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趣谈

2020-05-21 10:44邓忠强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陈子昂炉火孙权

邓忠强

今人常见“炒作热”,其实“炒风”古已有之。炒得最具轰动效应的,当推盛唐间的诗人陈子昂。

诗人初入京时,不为人知。一日忽遇有人当街出售胡琴,要价百万。围观的豪贵子弟反复传看,无人识得此琴,不敢出手。陈子昂见状,遂吩咐随从用车运来一百万文钱,当场买下,引起人群一片哗然。有人惊问其故,诗人回答:“因为我擅长此技。”人们又问:“能否请奏一曲以饱耳福呢?”又答:“明天请大家来舍下宣阳里。”第二天,众人如期而至,陈子昂已备好了美酒佳肴,捧出琴来对众人说:“我陈子昂有诗文上百篇,不为人知。这种乐工的雕虫小技,算得了什么?”说完便把琴举起来砸碎了,并将诗文分送给众人。诗文令人惊艳。于是在一天之内,陈子昂的大名传遍整个京城。(参见《全唐诗·陈子昂小传》)

较之战国时期的“毛遂自荐”,陈子昂的自炒更显得精彩有趣。你看,他玩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花样,买琴来了点广告投资,请人吃饭来了点感情投资,当众赠文来了点签名售书,刹那间就把自己在京都炒热了。从千金买琴到愤而摔琴,再到分发自己的诗文篇章,真是炒得别开生面,远远超过了时下广告设计师的想象力,由此成了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除了自炒,古代还有他炒等等。且转述《战国策·燕策二》中辩士苏代讲的一个故事:一位卖马客牵了一匹骏马到集市上叫卖,一连三天都无人问津。他焦虑中心生一计,决定去求助于伯樂。他对伯乐说:“我有一匹好马想卖出去,可是人家不识货。我只想劳驾您到我那匹马跟前围着马儿转几圈,仔细瞧瞧,离开时再回头看看它……”伯乐欣然前往,到了那儿,“乃还而视之,去而顾之”,果然不出卖马人所料,顿时人们赞声不绝,“一旦而马价十倍”。

这一则巧借伯乐声誉得以高价卖出骏马的故事,显现了卖马人的营销智慧。然而,卖马人之所以敢请伯乐来他炒,是因为他的马确是良马骏乘,经得起看,经得起验,所以才博得了伯乐的慧眼青睐。倘是假冒伪劣之类,自身不硬,却偏要厚着脸皮,拉来名人装潢门面,热炒一番,这只能叫做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欺人欺己,蒙骗一旦揭穿,岂不当众出丑,自取其辱?

再看陈子昂的自炒,前面的买琴、破琴不过是引人入彀的层层铺垫,最后高潮的出现,靠的是“以其文百轴遍赠会者”。众人读了他的诗文,喝彩叫好,这才众口相传,人人争诵,产生了扬名京城的超大效应。可见,能“一鸣惊人”的人,必定在“不为人知”的时候随时都在充实自己、准备自己。事实上正是如此。陈子昂一直倡导诗歌革新,并在创作实践中写出了优秀作品,树立了风骨峥嵘、刚健质朴的诗风,革除了齐、梁以来绮丽、颓靡的习气,为唐代诗歌的发展开辟了道路,可谓成绩卓著,功不可没。舍此平时养精蓄锐的功夫,能在“一日之内,名满都下”吗?

历史上他炒炒得最厉害的,要数三国东吴孙权之炒曹操。就在曹操去世前的几个月,孙权上书劝他做皇帝。《三国志》注引《魏略》说:孙权上书称臣,而且称说天命,说曹操该做皇帝。曹操把信给大家看,说了一句话:“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炉火上是危险之处,意思是说孙权这小子炒他,不就是想把他放在炉火上烤吗?孙权的狂炒自然别有目的,而曹操一直至死也没有称皇帝,也自有他的权衡,此事的利害关系不必细说,但曹操此语的话面意义却是可玩味的,加热过度,烤过分了,是要把人烤死的。

古代的炒作延续至今,炒风不止。如炒房、炒车、炒股票之类,乃至炒文炒书,炒灵丹妙药,炒明星大腕大师等等,花样繁多,日新月异,都是媒体广告扩散造势的话头。只要名副其实,货真价实,炒一炒,导引宣传一下,倒也有益无妨。就怕“踞人著炉火上”的炒法,哗众取宠,狂捧滥谀,虚夸失实,没有底线,不着边际……热衷于炒作的人当谨记:加热过高就会把人烤死啊!成功的路上没有捷径,只有不畏艰辛、努力拼搏的人,才能成就事业的辉煌。

猜你喜欢
陈子昂炉火孙权
摔琴扬名
属于冬日的褐
陈子昂毁琴成名
炉火
任用拆台的人
怀才不遇陈子昂
陈子昂摔琴传诗
七擒孟获
任用拆台的人
任用拆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