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农村的变与不变

2020-09-14 12:03:33 神州·上旬刊 2020年9期

摘要:随着党和国家城镇化政策的持续推进,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常年在城乡间去返,年初为了实现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选择进城务工;年末为了实现一家人的团聚和亘古不变的过年情节,选择返乡过春节。在这一去一返之间,加之乡村振兴,农村悄然在变化。不变的是过年情节,变化着的村容村貌与人情往来,这对农村的发展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乡村振兴;过年情节;村容村貌;人情往来

老家位于江西省吉安市的一个偏远乡镇里,此次春节回乡,更进一步感受到农村的变与不变,简单来讲,有以下三点:

一、不变的过年情节

回家过年,是每个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情节,对于农村人来讲就更是如此,在笔者看来,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情节。一是团聚的情节。每到过年,每个在外的游子基本都会放下一切回家过年。年前二十八,我回了老家一趟,走过的所有亲戚,所有邻居,认识的所有朋友该回来过年的,基本都回家过年了。正如那句歌词所唱:“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在农村是每个农村人内心的真实写照。对于很多人来讲,即使过年城市加班工资更多,做生意的生意更好,他们宁愿放下这些远比平时更好的赚钱机会,也要回家过年。二是心灵得到满足与释放的情节。外出务工赚钱对农村人来讲并不是终极目的,赚钱回家过年才是每个农村人每年在外奔波永恒不变的目标,赚了钱不回家过年,对于许多农村来讲,钱也就白赚了,赚钱回家过年了,让乡里乡亲知晓,这才是让父母脸上“增光”,内心满足最好的方式。即使没赚到钱,回家过年对于很多在外奔波一年的来讲,也是放下在外疲惫,心灵得到释放,让心灵整装待发最好的方式。

二、变化的村容村貌

经过这几年中央精准扶贫的大力推进和落实,农村的生活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我老家的老家位于沙坪镇外龙村,那是贫困县中的贫困村,位于大山环绕之中,总人口在1000多人。一个小小的行政村被大山分割成大大小小六个村小组,最近的一个村小组也要经过很长一段盘山公路绕过一座大山才能到达,而我生活了23年那个村小组更是需要绕过几座大山才能到达。那个村小组原先也只有7户人家,是最小的一个自然村,目前只剩下2户人家还在那居住,其它在山下、镇上、县城买或盖新房,对于穷山恶水的地方,穷尽一生去逃离,也许是一代又一代人为之奋斗的目标。当初那个小村庄,一开始没有自来电,后来通了高压电;一开始没有手机信号,几年前建了手机信号塔;一开始没有路,后来全村人动员自修了一条泥泞的路,前两年又通了水泥路,今年回家,不仅是村村通,而是实现了户户通,家家户户水泥路都直通家门口。对于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门前门后,公路直达;这对于曾经生活在这个村庄人来讲,那都是曾经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然而这种改变也就发生在最近10年。现在回到原先想穷尽一生逃离的家乡,如今却成了外人看来好山好水的“世外桃源”,村里不仅基本的基础设施都完善了,而且家家户户都是清一色的新楼房,原先随处可见的土胚房,也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一两户,甚至村庄卫生也大有改观,原先遍地都是的鸡鸭牛粪,现在已很难可见。这种变化,对于曾在这生活过的来讲,就是翻天覆地;用村里人常说的一句话来讲,就是赶上了好时代。

三、变化的人情往来

伴随着这几年回家过年,感觉农村的人情往来正在逐步变迁。一是人情味正在逐步变淡。一个方面是邻里之间的人情味正在逐步淡化,依稀记得小时候,邻里之间非常熟悉,“远亲不如近邻”不是宣傳标语,是外化于每个农村人的一种客观行动。家里来客人时,饭不够到你家借碗饭、睡不下到你家排个床;收割稻谷时,今天你帮我家,明天我帮你家;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因为那时的农村是乡土社会,大家生于斯长于斯,彼此非常熟悉,邻里之间互帮互助是抱团取暖最好方式,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相处之道。随着大多数年轻人进城务工,邻里之间维系感情的纽带断开了,一方面缺少了农忙的桥梁,邻里之间互帮互助的时候少了,另一方面,祖祖辈辈维系的邻里关系,在年轻一代中维系不下去了,由于外出务工,大家常年不在家,彼此不熟悉,见到面已不再是过去随处可叫出“小名”的年代了,拿我来讲,每年回一次老家,那些小时候非常熟悉的邻里乡亲,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即使努力回想,也已经忘却姓名了,更不要说年轻一代,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个陌生人,在外碰到,已到了不说竟不知是同村人的地步。另一方面,亲戚之间的人情味正在逐步淡化。以前过年,给亲戚拜年,基本是要留宿的,小孩之间彼此嬉闹,大人之间彼此谈心聊天,可以说热闹非凡,亲人感觉十足;如今过年拜年走亲戚,俨然成为了一种形式,一种为了走亲戚而走亲戚的仪式,一天下来少则走四五家,多则走上十多家,进门寒暄两句,说两句客气话就走,顶多选择一户亲戚家吃个中午饭,留宿几乎已不可能。而且,当前农村很多亲戚之间,由于常年在外务工,彼此见面维系感情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除了平时少有的红喜事、白丧事,很多亲戚之间几乎也只有过年才能难得见一面,如此下去,亲戚是否还再亲?值得担忧。

从乡土农村迈向现代农村的过程中,变化是绝对的,如何在在这种变化中,改变落后的农村环境,固守农村中优良的文化传统,保持农村及农村人的本色,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

作者简介:刘小亮(1987—)男,江西吉安人,研究生学历,云南民族大学社会学专业硕士,中共上饶市委党校文史与统战教研室教师,讲师,研究方向:党建与社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