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

  • 暮春吟
    1姜老太常到仰天山边散步,去瞧瞧老伴儿的坟。有时候,坟边的落叶被风卷得到处飞,跟闹鬼一样,她就对着坟包说,老头子,是我哩。你听,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念够了,才跺着拐杖,打道回府。姜老太念的诗,是老伴儿用毛玻璃小黑板教的。姜老太学会不久,老伴儿生病走了。那会儿,姜老太七十多岁,写不写诗并不重要,只是守着这块黑板,总感觉老伴儿又回到身边,心里就没那么空了。姜老太住在山脚的石头巷。巷子逼仄,两壁满是青苔和杂草,在阳光下闪着绿莹莹的光,

    参花(上) 2022年3期2022-05-21

  • 爱到最后一分钟
    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太,得的是子宫肌瘤,只是不巧生在大血管上,动不得手术,几乎成了血癌的症状,只能靠每隔数日的输血来维持生命。老太身边没有子女,陪床的始终是老头儿一个人,擦身換衣,端屎端尿,伺候一日三餐。老头儿七十多岁了,瘦瘦小小的,但人风趣可亲,总是满脸堆着笑。白日里,老头儿总会坐在床边和老太细细数落着陈年往事,哪一年拜的天地,新娘子羞得抬不起头;哪一年没有粮食吃,夫妻俩到处挖马兰头;哪一年的年糕晒到了夏,硬得像砖头……说到高兴处,老头儿会手舞足蹈,煞有介

    意林原创版 2022年2期2022-03-11

  • 三言两语暖个冬
    骤降。街上遇到杨老太,她戴着棉帽子,围着毛围巾,远远就和我打招呼:“小李,早上好呀。”我忙迎上前,搀着她,心里却奇怪:“这杨老太,平时都喊我‘她婶子,今天咋突然喊起小李了?”正迷惑呢,杨老太笑着说:“你比我小20岁,在我眼里便是小字辈儿,喊你小李没错儿。”说起来我也已过古稀之年,妥妥的老人了,称呼早从小李升级为老李,这么多年也习惯了,猛然有人喊一声小李,感觉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虽然身处寒天,心里却似春风拂过。杨老太说,她刚吃完饭,在家门口走走。我也正好有空

    当代工人 2021年6期2021-10-08

  • 四儿子
    仲春的阳光洒在李老太的腿上、脸上、头发上,也洒在了李老太身边的凌霄花藤上,李老太的胸前留下模模糊糊的花藤影子。李老太微眯着眼睛,看到远处晃晃悠悠地飘过来一个人。李老太觉得是她的四儿子来看她了,她想站起来,腿却像是被凌霄藤缠住了一般,动不了劲儿。等她终于站起来想看清楚来人的时候,那人已经没有了踪影。李老太鼓荡起来的心情立马打了蔫。李老太的大兒子生病去世了,二儿子三儿子轮流照顾,两个女儿每个星期来看望她。偶尔李老太也去女儿们家里住上一个月。四儿子却从不露面,既

    小小说月刊 2021年7期2021-07-25

  • 那一刻,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住着我八十多岁的老太(奶奶的母亲)。老太是位特别“抠门儿”的人,很多东西坏了也舍不得扔,衣服是补了又补,缝了又缝,也舍不得买新的。有一天,我刚完成作业,坐在沙发上吹电风扇。只见老太从储藏间走出来,拿着一床薄薄的被子,被子上还有个破洞。我好奇地问:“老太,奶奶不是给您买了一床新被子吗?您怎么还拿这床破被子啊?”老太笑着说:“把那床新被子给你盖,我习惯盖这个。俗话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个呀,我缝一下还可以继续盖呢。”说着,老太又返回储藏间,拿出了她的“百宝箱”

    快乐作文(5.6年级) 2021年2期2021-05-04

  • 九斤老太进城
    庚子年末,九斤老太进了一回城,回来之后便又把“一代不如一代”的口头禅挂在了嘴上,且发誓再也不进城了。 老太先乘七斤的船到鲁镇,准备在鲁镇坐火车进城。九斤老太年岁大了,若不是城里的八斤妹妹死力邀约,她才不肯拧着小脚出门呢。活了一把年纪的九斤没多少机会坐火车,很有点惶恐和期待。熟料,在鲁镇车站就被挡下了。进车站要扫码,这真是天方夜谭,要是有马,还用坐火车?等工作人员反复解释并指给她看那个码后,九斤才明白,此码非彼马。“城里人真会整幺蛾子,什么码?就是个鬼画

    杂文月刊 2021年10期2021-01-07

  • 那刻骨铭心的爱
    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接诊的张医生连忙扶老太坐下,问:“阿婆,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一个人来?体温测过了吗?多少度?”老太说:“我没发烧,我是来找人的。”张医生睁大眼睛:“阿婆,你没发烧怎么会说胡话?找人应该到派出所去,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老太泪眼闪烁,哽咽着说道:“医生,上次我陪老头来找你看病,你说他得了一种传染病,把他给关起来治病了,现在已经十多天了还没回来,我不跟你要人,找谁去要?”张医生听了,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天下竟有这种奇事!看老太排了这么久的队

