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舞者

2019-07-22 05:55:10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7期

四七

奔赴李家村

洪武年间。

鬼武者部队的精锐成员陈桥之妻的尸体,在秋风酒楼边的遛马巷中被发现。陈桥多番追查,却没有任何头绪。他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临近崩溃的边缘。

这天,陈桥正在街边骑马慢行,突然两匹枣红马迎面而来。马上那人也不说话,将令牌一亮。陈桥立马明白了,随即拍马去找他的上级指挥官──牛冬青。

牛冬青说,有一个差事,需要到千里之外福建泉州的李家村去执行。他问陈桥愿不愿意去,陈桥想着刚好可以暂时离开伤心之地,于是便点头应允了。

这差事十分简单。陈桥去了李家村之后,会有人来接待他,他也没有具体的任务,只需留守就好。陈桥要在李家村住上两个月,如果有事要他办,会有专人持“鬼”字令牌来找他。

奔波了三天三夜,陈桥途中换了三匹马,终于在指定时间到达了李家村。刚到村口,就有一个衣着朴素,但气度不凡的长眉人接待了他。长眉人说完自己叫泥申后,就没再多说话,将陈桥带到一间小瓦房,安排他住了下来。

陈桥放好行李,便去找泥申,说是要请他喝酒,实际上是想套他的话,来此的目的,陈桥还是一无所知。

泥申听后,笑了笑,连忙说应该自己请。说着,二人找了家小酒馆坐下。

酒菜上齐,陈桥举杯敬道:“陈某初来乍到,这些日子还要多仰仗你,我先敬泥兄一杯!”

泥申笑着说哪里哪里,接着把杯子举起一口饮尽。

闲聊间,泥申告诉他,在他来这里之前,这里已经发生了数起诡异的命案,而且这些命案的死者死状千奇百怪,极其恐怖。这些死去的人,都是一些平时极不起眼的小老百姓,也没得罪过什么人,所以死得就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泥申笑着说:“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能听了会觉得好笑,这些村民说,那些死去的人是被鬼舞者杀害的,鬼舞者用他们来献祭。”

这回轮到陈桥笑了:“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我们怎么会没事去杀害这些老百姓呢?”

泥申摇摇头:“是舞蹈的舞,不是你们那个鬼武者。”

陈桥还是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事,我听闻太多了,多半都是装神弄鬼罢了。此次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谁知,和泥申说过话的第二天,泥申竟然不见了踪影!

陈桥找到四邻问了一圈,没有人看到过泥申出去。这就更加奇怪了,就算不辞而别,他泥申一个凡人,怎么能突然化于无形了呢?难道是遭遇了不测?被鬼舞者夺去了魂魄?

鬼舞者现身

小兵带上鱼食、花生、瓜子儿、小板凳,提着纸灯笼,当然还有钓竿,急匆匆地往海边赶。以往,他常常趁着夜色去海边垂钓,可是近来闹出了那个鬼舞者的传闻后,大家都不敢晚上到海边去了。

小兵怕不怕鬼?他的胆子比自己的指尖还小,他当然怕!可是,他更怕活活饿死。白天里,这片海域全是过往的渔船,近海的地方一条鱼的影子也瞧不着。远的地方,没有渔船去不了。所以,小兵只好等到晚上出来,在近海钓鱼,此外别无他法。

天上一颗星也没有,小兵穿过芭蕉树林,来到海边,他将装上鱼食的吊钩甩到海里,然后坐在小板凳上嗑起瓜子儿来。

他的收获不错,接二连三地有鱼咬钩。他技术纯熟地将一条条鱼甩到岸上,然后捡到篓子里。

正在这时,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诡异的乐曲声。

循声望去,小兵手搭凉棚,只见远处的一个山崖上,芭蕉树林中,隐隐约约有金色的光,如梦似幻,并且有阵阵的鼓点和丝竹之声……

山崖之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忽隐忽现。小兵吓得半死,慌忙拾起渔具准备跑路,可是,好奇心驱使他留下来继续看,只见火光之中,黑影又多了起来,并且随着乐曲声正在不住地舞动。

