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在湟源的亲历、亲见、亲闻

2019-09-10 21:34:18 群文天地 2019年5期

任玉贵

迎接人民解放军解放湟源

话说1949年8月下旬,年仅13岁的笔者在国民学校读书,那时湟源县城已听到兰州解放的消息,马步芳的部队约万人在兰州当了俘虏,一部分向河西走廊和青海溃退。马步芳父子先后乘飞机逃离西宁,县长王维中弃印潜逃,旧政权土崩瓦解,人员相继如鸟飞兽散。城里居民受反动宣传不明真相也有向乡间逃散的,人心惶惶,社会极不安定。

8月31日,笔者看见湟源县城街上突然出现复写的小字报,大意是:“旧政权人员不得损坏人民财产”等等。纷纷传言共产党的地下人员已到了湟源。于是当地有识之士李自发等人商议要保境安民,兵荒马乱中使地方免受蹂躏,酝酿组织“临时治安维持会”,当日为安定民心,即由李等首先用红布写出横幅标语“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解救湟源人民”“热烈欢迎朱德总司令”等挂到丰盛街一带。马步芳父子逃离青海以后,有小部分青马高级军官向海晏三角城集结,笔者亲眼看见,当溃退西逃的一个骑兵团人困马乏,见到标语则未敢进城而绕道向日月山狼狈逃窜。“临时治安维持会”于9月1日在城内现一完小旁图书馆内成立,会长谢万祯,下设联络组、宣传组及治安组等。先派出联络组副组长颜宗泰于当日前往西宁找到人民解放军先遣人员接头联系;宣传组根据听到的消息向居民进行宣传并设法和地下工作人员接触;治安组由谢万祯亲自带领成员每天早晚启闭城门,沿街巡逻。四乡群众听到县城消息人心稍安,小商店开始营业,商界纷纷表示向“维持会”靠拢,等候解放。

据《湟源县志》记载,1949年9月5日西宁解放,7日由联络组长李自发率魏生海、王一岑、秦万椿、杨文山等七八人到西宁,先期与人民解放军联系的副组长颜宗泰,引荐到一军政治部兼军管会副主任张国声同志处,张主任予以嘉勉、鼓励。遵张主任之嘱托,9月8日又由李自发、颜宗泰二人前往张主任住址。张国声主任询问李的情况。知李自发早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农大,在甘肃临洮任过农业中学校长,曾和地下中共党员过从甚密,是受过进步思想影响的知识分子。经他撕下笔记本一页写介绍信,去见即将出发去湟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师四团政治部主任冯峰正同志。介绍信写到“任命李自发为湟源县县长,解佰淳为副县长。”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后来有顺口语:“张国声,有慧眼,識得李自发,一纸手令当县官。”冯随即带屈保生、解伯淳等中共湟源县委一班人和先行加强排连干部13人,战士26人向湟源出发,下午7时抵达湟源县城东大赞湾,分乘两辆大卡车,车头架起两挺重机枪,受到数百群众的欢迎。记得笔者手中挥着两面小三角旗,一面上写有毛主席万岁,一面写朱总司令万岁。“临时治安维持会”完成历史任务,停止运转,同时吸收部分人员参加了人民政权,李自发被任命为县人民政府第一任县长,谢万祯为保安科科长,王一岑为教育科副科长等;颜宗泰受军管会命令协助进驻湟源海晏两地。在旧政权溃散新政权尚未建立的十天真空时间里,笔者亲身感到湟源全境未发生一起抢劫、偷盗、凶杀案件,即使溃逃的马匪散兵亦未敢骚扰地方,社会秩序安定,农牧民照常生产,商店照常营业。群众深深感到这是中国共产党及人民解放军的崇高威望感召所及。

9月9日,湟源县城万人空巷,人山人海,拥挤在街道两旁,夹道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师四团全体指战员。笔者亲眼见到,在团长周忠甲、政委刘柏棠率领团部及团三个步兵营浩浩荡荡进驻湟源,只见全团解放军个个精神抖擞,步伐整齐,口号响亮,军容威严。笔者斗胆跑过去,牵着一匹军马,跟随部队到县政府大门口。后来笔者知道,团直及二营、三营进驻县城及近郊,一营进驻哈城,担任城防及维持社会治安,解放军进驻湟源。彻底结束了国民党反动统治,湟源从此获得了新生,湟源也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

