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世界各国酒俗

2018-01-12 19:21:37 烹调知识2018年1期

欧阳江南

酒俗是人类生活习俗的一种表现形式,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有不同的酒俗,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宗教信仰及生活习惯甚至性格特色,均可从酒俗中得到反映。纵观世界酒俗,则会使我们领略一幅色彩斑斓、生动活泼的美丽画卷。

欧洲一些国家多嗜酒成癖,酒俗也五花八门。意大利是一个嗜酒的国度,意大利大菜世界出名,经常宴客,每宴必饮酒,而且一喝起来就不计较时间,往往痛饮至深夜。他们最盛行的酒是一种叫“维诺”的葡萄酒。

法国人可称得上是世界饮酒量的冠军。其人口虽仅占世界人口的1.3%,而喝掉的酒精饮料却占世界的30%。他们视酒为一般饮料,不分昼夜,随时就便,想喝就喝。你到法国人家作客,只要他把酒取出来就得喝。法国酒店遍布城乡,标志鲜明。陈设华丽,营业时间也长。

英国酒店也很多,数以万计,在高峰时酒店会爆满,后来的人没有座位,只能买酒随便站着喝,如果连站的地方也没有了,就干脆到酒店门前的广场上席地而饮,英俊的服务员穿梭其间,为你服务。但英国人从不劝酒,更不灌酒,宾主喝多喝少全凭自己。

俄罗斯人则喜欢饮不掺水的烈性酒伏特加,喝时还要“不醉非好汉”,常常醉得狂欢乱舞。据报道,现在每名俄罗斯成年男子平均年消耗烈性酒80.41 ml。俄罗斯人喝酒时习惯拍喉咙,据说这是彼得大帝时留下来的一个传统。彼得大帝曾给一个有功之臣颁发过“终身免费饮酒奖章”。这枚奖章不是金属制作的,而是在此人的顎下烙一个印记,这个人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昂首轻拍喉咙,喝酒就是免费的。不过现在的人拍喉咙不是要求免费,而是显示自己的海量豪饮。

希腊人无论午餐和晚餐都饮酒,并且喜好喝酒寻欢至深夜。节日期间,青年男女开怀畅饮,如痴如狂。同希腊人谈生意也免不了陪着喝浓厚的希腊咖啡以及希腊烈性酒(Ouzo),如果贸然谢绝,会被认为是对对方的羞辱。他们还把稍醉微醺作为社交的风范。波兰人通常在饭前习惯饮烈酒,饭后吃甜酒。

德国有啤酒王国之称,所产的啤酒远销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喝啤酒也是世界出名的,其规矩是吃饭前先喝啤酒,再喝葡萄酒,若饮酒次序反了,他们会认为有损健康。西方人有一个说法:世界喝啤酒最多的是欧洲人,而欧洲人又首推德国人。在德国有15%的人是酒吧的常客,酒吧又是说话的地方。德国虽然喝啤酒总量居首,如果按人均算它还抵不过捷克和斯洛伐克,后者年人均喝啤酒165 kg,可称为喝啤酒的冠军。

世界上最爱喝葡萄酒的国家首推葡萄牙。在这个国家,人同葡萄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葡萄酒是每一个家庭必不可少的饮料,男女老幼、饭前饭后都爱饮酒,也喜欢用酒招待人。在他们看来,男人只有饮酒才被认为是男子汉。据说,在这个面积只有8.8万平方公里的国家里,酒店就有36万家之多。不过,更让人称奇的是他们十分讲究的饮酒方式:饭前要饮开胃葡萄酒,饭后要饮助消化的葡萄酒,用餐过程中还要根据不同菜肴配不同的酒,如吃肉时喝红葡萄酒,吃鱼时喝白葡萄酒,吃点心时则配葡萄汽酒。这种传统而严格的配酒方式,沿袭至今,已成为全国人民在招待客人、商务宴请、社交场合和家庭宴会时的一种礼节和习惯。在葡萄牙,被宴请时必须喝酒,如果搬出理由不喝,他们会认为你瞧不起他们。其实,也不必担心,这里的葡萄酒与别国的有所不同,人称比水还便宜,酒精度也很低,进餐时喝点酒,绝不至于喝醉,而且这种酒又醇又香,值得一尝。

漫步西班牙街头,可以发现几乎三五步就是一家酒馆,甚至有些街道全是青一色的酒馆。城市如此,农村也不例外,即使是偏远的小山村,全村不到二三十户人家,也一定有一个小酒馆。这些小酒馆不仅仅是饮酒场所,它还是供人们聊天和全村人聚会的地方。西班牙的酒馆,客人来往如梭,人多拥挤。因此,大部分是站着喝,很少有人坐下来,有些酒馆甚至连椅子都没有。

在东方,喝酒之王国当日本和韩国莫属。这两个国家的男人几乎没有不会喝酒的,日本的女酒客也多达50%以上。在东京银座酒吧,生意相当红火。酒吧中的服务小姐除了接待客人之外,还有一个推销酒的业务,当然提成是不可少的。日本的酒客一直有增无减,从20世纪50年代至现在,大约增加了一倍多。在日本,酒和个人事业密切结合。日本的男人如果拒绝上司的饮酒之邀,则他的饭碗便恐有不测,甚至可能永远也得不到提拔和重用。

在韩国,每日白酒的消耗量已居世界第一。人们喝酒不用酒杯而用大碗,而且习惯一醉方休。男人喝酒不醉不叫喝酒;只有醉了才觉得尽兴、痛快。所以,在韩国的大街上常看到互相搀扶而行的大醉之人。

美国人历史上也以喜欢喝烈酒著称于世,但是后来他们的饮酒习惯发生了变化,即从烈性深色酒转向非烈性浅色酒,更多人则喜欢饮啤酒、葡萄酒和果酒。据统计,2002年,英国威士忌在美国的消耗量达18.6%,到2012年则降为11%。相反,近10年来,美国低度酒的销量却上升了约30%。美国人普遍认为:“浅色酒比深色酒有益于健康”。美国人饮酒的这种变化,对世界饮酒习俗有重大影响,它反映了全世界酒俗的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