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

2020-10-26 06:57:16 安徽文学 2020年10期

张新平

宏村,千年渠水清澈如许

青瓦白墙,牛形村落,镶嵌深远黄山下。

一条活水潺潺,悠闲在皖南小桥人家。古宅小巷,穿梭在徽州的前世,今生。

透过睢阳亭,一汪溪流,环抱东西。逆水入村,顺水出村,不以浮光掠影而心动,天宽地阔,子种孙耕。

凿清泉为池塘,月沼风荷。数里牛肠水圳,从村中流过,流过一扇扇门扉,一堵堵高墙。流走了多少喜怒哀愁?

再造南湖,陪伴书院诵读,垂柳直通富庶,千丝万缕,滋养,这方田园与净土。灵魂,安住雷岗山上。

一幢幢故居,村中之村。屋檐下的前方,空荡荡。无论走多远,还是迷恋叫花鸡暖心的淳香。

老祠堂,破例挂着女人的图像。阿菊,走出一地杏花。难以言状的质朴,赋予水口赛鸟的奔放。

细雨朦胧中。牌坊,楼阁,庙堂,疏离散淡。那渠水,与心灵如此契合。

樱桃山,映衬漫天暧昧

缘分。娇羞。心跳。倚在初春的门槛,在欲滴的红里流连。

踏上闺阁的银河,触觉一波波痴情的云朵。

恍惚的恋,酸酸甜甜。感染,一片片水墨。

一粒圆润,饱满在日月的崖谷里。

望着山口,泪流满面,聆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我不喜欢,与一隅祥和的灯火苟合。

我期盼,黑夜里伸来一只花心的手。

从此,认领满山草木,相伴一坡摇曳的温度。

深冬,我的南北方阴错阳差

中华。一艘古老的船,穿梭变脸季节。曲线,写满难言之隐。

冬天的南方,北方,难舍难分。秦岭,淮河,界线的隐痛梗塞心肠。

记忆的分割,从来模糊。暗恋情结在奔流,触动那根苍老的弦?

深深凝视北方,那片无法掩饰的寒冷与豪情。

长风漫卷,一派纷扬。白色的辽阔,丰饶,空灵,幽远。长城的雄伟,草原的宽厚,林海的神奇。还有猫冬,性情,爬犁,令人神往。

穿越冰雪,一路养眼。粗犷深处,藏着多少童话、狂野、传奇。一代代骁勇的铁蹄,走出白山黑水,牵黄擎苍,留下的印记,追随力与量。

久久摩挲南方,那个细雨温婉的小橋人家。

精致小巧的女子。一路咿咿呀呀,哼着自己的故事。偶遇雪花,撑起西湖的伞。吟游,舞袖,抬眉,一线浪漫流淌,醉了枯荷,流水,长亭。

娇柔,触动连绵不断的风雅。洞庭的芦花,钱塘江的潮;还有苏州的园林,鼓浪屿的琴,岭南的梅香。在暖冬湿润里,安心,静好。醒了,便是春天。

我的冬天,张开迷恋的眼神,不想安放哪个虔诚的角落。

心,驰骋在两极。一边抱起北方,豪气浩荡荡;一边抱着南方,温情暖洋洋。

怀旧,有荣耀与伤痕。来心里聚聚,距离不是距离,请彼此捧着。

梅红,含苞悲壮滚滚时刻

河水凄冷,躺在芦苇里。欲望,悄语着。

一垄梅红。望断故土炊烟,落入洪荒的怀抱。倩影,藏而不露。

外壳,在经历破裂的痛苦。一束痴情,穿行心灵的风口。

骨朵,奔走在寒流里。指点禅意,直抵没有蝶恋花的节日。

古典,分享滋味,竖起雪山冰川。涌动,于无声处,搅动又一滩春泥。

感谢雪花。繁衍暗香。游走在唐诗宋词里,一尘不染。

山庄古老,一树甜蜜。一枝偶尔伸向墙外,艳福天涯。

那个迷恋花期的琴弦,不再颤抖。涉过滔天的悲壮,深情地归来。

知遇第一声蛙鸣

望穿了眼。池塘里,弯曲明朗的第一声蛙鸣。

静与嚣,悲亦欢,远方和跟前,有了对称的。

撕咬的心。终于涉过劫难,与你在舒心里重逢。

蝌蚪。是完善自我,回归心中模样的历程。

还未长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天命。

可以想象,世界只剩下黑暗,心中要多么灿烂?

按照意愿。学会游,爱好爬,更喜欢蹦。

背包客。无视清澈的一室一窗,向往灵动的辽阔。

布谷鸟在呼唤中成熟,你害怕龌龊的炸雷吗?

抹得掉心的皱褶,看得透尘世的雾,越得过陷坑。

念念不忘。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体察人间变形。

艳阳下。沉寂一亩三分地,静听周围的拔节声。

生命旅途。不以山海致远,只要身心明媚。

灵魂的源头,在水边。虽然风情万种,却与世无争。

冬眠,没有死亡味道。春来了,是一个缘起,无所不能。

老人与网

行动不便的老朽,痛苦看不见。

只要一口气,好想打破枯萎的平衡。

想来想去,还是触网。最喜欢,那些不变的表情。

畅游网海。透亮的可爱,混浊的也可怜。

逛来逛去,怪癖多多。不必在意,不用脑子想。

倚仗那根网中的拐,登网上的山,去观心的海。

我终于能走了,自由自在。发飙时,还想追情人。

壳与魂。再度膨胀了,不必为挣扎找岀路。

游戏串连了,冲撞了逻辑,或者什么?

傲慢的沧桑,越走越远。偶尔的鲜活,就在眼前流连。

网无形,须无穷尽地琢磨。时光,开始回流城堡……

清新的风,吟自史前的北边

北来的风,长驱千古,吹散八千里阴霾。

一缕缕清新,温润着南方的太阳。从此,冬不再阴沉,秋思更缠绵,夏之荷色愈媚丽,春的润滑在奔腾。

清新的风,透视蚕食的夜晚。大海,涎液,麦浪,槐花,一汪汪甜与烫在涌流。两朵浮云的魂,攀得更紧。

清新的风,穿过两座秀山。原野的石头,本能被激活,含情怀恋。孤零的乌桕,豪放的红被点燃,收割不尽。

清新的风,走出鲜活的洞口。我嗅到,黑森林萌芽初生的气息。我惊喜,生灵轮回的那阵粗气与低吟连连。

风的高潮过去了,清新播种在心里。我依恋,无杂念的柔情。沉醉于,饱满的月牙弯弯之间。

责任编辑 黄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