首任县长李自发生平略记

笔者看到身材魁梧、高高大大,站在县人民政府门口首任县长的李自发,向群众招手问候,群众也无不啧啧称赞。笔者对李自发县长的认识源于他的爱人、笔者老师晏芳和他的儿子李正年,李正年与笔者是学友。常常谈论家父,后来阅读《湟源县志》才了解李自发县长的来龙去脉。

李自发,字新民,生于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汉族,祖籍青海省湟中县共和乡转嘴村。民国初年,迁湟源定居,以煮酩馏酒为业。幼时家道贫寒,而学习勤奋,成绩优异,民国15年(公元1926年)毕业于湟源高等小学后,考入西宁简易师范,民国19年(公元1930年)毕业,1934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毕业后参加西北五省农业考察,后与他人合著《西北农业考察》一书而初露头角,又曾在甘肃临洮创办农业职业学校而有名气,1943年返湟源创办实业,解放后首任湟源县人民政府县长。

李自发从兴办职业教育到弃教从商,又从政到从教,经历了坎坷不平一生。李自发兴办教育之际,适逢南京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号召边疆学生入京上学,他即前往南京,考入中央政治学校蒙藏班,民国21年(公元1932年)因与同学吵架而被校方勒令退学,后被在蒙藏班代课的金陵大学经济系教授唐启宇介绍,到金陵大学农业专科就读,民国23年(公元1934年)毕业。民国24年(公元1935年),经中央政治学校教授安汉介绍,参加农垦部对陕、甘、宁、青、绥等五省的农业考察,为期一年,考察结束,李与安汉合著弥足珍贵的《西北农业考察》一书,被列为“开发西北丛书”之一。

民国26年(公元1937年),李应聘赴甘肃临洮筹建农业职业学校,李自发身为校长,为办学积极奔走,通过甘肃省科学教育馆馆长梅宝琦,争得中英庚款7000元为该校正常经费。通过湟源乡亲董涵荣在陕西武功西北农学院执教之便与该院院长辛树帜相识,经商定辛同意临洮农校为西北农学院的附属学校。并慨然赠给临洮农校一套仪器标本,上千册图书,还委派董涵荣为学院代表,带一名教师,常驻临洮农校工作。在办学方针上,李广泛征求各方意见,提出:“学用一致,知行一致,手脑并用,耕读并举”的宗旨。为了保证教学质量,还从西北农学院延聘曾留学法国的园艺家王学书教授来校讲课,其他教师,多系大学毕业生,教学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学校上午讲授专业课程,下午劳动实习,以椒山书院场地二十亩作为试验农场,以油磨滩旧有林场三十亩为实习林场,以校址所在东山作为水土保持实验基地,耕地全由学生耕作劳动。办学以来,成绩卓著。

民国28年(公元1939年)国民党将其党团组织打入该校,甘肃省政府将李自发调赴重庆中央训练团受训,为时5个月,期间甘肃教育厅将农校改为省立。当年9月自发受训返回不久,教育厅另派中央大学畜牧兽医系毕业的湟中县人李鸿璋为校长,戴亚英为教导主任,旧人多被更换,李遂在民国30年(公元1941年)离开了亲手创办的临洮农校,后被甘肃财经委员会聘为课长。民国33年(公元1944年)三月,李自发因家中父兄相继病逝,留下幼子老母,无人照料,又因受到多方排挤,事不随心,乃愤然离开兰州回到湟源,途经西宁,认识了湟源巨商张泰安,张劝其弃教经商,或办工业,李遂应允。乃由张泰安牵头,几经筹划,筹集资金银币3000元,于民国35年(公元1946年)办起了以张泰安为董事长,李自发为经理的“湟源振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招用工匠百人左右,专营褐子、毯子、毡条、皮鞋等皮毛制品,捻线、鞣皮等简单劳动,由附近贫民在家加工,领取计件工资。并在西宁、大通、湟源设立门市部,另在湟源开设车马旅店两处。后因时局動荡,企业并不景气。期间家庭亦入不敷出,由其妻晏芳以教学所得补助家用。

