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轩:浅谈“有意思”和“无意义”

2020-12-15 07:01:31 作文周刊·七年级读写版 2020年22期

写东西不一定非要瞄着“有意义”,也可瞄着“有意思”。你尚处在少年时代,这个时代本来就是一个“有意思”的时代。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意义”的事情可能渐渐多起来。“多”也不能“多”到把“有意思”的事完全排斥掉。

如果一个人真的把“有意思”的事完全排斥掉了,那这个人的一生就惨了。他活得太严肃,太死板,太缺乏活气,太没有色彩,也就太累,人生的质量也就不高。人要保持一些童真,要不时地做一些“有意思”的事,不断发现“有意思”的事,不能轻看那些“有意思”的事。依我之见,青少年写作文,就应该多些“有意思”的事。何必那么深刻?何必那么深沉?故作高深,一本正经,老气横秋,少了童趣和稚气,倒没有什么可爱之处了。

如果写这些东西让我们心里感到不踏实,我这里还有一个理由支撑着:“有意思”的事都是“有意义”的。世界上所有的事都是有意義的(自然不包括那些根据一个僵直的概念硬造出的事情)。

《狼来了》这则故事大家都知道,它告诉我们做人不可以说谎话,否则定会自食其果。但著名作家纳博科夫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在尼安德特峡谷里,孩子跑出来大叫“狼来了”,如果背后真的跟来了一只狼,这算不了什么。而孩子大叫“狼来了”,背后却没有狼,这便成了文学。因此,做人不该做那个放羊的孩子,作文却应当做那个“放羊的孩子”。作文,除了要陈述已经存在的世界外,更要编织和虚构不可能存在的世界。

(选自《名家谈写作》,题目为编者加)

灵光一闪

人生是短暂的,应该有合适的目标,无论做什么,总是要有所作为的。尽管前进的路上有汗水,有眼泪,但一定会在努力的过程中获得快乐和享受。

陆游有诗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生活是写作的根本,是写作的源泉。大家只有站在“现实生活”的高原上,才有望登上“大气之文”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