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子

  • 稻子熟了的时候
    秋天,牛和驴栽的稻子都熟了。牛磨快了镰刀,下到稻田里收割起稻子来。驴见了,劝牛说:“天气挺好的,现在不应当忙着收割,让稻子再上上籽粒,籽粒再饱满些,提高成熟度啊!”牛一边割着稻子,一边回答:“稻子已经熟了,和别的庄稼一样,应当适时收割。”“多上上籽粒,也好增加重量,就会多收获一些,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呀!”驴又对牛说。那蓝蓝的天,那白白的云,那青青的草,那灿灿的花,衬托着奔腾的骏马。内蒙古民谚说:千里疾风万里霞,追不上百岔的铁蹄马。在边疆少数民族发展史上,蒙古

    新少年 2022年10期2022-10-12

  • 稻草人
    揣着斜阳,金黄的稻子窃窃私语。稻子怀胎的季节,稻草人守望一场生命的洗礼。天空是无边的海,每一滴雨从远方的海底飞来,轻轻掠过稻草人的头顶。他多么想要抱一捆稻草去天上,穿越云海,装满一船星辉,编出另外一个“自己”,拥抱月亮,也擁抱宇宙和自己。风驮着露珠在稻叶间来回晃荡,催促着稻子快快成长。它跑进稻草人的袖管,凑近他耳边,悄悄捎给他稻子的问候。等到稻子抵达镰刀的时刻,齐刷刷弯下头去,致敬旷野里的他——这位苍老的勇士。

    星星·散文诗 2022年6期2022-06-30

  • 第一次干农活
    织开展了一次收割稻子的体验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干农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来到农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开阔的、绿里透黄的大草坪。如此开阔的天地,让我们这些久居在钢筋水泥构建的城市里的小孩子兴奋不已。大家在草坪上开心地追逐打闹。过了一会儿,老师和一位爷爷走过来。通过老师的介绍,我们知道这位爷爷姓王,六十多岁。他有一头花白的头发,皮肤黑黝黝的,脸上有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但是看上去非常有精神。他给我们讲了水稻的起源和发展,然后告诉我们割稻子要注意的事项。“充电”完

    作文·小学中高年级 2021年9期2021-11-07

  • 我是他抚摸过的稻子
    里低头弯腰无数的稻子高得要像高粱一样在风中铺展无尽起伏的绿浪穷其一生,向着太阳生长让中国农民金谷满仓中国大地上豎起一座绿色丰碑一个老人的名字,弥漫着清香喂暖中国十四亿人民的心和胃捧起一粒米,捧起一粒光泽捧起一位老人留下的庇荫袁隆平——伟大而平凡的名字能让世界五分之一人吃饱饭的父亲每一棵稻子,是他留下的谦卑和诺言,为大地繁衍深秋的喜悦和温暖手捧米饭的我,是他抚摸过的稻子在希望里行走的一株稻子

    诗潮 2021年9期2021-09-26

  • 一棵稗子在担心什么
    它在小的时候,和稻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它可以混在稻田里面,混吃混喝混养料。但是,当稻子长大了,开始结穗的时候,稗子就暴露了,它不会结穗。所以,为什么说“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呢?因為整个春天,稗子都在成功地伪装。但是它知道,如果它有灵魂的话,它过得一点也不爽,它知道自己终将暴露。我不止一次地听一些很有成就的人说,我老觉得自己有今天,就跟一场梦一样,我觉得自己不配啊。的确,几乎所有心智正常的成功人士,都多多少少会有这种困扰。每天过的日子都是:一棵稗子

    意林 2021年15期2021-08-27

  • 拾穗
    大人们一行行地割稻子,我们小孩子跟在后面,把那些殘存的、掉落的稻子一穗穗地捡拾起来。一天下来,常常可以捡到一大把。等到收割完成,更穷困的妇女会带她们的孩子到农田拾穗,那时不是一穗一穗,而是一粒一粒了。一个孩子一天可以拾到一碗稻子,一碗稻子就是一碗米,一碗米可以做两碗粥,如果掺着地瓜煮,就能做四碗地瓜稀饭了。父亲常说:“农田里的稻子再怎么捡,也不会完全干净的。”(田宇轩摘自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清欢三卷》一书)

