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大学

2007-03-07 03:07
故事会 2007年4期
关键词:杨师傅瘸子育才

黄 胜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所大学,它是梦想升起的地方。

天上掉馅饼!

杨柳庄的杨瘸子有两个特别会念

书的儿子。大儿子杨富读大三,小儿子杨贵读高三,两个儿子的成绩在学校里都是拔尖儿。

旁人都羡慕煞,说这两个娃将来一定能成才。杨瘸子听了脸上有光,心里却叫苦:按现在这行情,上个大学要几万元,像他这样的家庭,供一个娃读书都难,何况是两个呢。

这年春节过后,大儿子开学,杨瘸子将缸里的麦子、苞米一粒不剩全兑成了钱,又将圈里的肥猪卖了,好歹才为他凑够了路费、生活费。大儿子走的时候,眼泪汪汪地问:“爹,你把粮都卖了,你们吃啥呢?”

杨瘸子说:“那不是还有半窖子地瓜吗?反正再过三四个月,新粮就下来了,没问题。”

打发走了大儿子,还有小儿子呢。杨贵在县城读高中,没钱吃食堂,他每星期都回家带一次干粮。杨瘸子面带歉意地看着小儿子,说:“要不,爹出去借点粮食吧。”

杨贵拦住爹,尽量显得轻松地说:“爹,我也吃地瓜好了,吃地瓜还不用就菜。”

杨瘸子的眼圈红了,儿子已经十八了,正是发育的时候,可因为营养没跟上,身架脸型仍跟孩子似的。杨瘸子心里滴血:这孩子,懂事啊。他说:“二贵啊,你别怨爹没本事。你的学费……你要不要去跟王老师商量一下?”

杨贵低下头,轻声说:“爹,你别为我的事操心了,王老师已经说了,他跟学校商量好了,这学期还是免去我的学杂费。”

杨瘸子听了,点点头,感叹道:“王老师是好人呢,二贵,将来,咱可不能忘了人家啊。”

两个儿子走了后,杨瘸子松了一口气。不过,这气也仅是暂时轻松了一下而已,因为再过半年,二贵就要高考了,以他的成绩,考上大学没问题。一想到二贵上大学,杨瘸子就不寒而栗,那一大笔钱从哪里来呢……

夜深人静,杨瘸子常常愁得睡不着觉,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是儿子不这么会读书就好了。不过,一有这想法,他就忍不住打自己耳光,骂自己:哪有你这样当父亲的,竟不盼着儿子有出息,死后你还有脸皮去见先人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再有三个月就要高考了。

正当杨瘸子为学费的事愁白了头的时候,天上掉下馅饼来了。

这天上午,一个穿着体面的人来到杨瘸子的家里,自我介绍是县里育才中学的副校长,姓黄。

杨瘸子听儿子说过这所中学,这是一家私立中学,教学条件不错,但学费昂贵,在里面就读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黄副校长开门见山说:“老杨,你家的情况我们都了解,杨贵同学的学习情况我们也知根知底,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为杨贵同学提供读大学的一切费用。”

杨瘸子以为自己在做梦,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傻呆呆地看着黄副校长,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说,你愿意出钱供二贵上大学?”

免费的午餐?

黄副校长点点头:“是。当然,我们不是白帮你,是有条件的。”

此时,杨瘸子知道不是在做梦了,他喜出望外,忙说:“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只要能让二贵读大学,要我的老命都行。”

黄副校长笑道:“没那么严重,其实这条件很简单,让杨贵同学转学到我们学校就行了。”

杨瘸子愣愣地说:“听说你们那儿的学费老高,我们上不起呀……”

黄副校长打断他:“你误会了,我们不但一分钱不收,还免费提供食宿。你也知道,剩下这几个月可是高考的冲刺阶段,耗精费神,营养必须得跟上。”

这条件更吸引人,想到现在二贵在学校里天天啃地瓜,杨瘸子心里就跟针扎一样,只是,他也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不明白对方为何要这么做,就问:“无功不受禄,黄校长,我想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帮我?”

黄副校长略一沉吟,说:“我也不瞒你,我们学校刚建了没几年,招生情况还不太理想。所以,我们想让杨贵同学过来,作为我们育才中学的学生参加高考。”

杨瘸子看着他,还是不明白。

黄副校长进一步解释说:“好学生是最宝贵的财富,如果杨贵今年成了高考状元,就能提高我们学校的知名度,帮我们学校打开局面。”

杨瘸子恍然大悟:“你是想让杨贵帮你们做广告呀?”

黄副校长呵呵笑道:“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你想想,现在请明星做广告动辄几十万,我们只供应杨贵读大学,比请明星做广告便宜多了。这件事,对我们双方来说,是双赢啊,何乐而不为呢?”

杨瘸子笑逐颜开了:儿子上大学的钱终于有着落了,长久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被搬走,心中是一片豁亮,是呀,何乐而不为呢?他说:“太感谢您了,我这就去学校找儿子,让他转学。”

黄副校长叮嘱他,这事暂时不要张扬,特别不能让一中的老师知道,只要让杨贵他人到他们学校就行了,别的事情由他们来办。

杨瘸子不解地问:“这事咋还要偷偷摸摸的?”

