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报的少年

2020-07-28 04:04万欣兰
小猕猴学习画刊·下半月 2020年8期
关键词:少爷北京大学上学

万欣兰

放暑假的时候,给我家送报的换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我家住六楼,每天清早八点多钟的时候,便有一阵轻捷的脚步声急急地上楼来。不论晴天雨天,他都来得很准时。门没开的时候,他轻轻地把报纸塞进报筒。门虚掩着的时候,他便会礼貌地喊一声:“万老师,报纸来了!”

我曾与他闲聊过,得知他每天凌晨五点就起床,每天要为两百多户人家送报,而且都是楼房住户,他每天要爬一万八千多级台阶。

骄阳似火,送报的少年每天大汗淋漓地骑着车子穿街过巷。一大早,他的短袖衬衣就湿透了一大截,但他的车铃拨弄得很快活,小圆脸上闪着一双清亮的眼睛,见人就腼腆地笑着。他日子似乎无忧无虑。

七月下旬的一天,少年来送报时对我说:“今天报上刊登了高考录取分数线!”我说了声谢谢,少年便下楼去了。这时,我那兒子闻声从床上翻起,接过报纸急匆匆地翻阅,高兴地说:“我可以上邮电大学了!”

我既高兴,又对儿子的那种少爷做派很不满意。八点多钟了还穿着睡衣,卧室里空调还在呼呼作响。每天几乎都是这样,千呼万唤才起床洗漱,然后,打开电视,靠在沙发上一边饮酸牛奶,一边不停地换电视频道……我说:“高考完了可以休整休整,但不能天天这样睡懒觉,一个青年有没有志气抱负,就看他能不能早起床!”

儿子不屑地说:“你那观念早过时了!”

我说:“你看看人家那送报的少年,每天五点就起床了!”

儿子笑得更嚣张:“他是干什么的?我是干什么的?我是新世纪的第一代天之骄子,我进了大学,还要攻读硕士、博士,还要出国留学!”

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送报的少年头一次误点了。上午九点半钟,他才出现在我家门口。他浑身衣服湿透了,像一个落汤鸡,胳膊肘上有一道摔伤的血痕,报纸也打湿了一角。他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嗫嚅着说:“对不起,我摔了一跤,自行车也不能转了,连报纸也弄湿了……”我刚说了声“没关系”,儿子却夺过报纸狠狠一摔:“换份干的来,这份不能看!”我一边解围,一边把儿子推进房里。

转眼到了八月底,儿子接到邮电大学的入学通知书,高高兴兴地清点行囊准备上学了。这天八点刚过,送报的少年准时出现在门口了,他把报纸交给我后,笑吟吟地说:“万老师,从明天起,这报纸还是由我爸爸送。”

我随口问:“那你呢?”

少年说:“我被北京大学录取了,明天去上学。”

我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那少年又补充道:“我爸是个下岗工人,身体不大好,以后若送迟了,您多包涵!”少年深深地朝我鞠了一躬,便下楼去了。

(选自《民间故事选刊》2002年第10期)

本文的主人公是一个可爱的少年。在短短的篇幅中,作者调动了多种描写方法,从肖像到动作,从语言到行为,刻画出一个懂事、吃苦耐劳、勤奋上进的好少年的形象。文章最大的特点是将“儿子”与送报少年对比着写,这是一种值得借鉴的写作方法。少年被北京大学录取,作者“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读者读到这里可能也会受到不小的震撼。固然,“少爷做派”的“儿子”也考上了大学,但考上大学不是人生的终点,在人生旅途上我们应该具备吃苦耐劳、勤奋上进等品质。

猜你喜欢
少爷北京大学上学
上学啦
目不识了
小猫失踪了
谁为“少爷”还的魂?
今天上学怎么样?等
《北京大学物理学丛书》书目
《北京大学物理学丛书》书目
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物理人物图书系列
《北京大学物理学丛书》书目
马羚与“少爷” 孟威威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