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纸笔评价:朝向教学改进和儿童成长

2019-09-09 06:30:49 教学月刊·小学综合 2019年8期

张幼琴

【摘   要】非纸笔评价对促进教学改革和儿童成长有着积极的意义。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湖塘中心小学基于校本特色,从学生的能力、实践等方面出发,制定了指向关键能力的评价内容,实施了基于学科整合和智能技术的评价方法,实现了指向课堂改革的评价结果应用,为每一个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关键词】非纸笔评价;教学改进;儿童成长

非纸笔评价是一种区别于以纸和笔为主要工具的传统考试方式的综合性评价方式。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变革评价方式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日益显现,延续多年的传统考试方式不利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更不能适应以培养创新型人才为目标的“基于问题”的教学模式。有鉴于此,近年来,不少有识之士在这一问题上做了不少探索,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可以发现,非纸笔评价作为一种评价方式,正促使评价向改革深水区推进,但这一评价方式要形成更为科学的体系尚待进一步的实践。近年来,浙江省绍兴市湖塘中心小学在第一学段中进行了非纸笔评价的改革实践,是基于校本特色,从学生的能力、实践等方面出发,将学生的素养和能力检测渗透在项目任务或游戏活动中,借助智能技术观察学生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过程,用等级、评语、过程描述等方式做出的阶段性学业评价,最后将评价结果应用于课堂改革,体现了情境化、模块化、跨学科、重整合的特点,形成了一种朝向教学改进和儿童成长的绿色评价体系。

一、指向关键能力的评价内容

评价的目的指向是引领评价走向科学的重要保障,而在正确目的导向下的评价内容体系构建是非纸笔评价得以顺利开展的关键要素。显然,非纸笔评价是基于学生核心素养提升的一种新型方式,就核心素养在学科中的落实而言,评价的内容或指标更多指向的是核心素养所要求的关键能力,由此才更具有可操作性。实践中,学校根据各学科课程标准和本校第一学段学生的实际发展水平,从知识和能力、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等维度,由教研组制定各学科的学业评价指标体系、操作方法、评价项目等评价内容。如表1语文学科这一评价内容体系,指向的就是使非纸笔评价科学精准、有据可依。

表1   第一学段语文学科“非纸笔”评价内容

二、基于效能提升的评价方式

追求更高效能是非纸笔评价的应有之义。所谓效能,是指使用行为目的和手段方面的正确性与效果方面的有利性。就非纸笔评价而言,对学生来说,要让评价成为学习与成长的工具;对于教师来说,要让评价成为其调整教学方法的向导。湖塘中心学校以“培养浩淼、清澈、灵动的鉴水精灵”为育人目标,基于学科整合设置评价项目,利用智能技术的优势,实施第一学段的非纸笔评价。

(一)基于学科整合,设置评价项目

学校以“精灵争章”为主题设计了闯关式的非纸笔评价的情境,设置了“识字精灵”“阅读精灵”“智慧精灵”“自然精灵”“生活精灵”“体育精灵”等评价项目。这些项目中既有指向单一学科的知识和技能的评价,也有体现跨学科整合的评价。无论哪种项目,都旨在使学生在自然、有趣、竞争的游戏情境中,主动、自主地完成任务,以体现自己掌握和应用学科知识和技能的水平。

“自然精灵”就是一个针对一年级学生,整合了语文、科学与数学学科的评价项目。该项目设计了“帮树叶宝宝找妈妈”的任务,要求学生自由组合成项目组,通过对两张树叶的比较,说出三个不同点,并在植物园中找到相应的“大树妈妈”,同时,还要在项目评价单上完成用汉字和拼音写出大树的学名、利用工具测量并记录树围的任务。在评价过程中,学生充分运用所学知识和生活经验,努力完成任务,分工明确、相互合作。如:一起比较讨论树叶的不同点;共同寻找长有相同树叶的大树妈妈;你负责测量,我就负责记录;相互复查学习单上数据等(见图1、图2)。

在整个评价过程中,教师只是一个旁观者,不仅观察学生对语文、数学、科学学科的知识和技能掌握程度和应用表现,而且关注个体在团队任务完成中表现出来的探究能力、交往能力、合作水平等核心素养。这是传统的纸笔考试无法实现的,也正是非纸笔评价的价值所在。

(二)基于技术支撑,提升评价效率

非纸笔评价往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甚至要求全校总动员、师生齐上阵,但依然会出现耗时费力又低效的现象。智能移动终端技术的普及和发展,为非纸笔评价的实施提供了技术支撑,使得非纸笔评价变得便捷又高效。