黄副校长解释说:“你想呀,哪个老师舍得放自己的好学生走?谁都想让好学生为自己争光呢。”

听他这样说,杨瘸子马上想到了儿子的班主任王老师,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黄副校长察言观色,从提包里拿出一万块钱,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老杨,这是定金,只要你儿子到了我们学校,高考名列前茅,我们再付给你三万。四万块钱,读个大学基本上就够了。”

穷了一辈子的杨瘸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呀?他喘气都不匀了,但他又觉得拿人家这么多钱,心里还有点不踏实。

黄副校长见他犹犹豫豫的,就说:“老杨,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要不这样,钱放你这儿,你写个借条给我,算暂借,等高考好了再清账。”

杨瘸子同意之后,就兴冲冲地来到县一中。他本想偷偷地将儿子叫出来,把这好事告诉他。没想到,在学校门口,却迎面遇到了王老师。

以往,每见到王老师,杨瘸子都要主动迎上去,表达感激之情,因为王老师为了能让杨贵上学,到处奔波,费尽心血,在校长那里磨破了嘴皮,校长才勉强答应免除杨贵的学杂费,但校长提出条件,那就是杨贵的期终考试成绩必须在年级里名列前茅,否则,将从王老师的工资里扣除杨贵的学费。

想到王老师对儿子的情义,杨瘸子心中有愧,本想躲开王老师,王老师却主动迎过来:“杨师傅,你来了?我这几天正打算去找你。”

杨瘸子忙问:“有事吗?”

王老师说:“杨师傅,最近家里的情况怎么样?我看到杨贵天天吃地瓜呀。”

杨瘸子眼窝又红了,无可奈何地说:“王老师,不怕你笑话,为凑老大的学费,家里的粮食都卖光了。”

“现在正是学生冲刺的时候,耗精力,营养一定得跟上,不能让孩子太苦了。”王老师说着,从兜里摸出二百块钱,递过来,“你交给杨贵吧,剩下这两个月让他到食堂吃饭。这孩子,太犟了,我给他钱他高低不要。”

杨瘸子慌忙摆手推辞:“王老师,咋好光拿你的钱呢?这些年你为杨贵贴补了不少钱了,你也不宽裕呀。”

王老师拉起他的手,将钞票硬塞到他手心里,说:“别推辞了,算我借给你们的也行,等有钱了再还。”

杨瘸子握着这钱,心中一冲动,就想把要让杨贵转学的事告诉他,可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下。

王老师见他欲言又止,问:“杨师傅,你有什么话要说吧?”

杨瘸子慌忙摇头:“没事,我就是想说谢谢您,王老师,您为我们家杨贵费心了。”

王老师说:“没事,应该的。对了,杨贵考大学绝对没有问题……上大学要不少钱,你还要为他早作准备呀。”他见杨瘸子面有难色,就叹了口气,说, “你来找杨贵一定有事吧?你稍等,我去把他叫出来。”

杨瘸子看着王老师的背影,心里说:多好的老师呀,就这么悄没声息地让杨贵离开他,怪对不起人家的。

是鱼,还是熊掌?

过了一会儿,杨贵从楼里出来,跑了过来。杨瘸子一拉儿子的胳膊,将他拉到一堵墙壁后,悄声说:“二贵,好事,大好事!你上大学的钱有着落了,咱们再也不用愁了!”

杨贵一怔,惊喜地问:“真的?”

杨瘸子就把黄校长去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贵听了,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他着急地问:“爹,你答应了他?”“当然答应了,定金我都接了,这种好事往哪里去找呀?”

杨贵盯了他一眼,脸都涨红了:“爹,你马上去把钱退给人家,这种钱你怎么可以拿呀?我绝对不会转学的。你想想,王老师辛辛苦苦教了我三年,到了最后,别人给几个钱,就想把成绩抢过去,这叫什么事呀?就像你辛辛苦苦种了一年庄稼,临到收获,别人却要来收,你会干吗?”

杨瘸子懵了,细细一想,儿子说得也有道理,可是,好不容易有这机会,还能就这么放弃掉?于是说:“二贵,你可要想好了,爹真的没有本事弄钱供你上学了,将来你上不了大学,你可不要后悔。”

杨贵说:“爹,我不会后悔,我宁肯不上大学,也不会背叛王老师的。今天我跟你说句心里话,咱家这种情况,我和哥哥都去读大学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根本没有上大学的打算,即使考上了,我也不会去上。我之所以坚持读到现在,就是为了王老师,我不想辜负他,我要考出最好的成绩,来回报他。爹,学校有政策,哪个老师班里出了高考状元,学校要重奖一万块钱。爹,我想为王老师挣这一万块钱。”

杨瘸子呆了,他默默地看着单薄瘦弱的儿子,心里的失望渐渐消散,涌上来的是无限的欣慰。他拍拍儿子的肩头,哽咽着说:“好孩子,你做得对,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是爹错了,被钱迷了心窍,我这就去把钱还给人家。”

父子两人从墙后转出来,却发现有个人站在他们面前,不是别人,正是王老师。

这些天,王老师也听到育才中学花大钱来一中挖尖子生的传闻,而且五班的一个尖子生已经被他们挖走了。刚才,他发现杨瘸子的神色不太自然,不知怎么,就有了不祥的预感。所以,当杨贵出来见他爹时,王老师就跟在了后面。杨贵父子的谈话虽然没有全听清,却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尤其是杨贵最后吐露心声的几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听完后,他心中无比震惊:这个孩子,寒窗苦读,只是为了报答我呀。他又是感动又是生气,当即沉着脸,看着杨贵,说:“杨贵,你刚才说了些什么?再说一遍我听听!”

