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2020-05-21 10:44刘曰建乔国政苗志学吴兰友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崂山道士蒲松龄

刘曰建 乔国政 苗志学 吴兰友

贪官污吏 人神共愤

刘曰建(北京丰台)

《杂文月刊》2020年1月原创版“半真半幻·有唱有和”栏目有新意,三篇文章都是书信体,共写一主题,写信者是《崂山道士》的作者和人物,但却呈现“崭新”风貌:王七幡然悔过,利用所学穿墙术助力打虎拍蝇;老道士为王七出谋划策;蒲松龄奋笔疾书《僚斋志异》(僚者官吏也)。看似荒诞实则反映现实、切中时弊。党的十八大到十九大期间,440多名省部级干部、8900多名司局级干部、6.3万多名县处级干部应声落马,打虎拍蝇还在路上。贪腐横行天怒人怨,以致心术不正的王七、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老道士、为苍生鼓与呼的蒲松龄都看不过了。《聊斋》不只是鬼狐奇闻异事,狼的感恩、虎的仁义、狐的多情、鬼的人情,都在反讽现实中不如禽兽鬼魅的人。《聊斋》中“异史氏曰”是点睛之笔,《崂山道士》的“异史氏曰”:“闻此事未有不大笑者,而不知世之为王生者正复不少。”蒲翁不仅仅在骂王七。郭沫若赞蒲松龄写《聊斋》“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看似“写鬼写妖”实际“刺贪刺虐”。反腐倡廉是国家的事,也是民众的事,需要“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杂文摇旗呐喊、击鼓助威的作用,也不可小觑。

顺便说一句,本期23页《话说一稿两投》极好。但看来没有多大杀伤力,不用穿墙,只要转身,24页漫画《亦动亦静》就至少一稿两投,和北京晚报2019年12月16日漫画版的一模一样,只是标题改作《亦静亦动》,也应上《聊斋》的。

三人合演一台戏

半真半幻谐亦庄

乔国政(河北石家庄)

在《杂文月刊》(2020年1月上)“半真半幻”栏目,拜读阿福、迂夫子、张树民三位老师的三篇文章时,一口气读了三遍。由衷地赞叹:“三人合演一台戏,如看电视连续剧,真有趣!”

阿福老师在《续“崂山道士”:穿墙而过揭淫恶》一文中,扮演的是蒲松龄笔下,在崂山学会了“穿墙术”的道士王生。先是为学到此术可得到富邻之钱和寡妇之色而窃喜,后来“穿墙术”失灵,他想起下山前师父赠言:“归宜洁持,否则不验。”感悟到“穿墙术”不灵验,是因为自己的心术不正。于是他就决定改邪归正,用此术劫富济贫,守正去淫,果然屡试屡灵。现在,他又发展到“穿越时空”来到当今社会,利用此术在反腐倡廉中的用武之地,协助司法机关办案,将贪官雷政富在宾馆淫乱、贪官魏鹏远敛财2亿等丑行全程录像,将铁证交给纪检部门,使贪官们被绳之以法。取得成效后又广收门徒,行侠仗义,使“穿墙术”“穿越术”成为反贪除恶的得力助手。并将这些资料送给蒲松龄,目的是为蒲松龄新作《僚斋志异》提供素材,同时也想给昔日的王生正名。

迂夫子老师在《报王生书》一文中,扮演的是穿越了时空的蒲松龄,说他正准备写《聊斋志异》的续集《僚斋志异》,且缺少第一手资料。对王生送来的资料视为及时甘霖,雪中送炭,感激不尽。对王生悟透师父赠言,改邪归正,点了个大赞,并决定在即将出版的《僚斋志异》开辟专栏,专门揭露贪官及官僚型“砖家”“叫兽”们的丑态。

张树民老师在《诫顽徒王七书》一文中,扮演的是王七的师父,曾在崂山传道,位列仙班的老仙翁。他要用芒针刺一刺成功后得意忘形的頑徒王七。叙旧先揭短,旨在使他知耻而后勇。对其后来的改邪归正,深感欣慰。对其现在协助司法机关办案,提出忠告:正人先正己,不可一厢揭淫恶,一厢施淫恶;要依法纪而行,对给人指点迷津,挣小钱之举予以否定;对收徒之举,劝其要慎;最后,劝其将“穿墙小术”融于大道,配合“反腐除恶正牌军”方成正果。

