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暖花开时

2019-06-12 09:22:35 飞魔幻A2019年3期

秦挽裳,一个来自懒惰星球写文六年,但是写的并不多的小仙女(自封)。梦想是写一篇甜宠现代文,但挖的坑全是古代虐文。新的一年,梦想一定会成真(自己觉得)。最新脱线甜文《遇匪》上市,虐文《暗卫》在售,总有一款你喜欢。微博@秦挽裳,关注了本仙女,你也会成为一个懒惰的仙女。

很久没有出现在杂志上啦,自从上了班,就觉得自己越来越懒了。每天睁开眼睛就暗暗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写多少字,要把新文的大纲整理好,要把开头写出来,可下了班就成了再也站不起来的“葛优瘫”。很符合那句话——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转眼间寒假就要过去啦,小仙女们开学没?是否知道在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后,《女匪》已经改名《遇匪》上市了呀?这本书真的写完好久了,久到很多妹子都已经忘记了前几章说了什么,久到我差点觉得它会出不了。现在终于上市了,说实话,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有开心,有兴奋,但是看到微博上很多妹子问我什么时候能拿到书,这么期待它时,我又有些担心和害怕,你们这么期待它,我怕它会讓你们失望。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大纲改了又改,总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遭到编辑的否定。那时候我虽然在改,但是我心里已经默默接受了,市场不景气,古风不吃香,我这篇过不了。可是有一天它突然过了,编辑说可以接着写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我很激动,但写的过程不算美好,正好那段时间网上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我几乎遭到了全贴吧的谩骂,有说我情节把控不好的,有说我情节不新颖的,这些我很感激,也清楚自己在写作上存在的一些问题。但也有泼脏水的,出合集对我乃至大多数作者来说是一件很骄傲很开心的事,因为这是出版社对文章的肯定,但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我圈钱的行为。那段时间正是过年的时候,第一次经历这些并且有些“玻璃心”的我一度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惨,别人都在开开心心过年,我却要被骂。并且我还在不断否定自己——我写的这是什么东西?我没有信心再接着写了,当时我就想,要不就这样吧,好好工作,不再写小说了。但那时《遇匪》才写了三分之一,我看到电脑桌面上《遇匪》的文档就排斥,甚至很讨厌它。心里抵触自然无法写出来东西,我开始了漫长的卡文期,我和编辑撒泼甚至哀求,合同的违约费我出,我不写了好不好?我很感激编辑并没有嫌弃我的懒惰和间歇性的抽风,我很感激她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没有放弃我,一直鼓励我,让我走过那段黑暗。过了卡文期,再写就格外流畅,我也找到了刚写文时的那种感觉,每天下了班还能写到夜里一两点钟。直到《遇匪》完结,我还一直在想,如果我有一些经验,如果我中间不作妖、不浪费那么长时间,如果我多想想,《遇匪》会不会更完美一些,但第一次总有些不完美。在出版行业寒冬的现在,真的很佩服那些坚持写作的作者,希望新的一年,我也能坚持住自己的那一点爱好,不再懒惰。各位有写作梦想的小仙女,一定不要放弃,相信一定有那么一天,你的文章会出现在自己喜欢的杂志上。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有一个像沈珩那样温柔深情的人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