“书写精灵”是测评第一学段学生书写习惯及书写质量的项目。学校制作了有关写字教学的微课,利用视频暂停、特写、反复等功能提醒学生养成正确的书写姿势、握笔姿势,起到了强化指导的作用。测评时,教师用手机拍摄每个学生书写姿势的照片,从“头正、身直、臂开、足安、一寸距、二指圆、三指齐”七个维度进行现场评定,利用移动终端技术迅速地将教师的现场评定结果与学生书写时坐姿、握笔的照片,以及现场书写的汉字等资料,共同组合成个人的书写档案(见图3),实现了全面、准确、客观、便捷、高效地评定每一个学生的书写习惯和书写质量的目标。现代智能技术的介入,为实证性评价提供了可能。

图3   學生的书写档案

“识字精灵”主要是测评第一学段学生识字量的项目,评价尤其耗时费力且教师主观性较强,容易造成评价信度和效度的缺失。而智能技术支持下的识字测评系统,包含了由要求学生认读的汉字所组成的近千个词语,并能从平翘舌音、前后鼻音、轻声等维度自动生成若干难度适宜、覆盖面广的试题,以富有童趣的游戏互动界面呈现题目。学生通过平板电脑自主选择试题并作答。系统不但能即时判断学生认读的结果,而且能根据学生的错误率自动呈现拼音提示,给予学生再次认读的机会,使之体验学习成功的喜悦。现代智能技术的介入,为科学性评价提供了可能。

三、指向课堂改革的结果应用

评价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检查、鉴定、甄别、选拔学生的学业水平,更是为了诊断、分析、激励,促进学生的后续学习。因此,相较于传统纸笔考试那种终结性评价方式而言,非纸笔评价更重视评价结果的应用。它既是一种表现性评价,又是一种发展性评价。这一评价方式通过及时收集、统计、分析评价信息,诊断教学,改革课堂,使评价结果可见、可用、可推广。

(一)关注能力提升

因为非纸笔评价更注重学生在真实的生活情境或学习任务中提高应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理应成为教师关注学生能力培养,开展教学研究的新起点。

“数学精灵”项目要求学生完成“运用现有的测量工具测量不同物体的长度”“对生活物品进行图形分类”等任务,其不仅指向对学生数学知识和技能的考查,更指向对学生应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的测评。如学生在测量物体长度中表现不一,有的用米尺量作业本的长度,有的用卷尺量铅笔盒的宽度;在给纸杯、吸管等特殊物体进行分类时,一年级学生错误率偏高。学校借助智能技术对平行班学生的测评结果进行数据自动统计,发现语文、数学学科包班教师中,有数学教育背景的教师所教班级的优秀率达70%以上,其他学科背景的教师所教的班级的优秀率只有40%。针对这一现象,学科教研组确定了第一学段数学教研的主题——学生数学思维能力的培养。因为有评价数据作为实证,凸显了问题所在,全体教师由此聚焦共性问题,增强了对学生数学思维能力培养的重视程度,也提升了教研活动的实效。

(二)关注课堂改进

非纸笔评价是阶段性学业评价,其结果为新一轮教学活动提供了真实的学情,有助于教师改进课堂教学。

借助智能技术开展测评的“书写精灵”“识字精灵”项目,在评价结束后,系统后台会自动生成大量的学生信息和数据。如一年级学生需要掌握的一百个生字中,学生错误率最高的是哪些字,产生错误的原因是什么;学生书写的基本笔画、不同结构的汉字中,存在哪些最需要教师指导的共性问题……这些数据都是教师分析学情起点、改进课堂教学的宝贵资源(见表2)。

根据这些真实的数据,教师确定第二轮生字教学的重点和难点,提前设计干预策略,使非纸笔评价的结果指向教学改进,消除了以往仅依靠教师经验开展教学的弊端,实现了基于数据的精准教学和个性服务。

(三)关注儿童成长

以“精灵争章”为主题的第一学段非纸笔评价,从评价情境的创设到学生评价身份的认同,从经历评价的过程再到评价结果的展示,改变了评价方式,改变了儿童对评价过程的经历方式,更改变了儿童对考试、对学习的态度,使之成为儿童学校生活的记忆,激励儿童更好地成长。

“阅读精灵”是最受家长和学生欢迎的评价项目,旨在通过亲子阅读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提高阅读能力,通过同伴合作朗读童话,使学生体验朗读的快乐,分享成功的喜悦。如小孙是一个好动、注意力不容易集中、作业正确率不高的学生,但在分角色朗读《狼和小羊》中表现出很强的组织能力,使得小组获得了优秀的成绩。从那以后,小孙在各方面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因为第一学段的学生认知能力发展不全,单一的纸笔测试不足以表现他们真实的认知水平,而非纸笔评价则给他们提供了展示自我、获得成功的平台,记录了他们成长路上的别样风景。如今,非纸笔评价深受学生喜爱,深得家长好评,学生在实践中获得了知识,锻炼了能力,留下了温暖而美好的记忆,它们将伴随每個学生的成长。

虽然非纸笔评价是一个阶段的终结性评价,但从长远来看,它更是学生成长之旅的加油站,是教师进行教学反思的孵化器。它联结着学生下一阶段的学习,为不同的学生提供了个性化的学习指导,为每一个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湖塘中心小学   31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