    杂文选刊 2020年12期2020-12-21

  • 丈夫死后,妻子找了个神秘的云恋人
    apter 1杨老太赶时髦,找了个云老伴,每天用微信陪她聊天。云老伴聊天喜打字,又快又走心,从来不用“哦、嗯、行”这些单字来应付杨老太。但杨老太不行,上年纪的人眼睛早花了,手机上的字母键在她眼里就跟一只只游得极快的小蝌蚪,看得见捉不到。用笔划吧,好多字又不会写,只能勉为其难地用语音。杨老太啰嗦,条条60秒语音轰炸,但云老伴从不嫌她烦。杨老太心里美滋滋的。这要是换了那个死鬼老伴,哪有那个耐心听她说话哟,早掀盆子摔碗地嚷嚷开了:“杨桂云,老子的烟袋呢?你又藏哪

    阅读与作文(高中版) 2020年6期2020-07-18

  • 刻骨铭心的爱
    了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接诊的张医生连忙扶老太坐下,问:“阿婆,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一个人来?体温测过了吗?多少度?”老太说:“我没发烧,我是来找人的。”张医生睁大眼睛:“阿婆,你没发烧怎么会说胡话?找人应该到派出所去,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快走吧,不要再给我们添乱了!”老太泪眼闪烁,哽咽着说道:“医生,上次我陪老头来找你看病,你说他得了新冠肺炎,把他给关起来治病了,现在已经十多天了还没回来,我不跟你要人,找谁去要?”张医生听了,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天下竟有这种

    故事会 2020年12期2020-06-19

  • 灰吧灰吧
    粉粉的一大片。麻老太早晨喜欢去那儿摘两朵蔷薇花带回家,用水养着。這天,她爬上去摘花的时候,不知怎么脚一滑,摔下来了。幸好有一根树枝挂住了她。本来麻老太是会飞的,可是要飞起来得说“呼呀呼呀,飞吧——”,麻老太这几天上火,舌头长疱了,这句话说出来就成了“呼呀呼呀,灰吧——”。这怎么能飞起来呢?不但不能飞起来,她每说一遍,大褂就变灰一点,好好一件深蓝色的大褂变得灰蒙蒙的。麻老太抱着两朵蔷薇花,挂在枝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从原野那边走来一个农夫,肩膀扛着一把锄头

    少年文艺·开心阅读作文 2020年5期2020-05-06

  • 老太
    多出一把锁,在花老太和儿媳妇吵嘴后的傍晚。站在门外,泪水涌上花老太混浊的双眼。槐香袭人的五里槐村,老老少少们,不是花老太接生的,姻缘就是她成就的,村里人都说:花老太一生积德无数,才会到九十多岁的高龄,依然精神抖擞。花老太就像槐树上大蜂巢中的蜂后,很受全村人敬重,村子里随便转转,谁还不敬着让她吃饱喝足才出门呢。然而,世事难料,此时的花老太,却饿着肚子回到家。她点上一支烟,坐在门旁的石墩上歇息。田野上,麦苗儿青翠欲滴,被阳光涂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充盈着丰收的希望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20年3期2020-04-20

  • 敲不开的门
    李秀芹张老太爱张家长李家短地论人是非,儿子大富不随她,言语比金子还金贵。大富41岁,当上了临镇的镇长。张老太就更不讨人喜了,一天到晚挪动着马扎,街头坐了街尾坐,论人是非的毛病没改,又添了新病,喜欢主动出击采访人家“痛处”。小镇上谁家有哪把“不开的壶”她也门儿清。小镇人都怕了张老太,出门得张望几次,选好了路线,能避开张老太最好,否则被她逮住,一句话直捅你心窝。老牛最怕张老太问他女儿找主了没,老李最怕问他小儿子找到正经工作没,老宗最怕问大胖领的那个女人进家没…

    37°女人 2020年1期2020-03-24

  • 老太
    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陈秀梅。陈老太住进农家乐后,一直有些古怪,她多数时候待在自己房间,即便吃饭,也要先站在房门口,看看饭厅里有些什么人,过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跑出来。来青岭农家乐的游客,最多住个把星期就会离开,可陈老太住了半个来月,还没离开的意思,引起了农家乐主人刘阿宝,还有妻子张雪琴的注意。他们多次询问陈老太,她从哪里来,家里有什么人,打算住多久。陈老太只说她生了一男一女,都对她很孝顺,自己退休前在食堂烧菜,现在老伴不在了,就一个人出来散心。问到住多久时

    故事会 2020年1期2020-01-08

  • 一个都没少
    周海春方老太有四个子女,但他们都不大孝顺,方老太一直独自生活。这天,小儿子急匆匆地来了,对方老太说:“妈,我帮你申请了居家养老,每天有人来给你洗洗衣服做做饭。”方老太一听,怕给孩子们增加负担,就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身体挺好,自己都能弄,不花这冤枉钱。”小儿子说:“妈,这个是政府的惠民政策,不用自己掏钱。我把材料都送上去了,后天就要来评估,您老就配合配合。”方老太问:“配合?我要做啥?”小儿子说:“如果来人问您有几个子女,您就说三个,还有你坐在凳子上别动,

