蝌蚪之春(组诗)

2020-10-26 06:57:16 安徽文学 2020年10期

水白

蝌蚪之春

我在拥挤着蝌蚪的池塘里看见了蓝天

孩子的身影也在下面

像一朵云,遮住了它的一身

一阵游动掀起了风中的衣角

没有规律的,如我对此地的向往

总以为能找到上次,或某次的心情

过去那些奔跑,总是无法延续

忘记了当时暂停的草地

亦如青蛙忘记产卵的那片树叶

似乎都在寻找,属于彼此共有的季节

黑色的精灵本预示着希望

他们等待的跃动,与孩子的想法一样

他们无法记住的春天,就像我的失忆

我抱着孩子,凝望野花一朵

短暂而即将凋零的一季

无法握住的一双手,虽然挣脱了亲情

却如那些脱离的蝌蚪,永远未知

陌生的到来,究竟是善是恶

自由之窗

窗被封得严严实实,这是阳台

我在黑夜里看着窗外的牌匾

那些不同的名字,就像不同的一生

我庆幸是自由的,可以穿过楼梯

前往牌匾下的商店,买一包香烟

取出一支,像同事或友人分别时的托辞

咽下欲言又止的话语,还有欲望

你看我在铁盆里种下的小葱

能够被自己掌握的生命多幸福

假如此刻的我不能回头

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弥足珍贵

尤其是这轻轻的脚步,都没有多余的空间

曾经拥有的现实都将成为幻想

像这夜的一梦之间

所以我喜欢风常常吹着我,像敌人的巴掌

也喜欢雨落在我的脸上,像恶毒的话语

鞭打与指责,于我都是自由的夜晚

油菜花开

一见油菜花开,我就想起了菜花疯

疯狗的一种,那时不敢出門

没有见过它模样,就像是一种传说

狗,春天为何会疯,听见过它的叫声

就在一个山坳,无油菜花黄的地域

应该来自别处,至于何时染上的风邪

像我们人一样,成了病原的媒介

我一直以为它只有咬人可怕

而不明白其也能抑制美好的出行

这个春天,油菜花独自盛开于地

于这没有疯狗穿行的时日

至少我没碰见,狗在菜花丛疯掉的时刻

花谢如落日,只是须明天

再凶猛的犬吠也不能阻止春天

季节就是可以扰乱它的神经

就像我不切实际的幻想

拥抱着一地菜花,耍狗咬你

想 山

这是一片杉林,不是松林

我们的朋友就在面前

那隐藏于云雾后的风景

在他的描述中格外清晰

想象着他指向的前方

有一天,或者是早晨,夜晚

言语在天空,重复着此时的谈话

谈论诗歌,像那些凝固的雨露

还有未被摘下的野果

彼此约定着时间,就像这不确定的

我们并排遮挡着的秋风

短暂的停留都会离去

不经意错过,被折断的树枝

山中鸣叫提前了多年后的回音

虚假的旅行

路过你的脚下足已说明我有一分的虔诚

没有为你献上哈达是因为托付了白云

没有为你抛洒酥油是因为借用了湖水

所有的准备都为一场虚假的旅行

你暂未吃草是你不想奔跑

你暂未积雪是你还未停歇

天生的马齿也带缺陷

把所有咀嚼的过程当成初恋

吻遍所有的草原都没有升华恋情

我没有登顶如低矮的杂草

尽情的生长且按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探险如一群低调的蝴蝶

在熟悉的领地飞翔不惧风的肆虐

雪山的神圣就像内心无限的向往

未知与朦胧才是神秘的力量

恶劣的天气未尝不好

默默地联想民众对你的掩藏

就像永远不知那些岩石的数量

责任编辑 余同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