草地 2009年6期2009-02-21

  • 活见鬼
    祥是开车专门送耿乡长到县里开会的。车祸发生在通乡公路段。现场惨不忍睹,奥迪轿车头朝上翻滚在路边,车身已经瘪了。浑身是血的刘祥横躺在车子前方约五六米处。据目击者说,刘祥是撞碎了挡风玻璃飞射出去的。刘祥的脑袋碰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当场就断了气。耿乡长却因为没有弹出车外,所以只是受了点轻伤,已经被送往医院。交警队给出的事故鉴定很简单:由于司机超速行驶,又没有按规定戴安全带。这才酿成了平地飞车、车毁人亡的惨剧。问题是,一向沉稳的刘祥怎么会超速行驶呢?而同样没有戴安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09年1期2009-01-08

  • 一夜暴富
    张金初张县长、李乡长一行在村主任老牛的陪同下,走进了“小康之家”万富贵的家。望着万富贵家里的大彩电、大冰箱、高档洗衣机,张县长赞不绝口:“老万啊,不错不错,你家里的摆设比我当县长的都强啊。”万富贵满脸笑容,沏好茶,敬好烟,说:“感谢领导扶持,感谢领导关心。”老牛心里窃喜,他没看错人,这个万富贵,真的是能说会道呀。张县长呷了一口茶,笑容满面地问道:“老万,你说说吧,你是怎么脱贫致富的?”这个问题,老牛前几天就跟他一起演习过,彩排了几次,难不倒他,于是万富贵张

    杂文选刊 2008年5期2008-05-14

  • 特别考察
    最有希望的人选是乡长。乡书记和乡长虽说都是正科级一把手,但实际上党领导一切,乡长名为一把手实为二把手啊!乡长和书记虽然仅一步之遥,但有的乡长却当了一辈子乡长到退休都没有越过这一步。究竟让谁来当乡书记,县委传下话来,近期内要按惯例来人开小会征求意见,开大会民意测验,考察后决定。可等了好长时间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特别是乡长,外表很平静,内心却比谁都焦急。要是这次提不上去,他的面子往哪里搁,群众会怎么看?他还能在这里干下去吗? 乡长没有等来县委考察的人,却等

    资治文摘 2008年1期2008-01-21

  • 如意郎君
    元清桃园乡有个苟乡长,平生酷爱吃狗肉,而且专吃年轻健壮的公狗。几年下来,周围十里八乡的公狗几乎都给他吃绝了。这天,苟乡长刚上班,办公室周主任就汇报说,廖副县长中午要到乡里,叫他接待一下。见苟乡长还在思考,周主任凑上前说:“乡长,要不就招待狗肉宴吧?”苟乡长面露难色:这主意好是好,可由于他喜欢吃公狗肉,现在跑遍全乡十几个村,恐怕再也找不出一只公狗来,怎么办?周主任一拍胸脯说:“乡长,您放心,我就是上天入地,也给您弄只公狗回来!”约摸一顿饭工夫,周主任回来了,

    故事会 2007年14期2007-05-14

  • 乡长“攀亲”
    刘志坚马乡长下乡,不坐轿车,只骑摩托。不带秘书,却带一条高大的狼狗,时间一长全镇十八村,只要那狼狗一出现,村里的土狗一个个夹着尾巴就躲开了,孩子们一见那狼狗,就会欢呼起来:马乡长来了,马乡长来了。村民对那只狼狗刮目相看,就像对马乡长一样,既怀几分敬意,又有几分恐惧。既想走近,却又不敢。常常办公室内,村干部坐成一圈听乡长训话,办公室外,村民也围成一圈,观赏狼狗风采。他们怀着好奇心理,赞美狼狗聪明,能陪同乡长出来办公,视察四乡八村,可见狼狗是见多识广,智慧无匹

    杂文选刊 2007年5期2007-05-14

  • 一个黑提包
    有人用了,那就是乡长乡长的大黑提包里面装得满满的,每当上车时,人们瞧上那个装得满满的大包,就会联想乡长要出远门了。每当下车时,乡长的包也是满满的,让乡长的左肩或者右肩呈倾斜状。从此,乡长的大黑提包开始代表乡长的形象,乡长和大黑提包已经紧密联系起来了。如果这个大黑包放在哪个单位、哪个办公室、哪张桌上,就说明乡长来了。难怪人们找乡长时,就只是看大黑提包:“那个黑包在吗?乡长一定在。”“乡长不在不要紧,只要黑包在,他不会走很远的”。刘主任又开始用黑提包时,是在

    辽河 2006年12期2006-12-18

  • 乡长的醉态
    王苗苗某乡长姓何名卞湘,嗜酒如命,总是不醉不休,人送外号“喝遍乡”。这天上午,李老板求其办事设下饭局,秘书小林陪何乡长前往赴宴。何乡长玩酒的艺术水平极高,什么划拳、申奥、压指头、唬骰子、老虎杠子虫、石头剪刀布……十八般武艺无不精通。一直喝到下午两点,何乡长已是醉意朦胧,连舌头也硬了起来。小林知道下午3点何乡长还要开会讲话,便谢过李老板,将何乡长扶回办公室休息。何乡长一进门便倒在了沙发上,少顷鼾声如雷。到了开会时间,何乡长美梦正酣,小林连唤几遍,都没有反应。

    故事林 2006年20期2006-05-14

  • 乡长的弟弟
    刚下班,城郊乡侯乡长来到派出所王所长办公室,询问昨天抓捕抢劫团伙的情况。王所长说:“侯乡长你来得正好,我正准备去找你。那个团伙中,有一个人说他是你失散的弟弟,闹得厉害。我们查了一下,他父母早亡,你看……”侯乡长一怔,说:“我弟弟?扯淡,不要听他胡扯!”王所长说:“乡长,你还是去认一下,看看怎么办,嘿嘿。”侯乡长有点不耐烦了,提高了声调:“我不是说了吗,我哪有这号弟弟?嗯,你给我依法办案去吧,我正要问你呢,那一伙人审讯完了没有?”王所长搓搓手说:“就剩你这个

    故事林 2006年13期2006-05-14

  • 到底谁懒
    黄东明当乡长的背地被人说懒,这事有点怪。王乡长在最偏远的双河乡当了10年乡长,每年评不上先进不说,还要挨上面批评。这次王乡长来县城参加一年一度的表彰大会,新来的刘县长拍拍他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王啊,我查了下资料,自你当了乡长,10年来双河乡一回先进都没评上。你这人是不是有点懒啊?”王乡长嘿嘿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不止刘县长,不少人私底下都说他懒。表彰会要开两天。第一天开完时天已经黑了,外面又下起雨,乡长们住在县招待所。吃过晚饭,大家觉得无聊,就

    故事会 2006年23期2006-01-12

  • “狗乡长”的绝活
    各有所好。原阳乡乡长苟三,不嫖不赌,却独好狗肉,一日不吃就像丢了魂似的,吃啥都没滋味,人送外号“狗乡长”。可他哪里想到,正是这个嗜好差点要了他的命!那天北风呼啸、寒冷刺骨,傍晚下班后,“狗乡长”缩着脖子正想去“胖子狗肉馆”饱餐一顿,忽见一辆小车急急驶进了乡政府。这么晚了,谁还会来?他正疑惑着,打车里钻出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位老板模样的男子。那男子走上前来问:“你是苟乡长吧?”“狗乡长”迷惑地点点头。男子说明了来意,说他姓吴,是绿野公司的经理,特地为投资而来的

    故事会 2006年17期2006-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