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法案在美国争议半世纪

2018-07-10 06:28:27 环球时报

候涛

特朗普政府近日取消奥巴马时代对学校执行平权法案的有关指引后,引发强烈反应:反对派为之拍手称快;而民权人士、大学及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则称之为大倒退。平权法案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风起云涌,为其提供了社会土壤,也让与其相关的争议一直持续至今。

歧视黑人老兵事件

平权思想最早源自1865年-1877年间的美国重建时期,当时作为自由民的原黑人奴隶缺乏可持续生活的技能和资源。1865年,威廉·特库赛·谢尔曼将军提出“四十亩地和一头骡子”政策,从实际情况考虑把佐治亚州的土地和货物分给黑人家庭。但由于遭到美国国内保守势力强烈反对,谢尔曼的命令很快就被撤销了。直到80多年后,一起震惊全美的歧视黑人事件才让平权思想再度出现在美国。

1946年2月12日,退役的黑人二战老兵艾萨克·伍特德离开军营,乘巴士返乡。当巴士抵达奥古斯塔市郊外一个休息站时,伍特德跟司机说想要上洗手间,尽管司机不情愿,还是勉强答应了。然而,司机在驾车抵达贝特斯伯格站后报警称伍特德扰乱社会秩序。警察强行将伍特德拖下车殴打,又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将伍特德投入监狱,而且弄瞎了他的双眼。第二天,当地法官宣判伍特德有罪,对他施以50美元罚款。

此事引起巨大反响。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说:“我的上帝!我不知道这件事有那么可怕,我们得做点什么。”不久,杜鲁门颁发第9808号行政令,组建总统民权委员会,审查歧视少数族群的暴力行为并推荐恰当的联邦立法。

“肯定性行动”

进入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虽然在法律上取得同白人同等的地位,但种族歧视问题仍然很严重。196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肯尼迪倡导设立公平就业措施委员会。1961年3月,肯尼迪在入主白宫后不久发布第10925号行政令,要求政府承包商“采取‘肯定性行动以保证招收工人或在工人就业期间的待遇不因种族、信仰、肤色及出生地受到影响”。林登·约翰逊接任总统后,政府和国会陆续颁布一系列包含更广泛的“肯定性行动”法案,又称为平等权益法案(简称平权法案),帮助历史上长期受到歧视的少数族群和妇女更快地改变在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等诸方面的劣势地位。具体说,也就是在升学、就业、晋升及接受政府贷款等情况时,在竞争能力与资格相近的情况下,黑人以及其他少数族群和妇女拥有被优先录取、录用、晋升或优先得到贷款和政府合同的权利。

约翰逊总统在霍华德大学学生毕业典礼演讲中说:“单单自由是不够的,我们不能将一个戴着镣铐多年的人解去镣铐后带到赛场的起跑线上对他说‘你现在可以自由地与其他人竞争了,并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已经很公平了。”他还宣布“民权斗争的下一个更深刻阶段”,“我们不仅要寻求自由,而且要寻求机会,不仅寻求平等,而且寻求人的能力,不仅寻求权利和理论的平等,而且要寻求事实和结果的平等。”1969年,劳工部长乔治·舒尔茨开创了后来引起极大争议的硬性定额制度。根据规定,公立大学在招生时必须招收一定比例的少数族群和女性学生,政府机构必须雇一定比例的少数族群和女性职员,一定比例的政府合同应当优先给予少数族群或女性投标人。

“加州大学诉贝基案”

“肯定性行动”全面实施之后,争议不断。支持者表示,这是美国政府在还历史欠账,民权运动兴起前黑人备受歧视,教育程度低,工作机会少,“肯定性行动”为黑人找工作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但反对者抗议说,在就业、升学、升职和培训中为少数族群保留一定名额,是对白人的“逆向歧视”。就这样,支持和反对平权法案的两方时常对簿公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件当属“加州大学校董会诉贝基案”。

1972年底,32岁的白人男子艾伦·贝基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入学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后,向该校提出1973年度入学申请,但没被录取。贝基后来得知,在该校当年的100个录取名额中,有16个特别名额专门分配给了黑人等少数族群学生,这些人的成绩远不如自己。1973年底,贝基又一次向该校提出入学申请,仍然吃了闭门羹。一肚子火的贝基把加州大学告上了地方法院。1975年,地方法院做出对双方各打50大板的判决:法官宣判加州大学设立的录取定额制违法,但并没有判决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录取贝基。结果双方继续上诉。1976年,加州最高法院判加州大学败诉。加州大学董事会不肯认输,聘请著名律师把官司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

1978年6月,最高法院以5比4一票之差对贝基案做出了一个在美国宪政史上很罕见的双重判决,判决书分两部分,第一判决加州大学设置的录取定额制度违法,加州大学必须录取贝基;第二又判决加州大学有权实行一些使校园环境多元化的特殊政策,在录取新生时可以把种族作为一种因素来考虑。这个圆滑的双重判决让支持和反对平权法案的两派人士如坠云雾、无所适从。

争议还在持续

20世纪80年代,美国少数族群特别是非洲裔群体的生存状况大为改善,这表明“肯定性行动”取得巨大成就,长期的反歧视和优惠措施使美国少数族群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等各方面获得与白人主流社会比较接近的权利水平,结构化和体制化的种族歧视已基本消除。如80年代很多黑人在军政界脱颖而出,路易斯·韦德·沙利文在1989年3月出任卫生部长;1989年10月,黑人上将科林·鲍威尔登上美军参联会主席高位,成为美军“一哥”。

90年代之后,平权法案频频引发群体抗争和社会争议。1992年《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3美国人认为平权法案已完成历史使命,政府无需再为补偿历史上的歧视和不平等而给予黑人等少数族群特殊照顾。但平权法案的支持者坚持认为,黑人在美国仍处于二等公民地位,因此平权法案应继续执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