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杂议

2020-05-21 10:44丘萍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波罗马可口罩

丘萍

新冠肺炎病毒防疫战打响,小小口罩成为第一防线。看,见人先见口罩,大家听从指挥,同心协力,积极应对,连天津街头马三立、骆玉笙的雕像也戴上了口罩,这不仅是天津人的幽默,更是对艺术大师的尊重,他们同样不能感染。

口罩成了宠儿,媒体广泛宣传,社区给每户发通知讲明意义和用法,凡外出必佩戴,上地铁公交要检查,这一切正是严防死守的高招之一。

口罩,罩者,遮挡也。《孟子》中就有“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之语,掩鼻则是用手挡鼻以不吸入脏人之臭味。到了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游记》中写道:“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绵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可见到十九世纪末,口罩依然是“自防”和“被防”两大功能。直到1897一1899年,才有德、法两国医生接力发明了现在意义的口罩,将手解放出来,犹如眼镜一样将遮挡口鼻之物与耳朵牵连上。1910年,口罩正式进入中国,当时东北发生鼠疫,卫生防疫先驱伍连德先生亲临一线,用两层纱布内置吸水药棉制成口罩,供医护人负专用。2003年防“非典”人们认识了口罩之重要,此次防新冠病毒,更领教了它的必须。

口罩瞬间成紧俏商品。手机上传来一个视频:一大爷带孙子戴着口罩在街头散发口罩,有人以为是出售,他们连说,不卖不卖,不挣这个钱,我们是赠送,已经走了几条街,送出400多个了。他们说,为防控病毒尽自己点微薄之力!人们眼含热泪接过口罩,心中热浪翻滚。在病毒肆虐之时,送上及时雨,这跟义无返顾、逆向前行,奔赴抢救一线的英雄战士何异?我迅速转发,让这种大爱尽速传播,让这种善举激励人心。无独有偶:据潇湘晨报报道,常德一农民曾在口罩厂打工,因厂方效益不好,以一批口罩抵顶工资。此次,他毅然将1500个医用口罩全部赠送给村民,令人感动!之后又有若干起同样的善举,不少在外国的留学生纷纷购买口罩寄回祖国。这正是中国人临危不惧的英勇气慨,正是战胜病毒的强大信心!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正当人们急着去药店购买口罩时,个别黑心奸商哄抬物价,狮子大开口:一个口罩128元!同在一片蓝天下,这与上面的事例成了对比的反差,愤慨之极!一个是无私奉献,善心助人,受人敬佩;一个是乘人之危,发国难财,令人不耻。有关部门查实,罚他300万,罪有应得,大快人心。

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獅子林桥榜上的狮子头也戴上口罩了!很好,对动物也要敬畏!

王铎/图

猜你喜欢
波罗马可口罩
戴口罩
戴口罩的苦与乐
麦恩是条多情的狗
雾霾口罩
最好的选择
小熊波罗不想睡觉(二)
小熊波罗不想睡觉(一)
复旦附中教师:敢于让高中生学会质疑史书
柏林/科隆:交叉 马可·波乔·塞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