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文章

2020-11-25 02:38:05 小小说大世界 2020年7期

滕敦太

匪首的儿子找到匪首,说我要娶夫子的闺女。

匪首说行,下午就给你抬来,晚上洞房花烛。

匪首儿子说抢来的哭哭啼啼没意思。我要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来的。

匪首说你怎么整这一出?那个夫子死脑筋,瞧不起老子,说媒太费事。干咱们这行的,直接抬人,生米做成熟饭,让夫子当便宜老丈人,多么痛快。

匪首儿子说圣人有云非礼勿娶。娶亲一定要明媒正娶。

匪首就不高兴,咱是土匪,你是土匪的儿子,你跟咱讲什么圣人?老子我难道还能非礼勿抢?搞什么哩格愣!

匪首兒子不温不火,说时逢乱世,您老人家聚啸山林,杀富济贫,那叫草莽英雄。钱财可以强取,但娶亲事关孩儿终生幸福,可马虎不得。

匪首忽然有点激动,自己这些年强抢豪夺,偶尔做点善事,在儿子口中却成了草莽英雄,英雄啊!一拍桌子:好儿子,依你!咱请先生,写贴子,找夫子提亲。

匪首儿子依旧不温不火,儿子就能写。

匪首就吃惊,知道你常到镇上跑,也没请先生教你啊,你啥时有了这能耐?

儿子不会自己学吗?匪首儿子随手拾起木棍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居然像模像样,甚至有点女子字体的娟秀。

匪首哈哈大笑,说来人,下山去抢纸笔墨砚。又一拍脑袋,文化人用的东西,怎么能抢呢?要买,多给银子。

且说夫子,收到匪首精美的提亲贴子,气得胡子吹老高,奇耻大辱啊!我淑女岂能嫁匪种!直接摔了出去,一口浓啖吐在地上。

女儿忙劝父亲不要动怒,一家有女百家求,人家以礼相待,咱也不能失了礼数,惹出祸灾。且观望。

再说送贴人回报,人家撇了咱的贴子。匪首拍案而起,来人,拉队伍!

匪首儿子似早就知道这结果,说现在动硬的,就被人家比下去了。

匪首就挠头,那你小子有什么高招?

匪首儿子还是不温不火,都知道那个夫子臭脾气,仗着自己识文断字,眼高心傲,咱就用他最得意的道德文章击败他,让他心悦诚服,不愁亲事不成。

匪首脸上就出了汗,用咱的招治他易于反掌,可要用道德文章击败他,就得掉书袋,还不如杀了咱!

匪首儿子给老子擦擦脸,越是得意的,越会大意;您带队伍的,知道这点。如果咱在这上面击败他,胜得光彩,也有得吹了。您老这一生,总得留下点什么。

匪首有点动心,又心虚,他妈的老子大字不识半箩筐,想让夫子服气,没辙啊!

匪首儿子附耳,我教您,如此这般。

匪首派人二次登夫子门,这次送的却是挑战书。匪首居然要跟夫子比道德文章!

夫子惊掉眼镜,拍案大呼:奇耻大辱啊!与土匪比文,斯文何在?

女儿又温言相劝,人家既然公开挑战比文,您老作为夫子,如不应战,岂不落了下风?咱就光明正大应战,以文胜之,以德挫之,让他知道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夫子慨然应战。双方约定比文日期,推张大户公证。

张大户好不得意!匪首手下有队伍,夫子当地有名气。这次为双方作公证,送出人情,不愁以后事不好办。这几年早就想放高利贷,一怕露出财白土匪下山抢钱,二怕夫子搅动人心暗中对抗。如今这二人找到门上,这个公证一定要做好,多花点银子也值!

张大户让人搭戏台摆酒席,广邀当地名流。

比文那天,匪首套个红袍,儿子西装革履,爷俩相映成趣。再看夫子一身青袍,女儿青衿素裙,也赢得一片喝彩。

张大户开场,两位今天比道德文章,大家见证。既然山上好汉挑战,那就由您先来,请!

众人瞪大眼睛,看匪首出何高招。

匪首哈哈大笑,双手抱拳:各位父老,在下过去所作所为,不用你们说,咱也脸上无光。现在咱与夫子比道德文章,咱的题目就是,匪也有道!从今天起,咱山上的人,决不在本地抢东西,也不让外来人抢本地人。请各位见证。咱是粗人,写不了长文章。夫子,轮到您了!

夫子满脸红光,心跳加速,想不到匪首居然有此善意。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这帮人势力不小,真要说到做到,那等于为本地老百姓划了一个保护区,简直是造福乡梓,功德啊!

夫子破天荒对匪首抱拳,好汉有此善行,老朽敬佩。这篇道德文章,不用比了,您胜了!

张大户趁机越众而出:既然山上好汉有此善念,在下也凑个热闹,两间库房腾出来做学堂,请夫子教乡邻孩子读书。两位意下如何?

夫子慨然点头。匪首一拍脑袋,说咱出钱,给娃儿们作学费。儿子,取钱来。拿眼一扫,却发现儿子不见踪影,夫子的女儿也不见了踪影。

张大户急让人去找二人。匪首哈哈一笑,说不用找了,咱喝酒。夫子也微微一笑,说不用找了,咱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