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林新语

2020-10-28 08:47:30 读者 2020年21期

周维强

◆ 据说,有一次,外国文學专家施咸荣对钱锺书先生说,他读不懂乔伊斯的《尤利西斯》。钱先生大笑着对杨绛说:“又一个承认读不懂的老实人!”

◆ 顾颉刚的读书笔记,从1914年到1980年,从未间断,近200册笔记,四五百万言。

◆ 20世纪30年代,蔡尚思曾在南京龙蟠里的图书馆翻阅了数万卷书。柳诒徵馆长对蔡说:“你把那些书虫都赶走了!我做馆长,从没有人把这么多的书看完。”经过这段读书生活,蔡才觉得进研究所不如进大图书馆,他称大图书馆为“太上研究院”。

◆ 岭南画派大师黎雄才和启功先生是至交。1994年10月,黎请启在他新作的山水泼墨画上题字。启老题字后,加上自己的印章,印章盖倒了,当场有人提议重新加盖印章,启老略加思索,提笔写道:“小印盖倒,意为倾倒也。”

(水 镜摘自《光明日报》2020年8月21日,〔意〕Joey Guidone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