小兵大着胆子来到山崖下,他躲在灌木丛中,只见巨大的黑影原来不过是些影子罢了,他们的本体是一个个穿着长袍,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家伙。他们演奏着音乐,并随着乐曲在不断地舞动,动作时而行云流水、时而刚劲有力……

突然,一阵咸咸涩涩的海风吹来,小兵一不小心被激着打了个喷嚏。听到声音,那些青面獠牙的家伙停止了舞蹈,四处张望起来。

小兵在原地趴了半天。直到那些戴面具的家伙继续跳起来,他才慢慢地顺着山坡爬了下去。

等回到家中,他是腿也软了,灯笼也摔在海滩上烧毁了,幸而鱼篓没落下,他在家中煮了鱼,吃了算是安神。

在家中休养了半个月,小兵晚上再也不敢去海边了,他靠着亲戚接济,在家中调养。

这一日,他又到日上三竿才出家门,打算在村子里走动走动,沾点儿人气。他在村子里路边跟人聊闲天,听四邻说,村子里来了京城的大官,正在彻查海边出现鬼舞者的事,他们已经张榜公示,如果提供有用线索,重重有赏,如果能够将事情真相揭开,赏上加赏!

小兵是凡人,而且是顶穷的凡人,见財没理由不起意的。他立刻经由里正介绍,被领着见到了京官──陈桥。

陈桥见了小兵,便开门见山地问他,能提供什么线索。

小兵一听,张口先开条件,把自己的要求说了。陈桥也是十分豪爽,说只要提供的线索是真材实料,打赏没有半点儿问题。

小兵于是就把半个月前的事情和盘托出,可是陈桥听后只是摇摇头:“就这些?”

小兵很是吃惊,觉得自己提供的情报很重要,这大人为何这番冷淡?莫不是想赖账不成?

陈桥不跟他多纠缠,命手下将他赶了出去。

小兵回家之后向邻居说了这件事,还没说自己提供的线索,邻居却说很多村民都在海边目睹了鬼舞者的怪状,他提供的那点儿消息完全不值一提。这半个月来,除了第一个去说的村民得到了一笔赏银外,其他的再去,都是重复的废话,自然没有人能得到赏银。

小兵奇怪地问:“既然已经掌握了鬼舞者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那怎么京官还没有解开谜团呢?”

村民回答说:“京官每次派人去都捉不到,但是只要他们不去,那鬼舞者又会再次出现,他们这样反反复复地突击过多次,可是每次都扑空,连鬼影子都没摸着。”

小兵气急败坏地回到家中,他心想,看来要拿到赏钱,光靠点儿勇气是不行了,还得靠智谋,而且,还需要更多的人来帮助。他决定组建一个团队,一起来抓鬼舞者,得到的赏钱就可以平分。

小兵的人缘不错,很快就聚集起了二十来号人,约定当天晚上执行计划。

这天傍晚,他们按计划依次行事,一群人都趴在山崖边。没过一会儿,鬼舞者就边敲边打地往这边来了,树林间光影密布。

突然,响起一声惊呼,紧接着乐曲声戛然而止,一个戴面具的家伙掉入了草丛中的陷阱里,其他面具人却轻巧地飘了过去,两个面具人想把他拉上来。

这时,小兵大手一挥,混三和四蛋一人一把爬犁,小兵自己则带着其他兄弟,扛著木棒和钉耙冲了过来。几个面具人很快反应过来,将小兵他们手中的武器全数缴获,连带人也全都按倒在地。

突然,小兵口吹呼哨。无数条银色丝线飘然落下,只听嗖嗖几声,面具人全都被渔钩吊起,挂在了树上。

原来树上还有一些专业的钓鱼高手埋伏着。

小兵等人大摇大摆走过去,将他们的面具一一摘落,却发现其中一人,竟然是──陈桥!