    读者 2021年13期2021-06-09

  • 苗瑶语词中关于“稻”的音义考释
    次方言和土语对“稻子”一词的读音,单音节声母为[n-]的多为长期种植水稻为主的语言文化群体,使用复辅音声母如[mpl-]、[nt?-]等则是长期以种植旱稻为主的语言文化群体。通过对“稻子”词汇的苗瑶语古音构拟分析,不仅为苗语支和勉语支各方言土语的同源关系提供了相应的分析借鉴,也为苗瑶语训诂学在语义解释上拓展了语言文化研究的新领域。关键词:苗瑶语词;稻子;音义分析中图分类号:C95-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 - 621X(2020)06 -

    原生态民族文化学刊 2020年6期2020-12-18

  • 稻子向我弯腰
    弯腰的是田地里的稻子。那天,我从办公室里直起腰来,来到牛鼻河边读《林中水滴》,路过一片稻田,稻田中央有一条小路,小路比田埂稍宽,能走下一辆平板车,是农民留作收获用的便道。当我走上这条便道时,我看到道南道北的稻子们全都向我弯下了腰。我非常感动,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忙向稻子们问好。说来,我对这片稻田并不陌生。三十年前,我在乡下教书时,曾和我的学生一起在这里割过稻子,拾过稻穗。只是后来到了城里,天天弯腰,天天弯腰,弯得自己都快不認识自己了,自然也就和这里的稻子疏远

    作文评点报·作文素材初中版 2020年36期2020-09-17

  • 叶长文的诗
    黑,把灯打开吧!稻子熟了父亲一生割了二分之一的稻子有时顾不上吃饭背着太阳下田去了那股热浪吹得他和稻子四平八稳每年十月田垦的背面稻子熟了我都会喊上一句爸爸,吃饭了白你坐在我对面我看着自己从白瓷砖走过太阳是假的啊玻璃窗里那个你也是我自己有好几次我想摸摸自己的样子一切都在悄然无息中进行一切都在死而复生全身长满刺二十四根刺刀长在不同部位随时可以拔出可它藏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比如毛孔别的人总是不屑一顾每天晚上我都会悄悄地拿出来磨一磨一根比一根锋利,像月光的模样直到有

    特区文学 2020年2期2020-09-10

  • 大耳鼠运稻子
    天收获很多很多的稻子。秋天,大耳鼠的稻田里挂满了金灿灿的稻穗。大耳鼠在稻田里忙碌地收割着,快乐把他的心填得满满的。大耳鼠把稻子裝在小推车上,快乐地往家里运。他准备把一部分稻子当作冬天的粮食,把另一部分稻子留作种子,这样明年就能种更多的稻子了。“哇,好漂亮的稻子!”远行归来的兔子先生看见了大耳鼠,“请问可以给我一小束吗?我想把它们插在我太太的花瓶里,她想拥有这样的一束干花已经很久了!”大耳鼠送了一大束稻子给兔子先生,兔子先生快乐地离开了。这下,他和兔子太太的

    幼儿园 2020年9期2020-08-10

  • 稻子和吃稻子的人
    驰。收割机在收割稻子,这大家伙一路开过去,稻子的上头不见了,稻田齐刷刷矮下去。谷粒流水一般从一根管子里涌出,随即装进一只只蛇皮袋。还有一些东西,一些跟随谷粒的叶片和穗条,打碎之后被机器随风吐出。机器过去之后,稻草傻傻地站在那里。上面那一段没有了,它们摸不着头脑。看看周围,那边吓唬鸟儿的那位也没有脑袋。如今当稻草人,已经不兴要脑袋了。它又不相亲,又不用想事情,要一只脑袋做什么?它只要两只袖子在晃就行。实在要弄点什么,就弄一顶草帽戴上去。戴草帽的稻草人看着像将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0年2期2020-04-01

  • 白鹭与稻子
    苏敏“稻子是我的兄弟,白鹭是我的爱人。”我在秋的清晨,写下上面的句子。白鹭以双翅为翼,秋天的长空供她滑翔,展示优美的飞翔弧线。请不要飞得太高、太远,我看不见的时候,会揪心。有些稻子被镰刀的明眸皓齿倾倒,在谷仓里已成为一粒粒黄金。有些稻子才刚刚插进秧田,嫩嫩的,像正吃着奶的婴儿。我站在田埂上,期盼你們快快长大,在冰雪来临前成为那满仓的黄金。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1期2020-03-25

