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诞生

2019-09-09 16:02:00 骏马 2019年8期

姚广

早上随意抽出本书,名字叫《一首诗的诞生》,很薄的册子。这是我十八年前买的,那时我正在学写诗。它给了我一些帮助,但具体有了哪些帮助我已经忘掉了。但仍记得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从临时寄居的小黑屋里走出,穿过窄窄的平房胡同,沿着一条小河逆流而上,坐到单位的小电脑前,每敲出一个字,光标闪动,我的心一跳一跳地激动。那就是我写的诗吗?

这本书是《诗刊》的王燕生和他人主编的,一翻竟有我认识的两位诗人。一位是黑龙江省的李琦,一位是作家出版社的洪烛。一位写菊花,一位写蝴蝶。但他们都是在写爱与人生,写自己的思悟。大雪的寒冬怀抱一束菊花,可不就是像怀抱孩子吗?母亲的温情那一瞬间融化了冬天。菊花自由地舒展下垂,就像熟睡的孩子。而窗外的雪又像是另一场菊花。那也有人生的感悟吧。母爱与人生的话题,在李琦的笔下变成了意象的菊花,玉化成了诗。她是一个内心特别有温情的人,她以前是一位舞者。

洪烛我们一起去过贵州,一起在呼伦贝尔采风。他个子不高,剃着寸头,浑身上下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很精短。实际也是这样的,我见他从未买过什么东西,一切都很简便。甚至我们谈到孩子与爱人,才知道他是一个人。那时,我还不理解,一个人怎么生活呢?现在明白了,写作大多需要安静与思考,需要自由和空间,作家的思维和生活有时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因此,我现在读到他的诗,感觉他是在写爱。他在前面的解读文字中也写到,这首诗是他从南方逃离来到北方重镇的一个有暖气的冬天所写,名字是《蝴蝶的睡眠》。詩文里,他写到了爱人,有几次提到。同时他也谈到了距离、怀念,他的思辨力与思考的深度,以及诗性的表达都真的很好。

由此,我想到冬天让人清醒,让人思考。他们不约而同地在冬天感伤,在冬天思悟。张炜说过,冬天写下的文字通常是好的。因为有爱的人,心里饱含着无法释放的真情,一旦遇到一朵盛开的花,一对闭合的翅膀,都在诗人的心头发生了微妙的震颤,爱像花粉让这个世界充满甜蜜的感伤。无论是植物还是昆虫,都是爱的世界,爱的寄托。

他们都有一种朴素的审美,并不太多的装饰。因为他们内心都是丰盈的,尽管也显出无比的脆弱。是的,诗人的心都是娇嫩的、娇贵的,需要小心地呵护。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这样子的。

真正的文学都是诗。

骏马 2019年8期

骏马的其它文章
凤英的梦
身份
嬗变
签字
幸福召唤你
寻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