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另一面

2019-10-09 03:10:34 知识窗 2019年9期

夏眠

我的妈妈像月亮一样,弯弯的嘴角像月牙,弯弯的笑眼像月牙。

学校放学的时间大多是在黄昏的五点,夏天的校园上空是燃烧着的晚霞,伴随着一阵阵蝉鸣,凭空添出了一份燥热。我提着书包,小步快跑地汇入车流中。

在我回家的时候,家门定是早早地打开了,伴随着“我回来啦”的招呼声,我听到了食材落入油锅的嗞嗞声,还有电视里传来的准点新闻播报。

此时,妈妈会从厨房探出头来,眼神滑过挂在墙上的圆形挂钟,无论我回来的是早是晚,她都会补上一句:“放学又去哪儿野了?不知道早点回家!”接着,便是各种抑扬顿挫的数落声徘徊在家里:“手还没洗,别用手抓菜!”“看你这丢三落四的样子,上课开小差了吧!”

我的妈妈便是这样,甚少夸奖我。相比之下,外婆可就亲切多了,无论我成绩如何,她都一样喜欢我。每当妈妈数落我的时候,外婆便会在第一时间出来维护我:“就知道说囡囡,你小时候怎么淘忘了嘛!囡囡这么小,粗心点正常,你不也是个冒失鬼!”

升入高中,妈妈对我的夸奖就更少了,在这竞争激烈的校园里,我曾经引以为傲的科目渐渐归于平凡,曾经提心吊胆的科目成了白日的梦魇。我和妈妈的联系就好像校园里种植的夜来香,只在月亮出现时,才会发送短短的一句平安短信。

一次考试失利后,桌面上是摊开画满红叉的卷子,而我则瘫在座位上。我想,我就是老师说的鸵鸟,只要我不出声,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就好像月亮会东升西落,而埋在鸵鸟头上的砂石也会被大风刮过那样。周末,当我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除了熟悉的饭香,还有怒气冲冲的妈妈。简单的汉字拼接在一起,便生出了魔法,化为一把把利刃,朝着我扑面袭来。妈妈拿起了我的手账本,一分为二,模糊中,我看到心爱的贴纸如雪花般落下。

我的胸膛里升起了火焰,那股火焰裹挟着难以忍受的热气,让我无法在原地停留半步,我拿起书包,迅速冲出了家门。在外婆家的那两天里,妈妈一次都没来看过我,也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外婆只是叹气,摸着我的头,在我自习回来之前,张罗一桌我爱吃的菜。

返校日的清晨,我还没坐稳,就被班主任叫了出去。我握了握拳头,八成是妈妈又找老师告状了。班主任清了清嗓子,认真地对我说:“對不起。”我诧异地抬起头。“我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怀疑你作弊,对不起。”班主任的面色有些发红,“我又核对了一遍试卷,虽然答案是一样的,但你们的解题步骤和思路都是不同的,对不起。”

班主任和我解释,因为上一次我的考卷出现了雷同卷,所以便联系了我妈妈。那天,妈妈的声音嘹亮,连三楼办公室的老师都听见了:“成绩下滑是她没有尽力或者学得不够好,但我女儿不会作弊,那是品行问题。她是我的女儿,我相信她。”

夏日滚烫的空气凝结了,蝉鸣声、阅读声、风擦过树顶的声音都分外清晰。我眼前浮现出那个撕扯我手账,狠狠教训我的妈妈。她说我不够上进,不够努力,却也仅此而已,我的心里装着一片海洋,两股洋流一暖一寒同时抵达,交汇成了巨大的漩涡。

我的妈妈像月亮,笑的时候像,愁的时候像,她是我一个人的月亮,也只有我知道月亮的另一面,不是风沙肆虐的荒原,而是属于我的秘密花园——无畏且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