    故事会 2019年24期2019-12-19

  • 老太
    多出一把锁,在花老太和儿媳妇吵嘴后的傍晚。站在门外,泪水涌上花老太混浊的双眼。槐香袭人的五里槐村,老老少少们,不是花老太接生的,姻緣就是她成就的,村里人都说:花老太一生积德无数,才会到九十多岁的高龄,依然精神抖擞。花老太就像槐树上大蜂巢中的蜂后,很受全村人敬重,村子里随便转转,谁还不敬着让她吃饱喝足才出门呢。然而,时世难料,此时的花老太,却饿着肚子回到家。 她点上一支烟,坐在门旁的石墩上歇息。田野上,麦苗儿青翠欲滴,被阳光涂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充盈着丰收的希

    山西文学 2019年10期2019-11-28

  • 老太住院记
    格外多。那天,周老太被她的大儿子儿媳送到县医院时,大厅挂号处排着长队,一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在队伍旁不停地前后走动,维持秩序,防止有人插队。周老太的大儿子儿媳搀扶着周老太,刚进大厅的门,就被穿制服的人看到了,他马上走过来,关切地询问周老太:“您老人家多大岁数了?来看什么病呀?”周老太抬起头,正要回答,却不停地咳嗽,一时憋得说不出话来。“九十三。”周老太的大儿子帮着回答,“前些天咳嗽了,还发烧。”“九十三?”穿制服的人露出很惊讶的神情,似乎有些不相信。“真的九

    安徽文学 2019年10期2019-10-22

  • 曹雪芹邀棋
    时,经常和一位丁老太下棋。一天,曹雪芹感到寂寞,就叫邻家的孩子去看看丁老太有没有时间下棋。他对孩子说:“现在正是农忙时节,问问她有没有时间,别影响了农活儿。”孩子跑到丁老太家,老人正在扫院子,孩子说:“曹老想邀您去下棋,不知您有没有时间?”丁老太看看孩子,想考考他,就转身拿起一块木头放在门中央,然后就进屋去了。孩子见丁老太不搭理他,就跑回去对曹雪芹说:“我问她,她不回答,只把一块木头放在门中央就进屋去了,怕是没有时间下棋吧?”可是曹雪芹听后,却拿出棋盘摆上

    作文周刊·小学四年级版 2018年29期2018-11-28

  • 聪明的狗
    的人家。李家的李老太养了一条狗,当亲骨肉一样宝贝着。这天,老张送孙子去幼儿园,正好遇见李老太出门遛狗。那条狗见到老张的孙子,猛地向前一扑,又“汪汪”叫了几声,把老张的孙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李老太连忙“嘘”了几声,细声细气地开始教育她的狗:“宝宝,你怎么这么淘气!你看,把小弟弟吓哭了吧,快跟小弟弟道歉!”老张一听这话,就老大不乐意了:“我说李老太,它是个畜生不是人,你跟它讲这些没用,它又听不懂,还是要拴根绳子牵牢了,万一真咬着孩子就麻烦了!”李老太听了,一本

    故事会 2018年18期2018-09-18

  • 是谁向我求婚的
    ,老头鼓足勇气问老太:“你愿意嫁给我吗?”老太思考了足足有6秒钟,然后回答说:“是的,我愿意。”活动结束后,两位老人回到了各自的住处。第二天早晨,老头想不起来她是说“愿意”还是“不愿意”了,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没有办法,他拿起电话打给她。起先他说他的记忆力没有以前好了,然后回忆昨晚的快乐时光,最后他鼓足勇气问:“我向你求婚时,你是说‘愿意还是‘不愿意?”老太说:“我说的是‘是的,我愿意,而且我是真心说的。”老头听了非常高興。老太继续说:“你打电话给我,让我

    特别文摘 2018年6期2018-08-14

  • 善良
    陈荣生一老太以善良闻名,从未与任何人说过一件不好的事情。在她的一生中,她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无论是谁,她总能说出至少一个优点,即使这个人曾经对她不友善。一天,兩个邻居看到这位好心的老太在街上行走。一人说:“我敢打赌,你找不到一个让索斯比太太说不出其好话的人。”另一人答:“我接受打赌。”在索斯比太太走到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与她打招呼:“你好,索斯比太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对魔鬼有什么看法?”“嗯,”老太笑着说,“你得承认,他一直都坚守岗位!”