  • 白鹭与稻子
    苏敏“稻子是我的兄弟,白鹭是我的爱人。”我在秋的清晨,写下上面的句子。白鹭以双翅为翼,秋天的长空供她滑翔,展示优美的飞翔弧线。请不要飞得太高、太遠,我看不见的时候,会揪心。有些稻子被镰刀的明眸皓齿倾倒,在谷仓里已成为一粒粒黄金。有些稻子才刚刚插进秧田,嫩嫩的,像正吃着奶的婴儿。我站在田埂上,期盼你们快快长大,在冰雪来临前成为那满仓的黄金。(小宝摘自2019年10月9日《广州日报》)编辑/关晓星

    作文与考试·初中版 2020年5期2020-03-07

  • 稻 子
    杜立明在一群稻子中, 我找到盎然, 它是稻穗上的呓语一粒词语的露。雨渗透, 风端坐, 阳光把自己的观点写进稻子的身体茎被照亮听见稻穗说话的声调暖洋洋的直到, 被秋风吹硬的骨头支起头颅。种粮人, 加重了稻子的意义在粮食内部发力广袤凝聚到一点光的纹理, 在穗子上逐步清晰——一场喜悦, 堆积、 脱壳幸福, 白到耀眼、 洁净总是习惯低头走路源于前世——我是一棵稻子

    中国诗歌 2019年6期2019-11-15

  • 第一次割稻子
    姥姥正要去田里割稻子,我就央求姥姥道:“把我也带上吧,我还不知道割稻子什么样儿呢!”见姥姥同意了,我忙飞快地穿上雨鞋,拿上镰刀,跟姥姥一起向稻田地出发。到了稻田,远远望去,金黄色的稻子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洋。姥姥给我做示范,教我如何割稻子。只见她先弯下身子,一只手握住一把稻子的正中间,然后另一只手拿着镰刀去砍稻子的底部,砍两下就把稻子砍倒了。我也照着姥姥的样子做。也许因为我的力气太小了,要砍五六次才能砍倒一小把。砍着砍着,我觉得自己砍得太慢,手还磨得有些疼,真

    新少年 2019年9期2019-10-16

  • 稻子和吃稻子的人
    驰,收割机在收割稻子。大型收割机从田垄上开过,稻子的上头不见了,稻田一拨拨矮下去。谷粒流水一般从一根管子里涌出,被装进一只只蛇皮袋。还有一些东西,一些跟随谷粒的叶片和穗条,打碎之后被机器随风一口吐出。稻草傻傻地站在那里。上面那一段没有了,它们当然摸不着头脑。看看周围,那边吓唬鸟儿的那位也没有脑袋。如今做稻草人,已经不作兴要脑袋了。它又不相亲,又不用想事情,要一只脑袋做什么?它只要两只袖子在晃就行。实在要弄点什么,就弄一顶草帽戴在上头。戴草帽的稻草人是将军,

    散文 2019年6期2019-09-10

  • 中班系列活动:咔嚓咔嚓收稻子
    绘本《咔嚓咔嚓收稻子》中通过爷爷的劳动和小虎的所见所闻,展现了农民伯伯收割稻子的全过程。而稻子是怎样生长的?稻子收割后怎么变成我们每天食用的大米?关于大米,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黑龙江作为全国的产粮大省,拥有大量的优质水田。“五常大米”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更是全国大米中的佼佼者。为此,我们设计了这一系列活动,让孩子们在活动中认识家乡的农作物,感受东北黑土地上的绿色美食。活动一:语言活动《咔嚓咔嚓收稻子》活动目标1.能够比较连贯地讲述画面中的大致内容。2.能够初

    东方娃娃·保育与教育 2019年10期2019-09-10

  • 你在哪里做作业
    李子李稻子最近一直为作业的事儿揪心,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快速完成家庭作业。开始,他想过快速写字,可是他的手不争气,手一快,那些字儿,要么像一群疯子在本子上群魔乱舞,要么如同一垅麦苗被牛踩过,东倒西歪,完全不成样子。这样的作业,交到老师手里,别说老师看不过眼,就是他自己也觉得难为情。为了提高效率,李稻子还试验过双手双笔双本,就是说,一手握一支笔,分别写在两个本子上,遇到抄写生字、单词什么的作业,就可以用到。写完后,把另外一个本子上的生字、单词撕下来,贴到一

