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声检查在高血压肾血管病变中的诊断价值

2020-08-21 08:52:38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18期

晏萍

[摘要] 目的 探讨超声检查在高血压肾血管病变中的临床诊断价值。 方法 选取2017年5月~2019年5月收治的100例高血压肾血管病变患者为研究对象,均经过肾动脉造影诊断且确诊,均接受超声检查方法;以肾动脉造影作为“金标准”,分析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超声检查结果及检查诊断准确率。 结果 经超声检查结果可知,肾动脉狭窄占55.00%(55/100),肾动脉发育不良占11.00%(11/100),肾小动脉硬化占31.00%(31/100);超声检查准确率为97.00%。 结论 在高血压肾血管病变中,实施超声检查方法,检出率较为准确,可以为临床制定治疗方案提供有效的参考辅助依据,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 超声检查;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肾动脉狭窄;肾动脉发育不良;肾小动脉硬化

[中图分类号] R445.1;R544.1;R692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8-0118-03

Diagnostic value of ultrasound examination in hypertensive renal vascular lesions

YAN Ping

Department of Vasculocardiology, Hengyang No. 1 Peoples Hospital in Hu'nan Province, Hengyang   421002,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linical diagnostic value of ultrasound examination in hypertensive renal vascular lesions. Methods 100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ve renal vascular lesions who were admitted from May 2017 to May 2019 were selected as the study subjects. All patients were diagnosed and confirmed by renal arteriography; all patients were given ultrasound examination methods; the renal arteriography was used as the "gold standard", and the results of ultrasound examination of hypertensive renal vascular lesions and the accuracy of diagnosis were analyzed. Results According to the results of ultrasound examination, renal artery stenosis accounted for 55.00% (55/100), renal artery dysplasia accounted for 11.00% (11/100), and renal arteriosclerosis accounted for 31.00% (31/100) ); the accuracy of ultrasound examination was 97.00%. Conclusion In hypertensive renal vascular lesions, the ultrasound examination method has a more accurate detection rate. It can be used to provide an effective reference and auxiliary basis for clinical treatment planning, which is worthy of popularization and application.

[Key words] Ultrasound examination; Hypertension; Renal vascular lesions; Renal artery stenosis; Renal artery dysplasia; Renal

arteriosclerosis

對近年来国内及国外的多项临床调查数据进行总结分析得知,作为临床常见疾病类型之一的高血压疾病,其临床发生率表现为持续升高趋势,而且越来越呈年轻化趋势。高血压疾病的临床致死率较高,而且在临床治疗过程中,依然存在众多问题。除此之外,临床相关文献报道指出,肾血管病变为临床较常见的高血压相关性诱发独立危险因素[1]。绝大多数确诊为肾血管病变患者经积极对症治疗后均可彻底治愈[2-3]。但是,由于临床诊断方法存在一定限制性,因而该疾病的检查误诊率、漏诊率均较高,并容易导致疾病治疗最佳时间被错过[4-5]。随着临床医学研究不断发展进步,近年来临床学者发现,高血压已逐步成为新时期常见病,而且其发生率高,疾病致死率高,临床治疗难度大。而相关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引发高血压重要原因之一是机体肾血管病变[6]。虽然在临床确诊肾血管病变后,经积极处理大多数均可治愈,但因为目前临床对于肾血管病变诊断方法还不够成熟,大部分肾血管病变患者未能得到很好诊断,耽误治疗[7]。除此之外,以往传统基础检查方法容易出现延误诊断、错误诊断情况等。超声诊断技术近几十年来取得很大进步,无论是仪器设备方面还是技术诊断方面,而且随着该技术不断发展进步,超声检查方法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临床实践检查工具[8-9]。本研究旨在探讨超声检查在高血压肾血管病变中的诊断价值。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择从2017年5月~2019年5月收治的100例高血压肾血管病变患者为研究对象,均经过肾动脉造影诊断且确诊,均接受超声检查方法。其中,男69例,女31例;年龄20~60岁,平均(33.45±7.50)岁;病程3 d~10年,平均(2.50±0.35)年;肾动脉狭窄57例(包括轻度狭窄40例,中度狭窄14例,重度狭窄3例),肾动脉发育不良11例,肾小动脉硬化32例。所有患者均具备齐全临床资料,均配合完成本次研究。

纳入标准:①符合1996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关于高血压诊断标准,具体为收缩压(SBP)140 mmHg以上,或舒张压(DBP)90 mmHg以上;②均经临床CT检查诊断,且确诊为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者;③具备齐全的临床相关资料者。排除标准:①单纯肾脏病变者;②临床资料不齐全者;③合并严重重要脏器疾病者。