    读者 2018年17期2018-08-14

  • 种菜
    黄久辉有个李老太,在小区里圈了一大块地,准备种菜。有邻居看不下去,就去劝她不要种,李老太却说:“自己种,吃得放心,还锻炼身体!”邻居接着劝:“这是大家的地,你一个人占着不好。”李老太一听就火了,骂道:“这地儿又不是你的,你管得着吗?”邻居看李老太这么彪悍,只好走开了。李老太翻完土,又挑来两桶大粪洒在菜地上,整个小区都弥漫着粪水味。这下大家不干了,都来找李老太理论。李老太掐着腰,指着那些人说:“我就是要种,看你们谁敢拔我的菜!”大家看李老太不讲理,外加一大把

    故事会 2018年15期2018-08-08

  • 没用的东西
    德乡子三位老太太同住一个小区,她们都负责接送孙子上学和放学。这天幼儿园放学时,她们发现,甲老太的孙子脸上贴着四颗星星,便问怎么回事。甲老太的孙子说,那是老师的奖励。甲老太听了,高兴得不得了:“我的孙子真有出息,走,奶奶去给你买好吃的。”说罢,她拉起孙子就走。乙老太和丙老太聽后,心里酸酸的,暗想,自己的孙子并不比甲老太的孙子差,一定要瞅个机会把面子挣回来。于是,第二天上学前,乙老太对孙子说:“今天你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要是得到了老师奖励的星星,我就给你买巧克力

    故事会 2018年8期2018-04-26

  • 对窗的猫
    王伟锋林老太这次住院,是因为对窗的两只猫。两只小猫,通体雪白,相互依偎,趴卧在对面六楼的窗沿上。林老太揉揉眼睛,没错儿,是两只小猫,猫耳朵支棱着,像是在倾听楼下的什么动静。会是什么动静呢?以至于它们那么认真专注,又有耐心。几个小时过去,它们依然趴在窗沿上,一动不动。这让林老太感到好奇。她费劲儿打开纱窗,两只手支撑住身子,试探着,努力往楼下张望。楼下除了散乱的进进出出的人和车,什么也没有。林老太是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时候,偶然望见这两只小猫的。电视是儿子孝敬的。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4期2018-04-21

  • 陈海红余老太早年守寡,膝下无儿女。男人走了,留下一座老屋。有一年,一娘家亲戚来看余老太,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娃,说娃没了父母,带给余老太做伴。余老太要了娃,随男人的姓,唤平儿。平儿管余老太叫娘,余老太送平儿上学,吃了不少苦。平儿大学毕业,留在省城工作,买了房,娶了城里的媳妇。平儿回家接余老太进城,村里人都羡慕余老太。余老太跟平儿进了两次城,两次都不足半月,又返回村里。余老太说住不惯,挂念着村里的老屋。余老太回到老屋,养了一只猫,大耳朵,小眼睛,嘴角两边各有一小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1期2018-01-21

  • 老太的手
    王梓漠我的老太九十多岁,满头白发找不到半丝黑色,饱经风霜的脸上爬满了深深的皱纹,身形也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干瘪瘦小。尤其是她那双手,瘦骨嶙峋,像是干枯的树枝。每次看到这双手我都会联想到恐怖电影里巫婆的手,有些害怕。老太平日里都住在乡下,只有逢年过节才来城里小住些日子。十一长假,老太来外婆家过节了。我和爸妈提上她爱吃的水果去看望她。见到我,老太乐了,伸过手来要搂我,手还没落到我身上,我就像泥鳅一样躲开了。因为我发现,随着渐渐长大,我越来越不喜欢阿太这双手了。

    山海经·少年版 2017年12期2018-01-02

  • 解铃人
    吴玥芊宋老太似乎得了怪病。黄昏时常见她在门前灰色的马路上慢慢地走着,水红色的夕阳把她矮小的身躯扯成一道长长的影子,在飒飒凉风中,显得分外寂寥。走了一会儿,她索性坐在马路牙子上,缩成干枯瘦小的一团,灰白鬈曲的短发在风中晃动,就像荒野上的枯蓬。“宋老太,又心口闷啦?”“唉。”简短的对话后,又只剩她一人。当春花压枝时,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力地仰面看着空中的纸鸢;当蝉鸣如沸时,她摇着蒲扇静静地听着月光下稚童的笑声;当花木零落时,她在树下一圈又一圈地踩着枯叶;当冬雪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高中版 2017年11期2017-12-05

  • 会驯狗的老太
    下闲聊,说村里吴老太养了一只特别聪明的狗,能听得懂人话,还列举了一些事例。王强想,能听得懂人话的狗我们在电视上常见,可那些都是驯兽师经过长期努力驯化而成的,而吴老太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妪,她怎么会驯狗呢?王强凭着记者敏锐的嗅觉,认定这里边一定大有新闻可挖掘,于是就打听着去了吴老太家。吴老太年约七旬,除了脊背有些驼,身体看起来还算硬朗,此时她正在院子里种菜。王强亮明了身份,说明了来意,吴老太一听他要报道自己家的狗,就来了精神,绘声绘色地说起了她的那只宝贝狗黑