    幸福·悦读 2019年4期2019-06-20

  • 从来没有这样充实
    长》十一月了,收稻子了。糯稻,为酒而生的,产量不高,对农民却相当重要。日子空白得像干瘪的稻谷,慌乱仓皇得像一把疯长的稻草,于是,我虔诚地,带着崇敬,要好好当一回农民。稻子整整齐齐的,稻穗整整齐齐的,一朵白白的云,在凉凉的风里,悠悠地晃着。六株有序排好的稻子,被放倒在微微濕润的泥土上,稻穗四处分散,舒舒展展地略低下了头。锃亮的刀刃,在漆黑的刀身上闪着光。我抓着稻杆,从稻杆下方割起,顺顺溜溜的,只留下个圆整的切口。再把沉甸甸的穗子搁在光秃秃的稻桩上。刚刚不听话

    新作文·初中版 2019年3期2019-05-13

  • 百滴水,一棵稻
    此时,正在抽穗的稻子,最不能缺的就是水。“每100滴水就能救回1棵稻子。”父亲说。可是,要弄到灌溉稻田的水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山里的梯田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陡。想要水,就得一个坡、一个梯地朝上翻送。而村里既不通电,也无水泵,全凭父亲用那几架古老的水车,一车车、一坡坡地往上翻。每翻一轮水上来,都会在接下来的水渠里消耗掉近一半。几轮下来,最后真正能到达农田里的水很少。“翻水的效率太低了,白浪费力气,根本不值得去做。”我十分不满地对父亲抱怨道。父亲语气凝重

    意林·少年版 2019年1期2019-01-16

  • 袋鼠跳公司
    歇着吧。”雄袋鼠稻子对雌袋鼠谷子说。谷子也跟着叹了口气:“唉!难道大家都不需要帮忙搬东西吗?我还就不信了,这么大的地方,总有谁想换个地儿或者挪动点什么的吧?”稻子不想再说什么,只是木然地坐着,把那个印着“袋鼠跳”标识的鸭舌帽往下拉了拉。谷子知道,他是想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了。谷子不再说话,她也闭上眼睛,头顶的花边草帽也压低了,只有那根长长的飘带偶尔随风摆动一两下。(二)“对不起,请问——”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有些迟疑。“没问题!”稻子立刻把帽檐往上推了

    儿童故事画报 2019年12期2019-01-07

  • 稻 香
    侯发山过了5月,稻子刚开始扬花,寨上寨下就弥漫着稻花特有的味道。时间越往后,随着气温升高,那种味道就越发浓郁,使人不由得想呼吸再呼吸,好像要拿这种味道把五脏六腑滤一遍。这个寨子地形独特,山顶上是一片森林,林中有一水源,旱涝不竭,为寨里的人畜和庄稼提供着便利,因此这片树林被当地哈尼人称为“寨神林”。“寨神林”往下,直到山脚,是呈阶梯状的稻田,一块又一块,月牙形环绕着。索姆是寨子的“沟长”——负责着整个寨子的水沟,说得直白一点儿,就是通往每家每块稻田的水沟,哪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11期2018-11-24

  • 大地的稻子高于我的灵魂(散文诗组章)
    光下,我喊了一声稻子万岁阳光下,我喊了一声稻子万岁!是的,我崇拜稻子。它不惧风雨,又喜爱阳光,且有博爱的情怀。这个时候,我和它站在一起,微风吹抚,晴空万里。低头,听见阳光在我躯体里涓涓的细流。灵魂跳珠,细胞欢腾。熙熙攘攘的稻穗,柔媚的闪耀。我站在田埂上,看大地的稻子,接受阳光的灌浆。整个田野静悄悄的,只有丝丝的虫鸣,寂静的细纹。浅唱的精灵赠予我悠然的倾听。另有一种虫鸣,是稚气未脱的摇铃,欢快的玩耍,在蓬蓬野草里我无法觅踪。黄金的午间,阳光潮涨,灿烂的田野耀

