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书藏书蔚然成风

2020-12-21 03:23:49 中国收藏 2020年12期

刘洁

案几上摆放各式精美器物、墙上挂着名人字画,文人的书架上自然也不会闲置着。晚明的刻书、出版行业十分发达,仅从江苏地区从业者的规模上便能一窥该行业的兴盛。

在今天留存的明代刻书中,除却大家熟悉的内府刻书和藩府刻书,最具规模的当属家刻本。

明代苏州府藏书家藏书刻书在全国首屈一指,明代胡应麟曾云:“吴会、金陵,擅名文献,刻本至多,巨帙类书,成荟萃焉……余所见当今刻本,苏、常为上,金陵次之,杭又次之……其精吴为最”。明中叶以后,私人刻书渐多,如正德十六年(1521年)苏州陆元大据南宋绍兴十八年(1148年)的建康“郡斋本”《花间集》翻版摹刻得十分精湛。

盛极一时

晚明的苏州府主要包括吴县、长洲、元和、常熟、昭文、昆山、新阳、吴江、震泽、太仓、镇泽。刻书又藏书在万卷以上的有吴县陈汝言、刘昌、杨循吉、皇甫录、吴岫、柳佥、钱榖、赵宦光,长洲祝允明、顾道隆、顾元庆、许自昌、陈仁锡,常熟杨仪、孙楼、何錞、赵用贤、赵琦美、冯复京、钱谦益、杨仪、毛晋,昆山叶盛、顾潜、顾天、葛锡藩,太仓陆容、周士洵、王世贞、王世懋,吴江吴曾羽等。据《江苏刻书》记载,苏州府所包括的七县一州藏书家刻书人数达213人。著名的刻书家有毛晋、袁褧、王鏊、黄省曾、黄鲁曾、赵用贤、赵琦美、顾元庆、张习、陆元大、苏献可、顾春、沈玉文、郭云鹏、徐时泰等,以毛晋最为著名。

毛晋,原名凤苞,字子九,后改名晋。前后积书八万四千册,构汲古阁、目耕楼以庋之。藏书室名有汲古阁、绿君亭、世美堂等。据《苏州府志》记载,他“缩衣节食,遑遑以刊书为急务。以致夏不知暑,冬不知寒,昼不知出户,夜不知掩扉”。自万历至清顺治末年,他在40余年中刻书600多种,所刻书籍四部俱全。其中大部头有《十三经注疏》《十七史》《文选李注》《六十种曲》《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元人十种诗》等。

子承父业

苏州寒山赵枢生、赵宦光、赵均一家藏书刻书几代相传,赵用贤与其子赵琦美,王鏊与其子王延喆,钱谷与其子钱允治,毛晋与其子毛扆等,均子承父业。一个家庭的兄弟们有共同的藏书嗜好,读书唱和、刻书流传,或兄弟间互相校勘、作序助其梓刻,风雅无比。如吴县袁表、袁褧、袁褒、袁袠四兄弟,与从弟袁衮、袁裘时称“袁氏六俊”。长兄袁表,字邦正,“数与昆弟及文先生徵仲、王子履吉辈相唱和。其翻刻宋本《脉经》10卷,后有正德庚辰袁表跋,《题皮日休文薮后》云:“余偶见舍弟褧之本,尽读而奇之,因文念重其人,遂同诸弟衮、袠勘校锓枣,与博古者共,子亦少慰矣。”

长洲皇甫冲、皇甫涍、皇甫汸、皇甫濂称“皇甫四杰”。黄鲁曾、黄省曾、黄贯曾三兄弟等皆为代表。黄鲁曾刻有《孔子家语》《方脉举要》。黄省曾刻《申鉴》,影宋本《山海经》《水经注》《孔子家语》,又刻自著《五岳山人集》。黄贯曾(浮玉山房)刻有《唐诗二十六家》等多部唐代诗文集。

因书联姻

家族刻书的喜好还影响到家族之间的联姻。黄姬水,初名道中,字致甫,又字淳父,号质山,是著名藏书家兼刻书家黄省曾之子。子承父业,也喜爱藏书和刻书,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刻有前后《汉记》,非常精美,还刻有范仲淹《范文正公集》20卷、《别集》四卷、《尺牍奏议》五卷、《附录》17卷,范纯仁《范忠宣公文集》20卷。隆庆六年(1572年)校刻屠本唆《楚骚协韵》10卷,万历初刻过自撰《白下集》。黄姬水之婿顾九思,字与睿、号韦所,长洲县人。其所著《掖峘题稿》具有风节,万历十三年(1585年)顾九思刻其岳父黄姬水撰《黄淳父先生全集》24卷。

苏州寒山赵枢生,原名延梧、字彦材、别号含玄子,万历年间刊刻自撰《含玄子》16卷,《附录》一卷和《含玄斋遗编》四卷,《别编》一卷。赵枢生之子赵宦光,字凡夫,一生不仕,只以高士名冠吴中,娶妻陆师道之女陆卿子。赵宦光曾刻陆卿子撰《考粲集》六卷,宋洪迈编《唐人万首绝句》40卷、自订《朝鲜史略》六卷等。赵宦光之子赵均,字灵均,自号墨丘生,筑有小宛堂藏书。

师徒延续

嘉靖以后,明代文坛著名“后七子”中尤以太仓人王世贞为代表的文人活动十分活跃。在文坛具有影响力的一批学者因对书籍的热爱喜好刻书,其弟子与追随者也纷纷受到熏陶,使爱书刻书成为风尚。

王世贞藏书丰富,达三万卷之多,十分重视对宋元旧版书的收藏。在他的庄园弁州园(今江苏太仓弇山园)中,专门修筑小酉馆存藏普通图书,又建藏经阁收藏佛道经书,尔雅堂则用来珍藏宋版书,九友斋专藏精善之书。

受到王世贞“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复古思想的影响,唐代诗文的出版翻刻在正德、嘉靖年间十分兴盛。如正德十四年刻《王昌龄诗集》三卷,正德十三年刻唐王逸注《楚辞章句》17卷等。吴江俞安期也喜刻书,嘉靖间翻刻宋本《事类赋注》30卷,又刻《唐类函》200卷、《诗隽类函》150卷、《庄骚合刻》二种12卷,《类苑琼英》10卷等。

交友雅好

明末江苏刻书的繁盛,还成为文人之间的一种社会交往方式。

吴县洞庭湖东山人王鏊的颜乐堂所藏珍本颇多。正德十二年(1517年),王鏊刻《孙可之文集》10卷,底本为浙江鲍士恭家藏本,由王鏊从内阁钞出。此外,他还刻过《古尚方》一书。

王鏊不仅自己刻书,还对其他朋友刻书给予大力支持,热心为他们所刻书撰序。如黄希武刻《左传详节》,席同文、李立卿刻《唐六典》,尹左绵、高公次刻《王逸注楚辞》,王鏊都为他们所刻书撰写了序言。友人之间资助刻书,为其刻书撰序等成为流行的雅好。

(注:作者系中国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晚明时期,旅游之风尤为盛行,而杭州西湖則是其中最为炙手可热的“打卡地”。

“西湖”,甚至已经成为当时的一种消费方式。随着西湖旅游的火爆,相关的产业链也应运而生,轿夫、船夫、戏子、商贩等都开始围绕西湖游客做起生意。其中,旅游手册和湖边别墅成为最具超前性的消费项目。

继续阅读,一幅晚明西湖畔的艺术生活画卷将缓缓展现在您眼前……