    故事林 2016年23期2017-09-11

  • 一朵银杏花
    到老头哇哇叫嚷。老太很平和,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顺毛捋这头“驴”。“对老太婆生不起气来。”这句话老头从“不惑”说到“耳顺”。老头最爱老太做的山楂酱,每个礼拜只能吃一次,每次都是满满一罐下肚,吃完再点根烟,人生在世,就爱这一口山楂酱!”老太咯咯咯地笑着说,“这把老骨頭吃饭还像个娃。”老头被老太惯着,一惯就是大半辈子。老头从没洗过一次衣服,也不知道该去哪儿缴水电费,而且没事儿就挑老太的刺,老太不曾还过一次嘴。老头家门前有数十棵蹿天高的银杏树,都是雌树,只结果子从

    小小说月刊 2017年7期2017-07-11

  • 常回家看看
    是一个迷信的乡村老太。可不是吗!一天到晚,总见她在供桌前忙乎着上香参禅。印象中,老一辈的人都爱唠叨的,成天叮咛这个、嘱咐那个。我们的老太,一天却说不上几句话,只有她高兴了,拿糖果分给我们时,才吃力地从豁牙里挤出几个字:喽,你们,吃糖。这时,我注意到那双布满皱纹的手,写满了岁月的沧桑,每一条纹路上,都清晰地印刻著光阴的痕迹。每当握着这样的一双手,我总不由得想起风中的残烛。听说,老太年轻时很勤劳,她筑起了这座老屋,养了一大群有出息的儿孙,又一一把他们送了出去。

    作文周刊(高考版) 2017年24期2017-07-10

  • 期盼
    咋还不来电话呢?老太坐在沙发上,望着门口担心地问。还到不了呢,妈。龙翔嘴凑到老太耳朵根儿,大声说。老太如今已经八十五岁高龄身体还可以,耳朵却背的很。她去了有俩钟头了吧?老太看看客厅墙上挂着的,她永远也看不懂的万年历问道。还没到呢,妈,小琴才出去半个钟头,估计还没到呢。你老不用费心思的,小琴到了自然会给咱们打电话的啊,妈,咱不急,慢慢等电话吧,啊!龙翔说完再次把脸别向一边,眼眶发热,鼻子酸酸的。龙翔每次回答老太的问话时,喉咙就像塞了棉絮,满满的,涨得他难受,

    小小说大世界 2017年6期2017-06-13

  • 陈海红余老太早年守寡,膝下无儿女。男人走了,留下一座老屋。有一年,一娘家亲戚来看余老太,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娃,说娃没了父母,带给余老太作伴。余老太要了娃,随男人的姓,唤平儿。平儿管余老太叫娘,余老太送平儿上学,吃了不少苦。平儿大学毕业,留在省城工作,买了房,娶了城里的媳妇。平儿回家接余老太进城,村里人都羡慕余老太。余老太跟平儿进了两次城,两次都不足半月,又倒回村里。余老太说住不惯,挂念着村里的老屋。余老太回到老屋,养了一只猫,大耳朵,小眼睛,嘴角两边各有一小

    金山 2017年4期2017-06-08

  • 意外
    ,返回时见本村张老太挎着一个菜篮子往回走,便停下车:“嫂子,我带着你吧!”张老太走得正累,見有车坐,她当然高兴。行至闸河桥上,电瓶车突然掉电,张老太一个倒栽葱从车上摔了下来,当场死亡。蒋仁义吓得不知所措。张老太有两个儿子,长得人高马大。张老太还有四个侄子和四个外甥,弄不好,他们就得把蒋仁义活剥了。蒋仁义能不愁吗?能不唉声叹气吗?好像自己的末日到了一样。他打算好了,后天张老太出殡,自己得拿五千块钱,而且得做好挨揍的准备,也许就把命丢在张家了。虽说现在张老太

    金山 2017年4期2017-06-08

  • 九旬老人告子女不探望
    位90岁高龄的钱老太,前段时间一纸诉状将六个儿女起诉到了法院。在法院的调解下,六子女各自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据法院介绍,钱老太早年丧偶,含辛茹苦把儿女抚养成人,现在儿女们也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上有老下有小,对于儿女们的辛苦,钱老太作为过来人很能体会。虽然自己年老体弱,但在2012年之前,钱老太都独自生活在自己的小院里,自己照顾自己,很少向儿女们要求什么。2012年4月,钱老太所在的村小组整村搬迁,钱老太的小院也被拆除了。为了解决钱老太生活,钱老太被政府安排

    中老年健康 2017年5期2017-06-02

  • 耄耋老人20余年好手艺
    了27年臭豆腐高老太的大名叫高菊凤,今年84岁,一头银发,背有些驼,走路速度也很慢。她说自己年纪大了,行动迟缓,听力也不好,开心的是眼睛还很棒。高老太有一家约6平方米的临街小店,装修得干干净净,门头上面写着“南门高老太臭豆腐嘉兴一绝”,这可不是自卖自夸,在众多食客心中,绝对实至名归。高老太卖臭豆腐已经27年了,之前的25年她一直是在路边摆摊,而且还是烧柴火的,所以每天脸上都被熏得黑漆漆的。“自从有了店面,脸上都白净很多了啊。”熟客们打趣说。2015年9月初