三篇文章塑造了三个人物的形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若仙若凡,手中利剑,共指贪腐,让人期盼的《聊斋志异》续集《僚斋志异》呼之欲出。令人心驰神往,先睹为快。

读者赞曰:三人合演一台戏,有唱有和真有趣;半真半幻谐亦庄,鞭笞丑类砭时弊。

又云:现今已有“大数据”,戳穿暗箱真给力。贪官污吏难藏身,令人长舒一口气。

陈庆贵的杂文观

苗志学(陕西佳县)

读名家新作栏目陈庆贵的文章《在“公民写作”中狂欢》(《杂文月刊》2020年1月原创版),一个感觉:实话实说。

“我痴迷‘公民写作的初期意图原本在玩。”第一次听人这么说。细读全文,这里的玩实则是爱好。有人爱打牌喝酒,有人爱泡吧飙车,陈庆贵就爱写杂文。陈庆贵说:“作为工薪阶层,我无须润笔为稻粱谋,压根儿没思量过稿费这‘劳什子。”陈庆贵说:“我痴迷‘公民写作的全部旨趣本不在‘发表而在‘表发。”陈庆贵表发什么呢?“我手写我心”,“是我所是,非我所非”。

“活在当下,人各有乐,我写杂文不过是获得一种取乐方式而已。”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细读全文,这里的乐实则是兴趣。有人对当官感兴趣,有人对发财感兴趣。陈庆贵“不经意间已将‘公民写作植入骨髓,并由生活方式向生命方式升腾”。陈庆贵说:“至于我的杂文有没有、有多大启蒙功能,甚或能否影响改变丁点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意。”陈庆贵在意什么呢?“我思故我在”,“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话说回来,陈庆贵的“玩”“乐”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遵守法纪、恪守道德,尊重社会的公序良俗。尽管当下杂文在正统的文学家眼里,顶多只算“丫鬟、婢女”,尽管杂文时运困厄,媒体消减,尺度收窄,发表艰难,陈庆贵只有一根筋:“不为权贵唱赞歌,只为平民说人话。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这是陈庆贵的为人为文底线(陈庆贵《有底线沉默与无底线发声》)。

人生的赢家

吴兰友(山东聊城)

恰好是在春节长假期间,也恰好是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范的紧要时点,宅在家中的我翻看前些天已收到但没有时间阅读的新一年度第一期《杂文月刊》,《人生没有比赛输赢的起跑线》一文引起我的注意。

前几天回农村老家,听在外地给儿子看孩子的姐姐说,外甥为刚两岁的女儿教育发愁,孩子还没上幼儿园就上各种早教辅导班了。我说我不赞成这样做。一方面,我说这话是有一定底气的,我曾是老家附近十里八乡有名气学习好的孩子,年少时除课本和少量从老师那儿借来的辅导书刊外,没接受过任何其它辅导教育,不也曾作为全县高考第一名考上大学吗?另一方面,我这样说也没有足够的底气,现在无论天南地北,无论城乡,哪有孩子不从小接受各种早教的,甚至有的孩子从妈妈肚子里就有胎教了,早教只是受家长经济条件和所处区域影响有多有少而已。

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不是中国的特色,印度电影《起跑线》反映的也是这样的社会现实。正当我为《人生没有比赛输赢的起跑线》一文感慨良多时,美国球星科比坠机去世的消息从手机屏幕上跃出,一个曾因努力练球看过凌晨4点洛杉矶夜景的著名球星,一个无数人眼中的人生赢家,生命终止在41岁,这让我想起人生不是一场比赛,比赛有输赢;人生是一场旅行,旅行看过程。何必为无法预料的人生结果揪心,努力过好当下吧,努力就好!

猜你喜欢
崂山道士蒲松龄
A New Way of Dao
万物皆为灵 醉美崂山绿
多谢兄长
王婆酿酒
蒲松龄
大美崂山
崂山的溪流
崂山寂境岭
蒲松龄隐诗批文章
蒲松龄妙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