    辽河 2018年11期2018-11-14

  • 稻子黄了
    王至璞稻子黄了,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弥漫在村庄的每个角落。人们笑了,挥舞着镰刀,置身稻海里。打谷机在村头村尾“咕叽咕叽”,一曲接一曲地高唱着。外婆带着我们来到田里,微风拂过,大片大片的稻子翻滚着稻浪。外婆笑了,皱纹舒展开了,眼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她抽出磨得锃亮的镰刀,迈着有力的步伐,踏进稻田里,弯下腰,左手揽稻,右手用镰刀一带,刀锋掠过,“嚓”的一声,稻子倒下了。我和表妹从箩筐里拿出镰刀,学着外婆的样子收割起来,一簇簇稻子在我们身后纷纷倒下。闻着稻香,收获的

    小学生作文·小学低年级适用 2018年5期2018-08-18

  • 收获的季节
    去姥姥家帮姥姥收稻子。到了姥姥家,姥姥她们都在田里,我跟着妈妈也到田里去,远远的我看到金灿灿的稻田里有个机器,上面还有一个很大的斗子。我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说:“那是收割机,帮姥姥收稻子的。”等我们走到田边的时候那个开机器的叔叔刚好帮姥姥收满一斗稻子,准备倒出来。姥姥和姥爷都拿着袋子去接稻谷,一袋一袋又一袋,姥姥和姥爷都累得满头大汗。妈妈也去帮忙了,看到这一切让我想起我们学过的一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看到姥姥姥爷收稻

    周末·校园文学 2017年31期2018-01-06

  • 我和奶奶拾稻子
    拐杖,牵着我去拾稻子。一次,我跟奶奶来到一块稻田。我一粒稻子也没有拾到,奶奶却拾到好多。我问奶奶:“我怎么就拾不到呢?”奶奶头也不抬地说:“奶奶在前面拾过了,你跟在奶奶屁股后面拾脚印儿啊!……”我挤到奶奶前面,果然拾到了几根。奶奶呢,虽然在我的后面,依然能拾到好多。只见她一会儿一束,一会儿一把;再一束一把地扎好了整齐地放进篮子里。我赌气地抱着奶奶的双腿不许她往前走了。奶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又笑了:“拾稻子要眼贼、手快、心细。你只顾往前跑,稻子还能往你手

    小学教学研究·新小读者 2017年8期2017-08-22

  • 在月光下“双抢”
    一个小组,上午割稻子,下午插秧。我们割好稻子打成谷子,已经临近中午,体力也严重透支,还得忍着饥饿顶着烈日,挑起一百多斤的稻谷,从狭窄的田埂上颤颤悠悠地挑回去。按规定稻谷必须挑到晒谷场称重按量计工分,否则一个工分也得不到。没几天,我们就忍受不了太阳的暴晒,面对残酷的“双抢”,每个知青的脸上都布满了愁云。一天晚上,我和几个知青围坐在水泥晒谷场上乘凉聊天。一个知青望着月亮情不自禁地说:“月亮比太阳温柔多了。”突然听到另一个知青说:“在月光下割稻子不行吗?”这句话

    人生与伴侣·共同关注 2016年35期2016-12-20

  • 追风的稻子
    人刚一睡着年轻的稻子们开始行动她们散开肩上的长发挽起湿漉漉的裤腿光着脚 站在田里准备跟着远处来的风逃跑风领着往南她们就哈下腰往南跑风领着向西她们就一群一群往西奔天亮了累得气喘吁吁的稻子啊连一条田埂都没跑出去没见过世面的稻子啊不知道风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影踪的家伙发言:冬天,粮食收进了粮仓里,树叶落进了泥土里,果实收进了果篮里……寒风呼呼吹过,大雪纷纷扬扬落下来。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你还记得那个有着软软小风、绿意葱茏的夏日吗?

    小学生导刊(高年级) 2016年12期2016-12-07

  • 稻子熟了
    静,站满了成熟的稻子,那色彩黄得扎眼,黄得让人无法平静。水稻从播种到成熟,要经过一个长夏和秋天。每天见到它们,会觉得它们长得太慢,就像父母亲总唠叨孩子长不大,不能替他们分担农活。水稻也有青春期的,是抽穗扬花期。这期间,水稻风华正茂,青涩的模样,昂首挺胸,迎着阳光发育生长。接下来的日子,它们在季节的跑道上健步如飞,内在有力,浑身充满正能量,生命渐渐进入成熟期,直到饱满地俯首土地,成为谦逊的土地之子。它们大智若愚,懂得收敛锋芒,懂得感恩和回馈。说了一堆稻子的话