    饮食科学 2017年4期2017-05-03

  • 一朵银杏花
    到老头哇哇叫嚷。老太很平和,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顺毛捋这头“驴”。“对老太婆生不起气来。”这句话老头从“不惑”说到“耳顺”。老头最爱老太做的山楂酱,每个礼拜只能吃一次,每次都是满满一罐下肚,吃完再点根烟,“人生在世,就爱这一口山楂酱!”老太咯咯咯地笑着说,“这把老骨头吃饭还像个娃。”老头被老太惯着,一惯就是大半辈子。老头从没洗过一次衣服,也不知道该去哪儿缴水电费,而且没事儿就挑老太的刺,老太不曾还过一次嘴。老头家门前有数十棵蹿天高的银杏树,都是雌树,只结果子

    特别文摘 2017年7期2017-04-19

  • 寄给“齐天大圣”的包裹
    蒋诗经这天,齐老太意外收到了一张包裹单。邮递员让齐老太签收的时候,眼神怪怪的。包裹单上的收货地址是对的,但收货人一栏却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个让人啼笑皆非、莫名其妙的名字:齐天大圣。齐老太接过包裹单一看,眼泪出来了。这个名字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可能像个笑话,但在齐老太的心里,却代表着她和老伴一起走过的甜美岁月。从年轻时起,齐老太的老伴就一直对齐老太宠爱有加,放任着她的小性子,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齐天大圣”,说她像孙悟空一样难缠,让人头疼。然而三个月前,老伴因为癌症

    故事会 2017年1期2017-01-05

  • 蜗牛背着重重的壳
    现居桂林。一碧云老太想早点死,死了便一了百了。人活在世上,吃五谷,食荤素,自然摆不脱俗世的百般纠缠。只有闭上眼睛,被送进大地的深处,永远不吃饭了,才能落得六根清净。当然,这只是碧云老太一厢情愿的想法。早上,阳光很好,一片灿烂。院子里的桂花开得正好,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别样的清香。山上的麻雀闻香而动,呼啦啦地飞将下来,各占枝头,唱得欢实。一些开过了的花瓣,于闹腾中扑簌簌掉下来,一地金黄。碧云老太坐在桂花树下,昏花的老眼扫过空阔的院子,又越过院墙,空洞得很。院墙外

    红豆 2016年10期2016-11-30

  • 求婚
    ,老头鼓足勇气问老太:“你愿意嫁给我吗?”老太想了想,回答说:“我愿意。”第二天早晨,老头想不起来老太是怎么答复的了,只能打电话问她。老太想了想说:“我说的是‘我愿意。”老头听了非常高兴。可没想到,老太又继续说道:“幸好你给我打电话,否则我都记不得是谁向我求婚了。”(季 红)

    故事会 2016年22期2016-11-18

  • 老太和小贩
    魏福春老太每天上午都要来这里买菜。老太七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身体很好,走起路来健步如飞。老太每次来,总是奔着这青年的黄鱼车而去。这青年嘴巴甜,见到老太都要说“奶奶来了”,然后向老太介绍带来的菜蔬。这青年脾气也好,生意再忙,都不会冷落老太,和老太是有说有笑。老太不买菜的时候也会来这里转转,她把去菜市场当做锻炼,走到这青年的黄鱼车旁,要停留一下,说上会儿话。老太对这青年很有好感,她子女不在身边,有的是时间。这是个马路集市,各种菜蔬比起不远处的农贸市场都要便宜一

    现代家庭 2016年11期2016-11-09

  • 老太
    的样子让我想到了老太,有些难受。老太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已经快要记不住她的样子,只记得满头的白发,佝偻着的背,暗褐色、满是老茧勒着青筋的手还有一双小脚。老太是过惯苦日子的,即使晚年儿孙满堂也总是出去拾废品,记忆里总是一个八十几岁,步履蹒跚的驼背老人在街上捡着别人喝剩下的饮料瓶。弯腰,拾起瓶子,直直腰,把瓶子放进塑料袋里。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却做的有些困难,通常是要捡了两、三个瓶子后就得坐在商场门口台阶上歇一会儿,缓两口气,然后,再起身捡瓶子。有时候,捡了一天

    成长·读写月刊 2016年9期2016-10-21

  • 拼桌(小小说)
    一个怪怪的顾客作老太。作老太每天都要光顾的,假若今天还没到,别的先到的老常客就会说:快了。接着就七嘴八舌头、饶有兴味地“拼凑”起了他们所知道的作老太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作老太事儿多,认死理儿。就拿拖地来说吧,拖布拖几块方砖要去涮一涮,那是有定数的。作老太一个人过,平常都自己打扫家,儿女均已成家单过,许是工作忙,回去看作老太的次数也少。作老太不是用不起保姆,是用不住。想想也是,拖地的时候后面跟一老太太盯着数数,那滋味没几个人受得住。作老太能作。一个人也总

