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佬的春天

2017-07-01 21:13王长军
三月三 2017年6期
关键词:小凤大牙赎金

王长军

江大山生得人高马大,满身肌肉。他是个杀猪的,所以浑身上下整天油腻腻的,再加上一脸络腮胡子,乍一看,活脱脱张飞重生。可是他这样的粗猛大汉偏偏爱上了镇上开酒楼的商老板的千金——商小凤。

这天傍晚时分,商小凤正在浅水河边一边散步一边欣赏落日。江大山来了,涨红着脸,搓着一双蒲扇似的大手,吭哧吭哧地说:“小凤,这个……我喜欢你!”

商小凤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后不禁扑哧一笑,说:“原来是你哟,杀猪佬,你可曾听说过一句话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江大山大窘,问:“为什么这么说?”

商小凤捂着鼻子往后倒退两步,一脸厌恶地说:“就因为你是个杀猪的,一身猪肉腥味,冲死个人了。我要是嫁给你,哪还吃得下饭啊,恐怕早就饿死了。”

江大山不忿地大叫:“我知道你喜欢上别人了,你喜欢那个假洋鬼子是不是?哼,我瞧着他就不顺眼,早晚有一天会拧断他的细脖子!”

商小凤一听怒目圆瞪地叫道:“我就喜欢他怎么了?江大山,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毫毛,我跟你拼了!”

商小凤说完掉头就走,同时心里有点害怕,她怕江大山会动粗。果不其然,刚走了两步,身后的江大山就怒吼起来,同时响起“啪啪”的声音,回头一看,江大山正发疯似的用拳头击打着一棵碗口粗的树。他是在朝树泄愤哩,这个可笑又不自量力的杀猪佬。

假洋鬼子名叫韩金财,他父亲是镇上头号大地主。韩金财刚从日本留学归来,整天西装革履的,小分头梳得油亮,能滑死个苍蝇,还动不动操着一口谁也听不懂的鬼子话,所以江大山他们背地里都叫他“假洋鬼子”。江大山有好几次看到商小凤跟这个假洋鬼子在一块说笑,瞧商小凤那一脸的柔情蜜意,傻瓜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可是江大山也不得不泄气地承认,那韩金财和商小凤无论是长相还是家世确实是门当户对。

谁知没过多久发生了一件天大的意外:商小凤被土匪绑架了!

这是一伙新近啸聚在二龙山上的土匪,为首的叫姜大牙。那些土匪个个本领大得很,来无影去无踪。不过贫苦百姓倒也不必担心,因为这伙土匪专跟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过不去。这回绑了商小凤,估计是因为商小凤的父亲开了家大酒楼,平素来往的正是那些官吏豪绅,所以土匪起了歹意。

土匪要赎金三百块大洋,这对商家来说并不是件难事,难的是谁敢送赎金上山。要知道在有钱人心目中,那些土匪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啊!

商老板想来想去便来找韩金财,说:“金财,你不是一向喜欢小凤吗?现在表现的机会到了,你要是敢拿着赎金上山赎回小凤,那小凤铁定嫁给你;如果不敢,哼哼,你看着办!”

韩金财一听这话,那张油光光的小脸早就吓白了,但他无路可退,只好战战兢兢地说:“行,我上山去,可伯父您一定得说话算话啊!”

在二龙山上,当姜大牙收下赎金后,痛快地一挥手,说:“放人!”

商小凤一听赶紧拉着韩金财的手往外就走,被绑票短短两天却已如生离死别一般,心里一时涌起好多话要对韩金财说,有感激,有爱恋。谁知刚走了两步,身后姜大牙开腔了:“女的走,男的留下!”

两人闻言一震,韩金财更是吓得腿都发软了,回过头带着哭腔问道:“为什么?赎金不是带来了吗?”

姜大牙一声狂笑:“那是赎商小凤的,所以她可以走,而你不能走,因为你是韩大财主的儿子。你那老爹为人毒辣,勾结官府无恶不作,大斗进小斗出,还放印子钱,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山上有好多兄弟就是被你老爹逼得没路走才落草为寇的!哼,不瞒你说,我们正计划要绑架你哩,你倒好,主动送上门了,哪有白白吐出的道理?女娃子听着,你回去传话,三日内必须送来一万块大洋,不然撕票!”

那韩金财一听,呻吟一声就瘫了下去。商小凤正要扶他,忽闻到一股难闻之极的尿骚味,再一看,韩金财的裤裆全湿了。韩金财一脸的羞愧,这下在商小凤跟前丢脸丢大了。

当商小凤回到韩家把这事一说,韩家一下子炸开了,有哭的,有叫的,有骂商小凤是丧门星的。韩老爷子更是心疼得直哆嗦,差点背过气去。他心疼韩金财,更心疼大洋,整整一万块啊!虽说家大业大,一万块大洋根本伤不了筋动不了骨,可要挣这么些大洋也得费不少脑筋哩,所以整个韩家就数他骂商小凤骂得最凶。

就在这时,有人大声说道:“我上山去,一定救回假洋鬼子,不,救回韩金财!”

大伙惊讶地一看,说话的竟是江大山,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商小凤更是吃惊得以为自己听错了。

韩老爷子止住骂,一脸狐疑地问道:“你说你肯带那么多大洋上山赎回我的儿子?可是,我还不放心你哩,万一你拿了我的大洋跑了咋办?你们这些穷鬼心里想的什么我可太清楚了……”

江大山咧咧嘴,说:“不要大洋,一个都不要,我自有我的办法,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江大山说完转身就走,刚走了几步,身后有人叫道:“江大山,江大山,你等等我!”

