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的家庭热线

2020-09-14 11:59:20 文萃报·周五版 2020年34期

蒋家专线

在南京和重庆期间,蒋介石与宋美龄、蒋经国、蒋纬国等直系亲属之间,都有专门的“热线”电话,电话号码是“2080”。

在重庆山洞时,蒋介石与宋美龄各住一幢小楼,相距不过几十米,但也有一条专线联系。

蒋介石与蒋经国常常通话。当时蒋经国在江西赣州担任行政督察专员兼充三青团中央团部青年训导处长,正推行他的“新政”。蒋经国是蒋介石的长子,故蒋介石特别关心蒋经国。蒋介石一般是在晚上要通赣南的电话,接通后就说:“是经国吗?”蒋经国回答:“是爹爹吗?”然后,蒋介石就问及蒋经国各方面情况,有时问得很仔细,包括衣食住行、婚姻大事。

宋美龄不是蒋经国的生母,年龄相差不大,但蒋经国受中国传统礼教的影响,对宋美龄很是尊重。蒋经国偶尔也给宋美龄挂个电话,但多是一些礼节性的问候而已,很少谈及其他内容。电话接通后,蒋经国总是先发话,亲热地喊一声:“姆妈。”然后说,“我是经国啊!”所以宋美龄对蒋经国一向很有好感。

蒋纬国则不同。他在外面时,从不给宋美龄挂电话。有一天,宋美龄给蒋介石挂了一个电话,说:“纬国不懂事,总不把我放在眼里。”蒋介石好几次与蒋纬国谈,要他注意一下,可蒋纬国就是不吃这一套,依然我行我素。但他对养母姚氏却是孝顺备至,蒋介石也知道这孩子的脾气,就不去强求他了。

蒋纬国从德国留学军事回国之后,蒋介石特地把他派到野战部队中去服役,后又调到国民党最新的兵种装甲兵去锻炼,先担任了排长。后来,每年至少升一级。蒋介石向蒋纬国提出,每两星期必须写一封信、打一次电话。自己在重庆时,则经常由侍从副官斯绍凯代打电话。蒋纬国在西安服役时,与一实业家之女谈恋爱。已谈得差不多时,才打电话到重庆向其父汇报这一情况。侍从副官告知蒋介石后,蒋介石知道儿子大了,管也管不住了,只好说:“由他去吧!但要一年后才许结婚。”

当时蒋纬国是副营长,也就是说至少要当上营长才能结婚。不到一年,蒋纬国升了营长,立即打电话给蒋介石,说已择定婚期,请父亲面示。蒋介石见木已成舟,只说了一句:“同意了!”蒋纬国追问侍从副官:“父亲还说了些什么?”副官答:“就说了这三个字。”

宋氏姐妹的专线

宋美龄与宋庆龄之间,也有一条专线,这是宋美龄专门交代侍卫长俞济时为她安装的。

宋美龄与一些曾留美的政府官员通话,都使用英语,而同宋庆龄通话,则用地道的上海话。每次通话,都是宋美齡先要军话台总机“2080”,然后说:“接宋委员电话。”宋庆龄当时还任国民党中央委员。而宋庆龄从不自接,多由一位女性先接,问了是谁,再请宋庆龄说话。宋美龄先开口说:“阿姐。”宋庆龄说:“美龄吗?”然后,两人均用清脆的上海话唠起家常,内容多为生活、起居之类的琐事。宋美龄在通话中一听说宋庆龄有什么难处或不便的地方,马上就叫人给解决。宋庆龄给宋美龄打电话时,也先由一位女性要“2080”,然后说:“要蒋夫人电话。”

宋庆龄在重庆期间,经常参加爱国民主人士举行的各种活动,因此,戴笠的军统对她监视很严,但就是不敢动手。宋美龄得知后,立即打电话给宋子文说:“你关照戴笠他们,不准在阿姐那里胡来。假如我听到了什么,我决不答应。”宋子文很听宋美龄的话,马上就说:“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办。”宋子文一出马,就是军统头子戴笠也要惧怕几分。

(摘自《旧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