    草原 2016年5期2016-05-20

  • 本就无牵无挂,笑这一世繁华
    时候,遇到过一位老太老太住在村东头,因为年岁太大,所以附近的人不管老少,都称她为老太老太的身份证标示着清末生人,我见到她时,她已经有110多岁了,虽然头发花白,脸上满是褶皱,但身体非常硬朗,精神、气色也不输给年轻人。附近的人并不知道老太是哪里人,据她自己说,原籍在河北,后来因为战乱,家里的人失散了,才一个人流浪到了这里。老太是个茹素念佛的人,家里面仅有的一张桌子上供着一尊佛像。因为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所以桌子上经常只是放上一杯清水,这就是她最好的供养了。

    视野 2016年6期2016-05-14

  • 本就无牵无挂,笑这一世繁华
    时候,遇到过一位老太老太住在村东头,因为年岁太大,所以附近的人不管老少,都称她为老太老太的身份证标示着生于清末,我见到她时,她已经有110多岁了,虽然头发花白,脸上满是褶皱,但身体非常硬朗,精神、气色也不输给年轻人。附近的人并不知道老太是哪里人,据她自己说,原籍在河北,后来因为战乱,家里的人失散了,才一个人流浪到了这里。老太是个茹素念佛的人,家里面仅有的一张桌子上供着一尊佛像。因为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所以桌子上经常只是放上一杯清水,这就是她最好的供养了。

    幸福家庭 2016年5期2016-04-03

  • 老太
    李平 陈老太走了。这是我妈妈在电话里跟我说的。 陈老太叫什么?这得问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可一般不会有人去问,好像她一生下来就叫陈老太似的,连那些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在路上碰到陈老太时,都会大声地打个招呼:陈老太,您老哪儿去?为什么要大声?村里人多半会用手指着耳朵对着你比划比划——她,这里,不好使,聋,你大点声。 陈老太耳朵不好,这我从小就知道,每次跟她交谈,都得扯着嗓子喊,声音还不能尖,粗狂了也不行,要慢一点,最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喊出来,总之,这需要技巧

    新民周刊 2015年4期2015-09-10

  • 最后的坚守
    人租住进来。 李老太却是这里的常客,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这里住了多久,也许她原本就属于这里,抑或半路在这里住下就不愿再走了。没有人见过她的家人,她也从未跟别人说起过。虽然李老太双眼失明,但她的双手特别灵巧,所有吃过她做的油酥饼的人都会忍不住称赞不已。靠着卖油酥饼,李老太过得倒也自立、坚强。 那一年,这条街的治安突然变得很糟糕,常常有小偷光顾,甚至还发生了几起抢劫事件。李老太近半年的收入也莫名地丢过一次,那可是维持李老太生活的血汗钱呀!然而让人吃惊的是,李老太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15年6期2015-08-21

  • 二十万养老金
    陆宝华张村的张老太有三个儿子,但三个儿子都不怎么孝顺。三个儿子家家都住着宽敞明亮的大瓦房,但谁也不肯容纳张老太。张老太没办法,只好把自己多年的一点积蓄拿出来,在村东头的空闲地上盖了一间小屋,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但张老太毕竟上年纪了,一个人生活有许多事情都不方便。这不,前些天张老太发高烧,一直没人发现,直到一位好心的村民给她送饺子时才知道,赶忙找来村卫生所的大夫打了点滴,张老太才退了烧。如果不是这位村民碰巧送饺子,时间长了,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这事之后,村主

    三月三 2015年8期2015-08-12

  • 老街上的家
    有人租住进来。李老太却一直住在这里,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这里住了多久,也许她原本就属于这里的,抑或半路在这里住下就不愿再走了。没有人见过她的家人,她也从未跟别人说起过。虽然李老太双目失明,但她的双手特别灵巧,所有吃过她做的油酥饼的人都会忍不住称赞不已。靠着卖油酥饼,李老太过得倒也自立、坚强。那一年,这条街的治安突然变得很糟糕,常常有小偷光顾,甚至还发生了几起抢劫事件。李老太近半年的收入也莫名地丢过一次,那可是维持李老太生活的血汗钱呀!然而让人吃惊的是,李老太

    三月三 2015年5期2015-05-05

  • 我的老太
    杜鹏程说起我的老太,她已经是一位八旬的老人了,只剩两颗孤零零的黄牙了,长着满头的银丝,额头上刻着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那个罗锅腰了,所以显得个子非常矮小。我的老太虽然年纪大,但她的身体还硬朗着呢!每天家里喂猪、扫地、做饭、洗衣服这些活,都是她自己干。老太的脾气挺固执。有一次,她在厨房做煎饼,我十分好奇,也想来试试,可是被老太拦住了:“去去去,这你不会干,去吧!”我不但没有尝试到新鲜,还没落个好。还有一次,老太拿出一包糖,悄悄地把我和小姨叫来,

