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宏村

2019-09-09 16:02:28 闽南风 2019年8期

红裳

我从火车的轻摇中醒来,不知身处何时何地。但我清晰地想起宏村,想起我下午刚去的宏村,心里有丝丝的惆怅。我想起旅行袋里的两条长裙,心才略略定了下来。我为何怅然,是宏村的美景没看够,还是宏村的美裳没买够?我什么时候才能再到宏村,从从容容地把美景看个够,把美裳买个够?

宏村只是这次旅程的一个小站。踏进宏村,就想到“桃花源”三字。艳阳烈日下,绿柳成荫,綠波轻漾,池边绿荫下年轻的写生者的脸孔让人感到青春的骄傲。垂柳也多情地在水中照着影。

诗意地走在长桥上,看盈盈水面,粉色睡莲朦胧,白色睡莲纯美。翩翩的蝴蝶与蜻蜓在绿荷叶上飞舞。不远处的水面上,一对白鹅相亲相爱,正交颈相嬉呢。

庭院的空地上,太阳辣辣地晒着,有一些用两支竹杈支起的晾晒架,一杆竹竿横在其上,晾晒着美丽的枕套,可爱的小孩衣裳,地上还有绣花布鞋。

转进巷弄,即有凉爽的风吹过来,与空地上的骄阳热晒形成两重天。

每一户门庭都是有个性的,匆匆穿行里弄中,看青青的藤垂挂下来,看红红的花开在墙头。紧闭的门扉不多,开放的门多经营着小生意,或是珠珠串串,或是手工艺品,或是特色小吃。风格皆不相同,没时间一一细看,心里却有着说不清的惊喜与感动。一间不到4平方米的经营着木质工艺品的小店(如果可以称之为店的话),没有后墙,看得到后面一大片的菜地,绿油油的菜正恣意生长着。店小姐正聚精会神地往木质笔筒上刻画;有着“喜鹊登梅”屏风的小厅堂中,一位84岁的老妪正低头纳着布鞋,旁边的小圆桌上,两双已纳好的小布鞋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当导游带我们走进一家小院落时,一中年妇女提着篮子跟着进来了,她手里的篮子放着大大小小的木桶玩具。她说这是她家的老房子,现在没有居住的,一家人都搬到附近的新房里去了。这些玩具是她闲暇时做出来的。

这种亦艺亦商的民间艺术家令我钦羡。我想留下来,经营一间小店,有美丽的珠珠串串,有山水刻绘的木质笔筒,我也学着勾勾织织,小小的玩艺儿在我手中美丽诞生……而,每日的经营量与我无关。我只要诗意地栖息。

随处可见写生的青年学生,树阴下,巷陌中。女生美帽长裙,长发飘飘,男生衬衫雪白,英姿飒爽。他们或素描,或油画。一座桥,一棵树,一面墙,皆可入画。

车已启动,我从车窗看到了匆匆行程中未曾见到的一片荷花地,大朵大朵的荷花,无论是盛开的还是含苞的,都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荷花。莫非这清新洁净的空气特别适合荷花的生长?

非桃花源,似桃花源。

夜半醒来,我想再去宏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