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路灯杆

2018-09-13 11:30张洁良
民间文学 2018年6期
关键词:管理所杆子小舅子

张洁良

这天一大早,赵六就急匆匆赶到跃进路,他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这时手机急促地响起来,他连忙掏出手机翻看,脚下却依旧快步走着。突然,他“啊”的一声惊叫,一头撞在路灯杆上,一阵晕眩,摇晃两下栽倒在地上,头上顿时冒出了鲜血。

王小伟刚从停车场出来,正好看见赵六一头撞在路灯杆子上。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快步上前,来到赵六身边,蹲下身子问:“怎么样?脑子清楚吗?你叫什么名字?”然后迅速掏出手机拍照。

赵六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问他,下意识地说:“我叫赵六,谢谢你!快扶我起来。”

王小伟伸手去扶赵六,说:“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赵六用手捂住头,血从指缝里流出来。他捡起破碎的手机,踉踉跄跄,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去医院了。

王小伟一把拉住他:“你不能走!一定要跟我去医院检查,没事最好,有事一定要抓紧治疗。”赵六哭笑不得,他忽然觉得王小伟的热心有点过头了,不由得警惕起来,说:“我真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然老板要炒我鱿鱼的。”王小伟马上说:“怕啥,不行就到我公司,损失我来赔你好了。”说着,硬是拉着他去停车场。

赵六捂着脑袋想,天下还真有这样的好人?素不相识,非但要送我去医院,还要解决我的后顾之忧?

去了医院检查后,医生说伤得不重,只是轻微脑震荡,但伤口很深,必须缝针。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王小伟就问赵六:“你想不想让人赔你医药费和手机?”赵六不明白了,问:“找谁赔啊?找你赔?”王小伟不慌不忙地说:“当然不是找我赔,这路灯杆又不是我的。路灯杆归路灯管理所管,要找路灯管理所赔。”

听王小伟这么说,赵六一下明白了:对啊,路灯杆归路灯管理所管,现在人受伤了,自然要去找他们赔。但转念一想,是自己撞上去的,有什么理由找人家路灯管理所赔呢?

王小伟说这根路灯杆与其他的路灯杆不在同一条直线上,换句话说,这根路灯杆是伸出半公尺,正好是在人行道的中间,这样一来给行人带来了很多不便,一不注意就会撞上去。前几天也有人撞上过,但比较轻,“你现在撞成这样,损失也不小,换是我,一定要去路灯管理所找他们赔偿,最起码要讨个公道的说法吧。”

赵六听了觉得有道理,赔不赔是一回事,这个理要去讨的。于是坐上王小伟的车直奔路灯管理所。

到了路灯管理所,王小伟跟门卫谎称是所长叫他们来的。门卫也吃不准,因为所长是前几天新来的,他不敢怠慢,就说张所长在二楼。

两人来到了二楼,见到了张所长,王小伟就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然后指着赵六头上的伤,翻出手机里拍的照片,医院的病历和X片,还有那部粉碎的手机给张所长看。

张所长看了看赵六和王小伟,若有所思地说:“不对啊,跃进路段的路灯不是一年前刚改造的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王小伟说跃进路段的路灯一年前确实改造过,所有的路灯杆统一从人行道中间挪到了马路边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根路灯杆没移,给行人带来了不便,潜在的危害很严重。为此他还找过当时的刘所长,刘所长没有直接回答他为什么没移,而是让他写一份申请,说要上报,等批下来后再安排人去施工。一直等到现在他也没见人去施工,中间他还打听过消息,说申请没有批下来。前些天他听说刘所长调走了,就想抽空来所里反映情况,没想到,早上他刚停好车子就看见赵六一头撞在路灯杆上,当时鲜血直流,于是送赵六去了医院,缝了八针。怕以后再有人出意外,于是他就带着赵六来所里再次反映情况。

张所长抓起电话叫楼下的一个科长上来,问科长跃进路段当时是谁负责。科长吞吞吐吐地说是他负责的。张所长面无表情地问:“当时为啥会遗漏这根路灯杆?”

科长瓮声瓮气地说当时是刘所关照的。

张所长不解:“你知道原因吗?刘所为啥要留这个隐患?”科长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但听弟兄们讲,是因为这根路灯杆马路对面的汽配店老板是刘所的小舅子。

张所长皱起眉头:“刘所的小舅子在马路对面,与这根路灯杆有什么相干呢?”

科长说,开始大家也没搞明白为什么,都觉得是毫不相干的事。后来有人说刘所的小舅子与马路对过的那家做的是同车型的配件。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那家店面两边两棵树,中间是根路灯杆子,把整个店面分成三等分,连店名和广告都被切割开来。原本是“公交汽配公司”,路灯杆正好挡住了中间的“汽”字,正眼只能看到“公交配公司”,不伦不类。刘所的小舅子怕路灯杆子移开后,对面的“汽”字露出来,店面敞亮了,会影响到他的生意。所以就找刘所,刘所就关照说这根路灯杆要保持原样。

张所长气得脸色铁青,真是不可理喻,天下竟然有这种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张所长吩咐科长,明天就去施工,将路灯杆移走,既不能妨碍行人走路,也不能故意遮挡商店门面,要合理,安全、美观相统一。

科长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边答应,一边走出办公室。

王小伟喜出望外,连声感谢张所长。张所长摆了摆手:“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给你和大家带来了很多不便。”说着,张所长回过头来对赵六说:“你的医药费我给你报销。但手机只好你自己再买一个了,因为你走路看手机本身就是危险的事情,主要责任在人,与路灯杆关系不大,下次一定要吸取教训。”赵六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好意思地忙点头。

从路灯管理所出来,王小伟对赵六说:“我决不食言,如果老板炒了你,你休息几天随时来我这里上班,我再给你买一部手机,就算我谢你的。”

赵六先是说声“谢谢”,然后问王小伟:“你就是被路灯杆挡住的那家汽配店老板吧?你见我倒在路灯杆子旁就已计划好了?你早就知道这根路灯杆是你对面的人在使坏?所以你如此热心非要送我去医院,实际是引我来路灯管理所,帮你反映情况,然后你就达到目的了?”

王小伟笑了笑,说:“于公于私,我都有利用你的嫌疑。我当然知道是对面的同行在作梗。但这不是根本的原因,主要是当初跃进路改造前,所有路灯杆挡着店面的老板都去拜访了刘所长,而我不愿同流合污,没去。等后来见路灯杆真的没有挪动再想去,已经晚了,刘所长已不领我的情了。前两天听说刘所长下台了,我就想啥时候去跟新领导反映一下情况,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没想到今天你撞倒在路灯杆子下,我想机会终于来了。但我真不是为了门面敞亮,要为这个,我当初就不会租这个门面了。我是真心为了行人方便和城市的形象。但这样的話几乎没人会相信。”

赵六笑了:“我相信,于公于私,你都做了件好事,我只是碰在这个点儿上而已。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我今天到跃进路来是想了解一下跃进路改造的事情,没想无意中你为我提供了很多重要线索和证据。”

王小伟疑惑地瞟了他一眼:“你是?”

赵六说:“我是纪检委的。”

王小伟满脸惊讶,随后两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猜你喜欢
管理所杆子小舅子
关于做好房地产管理所档案管理工作的思考
隔夜酒
小舅子让我无可奈何
超高消防栓(大家拍世界)
被做为绝缘体使用的
分析地方文物管理所文物保护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
四川九寨沟地震致震区部分文物受损
观音鸟
“我的改造岁月”
畅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