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吃大灶(下)

2018-09-13 11:30范大宇
民间文学 2018年6期
关键词:大虎三爷遗书

范大宇

上回说到,齐三爷端着酒杯走到王成海的面前,要向王成海敬酒。就在这时,突然窜出一个人,“啪”地打掉了齐三爷手上的酒杯。谁?竟是齐三爷的儿子齐如山!

此时的齐如山,两眼通红,胸脯一起一伏,“呼呼”地喘着粗气。他对齐三爷狠狠瞪了一眼,说:“爹,您老喝糊涂啦?他是谁?他是杀害我姐姐的凶手!您还要给他敬酒?美得他!”说罢,又转过头,死死地盯着王成海,咬牙切齿地说:“今天老天爷开了眼,把你这王八蛋送到我的面前。我岂能饶了你?!”

众人全愣了,不知这齐如山要演哪出戏。突然,齐如山“噌”地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刀,一把明晃晃、闪着冷光的三棱刮刀。

齐如山左手薅着王成海,右手把那三棱刮刀在掌心里“滴溜溜”地玩得飞转。他就像猫玩老鼠似的,轻轻地,但又是恨恨地说:“爷们儿,我等你等了整整十年了,我天天梦见我那可怜的姐姐巧姑,我发誓一定要亲手宰了你这个王八蛋!”

在场的人个个心惊胆战,有胆小的人腿肚子已经打转儿了,有的人想悄悄地溜出去,可被齐如山冷峻的目光逼了回来。

天,要出人命啦!这三棱刮刀可是带沟槽的,只要扎进人肉里,那血就会像喷泉“嗖嗖”地往外喷。

齐三爷呢?也傻了。他像个木桩子,呆呆地立在那儿。

就这时,猛听到一声低吼:“凤云,咱爷俩走!这婚,不定啦!”

谁?刘凤云的亲爹刘大朋!

刘大朋走到齐三爷面前,硬硬地说:“三爷,你的儿子我们高攀不上。我也不想让我宝贝闺女刚出阁就成了寡妇!”

这话让齐三爷猛地警醒,他抬起右手,“啪啪啪”给了齐如山三个大耳贴子,骂道:“什么年代了,国家都要讲法治了,你还犯浑!他王成海犯法,已经受到国家惩处,用不着你动私刑!”

齐如山愣了愣,明白了,“咣唧”,三棱刮刀丢在了地上,他蹲下身子一个劲儿地捶自己的脑袋。刘大朋还要拉女儿往外走,可是刘凤云却不挪步,撅着小嘴说:“不嘛,我不!”

齐如山一见,忙走到刘大朋面前,低着头说:“叔,我错了,我不该这样。您老原谅我吧!”刘大朋仍绷着一张黑脸,刘凤云嗔怪道:“爹……”

刘大朋无奈地摇摇头,只得顺从了女儿。

齐三爷见状,连忙补台。他重新斟满一杯酒,走到王成海面前,刚一张嘴,王成海连连摆手,嘴里喃喃道:“三爷,使不得!使不得!”齐三爷仍端着酒杯,加重了语气:“王成海,我敬你一杯酒!你不识抬举吗?”

王成海更不敢接。齐三爷火了,心说,你太不给我面子啦。他回頭扫了一眼全场,一扬手,“啪”地将酒杯摔在地上,恨恨地对王成海说:“今儿,是我三爷请吃大灶的日子,我呢,不得不请你!你服了刑,期满了,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可咱们之间的疙瘩,嘿嘿,这辈子解不开!我的巧姑终归是被你害死的啊!”

齐三爷这是喝高了,心头不快,借酒撒疯。

全村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一个劲儿摇头,一个个哑口无言。是呀,劝不能劝,说不能说,可是如果这样下去,这顿大灶怎么接着吃?

这时,就见大虎“噌”地走上前,把三爷一拦,重重地说:“三爷,本来我是想过些日子再和您细掰扯的,但现在我不能不说了!”他扭头向全场扫了一眼,说:“老少爷们儿!王成海不是杀害巧姑的凶手,他被整整冤屈了十年啊!”

这话像八级地震,震得全场的人全都愣了,酒席上一下子陷入了沉静,静得听不到一丝丝声音。

呀,看来这大虎倒是真的喝醉了,他怎么能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啊。

大虎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晃了晃,说:“巧姑这案子我一直觉得哪儿不对,大伙儿琢磨琢磨,成海是吃咱们村百家饭长大的,打小心善。他和巧姑好得山盟海誓,怎么能凶残到亲手杀害她?昨儿,我接成海出来,经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他才说出真相。

原来,巧姑当年是看自己的婚姻无望,以死抗争。她跳水前,给成海和三爷都留下了遗书的……”大虎举起手中的几张纸:“喏,这是成海刚刚从自己家破屋翻出来的,白纸黑字,白纸血字呀!”

巧姑的遗书,真的假的?大伙看看齐三爷。他一脸的冷静,没有任何表情。

王成海早已泣不成声,他喃喃自责:“唉,怪我!怪我!那夜我睡得太沉,没听到巧姑到我屋前放遗书,等我发现追到水塘时,她已经浮起来啦……”

齐三爷知道这事吗,他有巧姑的遗书吗?

