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呼唤

2007-03-07 03:07赵守玉
故事会 2007年4期
关键词:枪口凯瑞雪茄

赵守玉

亨利是约克镇警察局的探长,这

天,亨利探长一下班便急忙往家赶,因为他的宝贝儿子凯瑞在家里等着他。儿子在外地上中学,今天早上打电话说晚上要回来,亨利兴奋得恨不得一步就赶回家,一下子就见到儿子。

终于到家了,楼里一片昏暗,看来儿子还没有回来。亨利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打开房间的门,刚刚打开电灯开关,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便顶在他的腰间,紧接着一个声音冷冰冰地说:“别动!”

亨利一愣,扭转头,发现一个年轻人已用枪顶住了他,脸上透出了阵阵杀气。

亨利稳了稳神,冷静地问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年轻人冷冷地说:“找错了人?哼,你是不是叫亨利?”

亨利点了点头。

“是不是和老婆离婚三年,有个儿子在外地读书?”

亨利又点了点头。

“告诉你,我认错了总统也不会认错你!”

亨利耸了耸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要杀你!”年轻人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也许你早就不记得我了,可我死也不会忘记你。还记得路易斯吧?”

路易斯?亨利听了心中一动……

十年前,约克镇发生了一桩震惊全国的大案。一个叫路易斯的嫌犯,一夜之间杀掉了仇家五口人,然后潜入深山老林,凭着他在山区的生活经验和过硬的身体素质,和警方玩起了“老鼠玩猫”的游戏。警方出动大批人马,连围带困搜山一个多月,可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这时,亨利主动请战,仅用了一天时间,就抓到了那个杀人狂魔。亨利也因此获得政府的嘉奖,后来步步高升,当上了探长。

想到此,他看了一眼年轻人,冷冷地说:“这么说,你是路易斯的儿子小路易斯?”

年轻人一阵冷笑:“嘿嘿,你终于想起来了!十年前,你当着我的面抓走了我父亲,又把他送上了电椅,今天我要杀了你为父报仇!”

亨利看了看小路易斯:“你父亲是个杀人狂魔,不抓住他,不杀掉他,他会祸害更多的人,你怎么能恨我?”

年轻人的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呸!你当年用那么卑劣的手段抓住了他,他直到死都闭不上眼睛,我今天一定要杀掉你!”

“好吧,看来只能这样了,” 亨利叹了口气,说,“在我临死前,能否让我抽口烟呢?”他用手指了指茶几上的雪茄。

小路易斯皱了皱眉头,向亨利扬了扬下巴。亨利便在小路易斯的枪口紧逼之下,向前两步,伸手去抓雪茄。

“啪!”亨利的手刚刚碰到雪茄上,头上的电灯便一下子炸成了碎片,原来那是亨利的一个机关。楼里顿时一片漆黑,亨利一脚踹碎玻璃,纵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小路易斯一愣,接着,也急忙从二楼窗台上跳了下来,手里捏着枪,四下里寻找亨利,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简直气极了。

正在这时,亨利的儿子凯瑞走了进来,他一见小路易斯像头发疯的狮子,不禁愣了一下:“你在我家干什么?”

小路易斯眼前一亮,想也没想,一个箭步蹿过去,一把抓过他,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凯瑞拼命挣扎着。

“啪—”小路易斯狠狠扇了凯瑞一个耳光,凯瑞这才不再挣扎。

小路易斯挥舞着枪,朝四周大声吼叫着:“亨利,你这个懦夫,给我出来!”

四周寂静无声,亨利没有出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小路易斯恼羞成怒,猛地把枪顶在了凯瑞的头上:“亨利,你这个混蛋!再不出来,我就打死你儿子!”

说着,他再次把枪对准凯瑞的头:“我开始数数了:10—9—8—”

“爸爸!快出来吧,爸爸!”凯瑞声音颤抖着,拼命地叫了起来。

小路易斯手脚突然痉挛起来,眼睛里的杀气消失了,脸上露出一种痛苦万分的表情。

就在这时,刺耳的警车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警察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纷纷喊话,叫小路易斯放下武器。

小路易斯向周围扫了一眼,发现四面都是黑森森的枪口,感到自己已是穷途末路,于是大吼一声:“亨利,你给我听着:孩子是无辜的!”说完,一扭枪口,饮弹自尽……

这时,亨利不知从哪里冲了过来,几步上前,一把把儿子搂在了怀里。凯瑞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一样,紧紧扎在亨利的怀里,拼命地抽泣着,一个劲儿喃喃地喊着:“爸爸!爸爸!”

亨利不由打了个寒噤,眼前又浮现起了十年前抓捕路易斯的场景:那天,他把小路易斯带到密林前,让孩子向密林里喊话,叫路易斯出来自首。在亨利的逼迫下,小路易斯泪流满面喊了整整一天,当天晚上,路易斯便悄悄潜回了家,被埋伏的警察抓了个正着,小路易斯亲眼目睹了警察抓获自己父亲的全过程,当场便吓昏了过去……

亨利突然明白了,自己叫小路易斯喊话,然后又让他一起抓捕路易斯,在小路易斯幼小的心灵里,早已埋下了恐怖和仇恨的种子。

亨利抚摸着凯瑞的头,安慰道:“孩子,一切都结束了,爸爸在你身边,你别怕!”说完他扫了一眼小路易斯的尸体,耳旁又回响起小路易斯的话:孩子是无辜的!

(题图、插图:佐夫)

猜你喜欢
枪口凯瑞雪茄
雪茄醇养保湿器具的选择与使用
如果你面对的是一座山
童眼看兵器
把别人交给你的事做到最好
枪口制退器的原理是什么?
做事的范儿
雪茄:尽享燃烧的从容
王政:哈瓦那雪茄的味道要用心去体味
彼得·凯瑞《玫瑰》的写作风格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