1.2方法

100例高血压肾血管病变患者均接受超声检查方法[10],其具体操作如下:本研究选用检测仪器均为Philips HD 15型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探头选择凸阵式探头,设置频率参数为 2.5~5.0 MHz;所有检查操作均由同一位具备临床丰富经验的医师完成。检查前,嘱咐患者需保持空腹状态8~10 h,并予以提前清洁肠道,给予提早开展呼吸训练。检查操作:检查体位包括仰卧位与侧卧位,首先选择3.5 MHz灰阶探头在位于略偏腹正中部位,实施纵向扫描、横向扫描,并仔细寻找双侧肾动脉主干起始部位;然后,协助患者调整体位为侧卧位,操作者探查双侧肾动脉肾外段及肾内各级分支;右肾动脉主干透声窗选择肝胆,左肾动脉主干透声窗选择左肾,调整探头频率为5.0 MHz,联合彩色多普勒超声方法、能量多普勒超声方法、M型加压方法、探头加压方法等检查,并调整多普勒的扫描速度加快,于400°~600°进行取样角、小彩色取样框,运用自动包络法检测血流峰值。见图1。

1.3观察指标

以肾动脉造影检查方法作为“金标准”,比较分析100例患者的超声病变部位检查结果及检查诊断准确率[11]。其中,肾动脉狭窄判定标准:即峰值流速(Peak systolic velocity,PSV)为(150~211)cm/s,可分为轻度狭窄(150 cm/s以上,但不足180 cm/s)、中度狭窄(即PSV为181 cm/s以上,但不足210 cm/s)、重度狭窄(即PSV为211 cm/s以上)。肾动脉发育不良判定标准[12]:结合实际截图评估狭窄斑块基本形态、位置、严重程度、负荷及重构等。肾小动脉硬化判定标准[13]:结合患者有无存在钙化现象判断斑块软硬程度。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肾动脉造影检查结果分析

经肾动脉造影检查结果可知,肾动脉狭窄57例(占57.00%),肾动脉发育不良11例(占11.00%),肾小动脉硬化32例(占32.00%)。57例肾动脉狭窄中,轻度狭窄40例,中度狭窄14例,重度狭窄3例。

2.2超声检查结果分析

经超声检查结果可知,肾动脉狭窄55例,肾动脉发育不良11例,肾小动脉硬化31例, 超声检查准确率为97.00%(97/100)。55例肾动脉狭窄中,轻度狭窄40例,中度狭窄13例,重度狭窄2例。

3討论

对近年来国内外的相关调查数据结果分析可知,作为临床常见病之一的高血压疾病,其发生率表现为逐年升高趋势,且越来越趋向年轻化。另外,高血压疾病具有较高的致死率,而且临床针对高血压疾病治疗过程中也存在较多问题。相关临床文献显示,高血压疾病的一个相关诱发独立危险因素为肾血管病变。临床一旦确诊为肾血管病变,则大部分患者经对症治疗均可彻底治愈,但是,由于临床诊断方法的限制影响,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的误诊率、漏诊率较高,从而使该疾病患者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随着临床医疗诊断技术持续发展进步,针对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的相关诊断方法也随之增加,且无论是临床诊断设备,或者是临床诊断技术,均得到明显提升。随着临床越来越广泛应用超声诊断技术,该技术已成为重要的检查辅助工具。这几年随着临床超声技术飞速发展进步,超声行业持续开发,实现越来越多的经超声技术诊断,特别是临床血流灌注方面[14]。国内外相关权威机构研究结果显示,造影剂为可经呼吸系统排出体外,且不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的试剂,而且不会残留于人体组织间隙中[15]。因此,血流灌注试剂被广泛运用于临床治疗领域中。超声诊断方法在短时间内可以提供大量血流灌注信息诊断手段,且运用反复测量以降低系统误差率,同时,可以经能量图而做出快速明确的诊断[16]。

新型超声技术操作过程中,可更好显示低速血流流动,使因缺血而不能显示的区域被清晰显示,可以辅助临床对高血压肾血管病作出更好诊断[17]。机体中的肾脏血液灌注情况和心脏血液灌注情况十分相似,因此很多医院近年来运用超声技术诊断高血压肾血管病,大部分事实说明,高血压肾血管病同样适合超声技术实施检查诊断[18]。早期诊断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的重要技术是彩色多普勒血流成像技术和脉冲多普勒技术,该技术主要是借助对肾脏内血流动力参数变化进行检测,从而准确诊断有无高血压肾血管病变[19]。