杨贵低下头,不敢看老师的眼睛,嗫嚅道:“王老师,我……”

王老师厉声道:“杨贵,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也太不了解老师了,我教你,难道是为了让你报答吗?是为了那一万块钱奖金吗?我跟你说,你一定要读大学,读了大学,就有机会改变你的命运。”

杨贵动情地说:“王老师,没有您的帮助,高中我也读不完,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上大学,对我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我家的情况您也知道,我不想让我爹我娘为难,他们为了我,已经竭尽所能了。我认命。”

王老师看着心爱的学生,目光渐渐柔和下来:“杨贵,听老师的话,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我早已经想好了,高考完后,只要你能夺得高考状元,学校给的那一万块钱奖金我就给你做上大学的学费。那是你挣来的,应该给你。”

杨贵的眼圈红了,他给王老师深鞠一躬:“老师,谢谢您。您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无论如何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我已经下了决心,您就别劝我了。”

杨贵说完,擦了擦眼泪,低着头径直跑回教室去了。

不散的筵席……

王老师看着他那小小的瘦弱的背影,心里感到酸酸的,他转向杨瘸子问:“杨师傅,你一定要劝劝杨贵,现在,大学里都有助学贷款,家里再填补着点,坚持坚持,一定能读完大学的。”他顿了顿,突然问,“杨师傅,育才中学答应给你多少钱?”

杨瘸子急忙说:“四万。王老师,您放心,现在他就是出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让儿子过去的。”

王老师嘴角抽了抽:“呵,他们倒是舍得下血本,看来,他们倒是有眼光,是看准杨贵一定能考出好成绩了。”他看着杨瘸子,认真地说,“杨师傅,你去找他们,再加一万,就让杨贵过去。”

杨瘸子吓了一跳,失声说:“王老师,您……”

王老师摆摆手:“别说了,杨贵不是想报答我吗?多出的这一万,就是给我的奖金。”

杨瘸子将信将疑地看着他,摇着头,说:“王老师,您不是这样的人。”

王老师苦苦一笑:“说实话,杨贵并没有把握当高考状元,我呢,也就没把握得那奖金。现在只要把他送过去就得一万,旱涝保收,我何乐而不为呢?”

杨瘸子这才看出王老师并不是开玩笑,他不安地说:“王老师,你可要想清楚,学校领导知道后一定不会罢休的。”

王老师说:“所以这事你一定要保密。其实,学校知道了也无所谓,我是为了钱,学校同样也是。本来嘛,学校的工作就是教书育人,只要能成才,学生在哪里高考都一样。可现在,学校这样来控制学生,说穿了也是为了一己私利,无非是把优秀学生当成手中的筹码,为了给学校争来荣誉,来年可以多招生、多挣钱。”

杨瘸子还担心儿子:“二贵他也不会答应的。”

王老师说:“这你就别操心了。”

……

时间转瞬而过,春去夏来,高考结束,成绩公布,育才中学的学生杨贵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全县理科状元。

为了广造影响,育才中学出钱,以状元杨贵的名义,在县城最豪华的酒楼举办谢师宴,大放鞭炮,大宴嘉宾。不过,令到场采访的电视台记者感到意外的是,谢师宴的主角—状元却并没有到场。

可是,状元到不到场似乎并不重要,谢师宴依然举办得轰轰烈烈。当天晚上,育才中学的老师们都在电视上露了面,大谈教书育人的心得体会和学校的辉煌成就。

同一天,在一中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杨贵跟王老师相对而坐。因为没有看管好自己的学生,让优秀学生被其他学校挖走,王老师被学校停课,等候处理。王老师酒已半酣,他取出杨贵当初离校时交给自己的那一万块钱,放到桌子上:“杨贵,这些钱,我一分不会要。”

杨贵诚惶诚恐:“老师,这是你该得的,你一定要收下。”

王老师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学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别的原因,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水,说:“杨贵,你想一想,如果我拿了这钱,我还配当一名教师吗?”

杨贵捧着钱,哭了。

(题图、插图:魏忠善)

猜你喜欢
杨师傅瘸子育才
以德求得,因材育才
钳工杨师傅的七十年
“及时雨”小杨师傅
钱眼儿
有这样一个贼
喜欢吃油饼的“瘸子”
空调越修越坏,谁来赔?
人夏
风车(短篇小说)
瘸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