    快乐作文·高年级 2014年12期2015-01-05

  • 佛祖只认“心意”
    老太信佛,每隔几天,她就要去附近的大庙里“献爱心”,有时五元,有时十元。这天,沙老太上街买东西,左右两个兜各放了一张百元和十元的纸币。她准备把十元币献爱心,百元币购物。当她来到“捐款箱”旁边时,另一位丁老太和她打招呼:“你也来啦!”沙老太一边应着“是啊”,一边把一张纸币投入箱中。投完之后,她马上发现失误:她把左边兜里的百元币投进去了。沙老太着急了:“我那一百元是上街买东西的,这怎么是好?”丁老太指着一位僧人说:“哟,这不是师父来了吗,请他开箱,你换一张。

    小说林 2011年3期2011-05-10

  • 老太的出租屋
    在睡梦里,房东马老太就“笃笃”地来敲门。“从今儿起房租每月增加300块钱。”开门后马老太劈头就是这一句。徐莉吓了一跳!半年前她和马老太商定租金每月700元,自己连着租两年,为此还预付了一年的定金。“不是说好了每月700元吗?”徐莉辩解道。“水涨船高嘛!如今的物价天天蹿个儿,难道我的房租趴着不动?”马老太振振有词。“我不是跟你定了租两年的协议吗?”徐莉说。马老太鼻子一哼:“协议?哪里有协议。你拿出来我瞧瞧。”这下徐莉傻了眼。当初租房子时她想跟马老太定协议,可

    故事林 2010年17期2010-05-14

  • 好戏在后头
    娘年龄差不多的徐老太。徐老太慈眉善目,一脸和气地对李大有说:“我儿子是做生意的,赚了一些钱,我让他专门给我买了这套房,以后我分开住,不跟他们住在一起。”李大有愣了一下,心里更加难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有钱人太会享受了。李大有心里虽那么想,表面上却讨好地笑着对徐老太说:“大妈啊,你找我来装修算是找对人啦。我这人,别的不行,干活特别卖力,价钱也合理,保证让你满意。”徐老太听后,眯缝着眼睛,微笑着说:“你别嘴上说得好听,暗地里尽干欺负我老太太的事。不过,别看只有

    故事林 2009年11期2009-07-14

  • 有一种爱在云层之上
    ,60多岁的宿管老太走进宿舍,问都不问就指着她说:“8床,以后你是这个宿舍的舍长!”彼时恰好有一个男生追求她,一次,那男生死活要送她回宿舍。隔日,就有了她和那男生恋爱、接吻等谣言。她很快变得消瘦,惊恐如鼠,整日躲在宿舍里。晚上,她发了烧,只嚷着冷。室友们怕得要命,叫了老太来。等她清醒过来,发现躺在老太的房间里,刚刚浆过的被单略硬,每一个褶皱刮在脸颊上,是别样硬硬的温柔,仿佛老太的性格。病好了,老太主动跑去和班主任打招呼,说:“这妮子,以后我来调教。”那一宿

    意林·少年版 2009年6期2009-05-22

  • 有一种爱,在云层之上
    那60多岁的宿舍老太走进宿舍,问都不问就指着她说:“8床,以后你是这个宿舍的舍长!”她侧过头,冷冷地说:“我不想当。”连“老师”两个字的称呼都省略。老太满不在乎,回答在时间上丝毫不落后:“就是你了!”说完,老太转身,出门。干净利落,仿佛她的对手。晚上,她有意捣乱。反正睡不着,躺在床上讲笑话。大家笑,一屋子莺飞蝶舞。宿舍老太推开门:“怎么还不睡觉!舍长出来!”所有的人都住了声。她本来是不想出去的。听到这老太语气的严厉,心里充满挑衅意味地想:“出去就出去,谁还

    中学生博览·文艺憩 2009年2期2009-04-03

  • 从实招来
    赵娜娜于老太今年六十多岁,老伴去得早,女儿又出嫁了,这些年,于老太常常感到很孤单。女儿很懂事,东张罗西打听,为老妈找对象,可于老太总是摇头,要么嫌人家老头爱闹腾不安静,要么嫌人家老头没活力。于是,女儿给老妈报了一个老年大学培训班,让她学电脑、学上网,丰富一下她老人家的生活。于老太本不想学电脑,可女儿已经给自己报上了名,不学那钱不就白花了吗?来培训班学电脑的都是些干巴老头,上课的时候,有的老头咳嗽个没完;有的老头抱着个小收音机,摇头晃脑地在听京剧;有的老头干

    故事会 2008年11期2008-01-08

  • 两个母亲一个儿
    ,97岁高龄的计老太又像以往一样早早地起了床,在胡老太的帮助下,端坐在院中。计老太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脸上布满老年斑,目光显得那么呆滞与茫然。她的脑子一天比一天糊涂了,好端端一个人坐在那里,嘴里总是不停地自言自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好在整天和她形影不离的胡老太听得懂,知道计老太又在和她远在海峡彼岸的独生儿子说话了。五十多年前,计老太的儿子计逸家随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母子俩从此天各一方,再也没了音讯。比计老太年轻得多的胡老太,显然要比计老太有福气。她有个儿子

    故事林 2006年3期2006-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