江大山回头一看,是商小凤追上来了。商小凤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问:“江大山,你为什么要上山救韩金财?”

江大山龇牙一乐:“为了你呗,还能为了假洋鬼子?我真的不忍心看你被那个老东西骂。”

商小凤脸一红,眼里有一丝亮光一闪即没,又问道:“可你有把握吗?”

江大山四下看看,见没有人,便小声说道:“不瞒你说,姜大牙见我力大勇猛,三番两次叫我入伙,我都拒绝了。现在我去求个情,他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的,你就放心好了。”

江大山说完就要走,商小凤叫道:“大山,我跟你一起上山去。”

江大山回过头,一脸坏笑地问:“为什么?你是担心我呢,还是担心韩金财?”

商小鳳美丽的眼睛一瞪,嗔道:“贫嘴!我都担心好不好!”

在二龙山上江大山说明来意,最后说:“如果你们放了韩金财,我一定入伙。”

姜大牙叫道:“大山,你傻啊你,白痴都看得出来你喜欢这小娘们,你还救他?我们还想杀了那小白脸哩,我们这是在帮你!”

江大山断然摇摇头,说:“可我不想让商小凤伤心。”

姜大牙沉吟一会儿,叹了口气,说:“行,我服了你了,你这个痴情种。弟兄们,放了那小白脸吧。在山上这两天,又是哭又是闹的,脓包一个。大山,你说话可得算话,日本鬼子马上要打过来了,我们还等你一起打鬼子哩!”

三个人当即一同下山,走在后面的商小凤小声对韩金财说:“金财,这回多亏江大山救了你,你得谢谢他。”

韩金财见安全了,又神气起来了,一听商小凤这话把头一扬,一脸不屑地说:“感谢那个杀猪佬?嘁,回头让我爹多给这个穷鬼几块大洋不就得了?”

不多久日本鬼子真的杀过来了,刚来一连吃了两次亏,因为遭到了姜大牙他们的伏击。这时江大山已上山入了伙,他力大无穷,枪法又准,杀鬼子杀得最凶。

可是这一回姜大牙他们输了,没有一个能逃掉,即使没死的也跳了山崖,他们宁死不当俘虏,而失败的原因是鬼子偷偷摸摸地通过秘道摸上了山。鬼子是怎么知道上山秘道的?因为韩金财带的路,他是本地人,又上过山,对上山的道路相当熟,现在已是鬼子的一名翻译官了。

见消灭了山上的土匪,韩金财心中大喜,这下被土匪绑架的耻辱可以一扫而光了。于是这天他趾高气扬地带着两个日本兵来到商小凤家中求亲来了。

韩金财本以为这是十拿九稳的事,因为商小凤一直喜欢他,谁知令他大吃一惊的是,商小凤一脸寒霜地拒绝了他。

韩金财再三央求,商小凤还是不答应。他终于火了,骂道:“商小凤,不要不识抬举,现在本少爷什么样的黄花闺女找不到?哼,眼前的形势你也清楚,要不是我罩着你,只怕明天鬼子就会祸害你!”

商小凤咬牙狠狠地回道:“我就是被鬼子祸害也比被你祸害强!”

韩金财一听大怒,回过头跟两个鬼子叽里咕噜两句,那两个鬼子一听立即放下枪一脸淫笑地逼了上来。商小凤一下子明白鬼子要干什么了,吓得魂都没了,想不到韩金财竟如此卑劣,她顿足哭骂道:“韩金财,你不是人……”

可是来不及了,鬼子已伸出魔掌了,韩金财像看戏一样一脸狞笑地在旁边看着。就在这时,忽听得“咚”的一声巨响,门被踢开了,一个大汉旋风般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人是江大山,那天他跳崖的时候恰好被一棵松树救下了。

江大山手中锃亮的杀猪刀只挥舞两下,那两个鬼子猝不及防间便倒在了血污中。可这时惊魂稍定的韩金财已拔出了枪,枪声一响江大山即使不被打死,也会惊动附近的鬼子。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正要扣动扳机的韩金财突然一震,然后全身僵硬,慢慢倒了下去,身后赫然站着商小凤,手中握着一把带血的剪刀,刚才她冷不防一剪刀刺穿了韩金财的脖子。

江大山一豎大拇指,说:“好!想不到你竟舍得杀他。”

商小凤眼都红了:“当然舍得了,现在他已不是人了,是畜生,跟畜生有什么可讲的。”

江大山一点头,转身就要走,却被商小凤一把拉住了:“哪里去?”

江大山说:“逃命啊!最近来了一支共产党队伍,专打鬼子,我找他们去。小凤,你多保重!”

商小凤急道:“你走了我咋办?我跟你一起走!”

江大山说:“可我身上全是冲死人的猪肉腥味,你跟着我吃不下饭怎么办?”

商小凤气得一拧江大山,说:“可我现在闻不到你身上的猪肉腥味已吃不下饭了!”

(发稿编辑/苏 朝)

猜你喜欢
小凤大牙赎金
我的小凤
向往自由的“产妇鱼”
谁取走了赎金
失踪的赎金
红红的指甲花
小小船儿出发了
欧洲成“基地”主要赞助商
野戏台
笑爆大牙
笑爆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