由本研究结果数据可知,100例高血压肾血管病变患者均经肾动脉造影检查,结果显示均确诊;经超声检查结果显示,检查准确率为97.00%,其中肾动脉狭窄、肾动脉发育不良、肾小动脉硬化各有55例、11例、31例,肾动脉狭窄准确率、肾动脉发育不良准确率、肾小动脉硬化准确率分别为96.49%(55/57)、100.00%(11/11)、96.88%(31/32),超声检查准确率为97.00%。表明超声检查方法检查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的辅助价值确切,可以明确患者的具体病变部位[20]。分析其研究结果,表明临床诊断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过程中,运用超声检查方法可以取得相当诊断效果,且该检查技术优势包括:其一,在较短时间内可以给予大量血流灌注信息,同时经反复测量而降低系统误差性,另外,借助能量图可以实现明确且快速的诊断。其二,操作者通过分析血流速度信息、血流流量信息等,对肾功能强弱作出准确估计,特别是当患者处于肾代偿期时。其三,随着临床超声检查方法持续发展进步,新型超声检查技术可以更清晰显示低速血流流动情况,使以往由于缺血而未能显示的区域均可显示,从而更利于对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的诊断。彩色多普勒血流成像技术与脉冲多普勒技术均属于临床重要的高血压肾血管病变早期诊断技术,通过对机体肾脏内血流动力参数变化进行检测,结合检测结果分析,以准确诊断有无合并高血压肾血管病变。同时,该检查诊断方法也是目前临床最理想、最重要的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诊断方法。但是,实施超声检查方法依然存在一定的临床应用局限性,主要是因为肾脏处于人体较深部分,不同患者之间的脂肪层厚度存在差异性,也会影响临床检查诊断准确性,其次,患者检查过程中的呼吸频率也是导致高血压肾血管病变诊断受影响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在实施超声检查方法过程中,操作者需要患者的良好配合。

綜上所述,临床结合高血压肾血管病变特点,在临床给予检查诊断过程中,实施超声检查方法,可以明确具体病变部位,为临床制定治疗方案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辅助依据,具有重要应用意义。

[参考文献]

[1] 杨志勇,叶浩祥,李柳娇. 高血压肾血管病变中超声检查的临床应用价值探讨[J]. 黑龙江医药,2016,29(6):1184-1186.

[2] 侯婉音,蔡青青,师素芳,等. IgA肾病的血管病变[J]. 中华肾脏病杂志,2019,35(7):553-557.

[3] 魏远廷,宋开友,李明,等. 巨大冠状动脉瘤合并慢性完全闭塞病变一例[J]. 中国心血管杂志,2019,24(2):176-177.

[4] 刘梦雯,闫新玉,张国俊. 钾离子对原发性高血压作用的研究进展[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9,39(13):3333-3336.

[5] 陈振东. 彩色多普勒超声在肾血管性高血压中的临床应用[J]. 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9,25(14):115-116.

[6] 华芳,孙海峰,刘树军,等. 血栓性微血管病变相关肾脏疾病临床病理分析[J]. 中国实验诊断学,2019,23(8):1379-1380.

[7] 王晓雨. 高血压与动脉弹性功能关系的研究进展[J]. 现代医药卫生,2019,35(22):3497-3501.

[8] 胡日红,陆美华,陈洪宇. 血液透析动脉中层钙化的临床表现和诊断方法[J]. 中国血液净化,2018,17(7):433-437.

[9] 唐晓芳,宋莹,许晶晶,等. 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后不同性别早发冠心病患者的临床特点及远期预后的影响因素[J].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9,47(10):798-805.

[10] 冷文修,黄忠,王小艳,等. 造影导丝致左心室穿孔1例[J]. 中国介入心脏病学杂志,2019,27(9):539-540.

[11] 冯骏. 肾血管病变的介入治疗现状[J]. 现代泌尿外科杂志,2019,24(1):7-12.

[12] 大动脉炎性肾动脉炎诊治多学科共识专家组. 中国大动脉炎性肾动脉炎诊治多学科专家共识[J]. 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19,23(9):581-587.

[13] 李宏岩,李亚男,马晓燕. 良性小动脉性肾硬化的病因病机及辨治探讨[J].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9,40(9):15-18.

[14] 张秦风,高奋,王远,等. H型高血压病人Hcy水平、血压及冠状动脉病变程度的相关性研究[J]. 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9,17(20):3155-3158.

[15] 曾艳,匡文俐,蒋青,等. 尿NGAL、KIM-1、UACR在原发性高血压早期心血管损伤中的临床意义[J].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2019,48(3):311-316.

[16] Gargi Banerjee,Kolawole W Wahab,Simone M Gregoire,et al. Impaired renal function is related to deep and mixed,but not strictly lobar cerebral microbleeds in patients with ischaemic stroke and TIA[J]. Journal of neurology,2016,263(4):760-764.

[17] Yong Han,Hong Qiu,Xing Pei,et al. Low-dose sinapic acid abates the pyroptosis of macrophages by downregulation of lncRNA-MALAT1 in rats with diabetic atherosclerosis[J].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Pharmacology,2018,71(2):104-112.

[18] Surinder S Rana,Parikshaa Gupta,Ravi K Sharma,et al. Pleural metastasis detected by transesophageal endoscopic ultrasonography[J]. JGH Open,2019,3(5):441-443.

[19] Dilip Nazareth,Kamlesh Mohan,Hilary Fewins,et al. Evaluation of gastric emptying in cystic fibrosis using bedside ultrasonography[J]. Journal of Ultrasound in Me-dicine,2019,38(11):2955-2962.

[20] Heron Werner,Maene Marcondes,Pedro Daltro,et al. Three-dimensional reconstruction of fetal abnormalities using ultrasonography and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J].The Journal of Maternal-Fetal & Neonatal Medicine,2019,32(20):3502-3508.

(收稿日期:2020-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