早在南京求学期间,李自发曾担任过《新青海》杂志社的副总编辑,并撰文攻击过青海的封建军阀马步芳。在临洮办农校时,对国民党三青团入驻学校不以为然,他的学生曾两次与派来的军事教官发生冲突,迫使离开学校而引起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他离开临洮,其中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复兴社特务煽动排挤,在当时他曾和共产党人任立斋有来往(其人当时是地下中共党员,解放后任甘肃政协副主席。)到湟源后仍和共产党人有过联系。1949年初,共产党员马英江从甘肃来青海,其目的据说是摸情况和发展组织,马到西宁以后,即引起了西宁公安三分局的注意而被盯梢,于是他跑到湟源找他的老师李自发,李自发留他在自己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但又引起了湟源人的注视,眼看待不下去了,李自发就亲笔给当时马步芳的管办企业、八大工厂厂长马献瑞写了一封推荐信,大意说:“马是我的学生,前来青海谋生,请予照顾,为其谋一职业。”马带着此信到了西宁,趁机脱身回到甘肃。1949年9月初,解放军进军青海,湟源国民党政府官员仓惶逃散,面对混乱局面,李自发与当地绅士等组成维持会,维持地方秩序,安抚群众。9月6日维持会派李自发等为代表,赴西宁迎接解放军,军管会首长张国声予以接见,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军二师四团9月8日进驻湟源,接管政权,宣告了湟源县解放。李自发被任命为首任湟源县人民政府县长兼人民法院院长。

李自发熟悉县情,在军管会和中共湟源县委的领导下,积极工作,迅速安定社会秩序,稳定人心,接管旧政权,肃清匪特,兴办教育,召开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恢复生产和商业活动。对人民政权的建立,做出了一定贡献。1951年李自发调任青海省农林厅农业科科长,授予农业工程师。后又调往省畜牧厅工作,负责规划民和马场垣良种繁殖场,筹建全省第一个机械化农场———莫家泉农场及德令哈劳改农场、三角城种羊场、门源种马场,工作成绩显著。

1955年机关肃反中,李自发被以反革命问题逮捕法办,后经查证,李任敌党区分部委员时,罪恶活动不大,且有的问题在1951年和1952年作过交代,并念其系一高级知识分子,予以从宽处理,教育释放,继续工作。1958年省畜牧厅又以李在整风中的言论和对政治历史问题结论不满为理由,经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管制3年,送劳动教养,1958—1962年,先后在八宝和德令哈农场劳教,其间仍搞农业规划和遗传育种研究,培育出适于高原稳产的小麦良种“德农432”,受到上级奖励。1962年9月9日笔者从家属子女中得知李自发病故。

1979年5月,经省畜牧局落实政策办公室复查,纠正了对李自发“开除公职,管制3年,送劳动教养”的处分,西宁市法院撤销(58)市法刑字第542号一案,为其彻底平反,恢复了名誉。

巩固人民政权做出的新政绩

湟源县人民政府成立后,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首先接受行将消亡的旧政权。1949年9月9日,李自发为县长,解伯淳为副县长,相应配备了县政府各科(室)及有关单位负责人,组成湟源县人民政府。县级政权即告建立,国民党政权一切机构和组织被废除,国民党、三青团及一切反动组织明令宣布解散。9月15日全县废除保甲制,设立城关、西源、南源、协和四个区人民政府和海晏行政工作委员会。同年10月中旬,全县16个乡、3个街道人民政府相继成立。并于1949年12月13日发布了“湟源县人民政府(49)建宗第一号命令。”

笔者看到命令全文张贴在街头,看布告的人头攒动。查本县境内电线、电杆、公路、桥梁、森林等公共建筑物不时被人破坏。影响电讯、交通建设颇大,为此特拟定保护办法,除分别布告外,兹随函附发,希遵照执行为要。

一、各区政府、委会,督导所属乡长、村主任,村公所在地区内电线、公路、桥梁、森林,责成各地治安小组,派人轮流保护,如有发现窃割、砍伐、毁坏事情,立即报告上级,以便派员处理,并将肇事分子缉拿来县,以凭法办。

二、各区政府、委会,应随时派员检查所属地区境内电线、公路、桥梁是否毁坏,森林是否被人偷砍,各乡长、村主任、村长是否切实遵照执行,如有敷衍塞责者,即应依法惩戒不得姑息。