智擒真凶

“原来鬼舞者是你们扮的!你们装神弄鬼到底是何居心?”小兵怒斥道,“哦,我知道了,你们假冒京官,来此骗吃骗喝对吧?”

陈桥怒道:“大胆刁民,还不赶紧将我们解开!”

小兵被这么一吼,腿软了三分,他又一想,这抓了陈桥,也没有人给赏钱,于是便哆哆嗦嗦地问:“你们真是京官?”

“废话!”陈桥亮出鬼字令牌。

“那你们为何要装神弄鬼?”

陈桥这才不情愿地告诉他们实情。原来,这次陈桥接到秘密任务,奉命前来调查鬼舞者,可是重要线人泥申突然失踪,他的调查陷入了僵局。鬼舞者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他想,如果自己装成鬼舞者,就能引出真的鬼舞者,可是却没有起到他们预期的效果,连续将近半个月过去了,根本没有引出真的鬼舞者。

小兵一行人回去之后,便早早休息。第二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家中睡觉,突然听到屋顶有动静。

紧接着,从房梁上突然射出几枚飞镖,小兵正好翻身,所幸躲了过去,几枚飞镖打到了床板上。小兵猛然惊醒,这时,一个黑影蹿了下来,手持一支袖箭,照准小兵的后背便刺。

正在这时,突然门打开了,陈桥率领众手下踢门闯了进来。那黑影见势不妙便蹿上房梁,翻上房顶,准备逃走。

黑影沿着屋顶一路狂奔,跳跃,突然几根渔线飞来,他一下子被渔钩拽住,拖了下来。

众人将他团团围住,陈桥过来便将那人带走,一番逼供之下,那人才交代了实情。

原来,那人是一个日本浪人,他受雇于一个中国人,经过他的描述,陈桥发现那人正是泥申。

浪人交代了他和泥申约定的事成后的见面地点,陈桥立马命人再次设伏。果然,泥申被抓个正着。

据泥申交代,鬼舞者的传言其实只是一个谣言,从在乐坊跳舞的刘阿梅那里传出来的。刘阿梅承认,自己只是经常在海边看到有奇怪的光影,并且确实听到了歌声。最后这个谣言变了味儿,越传越夸张,不但有鼻子有眼,而且还十分的诡异。

泥申和几个商人无意中听到了鬼舞者的传言,他们当时和倭寇经常进行私下的海运买卖。因为朝廷封锁海路,严禁了海运,所以他们有意利用鬼舞者的传言,为的是吓退无关人士,好利于他们晚上在海边上货和卸货。凡是知道内情的村民也都被他们收买了,那些被鬼舞者杀害的人其实也只是被泥申花钱打发离开了本村,为的是营造恐怖气氛……

陈桥见到小兵后,心生一计,在外放出谣言,说小兵提供了重要线索,于是泥申找了个日本浪人,来暗杀小兵,谁知却被逮个正着。

陈桥告诉小兵,他早就怀疑这事和私运有关,他之所以在海边装神弄鬼,为的就是影响他们的私运,当时间拖得久了,私运的人长期没活干,他们内部就会有人起异心,迟早会来爆料……

尾声

陈桥一行告别小兵便回去复命了,不久后,小兵得知,鬼舞者的头领牛冬青被皇上下狱,原来,海边私运全是他幕后主使的,泥申后来全招了出来,陈桥之妻也是他派人杀的。牛冬青本想借查案的机会,让泥申派人将陈桥除掉,谁知陈桥在妻子死后,就一直在调查,并且有所防备,来到村子后,泥申又办事不利……

小兵自始至终也没有忘记,那天他听到刘阿梅的话后有多吃惊,他知道,只有自己有在海边夜钓的习惯,而且,他无聊的时候,最喜欢哼点儿乡村小调了……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插图:周欣欣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9年7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怪邻居
白鸽
鹰山先生
凤珍
特殊闺密
山庄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