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贬值?

2009-11-09 03:35:26 环球企业家 2009年21期

迈克尔·佩蒂斯

如果无法解决全球货币失衡问题,贸易领域则很难避免另一场战争。

就在上个星期,欧洲央行行长让·克劳德·特里谢警告说,欧元对美元的比价不应该再继续上升。几乎同一时间,由于人民币对美元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升值,亚洲各国的中央银行重拳出击,阻止其货币对美元的比价在市场上过快上扬,以确保本国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与此同时,中国媒体强烈谴责“必须重新估价人民币”的论调。新华社的一篇文章指出:发达国家是在“恶意攻击中国的货币政策,将金融危机的责任推在中国身上”,而无非是想通过这种方式,逃避他们对于国际金融危机应该担负的责任。

这几种情况放在一起看上去真是让人一头雾水。一方面全世界一致呼吁:美国必须提高储蓄率,控制贸易赤字;而另一方面各国的中央银行却在竭尽全力,在双边贸易方面阻止美国做出任何这类调整。

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美国货币价值被高估,是以往全球贸易体制的一部分,而正是这种贸易体制,决定了美国对外贸易长期逆差。美元价值被高估,使得美国家庭的实际收入水平被放大,同时也给商品制造商增加了相当的负担。这自然导致了消费增长快于生产的局面,从而造成了整个国家的贸易赤字。

与此同时,货币价值被低估的国家正在经历相反的事情。由于进口价格被人为地拉高,而商品生产者由于低汇率而获得额外收益,生产增长超过消费增长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这也造成了这些国家持续的贸易顺差。在中国,家庭收入和财富的增长远不及这个国家总体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经济,这种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储蓄率高的亚洲国家十分普遍。这种模式涉及系统性地补贴生产和投资,往往导致投资效率低下。

看来所有人都同意,作为全球经济调整的必要组成部分,美国必须减少其进口净值。但是同时,所有人也都坚定不移地认为,美国贸易赤字的缩减不应该给自己造成任何负担,而应该由世界其它国家付出代价。不需要读过博士学位也能看明白,这笔账不好结。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共同关注的问题当中,没几个能比货币问题的相关讨论更混乱的了-毫无疑问的是,美国消费的要比生产的多很多,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要彻底解决全球贸易不平衡状况,就必须要求美国做出调整。

要完成这个调整过程,有几个步骤是必须采取的,对贸易伙伴国采取货币贬值政策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但是美元要贬值,同时也就意味着其它国家的货币要对美元升值。

问题在于怎么升值?日本和欧洲认为,他们的货币价值已经被高估了,再升值是给本国的出口产业自找麻烦,还会导致失业率快速上升。亚洲发展中国家过去三十年的发展模式是围绕一系列政策实现的,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坚持低汇率路线,目的在于以超出本国消费水平很多的速度发展生产,现在来改换这一模式会非常痛苦。其它发展中国家更是一门心思要增加出口,尤其是他们的外贸收支赤字已经到了濒于崩溃边缘的时候。

这跟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状况一样,每个国家都想要让本国货币对贸易伙伴国货币贬值,以此来增加国内就业,扩大国际市场份额。也正如那时的状况所表明的,让每个国家都通过货币贬值来提高出口竞争力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一争端如何解决呢?几乎肯定要通过贸易战来解决。可能现在很多国家都已经忘记了在总需求有限的世界里面,控制了大部分净市场需求的国家,其处境才是最有利的,他们才能决定贸易战的最终结果。如果由于各方阻挠,美元对贸易伙伴国货币贬值的计划不能正常进行的话,贸易争端只会愈演愈烈。

未来几年仍然会十分艰难。相互冲突的调整政策可能会令情况更糟糕,尤其是如果这类政策导致带有贸易保护主义色彩的贸易摩擦的话。

环球企业家 2009年21期

环球企业家的其它文章
雕刻时光
冲刺时刻
香港制造
不做狂野骑士
遥远的春天
劳斯莱斯的灵动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