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

  • 坠情
    桑萌简介:步流光爱慕同门师弟白沉璧已久,却因性子放纵不羁,常常惹他生气。她本以为白沉璧应该很讨厌自己,却因一次除妖,意外变成了個透明人,故而她肆无忌惮地跟在自家师弟左右,这才以旁观者的视角发现,原来有些爱意早已悄然生长……【1】步流光在玉衡山晃荡了整整两个月,这期间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正值盛夏,万顷碧波荡漾,十里芙蕖连绵。她百无聊赖地徘徊于卧湖长廊,时不时望向远处。只见一朵三尺宽的莲花上,白袍公子闭目打坐,清俊的面容与水天融为一景,湖面上的浓郁灵气在他周身

    飞言情B 2020年7期2020-09-12

  • 心动时光 新春礼赞 点亮第一刻
    流光一瞬 璀璨光华终不逝街头的灯光,奢华的橱窗,缤纷的烟花,眼前一切都如流光般晶莹琉璃。就算烟花易冷,相聚短暂,但是真情与美好终不会逝去。感恩时分 峥嵘岁月寄情音在时间的长河中,无论是亲人、朋友还是恋人,总有至亲至爱陪在你的身边,赐予你生活的勇气与力量。纪念之日 镌刻时光记永恒我們无法留住欢声笑语的节日,也无法留住银装素裹的冬天,但却能将那段美好的时光永恒珍藏在心间。

    时尚北京 2020年1期2020-06-12

  • 我的学校在流光
    张雨冉我的学校在流光湖,这里风光怡人,空气清新,远处的山与近处的小河为学校打造了天然的学习环境。流光岭不仅是我的家乡,也是我读书学习知识的地方,在这里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变得强壮,我在知识也与日俱增。流光岭中心小学坐落在流光岭镇流市村流光湖畔,全称流光岭镇中心小学,是一所省级合格的农村中心小学,为振兴农村教育做出了贡献。学校创办与1939年,是在杨氏华公祠的基础上改建而来,曾三迁校址,六更校名,于1989年由原流市小学扩建为流光岭镇中心小学。经过几代师生的建设

    学习周报·教与学 2019年52期2019-10-21

  • 西山雨
    霏,那年春日,郁流光骑着小毛驴,迷失在江南的蒙蒙烟雨中。郁流光自小不辨方向,尤其在这样的阴雨天,只能原地打转了。他哀叹一声,若兄长知道他又迷路了,定要惩罚。想到兄长郁行风,不知他此去黄鹤楼,有没有拿下魔道妖人浅叶。他在湖滨流连许久,不知该往何方,忽闻琴声悠扬,淼淼若海上碧涛,浩浩如江河奔流,让他烦躁的心境瞬间开阔。郁流光循着琴声望去,见一青衣人端坐树下撫琴。那人的发丝被风雨吹乱,却成翩然一段风流。细雨斜斜打在他的衣袂上,晕开点点水迹,仿佛红尘沾染,令人不辨

    百家讲坛 2019年20期2019-04-30

  • 将军,吃我一计摸脸杀
    睛的,居然敢踩你流光公子的鞋!这鞋面可是天蚕吐了一百年的丝才制成的,这事儿没完!”白惊羽没被这鬼气森森的气氛吓着,倒是被这人的惨叫声吓得浑身一颤,不小心撞到一具棺材,那棺材立刻有脾气地剧烈抖动起来。白惊羽本能地跳开,拔出长剑,低喝:“是谁?不要装神弄鬼!出来!”刚刚还在惨叫的男人眼睛一亮,傻不啦唧地往前冲:“原来要活人才能唤醒啊!我说我怎么试了半天没动静呢。”听闻此言,白惊羽又惊又疑。他看了一眼身侧的男子,虽然义庄内漆黑一片,看不清人,但对方活蹦乱跳,一看

    桃之夭夭B 2019年11期2019-01-22

  • 西山雨
    霏,那年春天,郁流光骑着小毛驴,迷失在江南的蒙蒙烟雨中。郁流光自小不辨方向,總将西认成东、南认成北,尤其在这样的阴雨天,只能原地打转儿了0他哀叹一声,若让长兄知道他又迷路了,恐怕又要挨罚。想到长兄郁行风,不知他此去黄鹤楼,有没有拿下魔道妖人浅叶0他在湖滨流连许久,不知该往何方,突闻琴声悠扬,淼淼若海上碧涛,浩浩如江河奔流,让他烦躁的心境瞬间开阔。郁流光循着琴声望去,见一青衣人正端坐树下抚琴。那人的发丝被风雨吹乱,却成翩然一段风流。细雨斜斜打在他的衣袂上,晕