众人把目光“刷”地又集中到三爷的身上。

这时,王成海走到齐三爷的身边,压抑着心中的火气,质问道:“三爷呀三爷,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您老的心怎么这么狠呀?”

“啊……”齐三爷发出一声长长的嚎叫,然后蹲在地上,痛苦地抱着脑袋,“呜呜”大哭。巧姑这事,十年来,天天夜夜折磨着他。他一闭眼,就好像看到巧姑站在自己的面前,满脸怨气,一言不发。十年前的那天,巧姑看三爷死活不同意她和王成海的婚事,赌气说:“爹,您要是不同意,我就死给您看!”

齐三爷什么没见过,还怕自己的姑娘拿这个要挟自己不成。于是冷冷一笑,说:“去啊!去死呀!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死法!”

巧姑是个烈性子,她追求自己的爱情幸福,可是却遇到父亲的极力反对。她万念俱灰,决定以死抗争。她还幻想着,自己说出要死的话后,父亲会改变主意。可是,三爷是什么人?五头犟驴都拉不回头的主儿,他能向女儿认软服输?门儿都没有!巧姑自杀前,也给齐三爷写了遗书。巧姑在遗书中对父亲十分怨恨,恨他为什么只盯着物质上的东西,非要活活拆散他和王成海,她要以死证明她对纯洁爱情的向往!

当齐三爷看到巧姑的遗书时,傻了。他突然明白了,女儿这是玩真的了。他疯了似的跑到水塘,可是,一切都晚了。他看到王成海正从水里拖出水淋淋的巧姑。那一刻,他把满腔的怒火全撒到王成海的身上,他一把薅住王成海,怒吼道:“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女儿!”当时的王成海任凭三爷揪扯,什么都不说。

當警察来了后,三爷手指王成海,说他就是凶手,王成海呢,默默地点了点头。事后,三爷想起巧姑遗书的事,感到自己指认王成海似乎有点莽撞,但一细琢磨,人心隔肚皮,谁知王成海是不是追婚不成,恼羞成怒,对巧姑下了毒手呢?况且,王成海不是已经承认是自己把巧姑推下水塘的吗,齐三爷也就更加对王成海恨得牙根儿疼了。

现在,突然峰回路转,又冒出说巧姑是自杀的。真是说话轻巧,拈根灯草,难道法院错判了王成海不成?而王成海既然没有杀害巧姑,又为什么要承认罪名?

王成海似乎感觉到了众人不解的目光,他浑身颤抖,浑浊的眼睛里流出泪水,他哽咽地说:“唉,各位长辈,巧姑是为我死的,我这心里疼啊!当时,三爷抓着我不放,非说是我把巧姑推下水的,我有嘴难辩,又一想,既然在人间和巧姑做不成夫妻,那就到阴间出双入对吧。我就承认是我杀的巧姑。我只是想早早被枪毙,早一点儿去见巧姑呀……”

怪不得大虎非要把王成海拉来吃大灶,他是要给王成海一个说法。“王成海,你这个穷小子,原来你不仅不是凶手,而且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可是,你怎么又瞎了?”大伙儿不解道。

王成海摇摇头:“想巧姑,想得心都碎了,天天哭。管教也总是劝我,可我忍不住呀。就这样,眼睛越来越不行,上个月,彻底瞎了。唉,眼睛瞎了后,我的心倒静了,我仿佛听到巧姑对我说:要好好活着,为她为自己……”

大虎说:“各位,我去接成海时,司法局的领导也在,他们已经在复查成海的案件了。”

齐三爷摇摇晃晃缓缓地站起,他又端起一碗酒,对众人说:“唉,当年我也是气蒙了心,就觉得是王成海杀害了巧姑,虽然有巧姑的遗书,可我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啊!”他走到王成海面前,真诚地说:“孩子,三爷委屈你了啊!我这儿给你赔不是了!”

王成海慌得一个劲儿地摆手:“三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没给巧姑带来幸福,害了她呀!”齐三爷早已是泪眼婆娑,他看看四周的父老乡亲,沉重地说:“今天我才明白,我才是真正杀害巧姑的凶手呀!孩子们愿意,我凭什么非要横插一杠子?弄得自己不高兴,弄得孩子们不开心,最后把孩子的命都搭上了。唉,我活了七十岁,白活了啊!巧姑,爹对不住你!爹后悔啊!”

大虎看着,心头一颤。十年来,他无数次地去探监,也曾与管教干部探讨过王成海的案子,大家都感到此案蹊跷。但是,王成海咬定是自己害了巧姑,他人又能说什么?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

刘大朋走到王成海面前,真诚地说:“孩子,苦了你啦!”

在刘凤云的撺掇下,齐如山也走到王成海的面前,含着泪说:“大海哥,我姐她没看错你,可是,唉……”

突然,不知是谁下的口令,全村的人“刷”地站了起来,对着齐三爷,对着王成海举起了酒杯,几百人喊出了一个声音:“为了齐如山和刘凤云的幸福,为了咱村的好日子,干!”

这天,齐三爷喝醉了,可是他的心里清亮着呢,他感到,今天这顿吃大灶,真值!

(完)

猜你喜欢
大虎三爷遗书
得意的大虎
三爷
月亮
潦草的遗书
教授的暗示
天价座石
漫画
下狠手
下狠手
漏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