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

2020-10-27 09:45:14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38期

【精段阅读】

已经是晚饭以后,他们父女两个玩得正酣。锺书怪可怜地大声求救:“娘,娘,阿圆欺我!”

阿圓理直气壮地喊:“Mummy娘!爸爸做坏事!当场拿获!”(我们每个人都有许多称呼,随口叫。)

“做坏事”就是在她屋里捣乱。

我走进阿圆的卧房一看究竟。只见她床头枕上垒着高高一叠大辞典,上面放着一只四脚朝天的小板凳,凳脚上端端正正站着一双沾满尘土的皮鞋——显然是阿圆回家后刚脱下的,一只鞋里塞一个笔筒,里面有阿圆的毛笔、画笔、铅笔、圆珠笔凳,另一只鞋里塞一个扫床的笤帚把。沿着枕头是阿圆带回家的大书包。接下是横放着的一本一本大小各式的书,后面拖着我给阿圆的长把“鞋拔”,大概算是尾巴。阿圆站在床和书桌间的夹道里,把爸爸拦在书桌和钢琴之间。阿圆得意地说:“当场拿获!”

锺书把自己缩得不能再小,紧闭着眼睛说:“我不在这里!”他笑得都站不直了。我隔着他的肚皮,也能看到他肚子里翻滚的笑浪。

阿圆说:“有这种alibi吗?”(注:alibi指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

我忍不住也笑了。三个人都在笑。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几声,我们才听到。

接电话照例是我的事(写回信是锺书的事)。我赶忙去接。没听清是谁打来的,只听到对方找钱锺书去开会。我忙说:“钱锺书还病着呢,我是他的老伴儿,我代他请假吧。”对方不理,只命令说:“明天报到,不带包,不带笔记本,上午九点有车来接。”

我忙说:“请问在什么地点报到?我可以让司机同志来代他请假。”

对方说:“地点在山上,司机找不到。明天上午九点有车来接。不带包,不带笔记本。上午九点。”电话就挂断了。

锺书和阿圆都已听到我的对答。锺书早一溜烟过来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阿圆也跟着出来,挨着爸爸,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她学得几句安慰小孩子的顺口溜,每逢爸爸“因病请假”,小儿赖学似的心虚害怕,就用来安慰爸爸:“提勒提勒耳朵,胡噜胡噜毛,我们的爸爸吓不着。”(“爸爸”原作“孩子”。)

(选文题目为编者加)

赏读感悟

这是《我们仨失散了》中开头描写的一个片段,读来妙趣横生。具体表现在:

1.语言方面:称呼混乱。钱锺书求救时,我们起初并不清楚他口中的“娘”指的是谁,乍一看还以为这个家里还有钱瑗的奶奶或姥姥在。可是钱瑗也在喊“Mummy娘”。“Mummy”在英语里面表示更加孩子气地叫妈妈,可见,钱瑗也在叫妈妈,还告状说是爸爸做坏事,当场被自己拿获。杨绛出场,看到这个场景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钱锺书是模仿钱瑗叫的,目的就是把杨绛引来。

2.场景方面:做坏事就是捣乱。钱锺书此时的身份已不是什么文化大家,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在女儿房间里捣乱,带给我们的是那种无法言喻的快乐。

可是,这么一个平等、自足、欢乐的“小剧场”却随着那一声电话铃声被打乱了。先是钱锺书先生入院,母女俩奔走于家庭、学校、医院间;再后来钱瑗因病入院,八十多岁的杨先生孤身奔走于家庭与医院间,在她心里,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只是她的“客栈”。

思考

真没想到,身为学者的钱锺书居然还有这样顽皮的一面,不知道这是否也引发了你童年的回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