召开全县教育大会,9月下旬县人民政府召开了全县教育大会,邀请原来教师参加,县长李自发亲自主持。并动员尽快复课。后来据校长林桂荣传达我们:

教育大会提出,废除法西斯奴化教育,取消学校训导主任;组建城关一、二完全小学,回民小学及乡村初、高级小学;任命小学校长配备教师;恢复国立湟源职业技术学校、农牧民业余识字班、夜校等文化学校;号召和动员全县农牧民及城市贫民子弟上学,接受新民主主义教育。笔者当时到城关二完小报到,进入四年级读书学习。这些措施为全县教育事业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保家卫国肃匪特。正当建立人民政权时,笔者不时听见周边发生反革命暴乱消息,他们妄图趁机恢复马步芳在青海的血腥统治。

湟源县人民政府驻军四团立即遵照上级的指示,在湟源城关、西源、南源、协和四个区组成四支武工队计73人,组织民兵4222人,笔者也参加巡夜盘查活动,这些人民群众的武装力量,在配合主力部队剿匪肃特、除暴安良、保卫政权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记载:1950年1月20日,马英匪伙20余人,窜入西源区申中乡后沟脑村抢劫,县武工队配合该乡自卫队追剿,匪徒见势,又即逃去。是年5月21至23日,15名散兵游勇在日月山大水沟一带拦路抢劫,驻军四团第三骑兵小分队闻讯追剿,一战士光荣牺牲,匪伙逃散。7月2日折麻禄匪伙数十人,窜入哈城乡本康台村马生福、何尤拉等家中,抢去青稞3斗及面粉等物,同时抢去村南放牧的牦牛16头。因通讯不畅,待乡自卫认追剿时,匪伙已向湟中逃去。7月11日,两匪徒在申中乡后沟脑抢去马骡各两匹,在自卫队追击下,弃牲畜逃去。7月13日,折麻禄匪伙30余人,抢去哈城村牛23头,自卫队奋起追剿,夺回牛22头,匪首折麻禄于1950年11月被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击毙于大通县黑林卧马。

据《湟源县志》记载:湟源解放后,县境西南部哈城、塔湾等乡偏远村庄,经常遭到盘踞湟中大石门折麻禄匪伙骚扰。西北部巴燕、申中乡与湟中接壤地区也常遭盘踞湟中的水峡马英匪伙为虎作伥,大肆抢掠,并造谣惑众,扰乱社会治安。为保卫人民政权,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驻军二师四团协同县武工队、各乡自卫队积极追剿,至1950年底共毙伤匪徒10余名,缴获各种武器41件,子弹1000余发,各类大牲畜185头,羊740只。1951年元旦县城召开剿匪祝捷大会,笔者参加了大会,亲眼看到对在剿匪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大路乡上胡旦度村自卫队、塔湾乡五岭村自卫队、哈城乡自卫队分别由县奖给锦旗一面。14名先进个人授予奖状。召开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行使人民当家做主权利,由县人民政府主持,召开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首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于1949年12月在县城举行。代表产生的办法是推选和邀请。会议听取政府工作报告,反映人民意见和要求,对有关兴革事宜提出建议。县长、副县长由省军政委员会或省人民政府任命。闭会期间,设常务委员会负责日常工作。

第一次会议于1949年12月18日至21日举行,有各族各界和驻军四团团长周忠甲、政委刘柏棠率领的军队代表共93人参加会议。会议听取李自发县长关于湟源县解放三个月来政府工作报告,解伯淳副县长关于县政府前段工作存在問题的检查。会议商讨加强民族团结,建立人民政权,肃匪反特、备耕生产、恢复与发展教育等问题。与会人民代表一致拥护县长李自发所作的政府报告,认为这是湟源历史上首次政府向人民作出的政务报告,其意义深远而重大,受到湟源人民的称赞和省军管会的表扬和赞许。

第二次会议于1950年5月5日至8日举行,出席代表116人,列席8人。会议听取李自发县长关于政府工作报告。集中讨论进一步加强各民族团结,发展工商业,提倡自由借贷,活跃农村经济,开展减租、减息,完成税收任务等问题。

以上两次各族各界代表大会期间,笔者参加了慰问和祝贺活动。有段祝贺歌词至今仍记忆犹新:“敬爱的人民代表你们好,你们好,敬爱的人民代表你们你们好。当选代表最光荣,当选代表真正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