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茂夏至生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刘中驰

夏至,自带光芒的质感,像是走路带风的壮汉,无拘无束,敞亮至极。夏至就这么明晃晃地来了,瀑布般倾泻而出,光芒万丈。

院内的柿树浓荫遮蔽,在红墙绿瓦间徘徊,宛如满怀心事的少女,温婉可人。墙角的葡萄藤,发了春似的,妖娆地爬上墙头,嬉皮笑脸地和阳光攀谈。水井清幽,碧清的井水映照着瓦蓝的天空,粼粼闪烁,不时飞来几只鸟儿,对着井口,顾影自怜。

最爱满园的蔷薇,似帘垂下,含吮着耀眼的日光,滤去锐利,留下隐隐的熹微,缓缓摇曳,青润柔软,散发着悠淡的闲情。那次的古镇之旅,蔷薇最是喜色,沒皮没脸般开得张扬,渲染了古镇的沉寂,很美。“垂帘无个事,抱膝看凭山。”让人有种骨子里的遐想。蜜蜂,鸟儿嗡嗡喳喳,古镇在低吟浅唱,一切都活泼有趣起来。整个古镇因了满墙的蔷薇,变得凉爽,清透,有满怀隐秘的味道。听风,看云影,夏至的轻盈,通过一院蔷薇,让时光摇曳,轻叩生命的安闲宁静。

夏至清亮,总给人磅礴的希望,像是万物的光荣日,太阳也给足了面子,这一天,它不吝啬自己的光芒,长长久久地洒向大地。带家人在公园游玩,女儿和蜻蜓你追我赶,迂回奔跑,在河边,她会掬捧水,调戏荷叶上欢唱的青蛙,然后开心地绕着我和妻子奔跑,跑得大汗淋漓,也无妨。妻子斜挎着我的手臂,在暖风的熏染下,有些陶醉,看着孩子,说着我们的未来与期许,淡淡地,轻轻地勾画着,犹如这满塘荷色,清绿满目,微波荡漾,偶有残荷,也无妨,生活的小挫折也是有的,放眼开来,一切都是美好的。

夏至若是一本书,定是墨绿书页,线装本张岱的《西湖梦寻》,在四季中,悠悠散发着梦的墨香。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喜欢这种洒脱与不羁,更爱着梦想照进现实的奋进。母亲用粗布缝制夏天的拖鞋,父亲用芦苇编织凉席,爷爷在晾晒着他的烟叶,在午后,抽一口老烟,闭目小憩,没有什么能给爷爷如此的享受了。庄稼在地里疯狂地拔节,风儿在四野狂奔,不时的阵雨会光顾田野的角角落落。

夏至是故乡田园的令牌,夏至一到,西瓜、香瓜、桃子、杏子、黄瓜、茄子、毛豆等果蔬芬芳登场,色彩斑斓,夏至时节,农人的餐桌上是一年中最丰富、养眼的。家家的菜园,像是瞬间膨胀了似的,急切地想表现自己的辉煌。儿时,总喜欢待在菜园,吃着黄瓜,咬着西红柿,怀里还搂着一个绿皮大西瓜,那种开心与满足,无与伦比。

现在,母亲和我一起住在了城里,过段时间她就会问我,现在是什么时节了,我总是凝噎,母亲是怎么了?以前对时节那么敏感的人,居然也会忘记?是年纪大了,糊涂了,还是离开土地太久了。在乡村,自然万物能准确地知道时节的更替,农人心里像是有一本节令的账本,心照不宣,只有在故乡,感知到的才更为精准。在城里,季节的变化只是在日历上,抑或在天气预报里,空调代替了现代人的冷暖,淡忘了节气,已无从感知与记起。在心中,念一声夏至,夏至便应声扎根,繁茂空寂的心灵。

(编辑  余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