    传奇故事(上旬) 2018年2期2018-03-21

  • 杀手的秘密
    地方,奈何与银色流光的实力差距太大,所以不得不来这封灭之谷。忽然,柳然感到一股压抑又强大的力量朝自己席卷而来,胸口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他连忙运转起天符之力调息,不久那股绞痛也渐渐平息下来。银色流光忽然停了下来,把柳然扔到地上,并往柳然嘴里塞了一颗银色药丸。柳然勃然大怒:“你给我吃了什么?”银色流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修为太弱,这颗丹药能护住你的心脉不被此地的力量侵蚀。”柳然仔细感受,果然清爽了不少,他吐出一口浊气,胸口的疼痛也逐渐消失,正准备道谢,银色

    意林 2017年13期2017-08-07

  • 符神传说
    倒还不错!”银色流光瞄了他一眼,“不过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否则,不用进封灭之谷,你就会死得很惨!”确定了对方真的是直奔封灭之谷而去的,柳然心中一沉。不过,他暂时无计可施,甚至就连身上的符力都没有恢复过来,所以也不敢乱动。因为,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干什么,但对方应该知道这封灭之谷的危险。这种情况下,对方还想进去,而且特地抓了他,说要去办什么事情,或许是掌握了封灭之谷什么秘密?如此想来,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在帮对方做完事情之后可就难说了!就算他侥幸活

    意林 2017年13期2017-08-07

  • 符神传说
    还想装傻?”银色流光眸中冷光一闪,抓着柳然的手再次用力,瞬间柳然就完全喘不过气来。柳然只感觉到一股气息从对方手中发出,渗透到了自己体内。这股气息四处游走,正在他体内到处探查,但他却无法反抗。他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一股晕眩感也快速吞没了他的意识。不好,要完蛋了!柳然的心剧跳,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利用这个杀手逃脱了方家,最后竟然要死在对方的手上。这银色流光拥有化劲期巅峰的修为,方宇填和他的管家两个人联手才能挡住他,实力太恐怖,柳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就在柳然以为

    意林 2017年12期2017-06-30

  • 符仙小黑
    然雇用的杀手银色流光接单后与方宇填大战在一起,柳然调整完气息后想要趁乱离开,可此时杀手银色流光眼中却有一抹异色闪过……(详见《意林》2017年第6期)正当柳然调整气息之时,身边的元通灵符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一个黑影从里面突然钻出来。“主人,我是符仙小黑,从今天起听候您的差遣。”柳然一惊,这么小的灵符竟然也给配符仙,想想上次发任务时白花花的银子流入他人腰包,着实让柳然心痛呀。柳然很警惕地问了问:“小黑,你既然是符仙,那我是不是要向你支付金币呀 ?”小黑一

    意林 2017年7期2017-05-02

  • 东宫绘流光
    初酒第一章薛流光从长明宫出来时,已近薄暮,廊前雪铺了厚厚一层,她一眼就看到了跪在阶前的君少琅。单薄的玄色衣袍,平日风流蕴藉的一张脸冻得发紫,狼狈不堪。君少琅虽贵为太子,却十分不得当今陛下辰帝的喜欢,若非他乃皇后所出,而皇后本家势大,只怕储君之位早已易主。宫人撑开红梅灼灼的竹骨纸伞,薛流光屈身行了一礼,缓缓走来,面上神情淡然,是惯常的波澜不惊。落雪融在绣有牡丹的裘衣上,洇开一点湿意,在与他擦肩而过时,薛流光突然顿足:“陛下心意已决,殿下与其在这里长跪,不如想

    飞魔幻B 2016年10期2016-10-25

  • 萤火追流光
    三年后再次见到莫流光,是在他的生辰朝贺上。偌大的华阳殿内,金谷喧阗,繁弦急管。盛萤涵的脸上蒙着一层纱,一身祥云图纹的简单素衣,腰间扎一条鲜艳的腰带,仅在耳边和手腕挂些那耶族惯有的银饰,看上去似平淡无奇的一个女子,却在抬眼的瞬间,露出一双冷然双眸。作为那耶族的王妃,此刻她正手捧贺礼,站在那耶可汗布吉的身旁。“那耶族送上轻羽披风,祝贺吾皇万寿无疆,江河永长。”布吉上前行礼,盛萤涵将手中的披风转给身边的宫人。宴会结束后,盛萤涵被召去御花园陪贵妃看景。凉亭水榭,陈

    飞魔幻B 2013年12期2013-05-14

  • 流光飞舞不夜天
    墙缝里传出来的,流光立刻警惕地扣住手中的剑,示意身后的宫徒切莫轻举妄动。然而已经晚了。数名定力不足的宫徒已经忍不住要去摘墙壁上的灵芝与雪莲,就在指尖碰触的瞬间,他们脸上突然出现迷醉的神情,一丝挣扎也没有。那些珍奇而诡异的植物仿佛长了尖细的牙齿,咬破他们的手指,不消一会,被吸干的血肉之躯就只剩下黑漆漆的几段白骨。其他的宫徒们无不露出惊恐之色,终于有人忍不住唤她:“宫主,我们还是先出去再从长计议吧。”不等流光发话,宫徒们已经疯狂地朝入口处冲去。哗——一张巨网凌

    飞魔幻A 2011年5期2011-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