    鹿鸣 2016年10期2016-11-17

  • 青鬼和红鬼
    ,青鬼要去前山偷稻子。红鬼采草药,带着小筐子。青鬼偷稻子,带着大筐子。草药不好采啊,要走上老远的山路,还要穿过黑黝黝的沼泽地。沼泽地可吓人了,稍不小心,就会陷进臭臭的沼泽里。那沼泽可真叫臭啊,回家洗了又洗,刷了又刷,还要被风吹上七天,才能重新变得干干净净,没有臭味。到了种满草药的林子里,还得时刻提防着不被种草药的人抓住。红鬼红红的耳朵竖得老高,哪怕是听到风吹落一片树叶的声音,他都会被吓得跳起来,爬到树上。不过,偷稻子的青鬼也不容易。要穿过黑黝黝的沼泽地,还

    小学生导刊(高年级) 2016年11期2016-11-14

  • 稻子
    ,漂亮极了。“割稻子喽!割稻子喽!”我高兴得喊起来。我挥起镰刀就割。谁知我手一抖,镰刀割到脚上。“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鞋子上出现了一道刀痕。我的满腔热情顿时一扫而光。我呆呆地站在田里,不敢再割了。爸爸走到我面前,告诉我:“媛媛,你的方法不对。割稻子时,腰要弯下来,左手要紧紧抓住稻子,拿镰刀的右手要平着用力。这样就不会割到脚了。”爸爸边说边割给我看,密密麻麻的稻子齐刷刷地倒在他的身边。我学着爸爸的样子,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割起来。嗨,还真灵,一连割了几把稻

    小学生导刊(高年级) 2016年5期2016-05-27

  • 怀念泥土
    逯春生关于稻子其实我对稻子并非一无所知我刚会走路时就在水田班村外稻田边的水濠中摸鱼但一直到现在我关心的只是稻田里的鱼和秋天产出的大米而且关于稻子的很多事随着我和乡村的疏远淡淡地遗忘了五哥从未离开过村子他和稻子形影不离我们一年难得见面对于五哥我也只关心他地里稻子的产量一问起这些他总在笑有时笑得莫名其妙这次长谈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以为种稻子那么容易这是他很少有的对我揶揄稻子 稻子青了又熟 熟了又青年复一年种子粮食 粮食种子一辈子又一辈子春种秋收 秋收春种初秋时节走

    诗选刊 2016年2期2016-05-23

  • 秋天的田野
    黄子昱稻子成熟了,秋风阿姨帮稻子换上了金黄色的外衣。此时的稻子弯腰驼背,仿佛年过花甲的老爷爷,正在低头思考着什么问题。一阵微风吹过,稻子此起彼伏,犹如金色海洋上涌起了阵阵波涛,还不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欢唱着悦耳的丰收之歌。玉米姑娘也成熟了,瞧,她们穿着绿油油的外衣,披着黄澄澄的缨穗,仿佛要当大侠似的。一株株玉米排着整齐的队伍直挺挺地站在田里,犹如威武的士兵。果园里,苹果涨红了脸,仿佛一盏盏红色的小灯笼挂在树梢上;葡萄穿上了紫色的外衣,一个个晶莹透亮,远

    读写算·小学中年级版 2015年12期2015-12-12

  • 保坝
    问:“一亩收多少稻子?”杨佟回道:“有限,六斗六升六合六。”扬州府想把杨佟打发走,于是说:“来来来,有你一家吃的穿的,你那三亩三分三厘三的六斗六升六合六全由我包下了。”“口说无凭,请大人写一笔下来。”杨佟毫不让步,紧逼不放。扬州府按杨佟的话,当下写了个凭据:里下河州县按亩赔贴稻子六斗六升六合六。杨佟得意地一笑,马上将凭据拿到大庭广众下,高声念道:“众位听着,府台大人手谕:里下河州县按亩赔贴稻子六斗六升六合六。快向大人领粮去啊!”“好啊!向府台大人要米去!”

    故事会 2015年14期2015-05-14

  • 小母鸡种稻子
    事。如农民伯伯种稻子本来不稀奇,但是小母鸡种稻子,这样的故事就是有趣的童话了。爱读童话的你一定也想自己写童话吧?那就快来学一学吧!一起来看课文小母鸡想种稻子。她问小鸭:“你愿意和我一起种稻子吗?”小鸭说:“种稻子太辛苦,我怕弯腰!”小母鸡只好自己种稻子。禾苗长高了,小母鸡问小猫:“你愿意和我一起除草吗?”小猫说:“除草太辛苦,我怕手起泡!”小母鸡只好自己除草。稻子熟了,小母鸡问小猪:“你愿意和我一起收稻子吗?”小猪说:“收稻子太辛苦,我怕弄得满身土!”小母

    创新作文(1-2年级) 2015年2期2015-04-08

  • 你签字了吗
    了,四年级男孩张稻子,手里拿着一张试卷,边走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脑海里有个小人在说话:“这张试卷也要家长签字吗?”说起签字,张稻子就来气:人干吗非要别人签字呢?他记得,一年级作业都是他老爸签字,他老爸的字虽然不好看,像鸡抓的一样,但也算是行书,而且没有被老师批评过。可是那天早上,张稻子老爸突然说要去打工,话刚说完,一个大蛇皮袋就压着他老爸挤出了门框。这样,作业签字的任务就落到了他奶奶身上,你瞧他奶奶签的什么:“作业已经检查,奶奶”。张稻子一看吓了一跳,这签

    文学少年(小学版) 2014年4期2014-11-28

  • 稻子
    你不是要跟我去割稻子吗?不早了,等到太阳出来,那就太热了。”我只好赶紧起床。来到目的地,瞌睡虫就被赶跑了。我拿起镰刀开始割稻子。起初还精神十足,没过多久,就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我脸上冒出豆粒大的汗珠,腰也有点不争气,酸胀酸胀的。妈妈见我这副模样,便说:“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如箭一般直奔田埂边,一屁股坐下,拿起水瓶喝了大半瓶,然后在田埂上躺成一个“大”字。看看手表,才发现时间过得太慢,只割了一个小时。休息了一会儿,我拿起镰刀再次回到田里……真是一份耕耘,一

    小学生导刊(中年级) 2014年10期2014-10-20

  • 已经足够
    做什么,只是看着稻子生长而已。就像这样,背着手站着。”我又问:“怎么会呢?东南亚的稻子不是长得特别快吗?为了照看田地,不是应该从早忙到晚顾不上休息?”农夫答:“即使对稻子不闻不问,它们自己也能长得很好。我们做的,不过是插秧和这样看着它们罢了。我无论如何拼命地耕作也赶不上稻子生长的速度,就像你说的,稻子长得特别快。”我再问:“不种二季稻吗?”他回答说:“一年收获一次稻子就已经足够了。”我说:“可是,种了二季稻,你们吃剩的米就可以卖给其他人了呀。”他答:“究竟

    读者 2013年20期2013-12-21

  • 我和一粒大米
    些遗落在稻田里的稻子,每一穗稻子,都似串起的珍珠。把这些遗落在稻田里的稻子拣回来时,夕阳已经把一个少年单薄的身影,完全吞没了。家里的奶奶,晚上犒劳我的,是一罐在柴火上煮熟的米饭。那是我至今吃过的最香的米饭,是我对米饭最痴情的吻。我有时望着自己写下的一个个文字,它们成群结队,像婴儿一样望着我的目光,很是凄凉,因为我最终把它们都抛向了浩淼江湖,后来的命运也一直不详。我只有一个奢望,就是这些文字,一个一个字,像一粒一粒大米一样,从我灵魂的稻田里长出来,我从来没有

    视野 2012年11期2012-11-24

  • 稻子(外一章)
    必须写一下南方的稻子。我必须写一下父亲的稻子。南方的秋风吹起的时候,父亲的稻子黄了。饱满的谷穗压弯了秸秆。它匍匐在地上,如一个受了伤的战士,但是凯旋的。父亲的稻子见过父亲童年时的欢笑,青年时的青涩,壮年时的豪情,老年时的感伤。它和四季一起成长,和父亲的呼吸一起慢慢苍老。它承载着父亲的希望,成就了昏黄的灯下,一家七口、三菜一汤的温馨。干旱来了,虫灾来了。父亲说不怕,总会有希望的。于是父亲的稻子就都不怕了。别人的稻子早已枯黄,被虫啮噬。但是父亲的稻子不怕,它们

    诗潮 2009年8期2009-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